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百四章

    “托马斯,真当我怕你不成?”

    副团长贝斯气势汹汹,紧握剑柄。托马斯视若无睹,阴笑连连。

    “啧啧。你的跟班呢?贝斯团长,你就没有一丝好奇吗?孤家寡人,还敢给本团脸色,你是不想看到他们了?”

    “你拿他们威胁我?自相残杀,佣兵公会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你和你的烈狮佣兵团都逃脱不了————”

    托马斯忽然起身离开,直接跨出门口,头也不回的威胁:“贝斯团长,火龙佣兵团任何一个人插手狂龙佣兵团事务,我很难保证你的团员不会被那些仇恨你们的杀手击杀。好自为之——”

    贝斯副团长当啷一下瘫坐在椅子上,拳头紧握,眼神挣扎,万般不甘。

    夜色渐浓,火龙佣兵团渐入宁静。

    翌日的阳光打在火龙佣兵团驻地的墙壁上,驻地却像赖床的懒姑娘,迟迟不肯清醒。大门紧闭,窗户不开,悄无声息,恍若一栋鬼宅。

    “什么情况?”乌克斯快步行走在空旷的走廊:“火龙佣兵团的人呢?一个都不见了?”

    空旷的驻地,零散的散布着狂龙佣兵团的成员,他们在寻找火龙佣兵团驻地人员。看门人不见了,巡逻队不见了,大厅是空的,走廊是空的,就连房间都是空的。

    直到————吱呀————贝斯团长的房间缓缓打开。

    一夜未合眼,贝斯团长双眼布满血丝,精神萎靡,有气无力,跟中了邪一般。

    乌克斯急走两步,搀扶贝斯团长,但心询问:“贝斯团长,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脸上不对劲。”

    贝斯团长推开他,问了一句:“你们团长呢?”

    “团长还把自己锁在房间,一天一夜,滴水未进,恐怕————。贝斯团长,你赶紧去劝一劝他吧。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贝斯团长拍了拍他肩膀,走了过去:“我这就去找他,你们多加小心。”

    叶寒风房间,门口连个岗哨从未断过。

    卡奇契和墨尔切拱手行礼:“贝斯团长。”

    贝斯挥了挥手,上前推门,没推开,再用力,依旧没能推开反锁的房门。在卡奇契和墨尔切惊讶的目光中,猛然拔剑,抽刀断门。

    咔嚓————一道剑痕出现在门缝上,贝斯抬腿一脚把门踹开,一股难闻的味道从房间里传出来。满地狼藉,破碎的桌子,木屑,茶碗,杯子碎片。

    “叶寒风,你不能再这样子了。”

    贝斯跳进房门,环顾一周,看不到叶寒风身影,惊叫一声:“你们团长呢?他人呢?”

    “团长一直在房间,从未离开————”

    卡奇契和墨尔切同时挤进房间,亲眼看到整个房间空空如也。

    “老墨,团长呢?”

    卡奇契等着一双牛眼咆哮一句,记得直跺脚。

    “我们一起站岗,你问我,我问谁?团长真的不在。”

    墨尔切抓头挠耳,恨不得把脑袋抓破,似乎这样就能找到叶寒风所在。

    吱呀————吱吱————

    被踢开的房门不知为何自己慢慢动了起来。贝斯团长猛然一掀半扇门,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叶团长,你怎么跑到门后面了?脑袋没被门夹到吧?”

    卡奇契和墨尔切大吃一斤,发出一声惊叫,连忙上前把叶寒风搀扶起来。

    叶寒风饿得脸色苍白,本来就有气无力,被门直接夹到墙上,一阵头晕目眩,迷迷糊糊:“能不能不要那么粗鲁的推门?”

    贝斯团长哭笑不得,吩咐道:“换一个房间,给你们团长弄点吃的。快去。”

    卡奇契应了一声,连奔带跑。乐呵呵的接受命令。

    墨尔切搀扶着叶寒风走进旁边的房间。

    贝斯团长知道自己不能浪费时间,开门见山:“叶团长,佣兵工会三大B级佣兵团之一的烈狮佣兵团突然出手,把我火龙佣兵团所有驻地成员带走,并以此要挟我以及火龙佣兵团不得插手你的

    事情。迫于无奈,我打算暂且退出————”

    叶寒风脸色一变再变,火龙佣兵团的退出,相当对把狂龙佣兵团往悬崖上推,昨晚上的杀手已经证明埃鲁因家族的追杀令起作用,怎么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退却?不过,他听到驻地火龙佣兵

    团成员被带走,便明白贝斯团长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退出。

    “不能这样啊!危急关头,你们走了,我们狂龙佣兵团怎么撑得住?狂龙佣兵团上上下下不过十几个人。贝斯团长,我们还是同盟,不能这————”

    贝斯团长面露惭愧,低着头。在最关键的时刻离开,以后火龙佣兵团的名声算是垮了。但,他又能怎么样?

    “墨尔切,不要说了,”叶寒风出言阻止,非但没有像墨尔切一样追问为什么,反而解围:“驻地佣兵在他们手里,此时的贝斯团长只能这么做,否者那些兄弟就会有生命危险。贝斯团长,

    我理解你的苦衷。”

    “叶团长,”贝斯紧紧的握着叶寒风的手:“你就算骂我一顿也让我好受一点。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烈士佣兵团忽然插手,而且是有团长托马斯亲自带队,此时烈狮佣兵团小半个佣兵团成员涌

    入格兰之森营地。以驻地的力量,完全不是对手。”

    卡奇契端着热腾腾的早餐进来,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团长肯吃东西,就是天大的好事:“团长,趁热吃,我让厨房加足了料。快吃————”

    叶寒风接过面条,香气扑鼻而来,肚子咕咕直叫:“怎么就弄了一碗?还有没有了?都盛出来,一起吃。你们干看着,我一个人吃不下。”

    贝斯团长深感敬佩,没想到叶寒风比他想象的还要沉稳,天大的噩耗都无法击倒他。

    “叶团长,我不吃了。”贝斯团长起身告辞:“快马加鞭,我立刻返回肯塞尔城,寻求佣兵公会的力量。”

    “不用着急,”叶寒风拉住贝斯:“吃碗面,我还有事和你说。”

    “这————”

    卡奇契再次推门而进,盘子上端着三碗热腾腾的面条。

    “高阶魔兽血牙野猪的猪肉,”叶寒风指着面条上的几块肉片:“没想到库克这小子留到现在。贝斯团长,你又口福了。”

    “血牙野猪?就是你们击杀的那头?”贝斯团长露出惊奇之色:“那我得好好尝一尝,你不知道高阶魔兽有多难杀,从格兰之森带回来都不容易。”

    叶寒风特有的淡然处之的气质深深的影响贝斯团长,一碗面的功夫,足以让他暂时忘掉烦恼。

    “面也吃了,话也说得差不多,贝斯团长,我不再挽留你。给你吃一颗定心丸。”

    叶寒风招了招手,附耳低声说道…………

    贝斯团长先是震惊,紧接着露出不敢相信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卡奇契,愣是把五大三粗性格豪迈的卡奇契盯成一个怕羞的小姑娘,在凳子上扭扭捏捏,浑身不舒坦。

    “此话当真?”

    叶寒风点了点头:“都到这个份上,我要是骗你等于自杀。千真万确。”

    贝斯团长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那我就放心了。告辞,一切小心。”

    “贝斯团长走好,我就不送了。”

    叶寒风起身一直送到房门口,目送贝斯团长消失在走廊尽头。

    “团长,你跟贝斯团长说什么了?之前还一副世界末日,现在连走路都轻飘飘。”

    墨尔切不解询问,实在想不出什么样的语言能够这么快改变一个人的心情。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叶寒风吩咐道:“把马尔斯叫过来。”

    “团长,你终于振作起来了。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马尔斯略显激动。圆脸上堆满笑容。

    “昨晚上的刺客是怎么回事?”叶寒风直入主题:“埃鲁因的杀手?”

    “报告团长,”马尔斯正色道:“昨晚上一名蟊贼意图行刺,被布兰特发现并予以射杀。尸体第二天就不见了,估计有同伙。并不是埃鲁因的杀手,而是一些阿谀奉承,拍马溜须的个人团体

    ,估计是想拿我们的人头拍埃鲁因家族的马屁。”

    叶寒风微微点头,昨晚的战斗就像一道闪电,来得快,去的快,说明战斗中有一方很快溃败,埃鲁因的杀手不可能那么弱。

    “火龙佣兵团成员昨夜被烈士佣兵团秘密挟持,胁迫贝斯团长离开。刚才贝斯团长是跟我们告别的。从先最开始,我们狂龙佣兵团全面接管驻地,安排人快速接管,以免被蟊贼乘虚而入。”

    “团长,恐怕有难度,”马尔斯咽了咽口水:“人手不足。驻地拥有办公区,仓库区,以及休息区。我们就十几个人,实在是捉襟见肘。”

    “招募工作呢?一个都没招到?”

    “佣兵分会的佣兵把我们狂龙佣兵团当作瘟神一样躲避,出再高的价格也没有人报名,他们似乎都觉得过不了多久我们狂龙佣兵团就会被彻底抹除,现在加入等同于找死。好几个佣兵团甚至

    挖我们的墙角。”

    叶寒风对于挖墙脚毫不在意,狂龙佣兵团上下一心,用的是钛合金墙角,把手挖断恐怕也敲不动一丝一毫。

    “放弃仓库区,和休息区,让人全部挪到这栋楼。”

    “团长,据我们在格兰之森营地眼线报告,那些对我们意图不轨的人正在开会,似乎有联合在一起的趋势。是否需要主动出击,让他们无法联合。”

    “哦?联合?”叶寒风顿时来了兴趣,心中隐约有个计划:“知道地点吗?”

    “营地最大的枫林酒楼,整个三层都被他们给包了,据说是埃鲁因家族出的钱。”

    叶寒风大为意外,这哪里还是暗杀,摆明了就是要命,不但不避人,明目张胆的,就差没有敲锣打鼓了。

    “卡奇契,让布兰特和丹尼尔过来。马尔斯,我决定好好的去跟他们聊一聊。”

    “聊?”马尔斯大为惊奇,人家摆明了就是要命,有什么好聊了?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团长,他们都是一些见钱眼开,杀人不眨眼的主,不然也不会从肯塞尔城跑到格兰之森营地追杀

    你,跟他们有什么好聊的?带着兄弟们直接杀过去,鸡犬不留。让他们害怕,才不会来犯我们。”

    “粗鲁,”叶寒风一脸奸笑:“我们都是斯文人,做事就得讲究斯文,先礼后兵动不动?”

    马尔斯心里肺腑,虽然他们是从德科诺兰学院毕业。但德科诺兰学院教的是战斗技巧,传授的杀人的技巧,追求的是强大的力量以及更好的装备。恐怕没有几个人敢自愈斯文人。从叶寒风嘴

    里听到斯文人都感觉别扭,更别说还要做斯文事。

    “团长,那按照你的斯文的套路,该如何体现?”

    “我打算直接去枫林酒楼参加他们的大会,当面跟他们讨教一二。如果可以,劝他们回头是岸,放弃杀戮念头。”

    房间突然陷入死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马尔斯和墨尔切就差没把自己眼珠子瞪出来。

    “团长,你是不是傻了?”马尔斯担忧不已:“别人来杀你,你不躲不避,反而主动送上门?你是在寻死吗?这可万万使不得。”

    卡奇契推门而进,其后紧跟着弓箭手布兰特和未来骑士丹尼尔。

    “你们来得正好,赶紧劝一劝团长,他要送死。”

    叶寒风白了马尔斯一眼,挥了挥手:“布兰特,丹尼尔,你们两个留下来,其他人到门外等候。对了,去我的房间把床底下的一个箱子搬过来。”

    马尔斯非常担忧叶寒风干出傻事,但也不能违背,出门后一路狂奔,把这个可怕的消息散布出去。

    叶寒风紧闭房门,打开刚刚送过来的箱子,目光紧盯着布兰特和丹尼尔。

    “那个,团长能不能不直勾勾的盯着我————”

    “团——团长————我们不搞鸡————”

    布兰特和丹尼尔紧紧拽着裤子,心里把叶寒风骂得狗血淋头,难不成团长受到洛璃儿小姐的打击,已经不喜欢女人,对男人感兴趣了?晚节不保啊————

    “嘿嘿,收起你们龌龊的思想,本团现在教你们伪装术,给我用心学。”

    “伪装术?那是什么东西?”

    “团长,只要你不搞鸡,做什么都可以。”

    叶寒风打开木箱,上辈子好歹也是特种兵中不败之王,若是不会伪装术,岂能服众?

    捣鼓材料,把两个人的肤色涂抹成深褐色,特别是丹尼尔整个小白脸,抹完之后连他妈都不认识他了。染后是加重加粗眉毛。弄一瞥小胡子。布兰特的造型和邋遢落魄弓箭手靠拢,看起来像

    一个流浪汉。

    给自己的造型必须上镜,脸上弄一道刀疤,显得狠厉,眉毛尖细,一看就不是好人。胡子到不用,头发染成红色,毕竟他的黑色短发太过显眼,已经成为他的特殊标记。

    “搞定,可以睁开眼。”

    布兰特和丹尼尔睁开眼睛,对望一眼,触电一般跳起来,座椅翻到,彼此惊呼:

    “你是谁?布兰特呢?”

    “你又是谁?丹尼尔?”

    叶寒风拍了拍手:“你们找的人就在你对面。眼睛不要瞪那么大,我是你们团长叶寒风。你是布兰特,你是丹尼尔。这里有面镜子,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