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第一百四十三章

    埃塞里德防线上的明珠——肯塞尔城。

    城北,第一家族肯布塞家族建筑群。木制房子和石质大楼错落有致,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二十二层高的家族大楼,比第二家族埃鲁因的家族大楼足足高出四层,象征着权力和统治能力。

    家族大楼北面,一处小院清新脱俗。从房子到家具,绝大部份由木头制作,亭台阁楼错落有致,小溪流水环绕其间,宛如世外桃园。

    虫鸣鸟叫之间,悠悠然响起一声哀叹。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悠悠我优,匆匆你心。”

    洛璃儿忧愁满面,内心道不出的愁和苦,嘴上说不出的痛与爱。但,她别无选择。她无力的依靠亭子木柱上,眼神渐渐迷离,独自呢喃:“寒风,此生无缘,下辈子再做你的妻子。别来找我,千万别来找我,否者你会被他们杀死。只有让你死心,你才会放弃。寒风,我不同意这桩联姻,但我别无选择。原谅我————”

    惆然千畅,倦容不展。

    “洛璃儿小姐,今晚有一场晚宴,需要你盛装出行。同去的还有埃鲁因家族的大公子左之柱,族长大人希望你能自然一点。”

    听到族长,洛璃儿怒不可遏,现在他终于知道是谁在她的食物里下毒,堂堂一代大魔法师,丧失使用魔法的能力,沦为一个普通女子。不甘心,却不得不任命。冷冰冰的回到:“上次我已经当众承认联姻,你们还想怎么样?我不去,死也不会去————”

    院子外的声音不咸不淡的响起:“大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晚上六点准时来接你,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我————”洛璃儿内心刺痛,想起那件事,再也不敢说半句不肯,咬牙切齿:“我去————”

    城市另一角。

    德科诺兰学院第一女神,拥有狐媚之女荣赞的蒂勒思眉头紧皱,面色不愉的坐在大厅上,两个情报小斯低着头,低声细语。

    “肯布塞家族代族长准备转正了?难道忘记了洛璃儿背后的甘道夫院长?”

    “报告小姐,有肯定消息证实,甘道夫院长已经离开肯塞尔城半个月,一年半载回不来。只要洛璃儿意外死亡,恐怕就连甘道夫院长都只能认命。眼下洛璃儿四处宣布同意联姻,恐怕就是为日后应付甘道夫院长。”

    “没想到代族长如此心狠手辣,毫不避讳的对着自家侄女下手,派人继续刺探,把代族长墨尔斯的意图全部搞清楚,以及联姻之事。”

    “这,小姐,如此大举刺探,势必引起肯布塞家族反感,联姻牵连到第二家族埃鲁因,同时得罪两大家族,肯塞尔城就没有我们立足之地。小姐————”

    “愚蠢,让你们打听,为什么非要和两大家族叫板?”蒂勒思怒斥一声:“最近有风声传出有人要染指亡灵禁地。我隐约觉得洛璃儿的束手就擒和亡灵禁地有关,不然以我们洛璃儿导师正义心和倔脾气,怎么可能在公开场合赞同联姻,而且还不止一次。”

    两个小斯大为震惊,能把联姻和亡灵禁地联系起来,需要多么强大的脑回路,他们两个打破脑袋拚在一起想,也想不到这一步。

    “是的,属下马上安排人去查。”

    “等一等,”蒂勒思心间闪过一道身影,眼神变得格外温柔:“格兰之森营地有什么消息?”

    小斯愣了一愣,格兰之森营地属于佣兵公会的地盘,佣兵就是靠杀魔兽养家糊口,很不喜欢别人染指格兰之森。他们很少往那边走,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能有什么消息?

    “小人愚笨,不知道小姐所指?”

    “你们是做了?还是忘了?”蒂勒思目光凌厉如锋芒,砰的一声拍碎桌子,冷冷的站起来:“狂龙佣兵团!”

    “小姐饶命,”两个小斯连忙跪下,连连磕头:“有——有消息————”

    “D级狂龙佣兵团用所有人匪夷所思的速度火箭般成为C级佣兵团,据说成功招募到三位高阶佣兵,实力暴增。前几天,埃鲁因家族暗中排除两大刺客刺杀狂龙佣兵团团长叶寒风。一死一被擒,中级战士的叶寒风成功避过刺杀,并且进入格兰之森躲避暗杀。昨————昨————”

    两个小厮说着说着,突然感觉杀机肆虐,后背发凉:“蒂勒思小姐,您稍安勿躁,不然体内的东西又要作怪,您又会力量尽失,变成普通人————”

    蒂勒思陡然惊醒,想起体内的封印,恨得牙痒痒。平常她非常冷静,足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当听到叶寒风被刺杀,恨不得杀光所有人,保护叶寒风周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情平复些许:“还有呢?”

    “昨天,埃鲁因家族发出对叶寒风的追杀令以及对狂龙佣兵团的封杀令。不过一个小时后,佣兵工会副会长布兰克亲自出手,迫使埃鲁因家族收回对狂龙佣兵团的封杀令。对叶寒风的追杀令引得大量的人涌向格兰之森营地。恐怕将有一场腥风血雨。”

    “埃鲁因怎么如此无耻?”蒂勒思满心都是对叶寒风的担忧,微微一犹豫,下令:“准备一支商队,前往格兰之森营地,对外宣称是商会大量收购魔兽材料。”

    两个小斯大为不解,收购魔兽材料这种小事,蒂勒思小姐怎么突然关心起来了?

    “属下立刻去办。”

    傍晚时分。

    洛璃儿盛装出行晚宴,款款而行,面带笑容,挽着左之柱的手出现在公众面前,再次承认联姻,并大为赞赏。

    城北,一只低调的商队悄然出城,没有任何标志能够证实他们的身份,默默的路过,融入到夜色之中。

    ————————

    格兰之森营地,火龙佣兵团驻地。

    晚饭时间,库克端着托盘,上面是诱人的美味,本该送到叶寒风面前,供他享用,只是现在连门都进不去。直到饭菜变得冷冰冰的。

    “这可不行,”库克对着看门人说道:“一整天,团长滴水未进,饿死了怎么办?”

    卡尔顿摇了摇头,表示毫无办法。

    “团长说了,谁都不让进,我们也没有办法。”另一个看门人布兰特的担忧化作沉重的叹息:“谁的话团长都听不进去。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了,团长有没有什么亲人?”

    “亲人?应该没有吧,团长是一个孤儿,孤苦伶仃,咦,我突然想起来了,”库克一拍脑袋:“团长有两个发小。索尔和明格斯。他们兴许能劝饭————”

    “那还等什么?卡尔顿催促:“快找过来,团长需要他们。”

    “胖子索尔很久之前就失踪,下落不明。明格斯应该在城里,不过,埃鲁因家族对我们下过封杀令,进城肯定会被针对。不好找。”

    “不好找也得找。马尔斯不是搞情报的吗?你把这件事告诉他,用最快的速度把明格斯找出来。”

    “不用找了,”马尔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低声道:“团长的发小,索尔和明格斯的下落我已经探查出来,只是不敢跟团长说。”

    马尔斯的消息,让其他人大感意外,既然找到了,接出来就完了。团长正需要安慰。

    库克脸色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把马尔斯拉到角落,小声询问:“坏消息?有多坏?”

    “索尔被黄昏之手俘获,关在一间监狱里,白天干苦力活,晚上住在满是污水的监狱,十分凄苦。以索尔普通人体制,恐怕撑不了多久。那个监狱每天都会抬出几具尸体。或许下一具——”

    “索尔在黄昏之手的地盘上消失,团长一直怀疑和他们有关,当时迫于情报能力有限,无法查探。没想到真被团长猜到。有没有营救计划?”

    “有一份,本来打算让团长过目,洛璃儿小姐的事情,我都不敢递上去。”

    马尔斯摸了摸胸口,示意营救计划就在身上,足以看到这件事的急迫。

    库克有种冲动,冲进房间把一切告诉叶寒风:“明格斯呢?”

    “明格斯看守我们在肯塞尔城的狂龙佣兵团总部楼房。埃鲁因家族宣布对我们团封杀令后,立刻查封我们团的总部。明格斯当场被擒获,被送入埃鲁因家族监狱,下落不明。”

    “这——”库克大为担忧:“明格斯落在埃鲁因家族手中?”

    “在他们抓到团长之前,明格斯还有利用价值,应该不会死。”马尔斯解释道:“目前正在刺探具体位置。”

    “谁?”

    弓箭手布兰特忽然大喝一声,摘弓搭箭,射向窗户。

    啊————咄————

    窗户想起一声惨叫,一支染毒的黑色弩箭扎在叶寒风所在的房门。幸好布兰特发现及时,不然这一箭绝对射进房间。

    “有刺客————保护团长————”

    卡尔顿大叫一声,想要进房间保护叶寒风,只是他一推门,才想起叶寒风早已经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内,急忙敲打房门:“团长,快开门,有刺客,团长————”

    布兰特一马当先,一头撞破窗户,攀着房子外壁,翻上房顶。

    夜色朦胧,恶魔之眼再现。

    布兰特凝视四方,瞳孔猛然一缩,化作双目四瞳,夜色浓重,再也无法阻拦他的视野。

    五十米外房檐上,一道黑影飞速逃串,他的肩膀上还残留着布兰特的箭矢。

    弯弓,搭箭。

    黑色长弓如死神凝视,箭芒缓缓对准逃串的黑影。

    嗖——————

    一箭破空,黑影应声而落。发出一声惨叫,重重的摔在地上。

    “该死的小毛贼,死有余辜!”

    布兰特收弓回转,从破开的窗户跳回走廊。

    咚咚咚————

    卡尔顿重重的敲打房门,急切呼喊:“团长,有刺客,快开门啊————”

    布兰特怀抱黑色长弓,伸手拍了拍卡尔顿的肩膀,摇了摇头:“蟊贼已经付出代价,不会对团长照成威胁,不用敲门了。你知道团长是不会开的。尽管他什么都听见。”

    卡尔顿缓缓的放下敲门的手,重重叹息,对狂龙佣兵团的未来充满忧虑:“团长这样子可不行,佣兵团还需要他带领。”

    “刺客在哪里?刺客在哪里?”

    楼梯口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一大群人穿着打底裤,挥舞着兵器冲上来,还有几个裹着一条被单就冲上来,一脸喊打喊杀。

    乌克斯近乎刺身**,光着脚丫子冲过来,询问道:“团长没事吧?刺客呢?”

    “应该死了,尸体掉在两条街外的过道。我建议在房顶角增拍暗哨。以防不测。”

    “我同意你的说法。”乌克斯点头赞同:“房顶东西两侧增派暗哨,轮流值守,其他人先回去休息吧。这是一场持久战。”

    格兰之森营地,布兰特暗夜一箭,彻底震慑黑暗中窥视的宵小,追杀令之下,不少人为了巴结埃鲁因家族,准备拿着叶寒风的脑袋去邀功,其中不乏一些知名团队,以及小有名气的杀手。布兰特以最有力的肢体语言阐释狂龙佣兵团的武力,以及保卫叶寒风的决心。

    斩杀蟊贼,却代表着格兰之森营地的水开始沸腾。

    潜伏的蟊贼意识到狂龙佣兵团的强大,开始联合和谋划。后半夜平静无奇,却是在蕴育更大的危机。

    诡异的事,火龙佣兵团的驻地,这么大的响动,火龙佣兵团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连一个出面之人都没有,就连之前声称保护叶寒风安全的火龙佣兵团副团长贝斯也神秘消失。

    贝斯心里着急,想要动,却不能助。他的房间,来了一个相当反感的人。

    “烈狮团长,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这里是我火龙佣兵团驻地,请你离开。”

    佣兵公会下属三大B级佣兵团分别是火龙佣兵团,枭龙佣兵团,烈狮佣兵团。火龙佣兵团和枭龙佣兵团效力于副会长布兰克。烈狮佣兵团则效力于佣兵公会总部主管洛克。前段时间烈狮佣兵团在格兰之森执行任务,最近刚刚回来,立刻就被洛克派到格兰之森营地。其目的————

    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深夜造访,并且不经过主人的同意,把剑放在桌子上,锋芒暗指。

    烈狮佣兵团团长叫托马斯,善使单手剑,火属性体质,攻击附带火焰伤害,是佣兵界出了名的阴损,如果不是主管洛克竭力庇护,其所作所为,早就被踢出去。或者直接定名邪恶团体。遭到佣兵界全力追杀。

    烈狮佣兵团团长托马斯稳稳的坐着,不急不缓:“听说你们最近弄到一批好货,能不能让我长长见识?拿出来分享一二。”

    就在此时,房间外大喊刺客,急得贝斯副团长起身就要走。托马斯突然挥剑斩落在贝斯身前,阴啧啧的挡在身前:“这是一把新剑,贝斯团长看一看是不是足够锋利?能不能入你的法眼?”

    贝斯团长急得怒目圆睁,当面指责:“托马斯,你故意来拦我?难道要和我火龙佣兵团开战?让开!”

    “贝斯团长火气好大啊,一个副团长就干么三和四,让你当正团长那还了得?”托马斯不急不缓:“本团长只是友好拜访,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们多日不见,是时候好好叙叙旧,增进彼此感情,以免生疏。”

    “你们这群帮凶。”贝斯怒斥:“叶寒风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火龙佣兵团绝不会轻易放过你们。别忘了,叶寒风是副会长布兰克大人所看重的人,你想造反吗?”

    “呵呵,我自然不敢跟布兰克大人叫板。不过,洛克主管很不喜欢叶寒风,你懂的。”

    贝斯恍然大悟,原来是洛克在背后撑腰,难怪他敢硬闯火龙佣兵团驻地,并且挟持他,限制他出手。所有挣扎化作一声叹息,他明白,托马斯不会让他离开这个房间。但心中万般不甘心:“哼,叶寒风岂是那么好杀。托马斯团长,小心把你的牙给崩掉。”

    “不劳烦你费心,”托马斯重新落座:“埃鲁因家族的实力你我都知道,其影响力之大,不是你能想象的。据我所知,至少有五十几个人为此而来。放心,为了避免你们火龙佣兵团卷入纷争,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我已经让人把你们的人请出去。”

    “什么?”贝斯团长大惊失色:“你要软禁我们?你————”

    “不不不————只是叙叙旧,短则一两日,长则三五日就会回来。”托马斯阴测测笑道:“你看,我们不是聊得很好吗?哦,跟我说说那批货吧,价格不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