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叶寒风闷闷不乐,埋头竞走。这可苦了身后大包小包的佣兵们,不过,丰富的战利品足以补偿此时的幸苦,而叶寒风突破时横陈的紫电,足以让佣兵们产生畏惧之心。纷纷揣测叶寒风获得的能力和闪电的关系。

    “你们别乱猜,”老佣兵卡尔顿一副拨乱反正的架势:“以前出现过一个雷霆战神,每次攻击都有风雷相伴,闪电相助,所有对手一触即溃,简直是战无不胜。谁敢说闪电没有用,老子废了他。你们就是一群菜鸟。”

    佣兵们眼前一亮,纷纷被吸引过来,拍须溜马:“卡尔顿大叔不愧是老佣兵,连这个都知道,真是太厉害了。给我说说这个雷霆战神,长长见识。”

    老佣兵卡尔顿脸色一疆,怕说出来会被团长活活打死,犹豫不决:“这————”

    “被电死了啊。”卡奇契人长的五大三粗,脑子缺根筋一般,滔滔不绝的道:“玩闪电的没有一个活的长,雷霆战神打遍佣兵界无敌手,最后却死在自己的雷霆之下。人体怎么可能容纳霸道的雷元素,修炼闪电都是短命鬼,迟早会被电死。”

    “胡说八道什么?”卡尔顿偷偷的看了一眼叶寒风,似乎没有听到,上前一巴掌拍在卡奇契头上,低声呵斥:“还想不想混了?你没看到团长突破时候紫电横陈?**不离十,团长的能力就是和闪电挂钩。要不是团长大度,非趴了你的皮。团长短命?团长先让你没命。”

    叶寒风又不聋,卡奇契那大嗓门三十米外都听得清清楚楚,大声催促道:“加紧速度,天黑前赶回格兰之森营地。”

    “是是是————团长,我不是咒你————哎呦————”

    卡奇契匆忙解释,越解释越扯淡,背后的卡尔顿第一个听不下去,上去一脚踢在他屁股上。

    “少说话,多做事。没看出团长心情不好吗?”

    叶寒风对于闹腾的两兄弟,实在没有心情搭理。卡奇契和卡尔顿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身为哥哥的卡尔顿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佣兵,懂得人情世故,卡奇契沉浸于修炼,实力比卡尔顿高很多,唯独生活方面有所缺失,万幸卡奇契听卡尔顿的话,小毛病不断,却不会闯大祸。对于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乌克斯扛着一个背包,里面装满中级魔兽风狼的皮毛和犬牙,体积只比他小一点,看起来吓人,重量却不大。

    “团长,你是魔法师吗?罕见的雷系魔法师?他们都说你是魔法师,是不是真的?”

    叶寒风翻了个白眼,乌克斯刚才猜拳输了,所以代表大家前来询问,而他们则远远的躲着。看乌克斯一脸害怕,随时准备逃跑的姿态,似乎是怕惹怒他被电。

    “那我就告诉你们好了。看到没有?”

    叶寒风举起左手,紧握成拳,唯独竖起无名指,阳光下的雷龙之戒散发着出一丝淡淡的蓝光。

    “雷龙之戒!”

    “天啊,超凡级兵器雷龙之戒,可它不是损毁,并且无法修复了吗?”

    叶寒风点了点,满脸无精打采:“没错,雷龙之戒正在恢复中,能够使用高阶雷系魔法闪电之链。无差别群体伤害,只能往敌人人堆里扔,只要有一个自己人在附近,都不敢使用。我是一个战士,不是魔法师。目前处于保密状态,任何人不得外泄。还有,你们几个晋级高阶战士的消息也不能外泄,别一回去就到处吹嘘,弄得满城皆知。”

    众人恍然大悟,一直怀疑团长是魔法师,特别是一个雷系魔法师所发挥的威力,是五个同级战士都无法比拟的,感到失望之外,又感到一丝高兴。自从知道雷霆战神的故事,他们就担心如果哪一天团长也走火入魔,不小心把自己劈死。连仇都没法报。而且这种事说来就来,指不定哪一天就没了。

    “咦,不对啊。”乌克斯一脸天真:“你不是魔法师,为什么突破的时候有紫色闪电在你身上?难道是雷系战士?雷霆战神?”

    哪壶不开提哪壶,叶寒风脸刷的一下子黑了下来,吓得乌克斯尖叫一声,丢掉包袱闪电般逃窜。

    “妈的,老子好歹也是游戏中的雷霆剑圣,跟圣兽雷翼兽干过仗,虽然连一招都没撑过。都是玩电的行家,岂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初学者能够比拟的?该死的雷电抗性,给老子雷电掌控的能力多好,保证用火箭速度飙升实力。霸绝肯塞尔城。狗屁不是的能力————”

    佣兵们恍然大悟,终于知道叶寒风为什么心情堵了,感情是不能提突破时的紫电横沉,最好连战士能力都不要提。

    “团长,有件事必须跟你禀告。”库克心有余悸,小心翼翼的靠近,他可是真被紫电抽过,亲身体验过闪电的威力。

    队伍正好走出格兰之森范围,跨上前往格兰之森营地的道路,时不时会有一两支队伍从树林冒出来,汇聚在道路上,随着太阳走下坡,很少有佣兵小队选择进入格兰之森冒险。

    叶寒风强制让自己把能力抛掷脑后,逐渐提起一丝精神:“库克,身体好一点了吗?听说你还吐血了,回去多吃点猪血补补身体。说吧。什么事?”

    库克正色道:“狼群围攻,一共斩杀三十一头风狼,获得中级魔核二十枚,相对完好的狼皮二十六套,珍贵的狼牙六十一枚。尸体太过沉重,已经遗弃。狼皮价格大概在一百五十至三百金币一套,中级魔核四百至八百一枚。绝大部分风狼直接被电死,魔核相对完整,能卖出最高价,珍贵的狼牙是锻造精锐级装备的辅助材料,市场价格四十金币到六十金币。预计总价格一万五至两万金币。”

    叶寒风露出狐疑表情:“之前的两头风狼王和血牙野猪呢?”

    “血牙野猪的猪牙极其珍贵,价格在一千五百左右,血牙野猪的魔核丢失,猪皮被风狼王严重破坏,勉强能卖一千。两头风狼王尸体相对完好,一套狼皮价格三千左右,两套六千。高阶魔兽风狼王的魔核属于风属性,价格相对偏低,四千金币一枚。初略估计总价值一万二左右。”

    叶寒风微微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喜色:“这一趟历经磨难,回报是丰满的,三万左右金币,足够支撑扩招。回去着手安排,把各个资金发放到位,扩建佣兵团。”

    “那个团长,”库克尴尬的摸了摸头:“按照佣兵界的规矩,要拿出一半————”

    “哎呀,”叶寒风一拍脑袋,恍然大悟:“你不提醒我都要忘了。佣兵团的战利品,一半上交仓库,一半分给出任务的人员。划出一万五,按照规矩划分到位。”

    “哦耶,团长万岁————”

    “团长,我爱你,————”

    其他佣兵早就竖起耳朵偷听,一万五金币的巨额财富,让他们忍不住欢呼雀跃。

    叶寒风顿时知道自己被套路了,库克恐怕是替大家询问这个问题,如果他这个团长真要克扣,谁也没话说,毕竟一小半的战利品是雷龙之戒的高阶雷系魔法闪电之链的功劳。这部分不分也无可厚非。

    而且,谁敢跟团长抢吃的,还想不想混了?

    不过,叶寒风要是大方的给,那就是另一回事。

    叶寒风笑骂道:“想要钱,都给我加快步伐。卖出去才有钱给你们。”

    一下子划出一半,看起来叶寒风亏大了,其实他自己明白,佣兵们这次实力大涨,装备急需更新换代。这一大笔钱交到他们手里,肯定回去买更好的装备武装自己。而他们的战斗力提升了,佣兵团的整体战斗力自然提升。虽然给他们,还是花在佣兵团身上。

    一点都不亏。

    眼下还得到不少赞誉,什么最慷慨的团长,最豪团长,最守信团长————

    一大串帽子就往他头上盖,更重要的是一旦这件事宣传出去,以后只要他说要挑几个人出任务,佣兵团内肯定是挤破脑袋报名。

    皆大欢喜。

    狂龙佣兵团大包小包返回格兰之森营地,想要低调都不可能。自他们进入格兰之森营地,就有一群人强势围观,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叶团长,你怎么回来了?”火龙佣兵团副团长贝斯愁眉不展,看到叶寒风感到有点吃惊,不过还是快步走上来打招呼。

    叶寒风哈哈一笑,没想到这么快碰到熟人:“好久不见,包裹实在装不下更多的战利品,只能回来。贝斯团长,看起来你遇到烦心事了?”

    “战利品?”副团长贝斯压根就没有多看,在心里认为叶寒风那些大小包裹,顶多就是杀杀一些初级魔兽,或者一两头中级魔兽,价格也就一千来个金币。急忙把叶寒风拉走。低声道:“叶团长,你最近小心点。出门多带几个人。最好别出门。”

    “我?”叶寒风感觉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似乎还是针对他的,疑惑不已:“我最近都没在营地,不可能得罪什么人。谁盯上我了?”

    “你还记得在你进入格兰之森之前我们联手抓住的夜壶吗?”

    “夜壶?”叶寒风沉思片刻,恍然大悟:“是杀手夜壶?埃鲁因家族派过来的?我记得。”

    “埃鲁因家族不知道发什么风,不但没有收手,反而把事情摆上台面,公然对你下达追杀令,并且不顾佣兵公会的反对封杀你们狂龙佣兵团。”

    “还有这事?”

    叶寒风心情一沉,庞大的压力扑面而来。有点触不及防,不知从何招架。

    “不过你放心,副会长布兰克大人据理力争,驳回埃鲁因家族封杀狂龙佣兵团的意思。甚至不惜和埃鲁因家族翻脸。不过,”副团长贝斯无奈的叹了口气:“就连副会长布兰克大人都无力拦下对你的追杀令。”

    叶寒风倒吸一口冷气来自肯塞尔城第二大家族的封杀令,足以让任何人消失。

    “叶团长,不过你放心,团长让我常驻格兰之森营地,嘱托我亲自保护你,格兰之森营地属于佣兵公会产物,埃鲁因家族绝不敢大举入侵,不过,一些见钱眼开的小毛贼不得不防。”

    叶寒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难怪之前埃鲁因家族接二连三派刺客刺杀,原来是不敢派队伍过来。对于无端被下达追杀令,他想当的气氛:“我很好奇,埃鲁因家族的以什么理由追杀我?”

    “以私人恩怨,说你对他们未来媳妇洛璃儿意图不轨。”贝斯团长嗤之以鼻:“哼,简直是无稽之谈,大家族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只能让你受委屈了。不过,我们坚信你是清白的。”

    叶寒风心中一阵无语,难不成埃鲁因家族有人会预言术?算出来他打算去抢人。提前下追杀令?

    不管是懵的还是猜的,叶寒风就是奔着洛璃儿而去。

    “埃鲁因家族对我的狂龙佣兵团露出獠牙,必然会处处针对我们团。有一件事还需要拜托团长你。”叶寒风指着身后大包小包:“三头高阶魔兽,和一群中级魔兽的东西。劳烦团长代为出手。我相信以火龙佣兵团的身份可能能获得最大的价格。总价格的一成划归你们,不能让你们白干。”

    “什么?”贝斯团长目瞪口呆,盯着一个个大小包裹:“你说什么?三头高阶魔兽?你确定?”

    叶寒风连连点头,在他的视野中,出现不安的来回走动的马尔斯。

    狂龙佣兵团几乎所有核心成员都跟着他进入格兰之森历练,唯独缺少一个人。就是负责情报机构的马尔斯。他的几乎带走狂龙佣兵团小金库所有金币。

    叶寒风希望撒出去的金币能起到作用。

    “贝斯团长,它们就被拜托你了。我先回驻地休息。”

    “对对对,”贝斯团长连连点头:“路途疲惫,你赶紧回去休息,剩下来的就交给我,我亲自运作,绝不会让你吃亏。”

    叶寒风一走,小队中一小半的人保护着他离开,另一小半交割货物。

    火龙佣兵团驻地。

    叶寒风屁股刚刚落座,还没来得及合上的房门就被推开。马尔斯火烧屁股闯了进来。

    “团长,大事不好了,埃鲁因家族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对你下达追杀令,并且对我们狂龙佣兵团下达封杀令。”

    叶寒风从贝斯团长哪里听说过,并没有多害怕。让他欣慰的是马尔斯的情报机构,刚刚运作不到十天,就能探听到这些消息,而且是来自肯塞尔城,相当不容易。

    “刚才贝斯团长已经跟我说过这两件事。还有其他的吗?”

    马尔斯脸色一僵,开始吞吞吐吐:“团长,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能让马尔斯为难,叶寒风泛起一丝好奇:“连我都不知道能有什么事能让你为难,要知道你可是敢当众兜售避孕药的主,说吧。”

    “团——团长,”马尔斯咽了咽口水:“我们看到洛璃儿小姐了。她似乎并不反对联姻。”

    砰————

    叶寒风刚刚端起的茶杯掉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茶水四溅。目光中充满震惊:“你——你说什么?”

    马尔斯叹息不已:“团长,洛璃儿小姐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亲口赞同这门联姻。或许我们不该去抢人————团长————”

    叶寒风突然如同暴怒的狮子,怒吼:“滚————”

    “团长————”

    “给我滚————”

    马尔斯还想解释,不过周围的佣兵们可不敢让他继续呆下去,拖着马尔斯就往门外走。

    砰————

    桌子在叶寒风暴怒的手掌下碎成两瓣,房间里传来压抑的怒吼。

    佣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敢进去。低声议论:

    “团长一直以为洛璃儿小姐喜欢她,玩了命要去抢人,从水深火热中把她拯救出来————”

    “没想到团长对洛璃儿小姐用情如此之深,马尔斯,团长没一巴掌拍死你算你小子走运,你还想解释什么,找死吗?”

    “怎么办?团长会不会从此一蹶不振————”

    “洛璃儿小姐我们还要不要去抢了?现在看来是我们团长会错意————”

    佣兵们你一言我一语,越来越悲观。就连他们都觉得团长太惨了。

    “先别议论了,这两天就让团长好好冷静,我们先把佣兵团的事务架起来。资金一旦到位,立刻扩招,每天晚上必须有两个人给团长看门,决不能让小毛贼乘虚而入,害了团长的性命。”

    “对对,团里的事务不能再让团长烦心了,不然他肯定会撑不住————”

    “我负责招募,我在佣兵团有一些人脉————”

    “我负责打下手,谁需要帮手跟我说一声,随叫随到————”

    叶寒风茫然的坐在地上,两眼无神,喃喃自语:“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承认?怎么可能去承认联姻?她不是说过最痛恨联姻吗?为什么要骗我?”

    “洛璃儿,你为什么要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