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一章

    高阶魔兽被比作移动的小金库,一点都不快张。从高阶魔兽身上扒下来的材料至少值小几千金币,若是变异过的强大高级魔兽,上万金币也不为过。

    血牙野猪虽然没有完全变异,价格也相当不菲,高阶魔兽风狼王皮毛制作的皮甲更是大受欢迎,供不应求。一头猪,两只狼,价值远超万金。狂龙佣兵团的小金库一下子富裕起来。佣兵们干起活格外卖力,这些战利品总价值的一半将由他们分摊。获利可想而知。

    “团长,”正在解剖血牙野猪尸体的乌克斯满脸丰收笑容:“以后一定要常来,简直是大丰收,在肯塞尔城干一辈子苦力活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用几天时间赚取别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这才是佣兵得以兴盛的根本原因,至于多少人死在格兰之森,命丧魔兽之口,无人知晓。

    “先把这一趟搞定,以后的事情还长着呢。怎么样?有没有找到魔核?”

    “被该死的风狼王吃掉了。”

    叶寒风早有所料,但听到了还是有点遗憾,魔法师最爱的魔核,价格在两三千金币,太可惜了。

    佣兵熟练的把血牙野猪和风狼王肢解,用一种类似石灰石的白色粉末研制,去除血腥味。包袱里的粮食被风狼王糟蹋一空,不得不从血牙野猪身上取下一大块猪肉。如此血腥的解剖地方,谁都不敢埋锅造饭,只能忍着一天一夜的饥饿,离开这个危险区域。“

    路上,叶寒风宣布道:“这一趟大家都幸苦了,放弃原来狩猎计划,打道回府。”

    佣兵们欢呼不已,却又有一丝意犹未尽,在叶寒风的带领下,突然发现高阶魔兽并不是那么可怕,几乎都没有花费多大力气就能捕获,甚至于有点不劳而获。面对巨大的利益,甚至有种不想就这么轻易离开。

    树高林密,树荫成群。佣兵小队很快回到山谷。

    山谷血迹斑驳,人类的尸体却已经消失,想来在他们走了之后,有魔兽循着血腥味找过来,饱餐一顿,把所有尸体吞噬一空。

    到了山谷,所有人不由得松懈下来。山谷的地形外窄内宽,守住谷口,其他人就能够安全休息。而且,魔兽们吃一顿能够顶好几天,刚把山谷的尸体扫荡一空,短时间内不会四处捕猎,危险系数大幅度减少。山谷靠近格兰之森边缘,一般情况高阶魔兽不会出现,至于初级魔法魔兽和中级魔兽,敢过来就叫他有来无回。

    山谷内燃起了篝火,血牙野猪的肉终于派上用场。

    众人围着篝火席地而坐,战利品放在一侧,武器随意放在地上。篝火越来越旺,木架上的血牙野猪滋滋的冒着热油,洒上一些香料,顿时变成一道诱人的野味。佣兵们不断吞咽口水,饿狼一般紧盯着血牙野猪肉。他们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肚子咕噜噜的开始叫起来。

    “团长,差不多就行了,又吃死人。”布兰迪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就他的肚子叫的最响亮,隔十米远都能听到,跟打雷一般。

    “咕噜,”骑士丹尼尔虽然没有说话,却偷偷的往前挪了半个身形,眼睛死盯着一块上好的猪肉,不断吧唧着嘴。

    咕噜噜————

    叶寒风摸了摸肚子,口水直流。血牙野猪的肉真不是盖的,还是高阶魔兽,肉不但能够填饱肚子,还能恢复力量,是一种非常珍贵的食材,即便肯塞尔城第一家族也未必能够经常吃到。只要弄到成立,以十金币一斤肉的天价,十分钟就会被抢购一空。

    滋滋滋————

    血牙野猪猪肉上跳着油脂,滴到篝火中立刻噼啪作响,散发更加诱人的味道。

    叶寒风咽了咽口水,大声宣布:“开动吧————”

    眼疾手快,快熟的切下最肥美的一块,放到嘴里,方才知道血牙野猪的美。肥肉入口即化,却没有一点油腻,瘦肉惊道有嚼劲,肉本身就有特殊的香味。差点没把舌头吃进肚子。

    “靠,乌克斯,你个混蛋,快分我一点————”

    出手慢的大声责骂。

    “给你一条腿,我的天,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猪肉,以后专杀血牙野猪,太好吃了————”

    “妈妈呀,下次一定要弄一头血牙野猪回去,让其他人也开开口服,简直好吃的不能再好吃了————”

    叶寒风心里大骂傻帽,这个时候还有时间感慨,没看到那三个狡猾的高阶佣兵。一声不吭,闷头大吃。

    篝火熊熊燃烧,血牙野猪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最后还剩一块,佣兵们早已经躺在地上,开始互相谦让。

    “库克兄,浪费可耻,”布兰特躺在地上,隔空怒怼:“还剩一块,消灭它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库克捂着微微鼓起的肚子,咽了咽喉咙,感觉有东西要涌出来,蒙着声音回答:“尊老爱幼,丹尼尔小弟弟,你是我们的学弟,请接受学长的爱惜。吃了它!”

    “吃——吃你大爷——”丹尼尔躺在地上,隔空踢了他一脚:“我年龄小,德科诺兰学院年度试炼我的名次比你高。谁排名最后谁吃。”

    刷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叶寒分身上。去年的德科诺兰学院年度试炼,叶寒风连入围都没有成功,垫底中德垫底,比最后一名还要最后一名。

    叶寒风实在是吃不下,血牙野猪肉虽美,但也不能为了一块肉撑死自己,脸色一黑:“我不在排名之内。”

    这句话一点毛病都没有,排名之外的人,不参与攀比。

    库克双手撑地爬起来,把架子上的肉卸下来,也不管油腻,直接塞进包袱,露出一脸奸笑,嘀咕着:“嘿嘿,没规定现在吃。我先声明,待会谁都别过来求我分一点,门都没有。”

    “我擦————打包————”

    “吃不了兜着走,还有这种操作?”

    “亏死了,我的肉————”

    佣兵们一阵怨声载道,惋惜不已,甚至已经有好几个目光不善的盯着库克的包袱,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叶寒风其实也想要,拉不下面子,他是没想到库克居然如此厚颜无耻,直接打包!

    大战之后的休息,尽管很短暂,却足以慰籍疲惫的灵魂,特别是有美味相伴,佣兵们摸着鼓起的肚皮,露出满足的笑容。

    “救————救命啊————”

    一道慌乱不堪的哀鸣刺破午后的安逸,谷口方向冲进来一道断臂身影,连滚带爬,时不时恐慌的向后张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追他。

    什么情况下?

    叶寒风急忙爬起来,抽出战剑,惊呼一声:“救人,布兰特看一下外面发什么什么。其他人准备迎战。”

    布兰特抓起黑色长弓飞奔而出,对求救之人视若无睹,急速掠过,直奔谷口。其他人如梦惊醒,从地上爬起来,四处寻找兵器。只有三位高阶佣兵有兵器不离身的习惯,第一时间冲过去,接住求救之人。

    叶寒风蹲下来急切问道:“你是谁?什么情况?”

    “狼——狼————好多狼————”

    狼?

    墨尔切露出惊慌之色:“该不会是风狼王!”

    “不要死,快说,狼在哪里?”

    叶寒风的呼唤无济于事,求救之人头一歪,断了气,他的整条左臂断裂,血流如柱,面色苍白如纸,能停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墨尔切,你知道一些什么?”

    叶寒风起身把战剑回鞘,疾步走向谷口。

    墨尔切紧随其后,解释:“狼类特别记仇,风狼王更甚,我一直担心风狼王会再度袭来。没想到会如此之快。”

    嗷呜————

    狼王啸空,风狼王特有的叫声被佣兵们所熟知。听完后一个个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态。不过,他们脸上并没有多少害怕,反而露出亢奋之色。

    “太好了,就怕它不来,我们现在有那么多高阶战士,一拥而上,乱刀砍死,给我们送钱来了。”

    “来得好,省得我们花时间去找它,没想到它凶性不改,残杀人类————”

    叶寒风微微点头:“那就不要怪我们以多欺少,搞它!”

    嗷呜————嗷呜————嗷呜————

    狼声沸腾,数十上百的狼嚎充斥整个山谷,其数量之多,声音之庞大,震得叶寒风脸色刷的一下子苍白如纸,露出恐慌。

    “狼——狼群——”

    佣兵们倒吸一口凉气,心里一片哇凉哇凉。

    刷————

    叶寒风抽出战剑,大声咆哮:“走,支援布兰特,必须把狼群挡在谷口。”

    山谷谷口非常瞎窄,最小处仅仅只有五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唯有依靠此处险地,能限制狼群数量优势。

    “快,快,快————支援————”

    佣兵们大声咆哮,一个个如同火烧屁股,扛着兵器狂奔。

    山谷口,布兰特猛地吹响警戒口哨。他们的面前,是密密麻麻的风狼,以潮水般的速度蜂拥而来。

    嗖————

    利箭破空,相隔百米,布兰特一箭射翻一头风狼,狼群非但没有一丝恐惧,反而加快速度,并且发出凶猛的嚎叫。

    “不行,必须拦住它们!”

    布兰特后退半步,一弓三箭,弓瞒月。眼中的瞳孔猛然一紧,变成双瞳。双目四瞳,瞬间锁定四个目标。

    嗖————

    三箭同音,呼啸而出,狂奔的狼群中顿时倒下三头,连番带滚,撞飞旁边的风狼,绊倒身后的风狼,狼群的速度减缓不少。

    布兰特心中一喜,毫不犹豫再次摸出三支利箭。

    以一人之力遏止群狼!

    人在拼搏,箭却有数!

    布兰特再摸箭囊,空空如也,没有他的威慑,狼群一下子把速度提起来,疯狂突进。

    “该死,箭怎么那么少?”

    布兰特抱怨半句,他知道谷口的重要性,没有一丝犹豫。背上弓,抽出一柄短剑,阻击狼群。

    嗷呜————嗷呜————

    风狼王的嚎叫就像给狼群打了鸡血一般,风狼连连怒吼,浪影奔逐,飞扑向谷口。

    风狼是中级魔兽,体型大如奶牛。行动迅猛,攻击狠辣,群体狩猎,就连高阶魔兽都不敢轻易招惹狼群,特别是由一头风狼王带领的风狼群。

    “杀啊————冲啊————”

    风狼涌入谷口的瞬间,人类的咆哮和喊杀突然响起,紧接着一道道身影越过布兰特的头顶,凌厉霸道的跳斩攻入狼群。

    砰————

    高阶额卡奇契重磅落地,长柄战斧力劈而下,当场把一头飞扑的风狼斩成两截,身形不减,顺时针转体,一股蛮力带动长柄战斧,把身前的三头风狼扫飞。

    “杀————”

    高阶佣兵卡尔顿从天而降,直刃砍刀力劈侧面的谷壁,飞石乱溅,如子弹一般射入狼群,极大地延缓冲击速度。

    佣兵们接连越过布兰特,纷纷加入战场,山谷两壁之间不过五米,狼群的优势完全发挥不出来,反而像是排着队过来让佣兵们斩杀。

    几乎是一对一的对战,高阶佣兵或高阶战士完全碾压中级魔兽。

    “总算赶上了!”叶寒风松了一口气,把手中的箭囊扔给布兰特:“顺手给你带的,不谢。”

    “团长,是风狼王召唤狼群,我们被堵住了。”布兰特接过箭囊,摘下黑色长弓,扬手一箭,把一头腾空而起,扑向卡奇契的风狼射翻。

    叶寒风看到密密麻麻的狼群,头皮发麻,别看现在佣兵们大杀四方,那是因为他们刚刚吃饱喝足,力气充沛。砍多了,刀也会卷口,人自然会疲惫,怒骂:“妈的,好歹毒的风狼王,用狼群的生命消耗我们的力量,它躲在暗处等着给我们致命一击。布兰特,节约你的箭。这是最后的箭囊。用你的眼睛盯着狼群,以免风狼王混进狼群,你知道它的风刃有多恐怖,一旦落入人群,必有伤亡。”

    布兰特张开的弓缓缓松弛,弦上箭停止发射,不再给浴血奋战的佣兵远程支援。担忧不已:“团长,狼群没有一丝退却的步伐,你听,风狼王在后面一个劲的崔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知道!”

    叶寒风目光盯着左手无名指的雷龙之戒,眼前一亮:“是时候让你们知道我的强大了!”

    “什么?”布兰特迟疑了一下,愣是没拦住叶寒风:“保护团长!”

    浴血奋战的佣兵一听一下子慌了,慌忙扭头看向身后,不少人为此受伤,而看到叶寒风突然进入危险前线,一个个急得眼睛冒火。

    “团长,快回去————”

    “我靠,团长,你才中级战士,别过来————”

    “不行了,谁帮我顶一下,我去把团长拖走————”

    佣兵们大喊大叫,其中又数乌克斯喊得最凶悍。战阵为此开始松动。

    嗖——————

    布兰特不得不重新射箭,稳住战线。

    “都别慌,”叶寒风就站在战线后两米,能够清晰的看到每一头风狼,只要有一只风狼突破防线,一个扑击就能把他扑倒在地。更让人担心的是叶寒风的剑到现在都没有出鞘。

    “团长,你要搞什么乌龙————”

    “快拔剑————”

    “库克,你个大傻叉,把团长拉走————”

    库克表示不背锅,现在拉叶寒风,不等于找不痛快。尽管他就站在叶寒风身后,伸手就能碰到,但是他坚决不拉。不过还是手持长枪,一脸紧张的盯着防线,以免有漏网之鱼。不过陡然被骂,换谁心里都不痛快,怒怼:“吵什么,都安静,看老大放大招!”

    “大招?”

    佣兵们一脸古怪,一个中级战士能有什么大招,瞎扯淡。就在他们准备用最凶狠的语言还击。

    叶寒风一脸紧张,缓缓的举起左手。运足一口气,用丹田之气咆哮:“高阶雷系魔法:闪电之链!”

    浴血奋战的佣兵们一脸懵圈,露出强烈的鄙视,一个中级战士要使用魔法,而且还是高阶战士对应的高阶魔法师的高阶魔法,而且还是罕见的雷系——————

    “团长你是不是食物中毒了————”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库克,把团长拉回———”

    噼啪————

    左手无名指,雷龙之戒突然出现一丝蓝色小电弧,一闪而逝,却发出真宗的闪电声音。

    滋滋滋————噼啪噼啪————

    雷龙之戒忽然喷出腰杆粗的蓝色闪电,瞬间落在狼群中,形成一道巨大的电网。二十几头风狼挤在一起,一下子全部中招,浑身僵硬,冒着黑烟,一个个跌倒在地,大部分浑身痉挛,意识不清,少部分暴毙而亡。

    “我的乖乖————”

    “妈妈呀,我见鬼了————”

    “团长不是人————”

    佣兵们和狼群因为震惊,纷纷罢手。佣兵们一个个不可思议,说不出的震惊,因此错失乘胜追击的机会。

    狼群则完全被吓破胆,眼中布满恐惧,夹着尾巴扭头逃串,头也不回。

    叶寒风拜了个帅呆的造型,准备迎接佣兵们仰望的目光。

    滋滋————噼啪————

    紫电横陈,直接把离得最近的库克击飞,叶寒风的意识瞬间被黑暗吞噬。而他的身体发生巨变,整个身体像是一团雷云,时不时跳出一道紫色闪电,把地面击出一个个坑。

    “团长他————”库克颤颤巍巍站起来:“团长他怎么了?

    “团长在突破!”

    佣兵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纷纷后退,避免被紫电误伤,同时万般好奇,其他人突破都是安安静静的,怎么到了他这里,出手就伤人。毁坏地面。

    叶寒风清醒过来,出现在封印之中。

    闪电之链击杀中级魔兽,绝不少于五头。高阶战士的进度抵达100%,触发进阶。所以他并没有太大惊讶。

    “圣兽大人,好久不见。”

    叶寒风对圣兽雷翼兽微微一躬身。

    圣兽雷翼兽的身体宛如一栋摩天大楼,需要抬起头才能看到它的脸,尽管他现在是爬在地上。叶寒风估计也就只有它的一根手指那么大。

    “吼————”圣兽雷翼兽被紫色雷云包裹,声音仿佛来自洪荒一般古老:“太慢了,你居然花了半个月,真是废物。”

    叶寒风心里非常鄙视他,恩格斯大陆,中级战士晋升高阶战士,即便在资源丰富的学院之中,至少需要半年到八个月时间。据说恩格斯大陆最强记录是一个月。他足足比最强记录断了半个月。怎么就成废物了?

    不过,他可不敢跟圣兽挑事,连忙应承道:“圣兽大人说的是,我的同伴突破壁垒后都能获得一些能力,比如说视力变好,力量变大之类。不知道我的能力是?”

    “哼,以你这具普通身体,普通血脉,没有不会激活任何能力。”

    额————

    叶寒风一头黑线,怎么当老大的,连自己的小弟都比不过?如何服众?虽然说可以用雷龙之戒冒充雷系魔法师,但迟早要被识破。不行,没能力就搞能力。

    心中一定,叶寒风一脸沮丧和害怕的语气:“哎,圣兽大人,您不知道外面凶险,我若是没有能力,大街上随便跳出一个人都能把我弄死,一不小心,我死了,圣兽大人您也就没有宿主,到那时候。哎,我真不想连累圣兽大人您,你的生命如此尊贵,简直可以和神比肩,就这样死了,太可惜了————”

    “你说的有点道理,”圣兽雷翼兽点头道:“吾把一滴精血融入你的血脉。”

    “哦!”叶寒风眼前一亮,圣兽的血,还是精血,岂不是从此之后就是圣兽血脉,靠,都要无敌了。按耐心中狂喜:“圣兽大人,不知有何能力?”

    “一滴精血,只能增加你抗电性,免疫雷系初级魔法,大幅度抵抗中高级雷系魔法。”

    “什么?”叶寒风感觉自己的玻璃心碎了一地:“圣兽大人,外面都是刀来剑往。我又不是电工。你给我给金钟罩,铁布衫,刀枪不入也好啊。哎————别走——”

    圣兽雷翼兽嫌他聒噪,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直接把他吹进无尽黑暗。

    “不要啊————”

    躺在地上的叶寒风大叫一声,突然座起来。和其他人突破成为高阶战士的喜悦不同,他一脸的懊恼和不甘,嘴里念念有词:“玩我呢?我真不是电工,雷系魔法师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一个。增强火系抗性都好啊,圣兽大人啊,换一换吧。我不要铁布衫,不要金钟罩,不要刀枪不入——————”

    叶寒风真相捂脸大哭,太他妈倒霉了。

    “团——团长,你没事吧?”

    “我看估计被电傻了————没死算不错了————”

    叶寒风一头黑线,自顾自爬起来,有气无力道:“我能有什么事,哦,告诉你们一声,我现在是高阶战士了。”

    呃————

    佣兵们傻眼了,本来准备欢呼雀跃,看到他一脸不痛快,仿佛谁欠他东西一样。愣是没敢欢呼出声。

    “团长,战场已经打扫完毕,白白得了几十中级魔兽风狼的尸体,收获不必之前少。”

    “哦,”叶寒风兴致不大,数千金币的收入依旧让他高兴不起来,无精打采道:“打道回府。”

    佣兵们纷纷加快收拾,扛着大包小包,跟搬家队伍一般,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