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章

    叶寒风彻夜未眠,为他们护法,防范风狼王的侵扰。

    一头风狼王下半夜趁夜色匍匐前进,进去荆棘群寻找佣兵队伍所在。偷袭是风狼王的强项,轻步慢走,几乎没有脚步声,狡猾的风狼王选择下风口靠近,就连一点味道都不给叶寒风。荆棘群救了佣兵队,一声悲惨的狼嚎近距离响起,便见一道黑影爆退出荆棘群。连连哀鸣,十分可怜。

    对于叶寒风,当天际散发新日的曙光,难熬的夜终于过去。万物复苏,虫鸣鸟叫,就连风都变得温柔而亲切。

    丹尼尔首先清醒,他忽然盘坐起来,额头上的印记光芒大作,瞬间收敛,一切恢复平静。丹尼尔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激动不已紧盯着双手,怀疑是否是在做梦。

    “恭喜荣登高阶战士,丹尼尔。”

    叶寒风发自内心的祝福他,狂龙佣兵团第一个自主突破壁垒,第一个高阶战士。足以让整个狂龙佣兵团狂欢不已。眼下又不仅仅是丹尼尔一人,旁边的布兰迪,布兰特和乌克斯,正在突破。

    布兰特和乌克斯以及布兰迪相继醒来。

    盾战士布兰迪变得更加强壮,肌肉更大块,力量更加大,一拳能在地上轰出一个大坑,他本身就有着力量强化的天赋,力量是别人的两三倍,突破壁垒成为高阶战士之后,显然有所强化,力量的增幅是同类的三到五倍。代表他可以穿戴更沉重的铠甲,舞动更沉重的兵器,攻击力和防御力远超同级战士。

    弓箭手布兰特展示了他独一无二的恶魔之瞳。战斗状态下,布兰特的眼睛会变成四瞳,形成四个焦距,能够看到更多目标,同时也能够锁定更多目标。不光光视野成倍增加,还具备一定的夜视能力,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长时间使用。

    乌克斯的进阶中规中矩,看不出发生过异变,若不是细看,完全看不到皮肤下流转的光泽。他的能力比丹尼尔还要隐蔽的多,就连叶寒风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叶寒风笑得合不拢嘴,一下子多出来四个高级战士,眉开眼笑:“一个比一个厉害,没有让我失望。恭喜各位了。以后还得多多仰仗各位的强大武力。”

    骑士丹尼尔满面春风:“团长,你就喜欢开玩笑,不管是不是高阶战士,我们都是狂龙佣兵团的一员,自当听从团长调令。”

    “对对,”布兰迪捡起剑盾,在手里颠了颠,露出嫌弃之态:“团长,没有你那里来的我们?只要你一句话,冲锋陷阵不在话下。咦,平常挺重的盾牌,怎么跟个瓢一样轻?一点手感都没有,看来要换一个更大,更重的。”

    叶寒风暗自乍舌,布兰迪那面长方型盾牌少说也有两百多斤,足以压死一个普通人,怎么到他手里就轻了?

    “团长,辛苦你了,”布兰特就是眼尖:“看你的黑眼圈,受了我们一夜。”

    每当布兰特的目光掠过,叶寒风感到一丝被看透的错觉,暗暗心惊这该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如果进入战斗状态,该如何强大。

    “风狼王倒是安分,并没有带来多大麻烦。我又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他们都在守护者你们。”

    卡尔顿,墨尔切和卡奇契热烈欢迎他们,上前重重的拥抱在一起,细心的给他们讲述一些小窍门,让他们更好更快的掌握高阶战士的力量和特性。

    叶寒风缓缓的后退半步,向森林眺了一眼,喜悦之色消退。如果不能离开格兰之森,实力再强,不过是被困之鸟,虎视眈眈的风狼王时刻威胁,现在的成就再高,恐怕难逃竹篮打水的命运。

    佣兵们看到叶寒风的沉默,渐渐的安静下来,眼神凝重,共同眺望远处的森林。

    “团长,一头风狼王躲在正前方树丛中,另一头匍匐在地,似乎在打盹。”

    叶寒风惊奇的看着布兰特,循着他的目光看去,视力所及,是一片模糊的树木,完全看不到所谓的风狼王。不光光是他,其他人循着他所指方向,一片茫然。

    “你真的能看到?你的眼睛!”

    布兰特眼中的瞳孔变成两个瞳孔,双目四瞳,非常诡异恐怖,足以吓死普通平民。

    布兰特并没有多做解释,隔着三百多米,郑重的摘下身上的黑色长弓,脸上闪过一丝激动和亢奋,缓缓的搭上一支箭,斜指蓝天。

    叶寒风心头一震,三百多米的距离,其中隔着树木。不知道布兰特如何能看得那么远。更关心的是能否射到,如果可以,他就是一名狙击手。先敌发现,先发制人,百米之外,取人性命。

    布兰特的黑色长弓来历不详,平常是半开状态射击,即便如此,也远超同类弓箭的攻击力。此时早已经突破半开之态,直到拉到半分满。

    嗡嗡————咻————

    弦音颤抖,箭已破空。

    看不到箭矢轨迹,甚至连猜都猜不到,只听远处树木草丛之间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跳出一道青色身影,愤怒的连连咆哮,呲牙裂齿。背上稳稳的插着半截断箭。

    “好俊的箭法。射得好————”

    “布兰特干得漂亮,这头愚蠢的风狼王还想伏击我们,自己反倒跳出来————”

    蜂拥而至的夸奖击溃了布兰特的恶魔之眼,四瞳涣散,变成双瞳,眼神透着一丝喜悦和尴尬,连连摆手。

    “真是一双强大至极的四瞳。”叶寒风暗自吃惊。没有任何辅助装备,一箭射中三百米开外躲避在草丛中的风狼王。按照攻击效果,并不比狙击枪若上多少。他是一名特种兵,狙击是不可避免的训练科目,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远程狙击的困难。

    叶寒风心中犹豫不决,眼下一共有四位高阶战士,三位高阶佣兵,以及三个中级战士。C级狂龙佣兵团本来缺少高端战斗力,有点名不符实。此次回归,C级狂龙佣兵团不光光实至名归,甚至已经超越众多老牌C级佣兵团,成为战斗力最顶尖的一撮。但,在两头风狼王面前,依旧不敢有丝毫大意。

    新获得力量的盾战士布兰迪跃跃欲试,感觉自己能一打二,怂恿道:“团长,直接出去把那两头狼宰了。什么风狼王的,交给我们就行。”

    “小子,”叶寒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空多跟老佣兵多请教一下,不然很快就成成为魔兽的口粮。”

    卡尔顿点头赞同,狠狠打打击布兰迪的自大:“高阶魔兽除了力大无穷,防御力大幅增加,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他们能够使用魔法。风狼王擅长的魔法是高阶风系魔法风刃。一道风刃能够破开三面你手中的盾牌,风刃所击,非死即伤。”

    布兰迪一缩脖子,躲在队伍后面。他的力量确实能够抗住风狼王爪牙攻击,如果换一枚极品盾牌,兴许真的能扛下风狼王的风刃,不过,显然不是现在。该怂就怂,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正面一战,再所难免,”叶寒风下定决心后,眼神尖锐起来,声音沉稳:“包袱在外面,无粮无水。这是最后一份解药。就用它在荆棘之中开出一条路,迎战风狼王。”

    “宰了那两个小畜生————”

    “狂龙佣兵团必胜,杀了他们————”

    众人一顿狂呼,推选出开路先锋布兰迪。

    “团长,”布兰迪脸色一黑,是被卡尔顿吓怕,求饶道:“不要啊,风狼王一道风刃就能要了我的小命,我有点担心————”

    叶寒风把解药交到他手上,重重的拍了拍肩膀:“刚才谁叫嚣着一打二都不是问题?这都还没接战就不行了?布兰迪,这可不像你哦。”

    哄堂大笑,布兰迪的意气风发历历在目,就在三分钟前还一副天下无敌的姿态。

    “团长-————”

    布兰迪苦着一张脸,五大三粗的身躯,一副委屈小媳妇的姿态,足以恶心到别人把隔夜饭吐出来。

    叶寒风也不例外,胃口反胃,警告道:“风狼王喷吐风刃的时候,咽喉会有咽口水的动作,你放心,我会让视力最好的布兰特时刻关注,为你放哨。这么远的距离,足够你避开。当然,你若是非要用盾牌格挡,那就另说。”

    “还有这么回事?”布兰迪突然挺直腰杆,昂首挺胸:“团长,你就安心把任务交给我,不就是开路吗?难不倒我。”

    布兰迪喝下解药,抡起战刀,左劈右砍,稳步在荆棘群中开辟出一条安全通道。刚才那份解药是最后一份,被倒刺扎到,只能等死。鉴于高阶佣兵墨尔切之前中毒差点死去,没有人敢小看这不起眼的倒刺。

    一头风狼王从林子跳出来,残忍的眼神紧盯着布兰迪,一副跃跃欲试的之态。不过,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突然放弃攻击姿态,消失在树林之中。

    “咦?”叶寒风大为惊奇,都已经做好规避风刃的前奏,突然就走了?百思不得其解:“布兰特,你能看到什么吗?风狼王怎么突然就退了?难不成有一副慈悲心,看我们可怜放过我们?”

    布兰特死死的盯着丛林,狐疑道:“团长,之前就有一头风狼王打盹,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他现在还在打盹,你信不信?而且,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怎么可能?”

    叶寒风发出一声惊呼,内心波澜起伏。布兰特都拿箭射他的同伴了,这么大的动静,不要说打盹,就算睡得跟猪一样也会被惊醒,怎么可能继续打盹。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作祟!

    “加强观察,所有人提高戒备。”叶寒风提醒其他人后,对布兰特命令道:“它想藏头露尾,我们就要打草惊蛇,看一看它到底耍什么心机。能不能给他来一箭?”

    布兰特从箭囊中抽出最后一支箭,轻轻**箭杆,坚定点头:“团长,看我的。”

    披荆斩棘的布兰迪同样感觉到周围的诡异,很快停止劈开的动作,半蹲着,警惕发环顾四周。

    队伍的中心一下子回到布兰特身上,目光凝聚在他的弓箭之上。

    布兰特站稳脚跟,弓未张。瞳孔开始变换,四瞳凝视。黑色长弓缓缓地被拉开,箭指长空。

    众人这时候才想起刚才的那一箭居然是抛射。抛射比直射难度更加高,更加难以控制。

    嗡嗡————咻————

    弦已空,箭无影。

    只是救救没有传来风狼王的惨叫。佣兵们心头闪过同一个念头:射空了?

    叶寒风凝目眺望,低声呢喃:“一点动静都没有,抛射的难度果然够大,布兰特,你不用太在意。”

    “不,我射中了!”

    布兰特的恶魔之眼清晰的看到一支箭的半截箭杆出现在风狼王的身上,那是一支被他**过的箭杆,再熟悉不过。

    叶寒风目光在寂静的树林和布兰特坚定的脸上来回转换,问出心中疑惑,同时也是所有人的不解:“射中了?那风狼王怎么不叫?树林也没有一丝动静。”

    “我肯定射中。太诡异了,”布兰特眼神不再坚定,语气也显得犹豫:“那头风狼王,一点都没有动。”

    “这————”

    叶寒风打心底不信,被箭射中还能一动不动,石头人都会愤怒。可布兰特绝不会欺骗大家。

    “布兰迪,继续你的任务,大家提高警惕。布兰特给我钉死那头风狼王,一有风吹草动,立刻示警。”

    队伍显然紧张之态,每一个人都提心吊胆,捕风抓影一般神经兮兮。就连叶寒风都不能幸免,踮着脚尖缓步行走。

    越是靠近森林,越觉得诡异。一切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那头风狼王依旧在打盹,另一头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越靠近森林,佣兵们的喘息声越发沉重,一言不发。

    “团——团长————”布兰迪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横举盾牌,狐疑的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危险,小心翼翼的道:“我——好像打通了————”

    密密麻麻的荆棘群中,愣是被他劈出一跳安全小路,直通外界。但,连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幻觉,怎么一点阻拦都没有就完成了?说好的风刃呢?说好的风狼王呢?一头都没有?

    “走,”叶寒风顾不得其他,怕惊扰到什么,低声命令:“快走,先离开荆棘群,拿回包袱。”

    三位高阶佣兵小心翼翼的前头开路,另外三位新晋高阶战士会和布兰迪,充当殿后部队,并且保护两翼,快步离开。

    向导罗克满头热汗,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饿的,惶惶不安:“叶团长,风狼王该不会逃跑了吧?”

    “不可能,”弓箭手布兰特驳斥:“那头风狼王还蹲在原地。该死,还是那个姿势。”

    叶寒风的心情如同铅球一般沉重,呼吸急促:“这头风狼王到底要干什么?我们都出来还没有动作。”

    高阶佣兵卡尔顿劝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包袱已经到手,我们离开吧。”

    叶寒风有点不甘心,荆棘中有一头风狼王的尸体,树林中有一头血牙野猪的尸体。辛辛苦苦击杀,战利品白白浪费了?以风狼王敏锐的嗅觉和跟踪速度,绝对跑不掉。他做出大胆的决定:“全体散开,向那头风狼王靠拢。”

    “什么?”

    佣兵们忍不住发出阵阵惊呼,哪有主动送上门找死的?这跑还来不及呢?

    弓箭手布兰特微微点头:“我同意团长的说法,这头狼太诡异了,被箭射中一动不动,姿势一直没有改变。我觉得————”

    叶寒风低声命令:“行动。”

    经验丰富的三位高阶佣兵跳上树木警戒,其他散开在地面,防备周围。

    “还是没有动静。”相距百米,布兰特低声回应:“一动不动。”

    叶寒风心中的想法越发肯定,点头道:“继续前进。”

    五十米!危险区域,风狼王一个冲锋就能逼近。佣兵们紧紧握着兵器,手指用力过度开始泛白。只有老练的高阶佣兵强制让自己时不时松一松手,以免攻击时脱力,失手。

    叶寒风都能听到自己加重的呼吸声,猜到归猜到,事实是不是谁都不知道。他的脚步一听,弓箭手布兰特再次禀告和之前一摸一样,没有改变。

    树梢上的三位高阶佣兵若隐若现的看到风狼王。

    “团长,”树上传来卡尔顿的声音,以一个老练佣兵的眼光,足以分辨出攻击状态的匍匐和睡觉姿态,而眼前的风狼王给他一种错觉,语气因此十分迟疑:“风狼王,好像——死了——”

    “什么?”

    “怎么可能?

    紧张的队伍发出一连串充满怀疑的惊叫。没有一个敢相信这是事实。

    咔嚓————

    卡尔顿挥剑斩下一截树杈,挥剑一拍,树杈呼啸着打在风狼王屁股上。力尽而落。风狼王一动不动。

    “果然,”叶寒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解释道:“你们还记得我说过昨晚上有一头风狼王发出的惨叫声吗?如果没有猜错,它中毒了。”

    佣兵们纷纷加快步伐,却不敢懈怠,急速靠近风狼王。

    风狼王趴在地上,满脸痛苦,脸色变成紫红色,正是荆棘之毒症状,浑身肌肉紧绷,显然死之前全身痉挛,符合荆棘之毒。

    “真的死了,天杀的畜牲,老天都灭他。”

    “吓死我了,一路提心吊胆,差点没把小心肝崩坏。”

    “各位大神保佑,危机终于解除了。哈哈哈————”

    叶寒风眼底闪过一丝喜色。不仅仅为危机解除,左手无名指,随着风狼王的灵魂之力融入雷龙之戒,蓝光一闪。漆黑如魔的雷龙之戒浮现一道环绕的蓝色闪电。

    雷龙之戒高阶雷系魔法闪电之链解封进度90%,吸收风狼王灵魂,变成100%。

    封印解除!

    “高阶雷系魔法闪电之链!”

    叶寒风轻吟一句,内心狂喜,一个中级战士能够使用比高阶战士还要强大数倍的高阶雷系魔法。高阶战士看不起的中级战士,称其不备突然发难,不死也残。

    “灵魂尚未消散,这头风狼王刚死去不久。另一头风狼王估计是看到它死去,方才离去。”

    “团长,”乌克斯面露喜色,又透着一丝担忧:“风狼王已死,不过还有一头不知所终,现在离开,还是打扫战场?”

    叶寒风估计另一头风狼王肯定被吓死了,眼下有四位高阶战士,三位高阶佣兵,未必输给它。

    “打扫战场,收拾战利品。”

    三位高阶佣兵欲言又止,狼之一类,最为记仇。

    卡尔顿低声说道:“不要打扰团长的兴致。佣兵玩命不就是为了战利品吗?那头风狼王可能早就吓破胆。不甘再回来。”

    墨尔切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反对:“身为一个老佣兵,你该知道狼群的记仇,绝不会轻易放弃。或许就在暗中窥视,伺机攻击。”

    卡奇契毫不在乎的扛起长柄战斧:“它出来正好,一斧头劈死它,报了昨夜担惊受怕之仇。墨尔切,你未免也太胆小了。”

    “不————”

    墨尔切张口反对,半天说不出一个理由,只能化作重重的一声叹息,心里仍旧不安。

    叶寒风没有注意到三位高阶佣兵的异样。他在思考是否要回城。

    解封雷龙之戒高阶雷系魔法必须要吸收高阶魔兽的灵魂。目前已经完成。但,因为风狼王不是他击杀,所以晋级高阶战士的进度停留在95%。再杀一头高阶魔兽,就能成为高阶战士。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办法,击杀五头中级魔兽。每击杀一头获得1%任务进度。五头5%,刚好完成100%进度。

    想到这,叶寒风露出期待的目光,高阶战士,指日可待。他更期待成为高阶战士成长的能力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