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九章

    呜呜————呜呜————

    两头风狼王用头拱了拱死去的风狼王,伸出舌头舔抵。时不时看向荆棘群深处,充满着仇恨和暴戾。

    暗中窥视的叶寒风缩了缩脖子,退到荆棘群的阴影之中。晋级任务差一点点就能完成,再杀一头高阶魔兽。现在就有两头送上门的风狼王。只是,两头风狼王的战斗力太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团长,”管理物资的库克苦着脸,情绪低落:“我们的包袱全都在外面,身上一点东西都没有。风狼王不走,会活活饿死。怎么办?”

    佣兵们在荆棘群深处用剑开辟出一块空地,迎着落日余辉。彼此拔掉扎在身上的毒刺。随着药效时间的消失,毒刺再度变成致命之物,轻易不能碰,更不能让毒刺留在体内。从现在开始,佣兵们被困在这里。一个是被两头风狼王围困,另一个就是被荆棘群包围。

    除了缺少粮食,佣兵们的箭囊纷纷告竭,有弩无箭,无法使用。

    “至少我们还活着,”叶寒风鼓励道:“大家互相帮助,就一定能够挺过这一道难关。”

    佣兵们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先是与血牙野猪斗智斗勇,接着便是风狼王。整整一天,此时依旧滴水未沾,实在困顿,身上伤痕累累。

    叶寒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解决目前的困境。

    三位高阶佣兵低声议论着什么,他们和风狼王交过手,最有发言权,最后得出一个相当不好的定论。

    卡尔顿声音低沉:“团长,三头风狼王死了一头,我们依旧不是它们的对手,特别是风狼王的风刃,无人能挡。如果有魔法师就好了。”

    魔法师是一种相当珍贵的职业,动用魔法能够造成强大的破坏力,属于抢手人才,各大家族大力招揽,流落在外面的少之又说。到目前为止,狂龙佣兵团还是清一色的战士。渴求魔法师是一个不现实的想法。

    叶寒风看了一眼天空,心情更显沉重:“连你们都没有办法?这天马上就黑了。风狼王非常记仇,杀了其中之一,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想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干掉它们!”

    拥挤的平地陷入沉寂,被风狼王逼得走投无路,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团长,一个个目光闪烁的盯着他。正如刚才他们神奇的脱离风狼王的爪牙,逃过一劫,他们相信,叶寒风团长一定能够再度带领他们转危为安。

    信任和希冀的目光,给叶寒风带来巨大的压力。

    乌克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团长,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办法?”

    “天色已晚,明日再说。大家先休息。”

    说心里话,叶寒风心中一片茫然,为了不让佣兵们过分悲观,不能说出心里话,还要强作镇定,摆出一副尽在掌握的姿态,尽管在旁人看来是装逼,打肿脸装胖子。但,至少此时能让担惊受怕的佣兵安定下来,安稳的度过今夜。

    天色渐晚,除了岗哨,劳累一天的队员纷纷陷入沉睡,尽可能的恢复力量和精神。

    叶寒风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风狼王的身影。索性做起来,一起放哨。

    “有没有情况?”

    值守的是卡尔顿,三位高阶佣兵轮番站岗。卡尔顿明显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是叶寒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报告团长,一切正常,从入夜时分就失去风狼王的踪迹,不过死去的风狼王尸体还在原地。它们会不会走了?”

    叶寒风的战剑插在风狼王的**里,手中握着的是另一柄重型短剑。他用剑小心翼翼拨开身前的荆棘,外面一片黑暗,十米之外看不到任何东西,如果风狼王摸过来,突然发起袭击,非常危险,对于卡尔顿的话,长点脑子都知道风狼王没有离开,而是躲藏在暗中窥视。

    “血牙野猪的尸体足够他们生活半个月,只要我们敢离开荆棘群,必死无疑。没想到会被逼到绝路。明天早上,我都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们。”

    对于叶寒风的自责,卡尔顿持截然不同的态度。

    “团长,你做的一点都没错。佣兵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迟早要面对魔兽的爪牙。我们一连斩杀三头高阶魔兽,足以自豪的死去。”

    叶寒风心底泛起一丝欣慰,至少有一个人理解他,没有责怪他。

    “你加入狂龙佣兵团,怎么从来没有听说你提起家人?”两人头顶星空,盘腿而坐,叶寒风好奇心道:“据我所知,高阶佣兵地位不低,并不缺什么。”

    叶寒风对佣兵的理解有点浅薄。

    佣兵过的事有一天过一天的日子,完成任务的佣金几乎不可能留下存款。武器装备,吃喝嫖赌,样样都需要花钱,等把钱花光,再去完成下一个任务,赚取金钱。绝大部分的生活模式都是这样。不过,成为高阶佣兵之后,他们的生活反而向普通人靠拢,结婚生子,并且很少出任务,做一个商队统领,护送相对安全的商队,或者加入贵族之中,过着相对安稳的生活。

    叶寒风潜意识的认为高阶佣兵都拥有家人牵挂。比如卡尔顿。

    “我和卡奇契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卡尔顿低着头,声音深沉之中透着一股愤怒和仇恨:“我们被迫成为佣兵,在那之前,是一个村庄的贵族,可惜,有一年冬天兽人南下劫掠,村子变成废墟,家父率队抵抗兽族,不幸阵亡。子承父业,贵族头衔本该落在我们身上,没想到埃鲁因横插一脚,说我们是私生子,没有继承权,剥夺了贵族名号,抢占村庄。”

    叶寒风心头泛起一丝悲凉和同情,这种事情肯定不止在卡尔顿身上发生,大贵族吞噬小贵族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节哀顺变,如果有来日,一定替你夺回属于你的村庄。为你体内的血脉正名。”

    啊————

    一声痛苦的嚎叫打破夜之宁静,声音的来源位于佣兵群中。

    叶寒风如弹簧般从地上跳起,手持重型短剑,高举照明石,低声询问:“大家震惊,不要慌。”

    啊啊啊————

    惨叫声再次发出,照明石光芒下,所有人急速后退,把乌克斯孤立出来。他就是痛苦声音的根源。

    乌克斯全身颤抖,浑身青筋直冒。看起来像是被荆棘之刺扎中,深度中毒的症状。可他的眼睛怒目圆睁,透着痛苦和挣扎。

    他无比清醒,不是中毒。

    “发什么什么了?乌克斯你怎么了?”

    叶寒风惊呼一声,上前准备搀扶查看。两道身影突然拦在他身前。没有一丝担忧,反而露出欣喜之态。

    “太好了,”卡奇契憨笑道:“生死压迫之下,向高阶战士的壁垒冲刺。他在进阶,在蜕变。千万不能打断,只要迈出这一步,就是高阶战士!”

    叶寒风悲喜交加,为乌克斯的机遇感到高兴,但也为其悲哀,好不容易成为高阶战士,还来不及施展,等待他的却是风狼王的爪牙,是生命的尽头。

    弓箭手布兰特的眼神非常怪异,瞳孔猛然收缩到极致,如同一枚针孔一般细微。忽然瞳孔放大,布满整个眼瞳,看不到一丝白色,如同走火入魔。他突然盘坐在地上,陷入一个人的寂静,一个人的世界。眼瞳再次交替。眼睛周围青筋直冒,如同传染病一般,弥漫到整个身体,血液急速流动,皮肤下隆起一道道血管。

    啊————

    布兰特忽然发出抽筋断骨的哀鸣,整个人颤抖不已,十指紧握成拳,颤抖不已。

    “布——布兰特他也————”

    佣兵们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一边是乌克斯,另一边是布兰特,先后进入突破阶段。

    荆棘群巨大的动静,立刻招致两头风狼王的关注,它们从暗处走出来,闪着绿光的寒瞳扫视荆棘群。如死神凝视,造成巨大压力。

    盾战士布兰迪呆呆的看着两兄弟先后步入突破阶段,心里万般不甘,同样的经历,同样的修炼,为什么?他没有进化?

    不甘,委屈,以及对力量的渴望充斥心中。迫使他做出无比疯狂的举动。

    布兰迪舞动盾牌,挥舞战刀,披荆斩棘。谁也没想到他突然寻死一般离开安全区域,深入荆棘群。

    “布兰迪,你疯了吗?拦住他!”

    叶寒风大喊一声,却无法挽回,解药的有效期早就过去,进入荆棘等同于寻死,三位高阶佣兵倒是有解药,只是等他们服下解药,布兰迪早已经消失在夜幕中。

    卡尔顿急得眼睛都红了,连忙询问:“团长,怎么办?布兰迪肯定以为自己拖累大家,自寻短剑。他————”

    叶寒风吞下一份解药,身上还剩下最后两份。从贴身衣服下取出一小木盒,毫不犹豫冲进荆棘群中:“给老子把他抓回来。”

    “是团长!”

    三位高阶佣兵纷纷领命,跳入荆棘群,瞪大眼睛在黑暗中窥探。显然是徒劳无功,无尽的夜幕彻底吞噬布兰迪。

    叶寒风轻轻**澶木盒子,这是洛璃儿送给她的定情之物,一个颗顶级照明石,整个肯塞尔城仅此一颗。缓缓打开盒子,强烈到足以致盲的白光刺破无尽黑暗。高举照明石,宛如一枚行走在地上的月亮,几乎照亮整个荆棘群。

    光明之下,布兰迪身影顿显。

    但,所有人都为他捏了一般汗,为他提心吊胆。

    荆棘之外,是两头虎视眈眈的高级魔兽风狼王。荆棘之内,相隔不远处是中级战士布兰迪,互相对视。

    “突破——突破————”

    布兰迪嘴里念念有词,浑然不顾身上致命的倒刺,感受着风狼王狂暴的气势以及死亡压力。这是最疯狂的突破方式,在生死之间徘徊。

    叶寒风强忍着打死布兰迪的冲动,害怕惊动两头风狼王,连声音都不敢吱一声,蹑手蹑脚缓慢靠近:“保护布兰迪!采取强制措施,把他拉回来。”

    两头风狼王目光被叶寒风手中的极品照明石吸引,目光转移,最近的布兰迪危险系数直线下降,反倒他成了目标。

    叶寒风看到其中一头风狼王咽口水的动作,毫不犹豫的侧扑,把整个身体扎进荆棘之中。

    左侧的风狼王喉咙涌动,狼口一张,喷射出一道青色风刃,转眼变成两米大小,呼啸而出。

    哧哧————

    风刃所过,荆棘断裂,直入荆棘深处。

    卡尔顿趁机靠近布兰迪,扛起他就往荆棘深处钻。躲避风狼王攻击。

    ”团长,得手了,走————”

    趴在荆棘里的叶寒风收起照明石,不敢站起来,匍匐在地,在荆棘上爬回荆棘深处。

    “团长,你终于回来了。!”

    叶寒风气冲冲推开迎接的卡尔顿,黑着一张脸:“布兰迪那个蠢货呢?”

    布兰迪被放在地上,身上扎了不少倒刺,身陷中毒,脸色变了样,意识开始模糊。

    “团长,他中毒了,恐怕不行了。”

    “谁冲进去能不中毒?”

    叶寒风蹲下来给他使用一份解药,手里就剩最后一份了。这次突然的意外一共使用四份解药,最后一份都不知道给谁用。

    “墨尔切,你中毒都快死了。解药一到位,立刻就能活蹦乱跳,怎么布兰迪非但没有醒来,反而抽搐不止?”

    墨尔切掀开布兰迪的衣服,只见他的心脏蓬勃有力的鼓动,心脏部位青筋直冒,隆起的血管下血液急速流动。

    “团长,他也进入突破状态。”

    叶寒风松了一口气,因祸得福,没想到,他这么走远。

    “有惊无限,真是万幸。咦,这么大动静,丹尼尔怎么还睡得着?”

    随着叶寒风的嘀咕,大家这才发现侧躺背对他们的丹尼尔似乎一直未曾动弹一丝,就连布兰迪冲进荆棘群都未曾看到他的身影。

    叶寒风心中突突作响,丹尼尔怎么了?立志成为未来伟大骑士的少年,一直以骑士守则约束自己,话不多,但每一个人都喜欢他。

    “丹尼尔,你怎么了————”

    叶寒风扑过去把丹尼尔扳过来,一股深邃的力量猛然把他击飞,跌坐在一旁。

    丹尼尔双目合拢,眉头紧皱,眉目之间一个古老的印记时隐时现。每一次浮现,就有一道讳莫如深的力量扫过他的身体。叶寒风正是被这股力量击飞。

    “他也在突破————”库克惊呼一声,非常尴尬,现在除了叶寒风就剩他一个人原地踏步,其他人全都在努力突破。

    叶寒风从地上爬起来,大感欣慰,一边拔掉扎在身上的倒刺,一边安慰库克:“你别脑袋一热,学布兰迪那个傻子。就剩最后一瓶解药。突破这种事情,靠个人机遇,不可强求。不是由我陪着你吗?”

    库克整张脸都黑了,大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架势:“我只是不想突破,不然早就是高级战士了。团长,我这是让着他们。”

    向导罗克一脸惊呆了,突然发生的事情让他怀疑现实,到底是不是在做梦,一下子看到四位中级战士集体突破壁垒,进军高阶战士。简直太离谱了。

    寂夜无声,偶尔发出的痛苦哀鸣被无尽黑暗吞噬,显得微不足道。但蜕变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