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七章

    血牙野猪身形健硕,宛如一台小轿车,横冲直撞,无人敢挡其锋芒,轻易不敢靠近。两枚血色獠牙如同两杆血色长枪,锋芒所指,无不惊退,一不小心就会被捅个肠穿肚烂,横死当场。黑紫色的猪皮扎满箭孔,平时强大无比的弩箭,仅仅破开猪皮,甚至没能穿破脂肪,伤其筋骨。

    络秋山从天而降,落在血色野猪背部,手中细剑闪电般刺入血牙野猪脖子。

    致命攻击引得血牙野猪倒立起来,一下子就把络秋山颠覆在地。血牙野猪一阵侧滚,哀鸣连连,立刻陷入狂暴状态,野蛮冲撞,拦路的腰杆粗的树木纷纷夭折。

    “小心,血牙野猪进入暴走状态————”

    叶寒风万般担心,战场瞬间失控,随着一颗颗大树坍塌,树上的佣兵纷纷跌落,被血牙野猪纳入攻击范围。离得最近的络秋山最为危险,血牙野猪眼睛通红,死死的盯着他,发起野蛮冲撞。

    “团长,快退!”

    乌克斯退至叶寒风身边,混乱的战场已经容不下中级战士的存在,如果不是络秋山吸引血牙野猪的仇恨,其他人恐怕就要血流成河。他们现在才知道高阶魔兽发起疯的可怕之处,无人敢挡起锋芒。

    叶寒风推开乌克斯,络秋山一个外人协助他们而落入陷阱,怎么能弃他不顾,只顾自己逃命?环顾战场,眼神寒光闪烁:“布兰特,这里只有你是职业弓箭手,数你的箭术最强,攻击血牙野猪眼睛,近最大力量节制血牙野猪。我不信它连眼睛都不顾。”

    “是团长,属下领命,还请你尽快离开这里。”

    布兰特手持黑色长弓,重反战场。弓箭呼啸,直击猪目。血牙野猪皮糙肉厚,连强弩都无视,任其落在身上。但眼睛是脆弱的,为了躲避精准的箭矢,不得不躲避,暴走的速度在降低,给岌岌可危的络秋山喘息之机。

    “太鲁莽了,没想到血牙野猪瞬间进入狂暴。”

    络秋山暗自后悔,血牙野猪顶着他屁股追,慢上半步便是菊花满天飞,惊得他连滚带爬,疯狂逃亡。体力急剧消耗,内心相当绝望。人力有限,力气耗尽便是死亡之时。不过,狂龙佣兵团的举动让他相当惊讶。退却的佣兵们重新回归战场,利箭横空,有效的阻拦血牙野猪的冲锋。

    血牙野猪后方,三道身影紧随其后,伺机发动攻击,有效的威慑血牙野猪。迫使它分散注意力。

    “准备绳子,”叶寒风连声吩咐:“在树于树之间布下拦截索,绊倒血牙野猪。”

    佣兵们恍然大悟,连忙拿出绳子,按照他们的意思,多布下几根,一条不行,总会有一条绊住血牙野猪。不过,当场就被叶寒风否决。血牙野猪力大无穷,身材壮硕,冲击力无以伦比,普通的绳子直接给你撞断。

    “把所有绳子凝成一股,成败在此一举。速度快————”

    血牙野猪战场已经岌岌可危,络秋山逃跑的速度大幅度减缓,他已经用百米冲刺的速度逃亡整整十分钟,消耗巨大体能,脸色变得苍白无血,更可怕的是身上的伤口突然崩裂,鲜血直流,力量和体力如漏水的水缸,急速减少。

    “挡它一波!”倒拖直刃砍刀的卡尔顿咆哮一声:“砍它的腿。”

    手持战士剑的墨尔切微微点头,身形爆射,急速接近血牙野猪,闪电般一剑劈向血牙野猪后蹄。

    高速狂奔的血牙野猪微微一让,直接穿过,轻松躲避一击。墨尔切的佯攻为的是掩饰另一个人的攻击。

    五大三粗的卡奇契挥舞长柄战斧,高速冲撞血牙野猪侧面,长柄战斧抡圆一击,势大力沉,狠狠地砍向猪蹄。

    吱吱————

    血牙野猪发出愤怒咆哮,高速冲锋陷阵急速转弯规避,庞大的身躯不稳如同一团钢球在地面翻滚,撞断一颗大树。

    卡尔顿高举直刃砍刀一记跳斩,以雷霆万钧之力力劈而下。

    轰————

    翻滚中的血牙野猪轰然爆发一道血色力量波纹,巨大的冲击力把卡尔顿掀如高空。尘埃激荡,血牙野猪重新站立,身上有淡淡的血色雾气笼罩,双目彻底陷入血红之态,血色獠牙红光闪烁,攻击力成倍提高。

    “快攻击,它要变异!”向导罗克失声大呼,脸色苍白无血:“变异后的魔兽战斗力是现在的三到五倍,跑都跑不掉,快杀了他。”

    墨尔切,卡奇契,卡尔顿脸色大变,毫不犹豫抡起兵器朝血牙野猪力劈。

    势大力沉的攻击眼看落在血牙野猪身上,忽然被那层淡淡额血色雾气摊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牙野猪继续进化。

    “团长,你怎么来了?”墨尔切眼中布满急切:“我们杀不死它,团长你快走,我给你断后,拦住这畜生。”

    攻击力最大的当属卡奇契的长柄战斧。孕育的全力一击砍向血牙野猪脖子,倒像是拿棍子打皮球,长柄战斧被强大的反弹力击飞,差一点误杀旁人。

    叶寒风拒绝退出:“杀了它,才是活命之路,我绝不会抛下自己的兄弟独自逃命。加强攻击。”

    叶寒风一马当先,抽出战剑,迫近血牙野猪,力劈而下。血色雾气急剧坚韧和弹性,锋利的战剑直接被摊开。不光光是他,其他人的兵器纷纷被摊开。每过去一秒,血牙野猪进化就完成一分,情况紧急,却无能为力。

    “叶团长,”向导罗克大声提醒:“血牙野猪双目之间有一条红线,红线彻底消失,就是血牙野猪进化完成之时。”

    血牙野猪额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手指长的血色光线,红光闪烁,急速变小,再过一分钟就会彻底消失。

    叶寒风心急如焚,不甘的抡起战剑,全力劈斩。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使得战剑脱离双手,呼啸着飞向远方,他的手指颤抖不已,虎头发麻。

    “团长,快走,马上就要完成进化。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叶寒风无视劝阻,眼中透着不屈光芒,死死的盯着血牙野猪。

    近看,方知其大。

    血牙野猪高达两米,长近四米,像一辆加长加高的面包车,因为进化,身体还在进一步膨胀。黑紫色的猪皮大部分进化成血腥的红色,獠牙散发红光,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增长,变得更加狰狞可怖,更加锋利嗜血。

    “不对,”叶寒风心头一震,恐惧如潮水般退去,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希望之光:“那柄细剑!”

    血牙野猪左侧脖子上插着一柄细细的长剑。络秋山的剑深深刺入血牙野猪脖子,只是血牙野猪防御力太强,卡住了剑,否者就是致命一击,击破咽喉要害。进化似乎把插在脖子上的细剑当作自己人,并没有排斥,反而接纳。剑身一半在血色雾气里,另一**露在外面。

    “停止攻击,”叶寒风的命令让打铁一般的攻击悄然停止,纷纷疑惑不解:“卡奇契,用你的长柄战斧,敲击那柄细剑,凿入血牙野猪咽喉。”

    卡奇契眼前一亮,血牙野猪双目之间的红线即将消失,双腿如柱子钉在原地,抡圆长柄战斧,斧面重重敲击在剑柄上。

    叮——————

    巨大的力量让细剑发出巨大弯曲,差一点折断,不过,细剑扎进一寸,立刻引得血牙野猪发出惨叫,血瞳之中透露出对于死亡的恐惧。

    有戏!卡奇契却陡然停止。

    “团长,再打,剑要断了。”

    细剑的弯曲谁都能看到,现在虽然恢复原样,不过,出现弯曲,在剑被打入血牙野猪身体之前,恐怕就会折断。

    叶寒风血液急速涌动,紧张又害怕,时间就剩二十秒左右,卡奇契却不敢继续。

    想要灌注巨力而又不破坏细剑,需要使用暗劲。叶寒风懂得怎么使用,力量不足,用了也无效。高阶佣兵力量足够,却没有一个人会暗劲。希望陡然在眼前破灭。佣兵们寂静无声。纷纷拽着手中兵器,等待血牙野猪的屠杀。

    “我来————”

    铁棒大叔扛着黝黑大铁棒稳稳落在血牙野猪身前,双脚在原地打转,身体如陀螺一般原地旋转,手中的铁棒呼啸成风,在空气中残留下一片残影。

    铛————噗————

    没有人看到黝黑铁棒何时落下,只听一声巨响,细剑刺穿血牙野猪脖子,射出来稳稳的扎在地上。

    吱吱————

    血牙野猪仰天哀鸣,环绕身体的血雾如潮水般褪去。红色的猪皮退化成紫红色。仿佛时光逆转,恢复如初。除了脖子上出现的血洞。

    “退!”

    叶寒风爆喝一声,所有人不约而同连连爆退。高级魔兽生命力极其强悍,遭受致命一击必死无疑,但强大的生命力足以让它发起临死反扑。这个时候都不能靠近它,瞪着它蹦达完。

    血牙野猪的破坏力远超常人想象,一连撞毁十二根腰杆粗的大树木。方才开始苟延残喘。

    胜利在即,佣兵们露出丰收的喜悦,高声欢呼。

    猪嘴脱险的络秋山和铁棒大叔对望一眼,脸上是惊慌,眼中是惊恐。

    “少主,”铁棒大叔低声附耳:“快走,血牙野猪如此大的动静,追杀我们的三头风狼王肯定在往这里移动。此地不宜久留。”

    络秋山陷入纠结。此时离开,狂龙佣兵团就成为风狼王的猎物,替他挡下一劫。不过,有感于叶寒风接纳之情,以及刚才没有在最危险的时刻弃他而去。

    “少主,不能再犹豫了,”铁棒大叔劝道:“那是风狼王,而且还是三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络秋山痛苦的点了点头,上前辞别:“叶团长,我们要离开了,他日如果再见,不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什么?”叶寒风听得满头雾水,不明其意,击杀血牙野猪的兴奋让他并没有多做思考:“是我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那一剑,我们还拿不下血牙野猪。有一半战利品是你们的,你再等等,我立刻让人打扫战场。”

    络秋山心中更加惭愧,如果叶寒风强势吞没他的战利品,一点东西都不给他,他反倒好受一点。

    “叶团长,我们还有急事,就此告辞。”

    叶寒风没有做过多挽留:“既然如此,我们狂龙佣兵团会代为保管你的战利品,他日若有时间到格兰之森营地火龙佣兵团驻地领取。乌克斯,代我送一送。”

    络秋山满含歉意的环顾一周,怀着愧疚低头离开。

    叶寒风本来是想送的,但他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做。捡起掉在地上的战剑,对着濒死血牙野猪挥下最后一击。

    晋级高阶战士进度从75%变成85%。雷龙之戒高阶雷系魔法闪电之链解封度由70%变成80%。

    “没想到进展如此顺利,按照这个速度,再过两天就能够回归格兰之森,洛璃儿,等着我。”

    嗷呜————嗷呜————嗷呜————

    林间之风陡然加快,狼嚎阵阵,让人毛骨悚然。

    解剖血牙野猪尸体的佣兵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紧握兵器,环顾四周。

    “狼?”

    叶寒风激动和高兴如潮水般褪去,脸色苍白无血,听其声辩其型。对于风狼王的叫声他记忆犹新,永远都忘不了风狼王恐怖的速度以及凌厉凶狠的攻击。

    “怎么可能是风狼王?他们不是生活在格兰之森深处吗?难道是我的幻觉?”

    送行的乌克斯回来了,满脸恐慌,连滚带爬冲过来,高声疾呼:“团长,我们被骗了。刚才那两个人招惹了三头风狼王,他们是拿我们的命当挡箭牌。”

    恐慌瞬间蔓延整支队伍,就连三位高阶佣兵都惶恐不安,手中的兵器颤抖不已。

    “该死,那两个混蛋呢?先杀了他们。”

    “对,我一看他们就不是好东西,怎么办?”

    “风狼王,难道是连经验最丰富的佣兵都恐惧的高阶魔兽风狼王?”

    叶寒风气得牙齿打颤,同时心头一片哇凉哇凉。跑又跑不过,打又打不过。不是一头风狼王,而是三头风狼王群,足以把所有人撕成碎片。刚刚一头血牙野猪就让他们束手无策,无从下手。突然冒出来三头高阶魔兽,而且还是捕食者类拥有强大攻击力的狼类。

    “这两个王八蛋,下次让我看到,挫骨扬灰都不为过。”

    叶寒风恶狠狠的怒骂,真是看走眼了,没想到被阴了一道。

    “团长,他们走的时候才告诉我这个消息,说对不起你————”

    “对不起他祖宗!放弃血牙野猪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