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六章

    “该死,同时出现三头高阶风狼王,打得老子怀疑人生。”

    洛秋山小声咒骂,惊惧的回望一眼,看到彻底摆脱高阶风狼王,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惋惜道:“两队十二个人,该死的不该死的全死了。”

    络秋山身上有几道爪痕,风狼王行动迅捷,攻击凌厉凶狠,能从风狼王的爪牙下逃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同时被三头风狼王攻击还能逃脱,极其罕见。硬抗风狼王一抓还有心思骂,显然这一抓没能伤到筋骨,足够证明轻铠的坚固,非一般人能够获得。

    “少主,此行凶险异常,风狼王最为记仇,嗅觉灵敏,此地不宜久留。”

    说话是一名中年大汉,倒拖一根实心铁棒,是络秋山最亲密的贴身近卫,如果不是他以死搏斗,绝对逃不出狼爪。为此付出严重代价,身上身上有两道伤口,使用魔法治疗卷轴后,伤口流血不止,开始恶化。

    “不行,再这么跑下去你会没命。”络秋山放缓速度:“风狼王已经被我们甩掉,不能让你白白送死。”

    “少主,不要自欺欺人,它们会循着血腥味追过来。绝不能停下。”

    为了家族子弟安全,有权势的贵族会圈养一些战士,保证其忠诚度。铁棒大汉就是其中一员,从小看着络秋山长大,既是护卫,也是教练。铁棒大汉愿意为络秋山去死,自然,络秋山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他白白死去。

    “铁棍叔,我以少主的身份命令你停下。难道你想违背肯布塞家族的命令?”

    铁棍大汉发出一声痛哭叹息,他不愿意停下,拖累少主。但,家族之令不可违逆,不得不停下。

    络秋山同时停下,态度缓和不少:“铁棍叔,你是看着我和洛璃儿妹妹一起长大,如果你死了,洛璃儿那个死丫头非扒了我的皮。你知道,她是大魔法师,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该死的畜生,出来啊————”

    林子深处忽然出来一声咆哮。

    络秋山大喜过望,激动不已:“天不绝我。祸水东移,有人要替我们挡在了。走。”

    ——————

    高阶佣兵卡尔顿不可能知道他一嗓子非但没有把血牙野猪叫出来,反而给佣兵队带来巨大麻烦。

    高阶佣兵墨尔切原地复活,证明解药有效,队员们磨刀霍霍,准备杀猪。叶寒风陷入紧张的忙碌之中,把整条紫色玉根汁液压榨出来,按照特定比例把绿色试管液体倒入。两种液体激烈交锋,紫雾升腾。

    “一份解毒药能够免疫一个小时麻痹效果和毒素侵袭。”叶寒风把药剂装进试管中,分配到队员手中,同时细心嘱咐:“在时间到达之前,必须离开荆棘群,检查是否有断裂的倒刺遗留在身体。切记注意。”

    药剂并不多,每人平均分到一份,三个高阶佣兵是主要战斗力,为了避免意外,额外获得一份。分发完毕,叶寒风手中紧紧只剩下三份。

    “乌克斯,”叶寒风开始布置任务:“你带人在森林里埋伏。布置陷阱。”

    乌克斯应声领命。荆棘的毒无效,但密密麻麻的藤条和倒刺严重限制行动力,高阶魔兽血牙野猪一个扑击足以撞死一两个,中级战士进入还是相当危险。而且,血牙野猪胆子极小,恐怕不会正面迎战,拖个三两个时辰,只能退出荆棘群。

    叶寒风点头道:“你们三位进入荆棘群,三面合围,留下向南一面缺口,把它赶出荆棘群,围而杀之。”

    卡尔顿三个高阶佣兵一脸苦涩,荆棘之毒可解,但难免皮肉之苦,荆棘群走一趟,身上肯定都是倒刺。不过,最大的困难已经解决,没有退缩的理由。

    “血牙野猪的收益你们额外获得一份补助,”叶寒风鼓励道:“不能让你们白白受苦。”

    卡尔顿等人连连点头,眼神都火热起来,扑杀一头高阶魔兽,危险重重,其收益自然很大,佣兵就是拿命去换钱,顿时士气大震。

    “什么人?”

    负责警戒的卡奇契大叫一声,飞速袭击一颗大树。树上应声落下两道身影。

    “该死,居然有暗哨,”络秋山暗骂一句,立刻堆起一张笑脸:“自己人,自己人,我们不是魔兽————”

    叶寒风推开护在他身前的卡尔顿,眉头一皱:“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其他佣兵纷纷抽出兵器,强弩硬弓瞄准对方。

    络秋山暗自后悔,本想祸水东移,没想到把自己搭进去。格兰之森弱肉强食,奉行丛林法则,这里不单单魔兽是敌人,同为人类的佣兵更是敌人。强势的一方吞并弱势一方非常正常。唯一办法就是装穷,让对方失去动手的兴趣。偏偏络秋山锦衣罗段,穿金带玉,一看就是地主土豪。

    “这位队长,我们只是路过。”络秋山咽了咽口水,透着锋芒的弓弩可不会开玩笑,一扎一个血洞:“我们小队遭遇风狼群,四散而逃,我们两个侥幸逃出狼口。我可以给你一笔可观的佣金,只要你保护我们离开格兰之森。”

    叶寒风兴趣不大,任务还没有完成,短期内不可能离开格兰之森,拒绝道:“我不为难你们,自行离开,不要再出现在我们视野之内。把他们赶走。”

    络秋山眼前一亮,他舍不得让铁棒叔死在路上,让支队伍能够挡一下风狼王,好好处理伤口,再逃之夭夭。对方刚刚放过自己一马,这么做相当不厚道,但已经别无他法,顶多事后多给点安葬费和佣兵费补偿他们。前提是需要有人逃脱风狼王的杀戮,活着走出格兰之森。

    “这位队长,你保护我们一段时间,让我能够给他包扎伤口。价格你随便开。”

    好大的口气!

    叶寒风自己都不敢这么阔错,看对方的穿着不像是撒谎,谁都不会跟钱过不去,微微点头:“看在你们是人类的份上,过来吧。乌克斯,给他们拿点药品。”

    络秋山倍感羞愧,没想到叶寒风如此豪爽仗义,直接答应他们的请求,甚至都没有计较价格。他都有一丝不忍心让他们做替罪羊。他决定先把伤口包扎好,再告诉他们真相,一起逃命。

    卡尔顿低声询问:“团长,留下他们会不会碍事?”

    说实在,叶寒风不太喜欢丛林法则,防人之心不可无:“按计划进行,我会派人监视他们。”

    乌克斯带人布置伏击圈,叶寒分则自顾自的爬上临近山丘的一颗大树,从高处俯瞰,荆棘群一览无余。

    “叶团长,”向导罗克爬上树叉,提醒一句:“如果我没有看错,那两个人佩戴的是肯布塞家族的徽章。”

    叶寒风放下望远镜:“不光光如此,他还是我们同学,毕业于德科诺兰学学院。”

    向导罗克善意提醒,本想是看到叶寒风惊讶,没想到现在却是自己惊讶的合不拢嘴:“怎——怎么会?德科诺兰学院的?”

    叶寒风并不能确定:“库克跟我说的,不过并不能百分百确定。卡尔顿他们开始了,血牙野猪该动了。”

    吱吱——吱吱————

    领地再次被侵犯,血牙野猪愤怒嘶鸣,不过却步步后退,充分显示出胆小的一面,特别是看到卡尔顿在荆棘群中纵横行走,简直要吓死。举动更加谨慎小心。

    “有戏,”叶寒风心头一喜:“果然跟传说中一样胆小。”

    向导罗克眼巴巴的盯着叶寒风手中的望远镜,视野开阔,肉眼难以企及,甚至鹰眼术都没有它看得远。

    “叶团长,是不是一切顺利?早就说过血牙野猪胆小如鼠,不然早就被佣兵们杀了。”

    “血牙野猪正在往这里移动,”叶寒风笑着点点头:“你去通知乌克斯,血牙野猪马上就要被逼出来。”

    ——————

    “这位兄弟,看样子你们是有大动作?不知道为了什么,兴许能帮上你们。”

    络秋山十分好奇,佣兵们一副守株待兔姿态,潜伏在各个角落,他们脸上少有的出现亢奋和害怕,目光却无比坚定。这是一支奇怪的队伍,进行着奇怪的举动。

    “就你们?”丹尼尔递过一个水壶,摇头拒绝:“你们包扎伤口,赶紧离开。”

    “这里靠近荆棘群,以你们的人数,对付的恐怕不仅仅是中级魔兽,难道?”络秋山一惊,几乎所有意气风发的学员第一个受挫点就是荆棘群,他们早就吃够苦头,心里最明白击杀血牙野猪的难度,惊讶道:“难不成你们的目标是血牙野猪?”

    丹尼尔不由得多看他一眼,三言两语就猜出他们的目的,脑子相当好使,于是承认道:“被你给蒙对了,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瞪大眼睛看好了,众多佣兵望而却步的血牙野猪,我们狂龙佣兵团今天就让它有来无回。”

    “当真?狂龙佣兵团?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该不会是一个新团?”

    络秋山进入格兰之森至少有一个半月,狂龙佣兵团是在他踏进格兰之森后方才成立,自然陌生。

    “安静,准备战斗————”

    低沉的命令悄然传来,所有人整装备战,灼热的双目死死的盯着荆棘群方向。

    “吱吱————吱吱————”

    血牙野猪蛮横闯入,一副慌不择路,一头扎进口袋之中,身后是三位高阶佣兵三面合围。

    络秋山使劲揉了揉眼睛,惊乍之极:“铁棒数,血牙野猪胆小之极,怎么可能离开荆棘群?简直跟中邪一般诡异。”

    铁棒大汉沉吟片刻,想不明白,微微摇头:“少主,依我看,狂龙佣兵团处处透着古怪,还是小心为秒。”

    砰————

    慌不择路的血牙野猪拦腰撞断一颗大树,轰然倒塌的大树彻底打乱伏击圈,潜伏的佣兵被迫跳出来,弓弩齐射,硬生生逼停血牙野猪。

    血牙野猪浑身吃痛,本能得调转方向,不过很快,又被利箭阻挠,一连三次,始终被困在原地。此时,三位高阶佣兵揉身扑过去,把血牙野猪团团包围。

    佣兵们亢奋的就要冲上前围剿血牙野猪,人数优势给了他们巨大勇气。

    叶寒风紧随而来,及时阻拦悲剧发生:“三位高阶佣兵近身格斗,其他中级战士以远程武器阻挠打击。”

    命令散开,中级战士惊醒两者之间实力差距,纷纷后退,平端弓弩,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被逼到绝路的血牙野猪毫不犹豫拼死反抗,三位高阶佣兵联手惊现的把它困住,但一时半会儿无法击杀。

    “他们已经很强大了,”向导罗克紧盯战斗:“同级别魔兽,需要同级别五人小队才有能力击杀。魔兽紧急不单单是力量晋升,就连生命力和防御力都大幅度提升。挥爪千斤重,更何况还会使用魔法。以三位高阶佣兵困住一头高阶魔兽,相当了不起。”

    叶寒风并不是不理解,唯独在格兰之森发生剧烈颤抖形成的影响,招致周围魔兽围攻,即便能杀死血牙野猪,也会命丧其他魔兽之口。

    速战速决,却又力量不足。

    括括括----

    一轮密集机括声,数支弩箭呼啸而出,再次逼停血牙野猪突围步伐,壶中的弩箭屈指可数,用不了多久就会弹尽粮绝。当血牙野猪再次突围,只能用身体阻挡,伤亡在所难免。

    络秋山不知何时出现在,拱手道:“感谢叶团长收留之情,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联手斩杀血牙野猪,获得的战利品我分文不取。权当报答收留之情。”

    “你们?”叶寒风仔仔细细大量,发现铠甲上的风狼王抓痕,倒吸一口凉气:“这伤口?高级魔兽所伤?”

    “叶团长当真是好眼力,我的伤并无大碍,尚可一战。”

    叶寒风没想到血牙野猪发起狂如此难缠,继续新的力量加入,联手斩杀。

    “你去把,小心应对,不可强求。”

    络秋山点了点头,脚尖一点,跃升一颗大树树杈,血牙野猪刚好从底下冲过,他就像一支箭笔直掉落,袭击血牙野猪背部。

    高阶魔兽皮糙肉厚,力大无穷,人类身单力薄,近身格斗非常吃亏。能用远程兵器绝不会近战,即便需要近战,也是保持危险距离,随时撤退,以免被击杀。

    络秋山直接往血牙野猪背部跳去,相当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