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五章 血牙野猪始

    “高阶战士晋级进度75%,雷龙之戒高阶雷系魔法闪电之链解封度70%。拿下血牙野猪,进军80%。圆满指日可待。”

    叶寒风陷入沉思,必须在七天之内完成,把实力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才有机会进入肯塞尔城拯救陷入联姻危机的洛璃儿。尽管他每时每刻都在担心洛璃儿危险的处境,但只能一次次忍痛前进,若以中级战士的战五渣的战斗力进入肯塞尔城,连巡逻队都干不过,更何况对抗肯塞尔城最强大的两大家族。

    “团长,团长,”墨尔切轻声呼唤:“血牙野猪领地到了,团长你在想什么呢?都走神了。”

    叶寒风心神回转,暗骂自己找死。格兰之森危机四伏,搞不好小命就没有了。

    血牙野猪的荆棘之地,两个微微隆起的小山包被黑红色的荆棘覆盖,密密麻麻的倒刺让人无从下脚。两个山包内没有一颗树木。荆棘之下,一条条四通八达的通道。是血牙野猪用身体开凿出来的通道,供其藏身和流窜。

    向导罗克眼底满是无奈,密密麻麻的荆棘简直无从下手,每一个佣兵看到都回头皮发麻,无计可施。他如果不是叶寒风执意,他绝不会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叶寒风恐怕也无计可施,或许已经在后悔放出的大话。

    “叶团长,血牙野猪就躲在这片荆棘之下。别小看荆棘,被扎多了,轻则凹凸不止,浑身抽搐,动弹不得。重则全身痉挛,暴毙而死。”

    叶寒风沉吟不语,抽剑削下一节荆棘,黑红色的倒刺有尾指一般长,密密麻麻布满在藤条上,不管是抓还是拽,都无从下手。脱下皮手套,突然握住布满倒刺的藤条。

    “团长,小心有毒————”

    “团长,快松手,倒刺有毒————”

    队员发出阵阵惊呼,上前想要抢救他,特别是三位高阶佣兵,他们不仅仅是听说,还亲眼见过被荆棘扎伤而暴毙的佣兵,想起都害怕。

    叶寒风伸手虚按,冲过来的队员一个个脸上急迫,都纷纷停住脚步,嘴里担心的说着,却也停止动手的举动。

    三根黑红倒刺陷入手掌,手是人体最敏锐的感知部位之一。倒刺刺到我部位变成紫色小点,感觉不到一丝疼痛。显然是麻痹效果起作用,紫色小点的形成,倒刺上的毒液进入**。

    以身试毒,手掌陷入触电一般麻痹。难怪这不起眼的荆棘能够杀死强大的佣兵,按照人性推理,打不过总佣兵肯定会跑,断无被荆棘扎的满身是孔,毒液积少成多,暴毙而亡。如果是麻痹效果,那就再正常不过。双腿被麻痹,倒在荆棘丛中,必死无疑。

    叶寒风望着恐怖的荆棘群,心里有数:“果然是食人荆棘。冒险者的伟大在于永远不怕死。”

    冒险者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他们就像一群不要命的疯子,而且是一群执着的疯子。食人荆棘是冒险者给其貌不扬,杀人于无形的荆棘的敬畏之称,据说不少于十万冒险者横死在荆棘之下,直到遇到一群现实世界的科学家,冒险者中的生活类冒险者。据说是某个上流社会的冒险者野外游玩,科学家之女被刺死,惹怒了他们。

    **实验,死亡实验,短短三个月内。生活类冒险者克服了战斗类冒险者惧若虎豹的食人荆棘,研制出一种简单之极的克制手段。

    “幸好那群科学家没有私心,研究出来后特意发布帖子。为了向食人荆棘宣战,甚至花重金推广。”

    叶寒风镇定自若,周围的佣兵可不淡定,看到他自残,如果执意进入荆棘群,等于送死。

    库克捂着受伤的手臂,低声劝道:“团长,我看还是算了,这么大一片荆棘,放火都烧不掉。把那头大犀牛招惹过来,随便一脚都能踩死两三个人。格兰之森魔兽那么多,我们换一换?”

    库克虽然并不是小队长,实力不过是中级战士。他却是最早跟着叶寒风的,并且在大家看来,是他的贴身护卫。说话比高阶佣兵都有份量。

    队员们纷纷点头,布兰特等人出言支持。

    “团长,血牙野猪是高阶魔兽,进入荆棘群与其战斗,一不小心就会中招,猪没杀成,小命都要丢了。换一个目标吧。”

    “叶团长,”向导罗克始终想不明白叶寒风火烧屁股一般着急击杀高阶魔兽,建议道:“我知道一条魔兽流动的路径,埋伏高阶魔兽的危险性小,效率高,这头血牙野猪不是我们的菜。”

    几乎没有一个人赞同攻击血牙野猪,纷纷劝阻。

    叶寒风大手一挥,一意孤行:“击杀血牙野猪势在必行,不用在议论。”

    队员们纷纷露出惊愕之色,为难不已,心里怀疑团长是不是疯了,明摆着送死。

    欲言又止的他们挣扎着要不要反抗。就算用强的也要把叶寒风弄回去,免得白白浪费生命。值得庆幸的是叶寒风并没有下令让他们冲进荆棘群,也没有一个人冲锋陷阵,反而解下他那装满奇奇怪怪东西的包袱。

    想要解荆棘之都,非常简单。

    “库克,去挖一条荆棘的根。布兰特,把水囊给我。”

    叶寒风身前摆放着研磨用的小型石杵,旁边放着一管绿色液体。俗话说巨毒之物,必有解救之药在起附近。不管是科学家还是冒险者都循着这条古老的定律寻找解药,换来的只有失望,并不是定律失效,而是毒药和解药离得太近,让他视而不见。

    食人荆棘的根是紫色,拥有庞大的根系,深入地下,很难被铲除。荆棘之刺有毒,那荆棘之根系必然是剧毒积攒最多的部位,库克的想法并没有多大错误。小心翼翼的用长枪挑着荆棘之根,提醒道:“都让让,别碰到,小心有毒————”

    叶寒风举动出人意料,一手拽住荆棘之根,在众人目瞪口呆之际,战剑挥舞,解剖庞大的荆棘之根,从中抽出一根纯紫色的东西,形制看起来就像一块暖云雕琢而成。

    “团长,有毒,快扔掉————”

    “团长,你千万不能死啊————”

    队员们哀鸣一句,纷纷按耐不住,上前劈手夺过紫色玉根,远远的扔进荆棘群。

    “别扔————”

    叶寒风大叫一声,还是晚了一步,恶狠狠的瞪了关心心切的墨尔切,真想暴打他一顿。不是每一根食人荆棘都能孕育紫色玉根,概率相当于十分之一,他正高兴自己运气奇佳,第一根就弄到一条紫色玉根,没成想,刚到手还没有捂热,不翼而飞了。

    墨尔切横身拦在他身前,看样子还阻止他去捡回来,急切道:“团长,你可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快洗手,千万不能中毒。”

    叶寒风一头黑线,血牙野猪最他妈喜欢吃紫色玉根,如果不及时捡回来,被血牙野猪吃掉,哭死在厕所的心都有。把血牙野猪招过来,他们就不要想着能够轻轻松松的挖掘下一根食人荆棘。气急败坏的指着紫色玉根遗落的方向,吼道:“谁告诉你那玩意有毒?那是制作解药的主药。墨尔切,我真想打开你的脑壳,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还愣着干什么?捡回来。”

    急切关心的墨尔切一脸懵圈,谁能想到那条东西是解药?

    “团——团长,你是不是疯了?那条东西看起来就有毒,怎么可能是解药?”

    叶寒风懒得解释,推开墨尔切,以免被血牙野猪吃了。

    高阶佣兵卡尔顿突然发出警报:“团长,荆棘中有动静!保持警戒。”

    荆棘群深处荆棘涌动,高速接近。

    “是血牙野猪,被那条东西吸引,弓箭手拦住它,快把它拿回来。”

    叶寒风大声提醒,抽出战剑,身体一矮,主动冲进荆棘群,没有人能够体会到他的着急,因为只有他知道血牙野猪到底多喜爱紫色玉根。

    “团长,我去!”

    墨尔切脸上带着惭愧之色,他扔出去的,理应捡回来。拦住叶寒风后高高跃起,跳进荆棘群中。

    “弓箭手,掩护!”

    叶寒风大声命令,队伍中只有布兰特是职业弓箭手,但其他人纷纷端起强弩,瞄准涌动的荆棘群,尽其所能的把弩箭射入荆棘中,阻拦血牙野猪逼近。

    效果轻微,荆棘之下的血牙野猪速度不减。

    墨尔切跳入荆棘群,脚刚刚落地,十几根倒刺扎入身体。附身扒开荆棘,想要跳出来,结果双腿一软,若不是及时用剑驻地,就会跌进荆棘群中,万劫不复。

    “不好,他被荆棘之刺麻痹了双腿,快救人。”

    叶寒风提醒一声,平端一柄强弩,两步助跑,就要跳进荆棘群。

    “拦住团长,”卡奇契手持长柄战斧,先一步腾空而起:“我来!”

    卡奇契双手持斧,没有出手搭救,反而猛力挥动长柄战斧,劈像墨尔切。别看卡奇契五大三粗,看起来跟个傻大个一般,做的事一点都不傻。沉重的战斧落下,在地上炸出一个一米大坑,他一个凌空后翻身,稳稳的落在坑中,这样一来,荆棘就扎不到他。

    吱吱————

    血牙野猪愤怒嚎叫,对于闯入领地人类,自然不会手下留情。猪头一低,两根血色獠牙对准卡奇契腹部,如汽车一般高速冲撞。

    “小心————”

    队员们大声提醒,提心吊胆,安全区域只有脚下一点,一旦被撞飞落入荆棘群,卡奇契救人不成,反而有生命危险。

    嗖嗖嗖————

    七八支弩箭呼啸支援,无往不利的强弩之剑,在血牙野猪身上扎出一个小坑,无力跌落,造成不了一丝威胁,更不用说逼退它。

    “畜生,来啊————”

    卡奇契怒啸一声,声震山林,沉住马步,长柄战斧高举过头,决死一搏的气势。血牙野猪逼近,毫不犹豫的全力挥动长柄战斧,朝猪头力劈。

    血牙野猪冲势汹涌,不管是否被攻击,血色獠牙都回刺入卡奇契身体。

    轰————

    长柄战斧在身前砸出一个大坑,最后一颗,连野兽的血牙野猪都屈服于卡奇契无畏的勇气,主动避开他,躲闪致命一击。不过,血牙野猪并没有放弃,调头调整方向再度攻击。

    卡奇契不敢怠慢,长柄战斧一挑,把墨尔切扔出荆棘群。一丝耽搁,血牙野猪的攻击临近,无法抽身。

    叶寒风大急,平端弩箭,双手稳如泰山,眼中寒芒一闪,弩箭呼啸而出。

    血牙野猪冲锋的位置正好对着他,弩箭虽然不能穿透它的皮,但,每一个野兽都有弱点。

    奔眼之箭!

    箭在飞,猪已惧。

    血牙野猪放弃攻击卡奇契,逼着猪眼,歪着头。身体和攻击方向立刻发生偏移,从卡奇契身边飞奔而过。

    卡奇契趁机转身,高高跃起,跳出荆棘群。

    吱吱————

    血牙野猪发出愤怒的嚎叫,再度站起来,眼角破裂,弩箭虽然没能刺瞎眼睛,却把眼角划啦出一道口子,献血漫延。

    “该死的畜生,出来啊!”

    卡尔顿手持直刃砍刀,大声挑衅,愤怒不已。

    弩箭呼啸,六七秒的装填时间,对于血牙野猪来说,足够他一个冲锋。不过,看到人类没有逃跑,反而叫嚣,胆小的它躲在荆棘中窥视起来,非但没有追出来的意思,反而有后退的节奏。

    墨尔切虽然被救出来,意识开始模糊。

    “该死,”叶寒风从他的后脖子摸出三根倒刺,心情急迫:“麻痹效果和毒液直接入侵脑袋,怎么扎到这里?”

    向导罗克检查后悲观的嘀咕:“完了,完了。这种毒没有解药,一旦中招必死无疑。墨尔切他————”

    墨尔切突然开始口吐白沫,眼神迷离,胡言乱语。

    “解药!”

    叶寒风夺过紫色玉根:“你们用水清理伤口。墨尔切,我知道你能听见,一定要撑住,给我一分钟!”

    切下一小段紫色玉根,用石杵研磨成渣。

    叶寒风按耐住颤抖的手指,急速过滤掉残渣。把绿色试管中的液体滴两滴进去。紫色液体和绿色液体猛烈反应,冒出一团紫色雾气。雾气未散,叶寒风端着就往墨尔切嘴里灌。

    “快喝,喝完就没事了。”

    解药下肚,墨尔切反倒浑身痉挛颤抖。

    “叶团长,”向导罗克叹息一声:“痉挛是最后症状,接下来就是暴毙。恐怕不行了————”

    “不可能————”

    叶寒风懊悔的叫了一句,如果放弃紫色玉根,就不会死。都怪他————

    正当他痛苦自责。墨尔切突然停止痉挛,诡异的坐起来,满目茫然。

    “尸变啊————”

    队员们大呼一声,炸锅一般后退,恐惧的凝视死去的墨尔切。

    “尸变?”

    墨尔切惊恐的大叫一声,身体触电一般跳起来,躲避着询问:“我的剑呢?哪里尸变了?”

    “你没死?”向导洛克眼睛一亮,目光灼灼的盯着紫色玉根:“解药起作用了?”

    “墨尔切,欢迎回来!”

    叶寒风热情的拥抱,队员们纷纷惊奇的围过来,看动物一样上下打量,对死而复生的墨尔切充满好奇。

    “你不记得了吗?刚才差点被毒死,幸亏团长现场制作解药————”

    “你真的一点事都没有?刚才都要死了?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墨尔切大哥,你看我手势,这是二还是十?”

    墨尔切一巴掌把让他猜手势的队员打飞,这个答案一点毛病都没有。

    “团长,解药有效,是不是可以杀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