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四章

    众人忐忑前行,唯独叶寒风淡然处之,稳步推进。

    昨夜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山谷,此时暴露在阳光下,方知其大。山谷的进出口是一条狭长小道,易守难攻。外窄内宽,最大处足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足以容纳数百人。狭长的道路上充斥浓郁的血腥味,谷壁上的血迹随处可见,尸体早被魔兽啃噬干净,只遗留残缺不全的铠甲,证明一条生命的消逝。

    “找一下有没有幸存者,罗克你知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叶寒风感觉到一丝古怪,内心隐隐有一种不安。很快,他不安的来源就被罗克证实了。

    “叶团长,”向导罗克严肃的道:“格兰之森营地圈子内的佣兵我都认识,这两个高阶佣兵非常面生。咦,这是什么?”

    细心的向导罗克,发现了半具尸体。头和四肢被野兽撕咬吞噬,看不出是谁,躯体保留完整,在他的心口描绘着一条毒蛇的图腾,属于黄昏之手。

    “团长,你快来看,天啊,简直是地狱————”

    山谷深处传来惊呼,以为遭遇魔兽,叶寒风拔腿就冲,眼前的一幕让他心胆俱颤。

    山谷深处,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中间耸立着一座邪恶的祭坛,祭坛中间是一个血池周围密密麻麻散布着尸骸,从腐朽程度可以看出,是最近击杀的佣兵。血腥的祭坛让叶寒风响起矮人据点中的祭坛,或许跟亡灵骷髅有关系。

    “简直是人间地狱,”高阶佣兵墨尔切痛心疾首道:“前段时间一直听说佣兵伤亡严重,每一天进入格兰之森的佣兵队伍总会少一两支,没想到他们在这里。谁那么心狠手辣?”

    叶寒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修罗一般的环境,让他有种窒息感,上辈子就算在战场也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被迫害的人被放干了血,生前该有多痛苦。而迫害他们的人又是多么的残忍无情,做出如此惨无人道的事情。

    “黄昏之手?”他沉吟半句,想到半具尸体上的黄昏之手图腾,疑惑不解:“格兰之森营地黄昏之手的触角早已经被佣兵公会连根拔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个毒蛇图腾只是一个巧合。毕竟肯塞尔城内,黄昏之手处境堪忧,无暇他顾。”

    “团长,是黄昏之手干的,他们的尸体上都有毒蛇图腾,这群败类。”

    队员们陆陆续续爆出尸体上的图腾,一具尸体是巧合,当所有残存的尸体都有黄昏之手的标记。

    向导罗克警惕的环顾一周,分析着:“盘踞在这里的黄昏之手,等待路过的佣兵进来休息,夜深人静痛下杀手,把佣兵击杀并且放干每一个佣兵的鲜血,用来达成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大家仔细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叶寒风认为他分析的很有道理,山谷中黄昏之手的成员不是很多,硬碰硬之下,佣兵可不是绵羊,束手就擒。黄昏之手一次的伤亡或许不算什么,当数以十次的战斗下来,无力维持。除了诓骗佣兵进山谷休息,恐怕还在他们食物中下了东西,在格兰之森很容易找到剧毒之物。

    细心的布兰特搬弄一具尸体,意外从怀里调出来一张纸,纸上用鲜血写着两个大字:亡灵!字面上的血字早已经凝固,变成黑色凝固物体,散发绝望气息,他的主人想要告诉后来人什么,却没能完成最后的书写。

    “亡灵?还是亡灵什么?”叶寒风接过血字,感觉两个字之后还有没有写完。乱葬岗有亡灵出现,没有人觉得奇怪,毕竟那个鬼地方死气弥漫,冤魂游荡,骸骨遍地,最适合孕育亡灵骷髅。但,格兰之森截然不同,绿树成荫,植被丰富,旺盛的生命气息弥漫,极少有尸体能够变成亡灵。格兰之森从未听说过亡灵闹事。

    “团长,重大发现。”高阶佣兵墨尔切掀开一具比较完整的尸体,没想到尸体悠悠然转过身,恶毒仇视:“这里还有一个活的。”

    叶寒风不敢苟同,应该说是半死半活。肚子被锋利的爪子划啦出一道口子,血淋林一片。伤口在后背,说明是在逃跑的时候被魔兽追上,一爪子拍半死。半死之人手中,赫然握着属于他的战剑:“你是这支队伍的头目?告诉我,你们搭建祭坛干什么?你们是不是黄昏之手的人?”

    “你——你们——引来的魔兽,我黄昏不会放过你们————咳咳——”

    黄昏头目惧怕被逼供,身为施暴者的他们,明白刑讯的痛苦,看到祭坛的存在的人,不可能放过他。突然把战剑往脖子一引。

    “阻止他!”

    叶寒风高呼一声,身形如闪电般扑过,脚下被一具尸体绊倒,扑倒在黄昏头目身上。黄昏头目被他异样的阻拦方式吓了一大跳,停止引剑自刎,却被叶寒风狠狠翼撞,锋利的战剑切断咽喉要害,献血喷涌而出。

    救人不成,反杀人!

    叶寒风慌张爬起来,一脸懵圈,正当他迟疑是自杀还是他杀,脑海中闪过的信息:晋级高阶战士进度:75%。雷龙之戒闪过一丝微弱的蓝光,高阶雷系魔法闪电之链解封进度跳到:70%。

    “好吧,人是我杀的。不过,我是想救他的。”

    小小的插曲。让深度紧张不安的队员会心一笑,紧绷的神经得到一丝松弛。相对于德科诺兰学院的宁静,山谷中的血腥宛如人间地狱,不少队员脸色如同一张纸一般苍白,手脚瑟瑟发抖,目光慌乱,死死的拽着兵器。

    “团长,有一封信。”布兰特从尸体中摸出一封信:“上面有黄昏之手的图腾。”

    叶寒风心情凝重,打开信封,即便心中有所准备,上面的内容还是让他大惊失色,破口大骂:“格兰之森营地时肯塞尔城最好的屏障,抵御魔兽流窜到人类领地,大开杀戒。该死的黄昏,用亡灵魔法让魔兽更加狂暴嗜血,冲出格兰之森袭击人类。”

    “什么?这些人渣,他们良心给狗吃了吗?对无辜的平民下手?”

    “万幸,被我们发现并摧毁了,让他们得逞,恐怕连格兰之森营地都保不住。”

    叶寒风来不及搭理队员们的庆幸,感觉黄昏之手大费周章,背后肯定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肯塞尔城内灭顶之灾的危机,他们还抽调力量格兰之森运作。常人很难把两件事联想起来,唯独他猜到,如果格兰之森营地告急。佣兵公会本来就受挫,正面战场不是黄昏之手的对手,格兰之森营地被袭击,佣兵公会绝对会不顾一切支援,到时候肯塞尔城的佣兵工会更加恐惧。

    “不行,这只是我一个人的猜测,黄昏之手不可能死灰复燃。而且无凭无证,恐怕难以说服别人,此时还是不要声张,先暗中查访。信中表示一共有三座祭坛,另外两座还在运作。必须阻止他们。否者后果不堪设想。”

    “把祭坛毁了。”叶寒风把信放入怀里:“用最快的速度。”

    火焰是破坏的第一推手,不知道谁出的主意。叶寒分一不小心,就把祭坛点燃了。格兰之森强大的魔兽为了保护赖以生存的森林,逢火必灭,硝烟直冲寰宇,像是在召唤魔兽前来救火。”

    “谁放的火?找死吗?”向导罗克大声阻拦,却晚了一步,熊熊燃烧的大火完全没有办法扑灭。

    叶寒风紧张的打断问责:“全都给我用最快的速度,逃出山谷,要是被魔兽堵住,死无全尸。”

    风急兽吼。

    一头庞然大物急速奔跑,沉重的四蹄如同四根立柱,震得地面隆隆作响,山谷上小块的石头接连滚落,松动的泥土坍塌引起一片尘埃。

    不见其影,心知肚明。

    叶寒风急忙吹促:“快跑,是白银级魔兽度水犀。”

    队员们一听是白银级魔兽,一个个咬紧牙关,玩命狂奔,好几个一下子就跑到他前面,跑出人生第一速度。

    叶寒风以前见过水犀。水属性生物,能够召唤高阶水系魔法水龙卷。白银级之后,水元素凝聚在四蹄,像腾云驾雾,御水而行,山川林地,如履平地。速度极快,不输于虎豹之类,最为关键还是体型像是一栋五层楼高,纯刚锻造的房子,比实心坦克还沉重百倍,冲撞起来,势不可挡。

    山谷只有一条通道,山谷外面的森林纷纷被撞倒,带翻一片。水犀的脚步越发厚重,地面在他的蹄子下颤抖不已。

    “快——快——快——”

    叶寒风再次催促,所有人强提一口气,玩命狂奔。眼前的树林纷纷倒下,出现一头浑水蓝色鳞甲的巨大独角犀牛,微微辨识方向,冲着山谷就狂奔而来。

    “啊——太恐怖了————”

    “快跑啊,快逃命啊————”

    恐慌弥漫,队员们瞬间分不清东南西北,看到水犀往山谷跑,惧怕之下,本能的就要回头逃跑。潜意识里离对方越远越好。但这往往是最愚蠢的举动,水犀并不像杀人,或者说毫不在乎。但,如果你非要挡在他前进的道路,踩死也是活该。

    叶寒风始终落后在所有队员后面,他不希望任何一个队员掉队。队员往回跑的举动让他大惊失色,立刻发出严厉咆哮:“不想死的给我掉头,往谷外冲,快————”

    生死之间,队员们只要有一丝质疑他的命令,怀疑他的决定,必死无疑。庆幸的是叶寒风的威望足够让他们克服心中恐惧,本能的转身狂冲。不明观众还以为他们要和水犀野蛮冲撞,一决胜负。

    冲锋陷阵的队员没有一个想死,冲出谷口,毫不犹豫扑向两边,主动让出道路,心里祈祷。

    砰砰砰——————

    水犀沉重如柱的蹄子隆隆飞奔而过,十几米高的身躯一往无前,对于旁边的叶寒风等人毫不理睬,扬长而去。

    叶寒风最后一个跑出谷口,水犀擦着他的身体冲过,差一点点就把他撞飞,以水犀庞大的体积,强大的冲击力,再微小的碰撞都是致命的。

    “快走,水犀是素食主义者,号称森林消防员。这么大的动静,大量魔兽往这里来,必须马上离开。”

    队员们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泥土,身上的灰尘,连滚带爬,快速离开。

    跑出三公里,所有队员扶着大树气喘吁吁,剧烈的运动消耗他们的体能,脸色潮红,嘴唇却干裂发白。

    叶寒风决定休息,需要保持一定的体力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

    卡尔顿气喘吁吁道:“团长,幸亏你果断下令,否者我们肯定陷入血战,被魔兽撕成碎片。太危险了。”

    叶寒风后怕不已:“万幸,躲过一劫。我宣布,不管是谁,不要再森林随意生火。”

    稍作休息,叶寒风拿出地图询问向导:“罗克,这个地方怎么走?”

    气喘吁吁,脸色潮红的向导罗克看了一眼,苦涩的道:“叶团长,昨天刚刚击杀一头高阶魔兽喷火兔,刚刚从兽蹄下逃出生天,怎么有要进猪窝?”

    血牙野猪栖息地是一片荆棘之地。荆棘有轻微的麻痹效果,有微量毒性,扎一下不会有事,但要是掉进去荆棘群中,要么被活活扎死,要么就被毒死,非常恐怖。因为地形的特殊性,血牙野猪才能悠哉游哉的生活。

    皮糙肉厚,免疫荆棘伤害,速度机敏,非常的滑手,很难捕抓。最重要的事别看名字吓人,其实是一个胆小鬼,一旦有风吹草动,立刻趴窝,一躲就是十天半个月。

    危机四伏的格兰之森,没有几支佣兵队敢在同一个地方逗留十几天。

    “带路,”叶寒风手里虽然有地图,却没有明显的地标做参照物,这个时候必须靠经验丰富的向导:“格兰之森危险重重,多呆一天就多一分危险。早一天完成任务,早一天退出格兰之森。”

    话虽如此,向导罗克还是感觉一丝不对劲,不过,职责所在,只能开始带路。

    对于血牙野猪,叶寒风早有耳闻。或者说,他现在扑杀的都是一些佣兵们比较棘手的高阶魔兽。正因为佣兵们束手无策,这些高阶魔兽才能在靠近外围的森林存活。至于流动的高阶魔兽,难度或许会小一点,但发现和跟踪会浪费大量时间。拔钉子一般击杀钉子户高阶魔兽,才是最快捷方便的。

    想要杀血牙野猪,关键在于有毒荆棘。而他早有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