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三章 喷火兔

    茂密的丛林之中,豁然开朗,出现一片怪石嶙峋,泥土呈现被烤焦的焦黑之色,寸草不生。

    向导罗克警惕的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危险,低声对疑惑的众人解释:“叶团长,喷火兔没事就喜欢玩火,久而久之兔子窝附近就被烧成这个样子。火焰的威力足以改变地形地貌。逼急了,兔子还会咬人,何况是一只喷火兔。放弃这个想法吧。我们绝不是第一个打它注意的,这么多人来来往往,喷火兔依旧安逸的生活在这里,足以证明它不是好惹的。”

    叶寒风翻了个白眼,库克等人一下子就被煽动,惊恐的环顾四周,仿佛在担心喷火兔冲出来把他们烧成木炭,一脸担惊受怕。

    卡奇契粗狂的声音响起:“别拿兔子吓唬人,如果不是它胆小怕死,不敢出来,十只喷火兔都会被杀的一个不剩。魔兽之中,就属兔子战斗力最弱,连兔子都怕,怎么混佣兵这口饭。”

    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其中自然有强弱之分。虎豹熊最为凶残,兔鸡鼠最为底下。喷火兔属于高阶魔兽,战斗力惊人。在高阶魔兽中依旧摆脱不了被捕食者的命运,强大的力量迫使它更强的求生能力,以及更强的警觉性。

    向导罗克大声反驳:“一个月前,一支高阶佣兵队伍捕杀喷火兔,除了领队高阶佣兵逃脱,其余七个成员全部阵亡。别看不起兔子。”

    叶寒风完全没有加入他们的议论的意思,不支持不反对,任由他们继续理论,就当是给第一次进入的成员讲解格兰之森的特点。

    “团长,你似乎在找东西,需要帮忙吗?”

    库克习惯性跟在叶寒风身边,看到他东瞅瞅西看看,大为疑惑。

    叶寒风在找一件东西,喷火兔最喜欢吃的龙炎草,龙炎草不单单能果腹,其中的火元素就是喷火兔能够喷火的秘密。兔子不吃窝边草,附近肯定会有龙炎草。

    “找龙炎草,大概十厘米长,叶子呈锯齿状,叶肉呈暗红色,生长在裸露的岩石夹缝中,喜好阳光。”

    向导罗克和卡奇契的争吵渐渐停止,围拢过来,劝说:“团长,引蛇出洞这一招早就有人用过,你是不知道那只兔子多敏捷。机关还没有反应过来,它已经叼着龙炎草跑了,而且,它还不止一个洞,堵都堵不住。有一天一队高阶佣兵实在是上火了,揪着它钻进去的洞口开挖。”

    “咦,谁被耍谁上火,换做我早就连洞带兔子炸了!”

    罗克白了一眼卡奇契,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走在一起就像滚烫的油和水碰撞,滋滋作响,谁看谁都不顺眼:“结果是洞口下面四通八达,越挖岔口越多,除非把整个地面掀翻,否者永远都抓不到喷火兔,即便大战师都不可能抓到。所以,还是放弃吧。再努力也是徒劳。”

    喷火兔的警惕性在高阶魔兽中都比较靠前,其胆小怕事更是独一无二,一旦有意思风吹草动,果然趴窝。让无数人急红了眼,费尽脑汁。

    叶寒风早就有所耳闻,并不是向导罗克跟他说过,而是在另一个世界的论坛中。

    游戏中,喷火兔是冒险者最先遭遇的高阶魔兽,也是存活时间最长的高阶魔兽。比如在它之后被发现的强大的铁刺甲龙,一条足足一栋两层楼高的顶级捕食者。战斗力碾压冒险者,但在短短七天之内,冒险者用数以万计的人海战术,活生生把铁刺甲龙拖挎。

    喷火兔却奇迹一般存活半年之久,直到有一天————

    叶寒风并没有在向导罗克的忠告中停止寻找,并且很快找到龙炎草。一颗挺拔的高杉树下有一块红色岩石,数根与夹缝之间生长着如同普通小草一般普通的龙炎草,佣兵们早就尝过龙炎草,味道甘苦,吃多了容易上火长痘痘,少量食用没有毒,但大量食用内脏会出现被灼烤的痛苦。

    “终于找到了,你们别过来。人若是多了,龙炎草沾惹气息,喷火兔肯定不会吃。”

    向导罗克恍然大悟:“难怪我听说有一支队伍弄了一大箩筐龙炎草,喷火兔闻了一下,扭头就跑。他们还以为喷火兔不吃龙炎草。原来是龙炎草沾上人的气息,把它吓跑了。”

    叶寒分慢慢的解下背包,头也不回笑道:“恐怕不止人的气息,肯定还在里面加了其他东西,该不会是**药吧?”

    “叶团长,你真是神了,”向导罗克敬佩不已:“那群家伙怕药量不够,直接把龙炎草侵泡仔**药中,可惜喷火兔鸟都不鸟,白白浪费。”

    叶寒风戴上一双手套,打开一瓶手指大冰蓝色管状的玻璃瓶,从瓶子散发出幽兰之光。几乎在同时,另一只手出现一管散发红光的管子。把两个截然不同的管子倒进一个容器中,幽兰之光和火红之光搅拌在一起,猛烈碰撞起来,散发电火花般反应。

    成员纷纷停止说话,看着神奇的一幕,甚至有几个忍不住好奇心,伸长脖子张望。

    乌克斯率先发问:“团长,你在整什么?神神秘秘的,难不成也想在叶子上涂抹毒药?喷火兔不会吃的。”

    “这个蓝管子里的是寒冰蜥蜴心肝磨成的粉末,这么一瓶,至少要十只寒冰蜥蜴的心肝。这一瓶,是硫磺火虫的精华。你们恐怕不知道,兔子吃素不假,对最有诱惑力的不是龙炎草,而是硫磺火虫。现在我要加入一种特殊液体,把它们暂时中和。”

    能融合两种属性截然相反的粉末,自然离不开炼金师独有的溶解液,其金贵程度是黄金的三倍,又被称作黄金液。

    黄金液是一种半透明液体,它的加入溶解了寒冰蜥蜴粉末和硫磺火虫粉末,变成一种暗红色半透明液体。

    叶寒风的心突然紧张起来,截然不同的两种属性强制柔和在一起,一旦失去平衡点,立刻就会引起连锁反应,冰与火的交锋,不管是谁沾了上风,最后的结果只会是爆炸。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般危险。当然,以目前这点剂量,充其量只是一只炮仗,造成什么伤害,就看放在那里爆炸,如果实在喷火兔最柔然的肚子内。

    半透明液体浇在龙炎草根部,为了吸引喷火兔到来,叶寒风不惜成本拿出另一瓶硫磺火虫粉末,均匀的散在叶片上。

    “隐蔽后退,”叶寒风满怀期待,亢奋的道:“十分钟内,喷火兔不出来,龙炎草就会**。绝对不能错过这次机会,我已经没有材料制作第二份药剂。”

    队员们大为疑惑,不过,看在他是团长的面子上,多少露出一丝期待,唯独几个高阶佣兵和向导罗克一脸的无所谓,在他们眼里,仿佛已经看到龙炎草**的样子。

    向导罗克怀疑的忍不住走过来:“叶团长,往上面撒一点粉末液体就能成功?你可知道为杀喷火兔,佣兵们绞尽脑汁,实话告诉你,佣兵公会至今还悬挂着悬赏喷火兔的赏金,据说是一个富家子为了泡妞显摆,扬言抓喷火兔。失败之后,妞跟人跑了,名声也臭了,气恼之下仍出一千金币悬赏喷火兔。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希望你不要抱有太大的幻想。”

    叶寒风笑而不语,他只知道另一个游戏世界,一个冒险者无意中发现这个方法之后,喷火兔遭遇灭顶之灾,据说在短短三个月之内,高阶魔兽喷火兔的肉比老鼠肉还便宜,喷火兔的皮毛在最普通的冒险者身上流传,即便是一个最落魄的冒险者,身上总会有一件喷火兔皮甲。

    向导罗克误以为叶寒风是尴尬的笑容,毕竟是一团之长,公然承认自己的方法是错误,多少有损声誉,所以他也没有再提,不过,心中已经认定失败。

    “该不会,会失败吧?”

    “团长废了老大子功夫,怎么可能失败?”

    “你看,团长都不反驳,估计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待会儿失败了谁都不要议论,给团长留点面子。”

    队员低声议论,统统把目光瞟向他处,仿佛只要不看到龙炎草**,就可以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叶寒风心中大骂这群兔崽子,向导一句话就让你们放弃团长了?该有多么不信任他?难不成当他第一次和魔兽打交道?他可是和圣兽雷翼兽干过一仗的雷霆剑圣。能被一只小小的兔子难倒?不过,他也不点破,等会儿亮瞎谁的眼睛还不知道。

    众人远远的隐藏在草丛和树木上,模模糊糊的连影子都看不清楚。

    叶寒风淡定的躲在一颗大树的树杈上,端起胸前的黑管子放在眼睛上。

    望远镜!

    倍率虽然有点低,但看清楚三百米外的事物还是可以的。他昨晚连夜赶工,以特种兵的手法和经验制作而成,看上去粗狂,用起来却不陌生。

    “团长,”向导罗克不知道怎么挤到叶寒风身边,疑惑道:“你这管子里有什么?看的那么入神?能让我看看吗?”

    “看兔子窝,到现在都没有动静。”叶寒风顺嘴说了一句。

    向导罗克看神经病一样上下打量他,一个管子里有兔子窝?迷你版的都装不下去吧?跟着这么不靠谱的团长进入危机四伏的格兰之森,自己得多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不行,为了自己的小命,必须找个机会把他忽悠回去,待会儿引他去看一看高阶魔兽的强大战斗力,恐怕立刻就会吓得屁滚尿流,哭着求着要回营地。

    “管子里有兔子窝?叶团长真爱开玩笑。”

    “管子里?兔子窝?”

    叶寒风把望远镜掰过来,从侧面看就是两根管子,说的一点都没错,里面自然不可能有兔子窝。把望远镜递过去,解释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用这个看兔子窝,相当于弓箭手的鹰眼术,能看到更远的东西。可惜还来不及调整倍率。”

    向导罗克大感震惊:“什么?鹰眼术?难道是魔法道具,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至少要三千金币。我还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魔法道具,可否让我看一看。”

    叶寒风把望远镜送到他手中,手把手教他使用。

    “不用触发魔法吗?怎么可能?唉呀,真的看到了,为什么有一直兔子好像在瞪我?”

    “不可能,又不是万花筒,怎么可能有动物,而且,还是一只兔子————”

    叶寒风越说声音越低,脸色一紧,紧紧的闭上嘴巴,尽管相隔三百多米,中间有大木遮掩,他还是害怕惊吓道兔子。

    “是喷火兔————”向导罗克低呼一声,震惊无比:“喷火兔真的出来了,它————”

    “嘘嘘————”叶寒风打断他的声音,伸手要:“把望远镜给我————”

    果然,三百米外的寸草不生之地,一只兔子警惕的环顾四周,仿佛要找出潜藏在暗处的潜伏在。俗话说,久病成良医,兔子被抓多了,自己都有反潜伏的经验。经验告诉他,周围并没有潜伏者。喷火兔缓缓移动,向着诱兔的味道前进。

    喷火兔长有红色毛发,走起路就像一团火焰在行走,身形象一只狗一般。每次喷火,兔子牙都要承受火焰灼伤,久而久之,就成为喷火兔特有的标志,红色晶莹水晶壮的兔子牙其价值能和它的魔核比拟,深受贵妇喜爱,在贵族群内,拥有一对兔子牙仿佛就能高人一等。一直都是抢手货物。

    叶寒风的喘息不知不觉的加重,其他队员看不到喷火兔,看他紧张的呼吸,渐渐的也被感染,顿时一大群男人急促的喘息起来。

    近了,近了!

    果然,喷火兔就是被炎龙草上的硫磺火虫粉末吸引,笔直的来到龙炎草旁。

    喷火兔机警的环顾四周,再三确定没有危险,上前察看龙炎草,仿佛在研究龙炎草为什么对它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这该死的蠢货,到底还是不是兔子。美食当前,何须再忍?”叶寒风拳头紧握,心中大骂。

    兔子精!

    喷火兔仿佛察觉到什么,嗅了嗅龙炎草,毫不犹豫扭头就走,返回兔子窝。

    “失败了,它没吃!”

    叶寒风充满失落,缓缓的放下望远镜,苦苦思索哪里出错了。

    向导罗克之所以挤过来,就是在等失败的消息,安慰道:“那么多高阶佣兵都失败了,显然是兔子太狡猾,不要太难过。这个望远镜能让我再用一用吗?”

    向导罗克拿过望远镜,毫不犹豫对准兔子窝,他想看一看喷火兔的背影,据说很多佣兵连兔子影子都没看到过,他回去又可以吹嘘了。

    “见鬼,那只兔子又在瞪我————”

    向导罗克心里大骂,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兔子,同样的眼神,中了邪一般,喷火兔又出现了。

    喷火兔去而复返,警惕的环顾四周,原路返回,再次来到龙炎草旁,这一次,没有一丝迟疑,一口咬住龙炎草连根带叶子吞进肚子里。

    “吃——吃进去了————”

    向导罗克怀疑自己眼睛瞎了,或者望远镜出现幻觉,急忙像叶寒风求助:“快看,那只兔子吃了,把草给吃了————”

    “什么?怎么可能?”

    叶寒风抢过望远镜。果然,喷火兔去而复返,跃入视野之中。确定周围安全的喷火兔开始安心进食。

    “龙炎草真不见了?天助我也!”

    时间流逝,而喷火兔浑然不知生命倒计时即将归零。依旧一边警惕,一边寻找食物。

    吱吱————

    痛苦的尖叫打破沉寂的密林,最后归于平静。

    “我的天,这喷火兔太漂亮了,我还是第一次见————”

    “高阶魔兽啊,这么容易就嗝屁了?未免太轻松了吧?”

    队员们蜂拥而至,围着藏熬一般大的喷火兔,大声评论,甚至还有时间赞美它的华美。

    “简直不敢相信,”向导罗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喷火兔就在我眼前!”

    队员们感慨无比,对叶寒风投以更加信任的目光。

    “跟着团长走,准没错。”

    “就是,整个佣兵界都抓不到的兔子,你看看,只是没碰到我们团长。”

    向导罗克惊喜交加:“叶团长,请你别怪我目光短浅,是我有眼无珠,看走眼了,我收回之前的话。”

    叶寒风压根就没把他失败言论放在心上,大气的一挥手:“过去的就让他过去,诸位,动手吧。下一头高阶魔兽还等着我们呢。”

    喷火兔最值钱的就是魔核,兔子牙和皮毛。三个高阶佣兵联手解剖,以保存皮毛的完整性,越完整的皮毛价值越高。像一整张完整的兔子皮毛,放在肯塞尔城都是少有的,极其罕见。其价给又在兔子牙之上。

    晋级高阶战士的任务进度从55%跳到65%。雷龙之戒高阶雷系魔法闪电之链解封进度也从50%跳到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