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亲手割下他的头颅,祭奠队长英灵。他终于可以安心上路了。”

    叶寒风眼中闪过一丝哀伤,如果没有那场醉酒,一切都不会发生,队长也不会死亡,他甚至有点恨自己。这也大大促进他追求力量的急迫心情。

    贝斯团长心中大定,此处出城的任务,一个是劝叶寒风回头是岸,放弃不现实的想法,另一个就是有仇报仇,找出杀害队长的人,将其击杀。现在的他,更加欣赏和认可叶寒风,听得进人劝

    ,杀伐果断,办事效率比他还快,和这样一种巨大的潜力股联盟,那是妥妥的。

    “叶团长接下来打算如何?是回城还是继续呆在这里?”

    对于贝斯团长,叶寒风还是相当信任,没有做过多保留:“我感觉实力尚浅,狂龙佣兵团更需要成长。所以,我打算深入格兰之森,在生死之间激发潜力,早日成为高阶战士。”

    “好,叶团长不但有能力,还有胆识有魄力,”贝斯团长不由得笑起来,只要叶寒风进格兰之森,短时间恐怕难以脱身,自然不用担心他去城里闹事:“我全力支持你,驻地最近要调整,指

    派新任驻地队长,进入格兰之森的任务就要搁浅。叶团长第一次进入,我做主,给你安排最好的向导,要钱给钱,要粮给粮,要装备给装备。”

    叶寒风大喜过望。

    高级地图并不是万能的,格兰之森除了固定的高阶魔兽窝点,还有庞大的流动兽群,它们以自己特定的方向移动,捕猎和生存,横行于格兰之森。地图不可能把流动的魔兽标注出来,只有经

    验丰富的向导能够知道流动兽群的规模和方向。像狂龙佣兵团,缺的就是这些人。

    “一言为定,贝斯团长,我们明天早上就出发,能不能现在就指派?”

    “这么着急?”

    贝斯团长略微有点惊讶,并不是他说空话,而是明天就走?都不够睡一觉的时间。进入格兰之森可不是一件小事,光准备的东西都要半天时间,几乎可以说是在压榨他的时间。不过他没有等

    叶寒风回答,起身开门,叫进两个贴身护卫,低声嘱咐。

    “团长,这么晚了,恐怕早就睡了,要不明天再?”

    “哪有那么多废话,直接从床上拔下来,给老子滚去准备。还不快去?”

    叶寒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选择性的把这段对话抛掷脑后,起身告辞:“贝斯团长,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准备准备。”

    “叶团长慢走,有什么事情随时找我,这几天我都会在营地。”

    叶寒风走下楼梯,狂龙佣兵团佣兵正聚集在一个房间内等着他。

    “团长好————”

    “团长,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我们屁股都坐开花了————”

    “团长,是有战斗任务吗?这次要杀谁?”

    狂龙佣兵团除了重伤员,几乎全部挤在房间内,一看到叶寒风推门而进,纷纷望过来,大声打招呼。

    “咳咳,”叶寒风咳嗽一声,喧嚣停止:“一个紧急任务,挑选人员之前,我弄明白一件事。你们都是中级战士,感觉自己摸到高阶战士壁垒,即将突破界限的人,请举起你们的右手。”

    狂龙佣兵团佣兵几乎都是从德科诺兰学院招募,清一色中级战士。但他们之间还是有差别的,有的一些刚刚晋级不久,有一些有一段时间了,积蓄足够的力量,冲刺壁垒,成为高阶战士。

    果然,如叶寒风猜的一样,几个小队长和库克犹犹豫豫,最后还是把手给举起来了。

    叶寒风轻轻的念道名字:“战士一分队队长乌克斯,战士二分队队长布兰特,弓弩手小分队队长布兰迪,骑士小分队队长丹尼尔,还有库克。”

    “团长,你该不会有办法让我们————”

    “团长要发福利帮他们提升吗?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种方法?”

    “好羡慕,看团长的架势,就是冲这来的,如果我平时努力一点,也可以————”

    羡慕嫉妒,其他人纷纷眼红不已,高级战士,那可是他们做梦都想成为的人。

    “跟我进入格兰之森深处,在生死之间磨练,突破壁垒。”

    叶寒风的一句话,众人立刻静若寒蝉。万万想不到,突破壁垒的方法是去送死!格兰之森那个鬼地方完全不可控,倒霉一点,进去碰到一头高阶魔兽,就会全军覆没,枉死格兰之森。

    “我的天,我一点都不羡慕,该死的格兰之森,那里虽然有合适的对手,但,更多的是强大的高阶魔兽————”

    “送人头,给魔兽送口粮啊,不行,必须劝劝团长————”

    “团长,格兰之森太危险了,进去就出不来了————”

    “对啊,团长,晋级不能着急,我们还年轻,还有时间————”

    “停!”叶寒风举手示意:“隆重给大家介绍我们的新成员。”

    房门再次敞开,走进三个气势磅礴的男人。

    “高阶佣兵墨尔切,高阶佣兵卡奇契,高阶佣兵卡尔顿。用你们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加入狂龙佣兵团。”

    掌声雷动。狂龙佣兵团早就吃足没有高阶佣兵的苦头,以后出去再也不用担心被高阶佣兵欺负,毕竟自己家也有,而且还是三个。

    “热烈欢迎————”

    “妈的,上次有个小子还鄙视我们团没有高阶佣兵,回头组团打他一顿,让他清醒清醒————”

    “三个高阶佣兵撑腰,过马路都可以横着走了————”

    佣兵天生体内就充满好战分子,不是被人欺负,就是要去欺负人。叶寒风真想弄一本道德经让它们天天背诵,明白什么叫兼爱非攻,大爱无疆。害怕这群小子出去惹事情,提前打预防针:“

    咳咳,警告你们,没事别出去惹事情,有时间好好修炼,提升实力才是王道。要是让我知道谁狐假虎威,横行霸道,鱼肉他人,我先把他腿打断,再让出去喂狗。”

    佣兵们刚刚幻想各种装逼打脸剧情,忽然就咔壳了,害怕的看着叶寒风,他们知道,说得出来,就一定会做到。

    “解散。”

    叶寒风回到自己房间。夜已深,却不是他休息的时间。从怀里拿出高级地图,缓缓摊开。当卷轴完全展开,形成一个复合魔法阵,瞬间形成一个虚拟投影地图,像是在高空俯瞰整个格兰之森,其间密密麻麻的红点表示高阶魔兽窝点。绿色区域表示安全,黄色区域表示不确定。红色区域表示危险,紫色区域就是传说中的死亡地带。

    叶寒风目光落在红色区域,地图感受到一般,缓缓放大,更加清晰。

    “亲手击杀五头高阶魔兽,就可以晋级成为高阶战士。”

    缓缓的用笔在纸上勾勒出最快途径,把五个红点勾连起来,斩杀一头高阶魔兽不是一件容易事情,更何况这次必须在七天之内斩杀五头。刨去赶路寻找的时间,真正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老天保佑。此行一定要马到成功。”

    嘀咕一声,叶寒风终于舍得闭上疲惫的眼睛。

    清晨时分,天蒙蒙亮。

    房子上下,驻地内外,一片喧嚣,忙碌。在贝司团长的命令下,几乎整个驻地都在为叶寒风小规模出行准备着。从帐篷到粮食,再到保命和战斗的防具武器,全部配送到位,即便有了,更是磨刀霍霍,准备妥当。

    叶寒风感觉自己刚刚躺下,不记得是被战马的嘶鸣吵醒还是被人声闹醒,总之他不得不提前一个小时起床,打开窗户一看,街道上战马耸立,一辆装满东西的马车横在街道中央。

    “这得多急着送我上路,天还没亮就准备的七七八八了。盛情难却!”

    金贵的时间容不得浪费,叶寒风抖擞精神,转身收拾。

    咚咚咚————

    “请进。”

    “我就说叶团长肯定起来了,果然,”贝斯团长推门而进,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捧着一个大盘子,上面是一套崭新的轻铠。不容分说:“叶团长身上的皮甲需要修理一番,魔兽凶猛,轻薄的皮甲恐怕挡不住魔兽一抓。这是一套轻铠。外面是高阶魔兽皮毛,镶嵌有坚韧的陨铁片,防御力惊人。”

    叶寒风眼前一亮,皮甲镶嵌铁片,防御力直线上升,比单纯的皮甲强悍数倍,重量也不会重多少。他有点疑惑:“贝斯团长,这是给我的?他的价值恐怕不少于三五千金币,这礼物太贵重了,恐怕担当不起。”

    三四千金币还是说少了,实际价格接近上万金币,有价无市。而且即便是B级火龙佣兵团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套。

    “叶团长真爱开玩笑,即便是我也送不了你这么贵重的东西。确实是给你穿的,不过只是暂借,当你从格兰之森回来,还需要你还给我。穿上试一试合不合适。”

    叶寒风松了一口气。贝斯团长张口说送,他反倒不敢接受,无功不受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那我就不客气了,劳烦贝斯团长费心了。”

    “你们的实力,我略有耳闻,没想到连番困难,杀机缠身,你们狂龙佣兵团非担没有崩溃,反而招募到三位高阶佣兵,比之前更加强大,恭喜,恭喜。”

    叶寒风并没有多大惊讶,火龙佣兵团在营地有自己的情报网络,而且,对于火龙佣兵团,他没有刻意隐瞒什么,一晚上的时间足够贝斯团长了解一切他想知道的。

    “贝斯团长客气了,和火龙佣兵团相比,我们弱的不行,为了不拖后腿,只能玩命提升。”

    “杀手的背景我已经调查出来,”贝斯提醒道:“是埃鲁因家族的杀手成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你痛下杀手。等一段时间才能查清楚。听说埃鲁因家族重新派来一个杀手,叫夜壶,你小心一点,最好不要一个人出门。进出格兰之森要小心。”

    “又来一个?”

    叶寒分心头一紧,杀手这个职业并不以人多势众为力量,他们更像躲藏在暗处的毒蛇,等他放松警惕,猛然一击,一击毙命。所以,小看对方只是一个人,往往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特别是对方还拥有着埃鲁因这个庞然大物的情报网络做支撑。想到这,他不由得暗自庆幸,如果昨晚上对方在他从佣兵分会回驻地的路上动手,恐怕不死都要脱一层皮。

    “夜壶是埃鲁因小有名气的杀手,据说只失败过一次,非常棘手,你进入格兰之森是一件好事,他就没有机会对你下手。”

    贝斯团长出言提醒,因为他见过太多英才早逝,两大家族为了自己的地位,总是扼杀威胁与萌芽,像叶寒风就属于要被抹杀的英才。英才往往目中无人,以为自己牛逼哄哄而轻视,最后的结果几乎是横死荒山,永远的消失。

    “我会留心,时候不早了。是时候出发了。”

    叶寒风嘴上没说,心中惦念不忘,夜壶肯定在营地之中,说不定正躲在暗处窥视。进入格兰之森这一段路,将是对方最后刺杀机会,也就是说,一场暗杀等待着他。上路,代表着开始。

    马车启动,刺杀开始。

    夜壶和贝斯团长几乎是前后脚赶到格兰之森营地。埃鲁因据点毁灭性打击,让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从而错失了昨晚上最佳的刺杀机会,当听说叶寒风准备前往格兰之森,几乎已经把他架在刺杀的位置上。左之柱可没有给他太多时间。

    夜壶第一次毫无准备之下执行刺杀任务,甚至,他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被贝斯团长窥视到。

    叶寒风坐在缓缓启动的马车上,背后高耸的货物足以遮挡他的后背,用箭射杀,就必须从他胸口射入。刺杀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其他人,怕引起夜壶的警觉。

    在马车的边上,叶寒风的旁边,摆放着一张圆盾,谁都不会在意这枚盾牌,但,这是叶寒风特意摆放。

    马车行走在清晨的街道上,清冷的街道并没有其他人,绝大部分人恐怕还没有醒来,即便是早起的佣兵,也无法短时间出现在街道上,空旷的街道便不利于刺客隐蔽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