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一章 伏击

    叶寒分心头一紧,杀手这个职业并不以人多势众为力量,他们更像躲藏在暗处的毒蛇,等他放松警惕,猛然一击,一击毙命。所以,小看对方只是一个人,往往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特别是对方还拥有着埃鲁因这个庞然大物的情报网络做支撑。想到这,他不由得暗自庆幸,如果昨晚上对方在他从佣兵分会回驻地的路上动手,恐怕不死都要脱一层皮。

    “夜壶是埃鲁因小有名气的杀手,据说只失败过一次,非常棘手,你进入格兰之森是一件好事,他就没有机会对你下手。”

    贝斯团长出言提醒,因为他见过太多英才早逝,两大家族为了自己的地位,总是扼杀威胁与萌芽,像叶寒风就属于要被抹杀的英才。英才往往目中无人,以为自己牛逼哄哄而轻视,最后的结果几乎是横死荒山,永远的消失。

    “我会留心,时候不早了。是时候出发了。”

    叶寒风嘴上没说,心中惦念不忘,夜壶肯定在营地之中,说不定正躲在暗处窥视。进入格兰之森这一段路,将是对方最后刺杀机会,也就是说,一场暗杀等待着他。上路,代表着开始。

    马车启动,刺杀开始。

    夜壶和贝斯团长几乎是前后脚赶到格兰之森营地。埃鲁因据点毁灭性打击,让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从而错失了昨晚上最佳的刺杀机会,当听说叶寒风准备前往格兰之森,几乎已经把他架在刺杀的位置上。左之柱可没有给他太多时间。

    夜壶第一次毫无准备之下执行刺杀任务,甚至,他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被贝斯团长窥视到。

    叶寒风坐在缓缓启动的马车上,背后高耸的货物足以遮挡他的后背,用箭射杀,就必须从他胸口射入。刺杀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其他人,怕引起夜壶的警觉。

    在马车的边上,叶寒风的旁边,摆放着一张圆盾,谁都不会在意这枚盾牌,但,这是叶寒风特意摆放。

    马车行走在清晨的街道上,清冷的街道并没有其他人,绝大部分人恐怕还没有醒来,空旷的街道便不利于刺客隐蔽靠近。

    叶寒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如果换做他是刺客,就会准备一柄小弩,弩箭染毒,藏在衣服之下,稍微制造一点点混乱,趁机靠近,轻轻扣动扳机,把毒箭送入目标身体,趁乱逃跑。隐蔽而有效的刺杀方法,他自己都感到好怕。

    幸运的是,大清早的出行,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队伍出了营门,叶寒风非但没有一丝放松,反而越发紧张。一路上夜壶一声不吭,足见是一个沉稳的刺客,并不是那些毛头小子,看到目标就网上冲,落个惨死。懂得隐忍的刺客,才是最危险的。

    “团长,你拽着拳头干什么?”

    库克不解的说了一句,走到马车一侧,伴行。

    叶寒风内心一紧,库克靠这么近,又一点意识都没有,搞不好会被误杀,强作镇定说:“你到前面看一看,我怎么感觉这缰绳没有绑牢,你看一下。”

    库克说了一句不可能,上前察看马鞍,东拽拽,西扯扯:“团长,没有松动。”

    夜壶并不在营地内,准备时间不足,但以一个老练的杀手本能,他选择在一个叶寒风必须停下的地方埋伏,所以早早就骑快马出营。

    叶寒风的担惊受怕渐渐的变成怀疑,暗自嘀咕:“贝斯团长该不会看错了吧?营地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怎么偏偏就让他撞见了?一眼就认出对方是刺客,还叫夜壶。怎么会有人没事娶一个这么恶心的名字。那还不天天晚上给人接尿尿。”

    渐渐的,他放松了一丝,伸手一招,把库克喊了过来。

    “库克,坐上来。”

    库克屁颠屁颠抛过来,晋升高级战士给了他相当大的动力,整个人乐得不行,看到叶寒风不由得有一丝敬佩和讨好。

    “团长,这次真的能晋升高级战士吗?昨晚激动了整整一晚上,你看我这黑眼圈,愁死我了。”

    叶寒风心里有数,从德科诺兰学院出来的他们,根基无比的扎实,再也没有哪一个势力会用数年时间培养后辈捶打基础,能成为德科诺兰学院之中的佼佼者,说明他们的天赋和潜力都不差,唯一差的就是磨砺以及生死之间的压力。

    当死亡降临,就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这也是德科诺兰学院高年纪学员为什么一获得自己,一头扎进格兰之森深处,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学员出来。他们是高级战士,寻求突破,而一旦成功突破,便是万人之上的大战师,以一人之力,足以影响肯塞尔城的局势。

    叶寒风肯定的点了点头:“只要你能活着回来,肯定是高级战士,记住,我们踏上的事一条死亡之旅,每时每刻都需要万分小心。”

    声音不小,即是说给库克一个人听,也是对众人的告诫,这一趟,容不得一丝马虎。

    队伍的组成分别是三位高阶佣兵,包括叶寒风在内六个中级战士,以及来自火龙佣兵团指派的高级向导,实力不详。

    丹尼尔等人纷纷点头回应,脸色变得越发凝重。即将踏进的是平民禁地,佣兵坟场的格兰之森。

    感觉药下的有点猛,队员信心动摇,叶寒风改口道:“不过不用太过担忧,我们身边有三位高阶佣兵,能应付过来。”

    马车缓缓停止前行,宽敞的大道从这里变成一条条小路,从这里开始便是笔直的大树,再也没有马车行进之路。

    队员们纷纷靠近马车卸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李,大包小包,武器装备,日常起居佣兵,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又数叶寒风的包括最不靠谱。日常用品他一样没有带,全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在别人看来一点用都没有。

    叶寒风卸下来自己的包袱,一点点清点,有不少是玻璃瓶装的奇怪液体,花花绿绿,也不知道是什么,如果不摆放好,互相碰撞破碎,说不定会引起连锁反应,引发猛烈爆炸。至少,向导瞥了一眼他的包裹,脸都绿了。

    “你们团长不要命了吗?”向导低声嘀咕:“火蜥蜴粉墨和硫磺溶液放在一个包裹,还有那是什么?磁暴忒片?我听说一个炼金实验室就是被这几样东西炸飞的。他居然敢背在背上。我的神啊,如果可以后悔,我会毫不犹豫掉头就走。”

    路过的叶寒风巧好听到他的祈祷,调侃道:“恭喜你上了贼船。你是不是得罪了你们贝斯团长?”

    “哎呀,早就听说副团长的钱难赚,没想到会那么凶险。这回完了。”

    “怎么称呼?倒霉的家伙。”

    “叶团长,我叫罗克,这片林子就是我的后花园,你放心,只要不找高阶魔兽的麻烦,我保证你安安全全的出来。”

    叶寒风笑了起来:“哈哈,恭喜你猜错了,罗克同学,告诉我这个地方怎么走?”

    罗克被叶寒风笑得心里发毛,接过叶寒风标记过的地图,手一抖,差点掉地上,脸一下子难看起来:“叶——叶团长,据我所知,这里有一头高阶魔兽,喷火兔,上次一个十二人的队伍无意间进入它的领地,一顿大火烧死十一个,侥幸抛出来一个。我们才十个人,加起来都不够它烧一次,要不要我们绕道吧?”

    “不不不————”叶寒风坏笑的解释:“你估计被你们团长骗了,我们就是去找高级魔兽的麻烦,一点都没有错,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喷火兔。搞死它。”

    向导罗克吓得连退三步,一咬牙,扭头就往回走:“太吓人了,你这是送命,我还不想死。”

    叶寒风跨出半只脚,上前阻拦,突然心头一凉,仿佛坠入千年冰窟,生死瞬间,猛的顺势往前前扑翻滚。

    噗————

    一枚漆黑的弩箭狠狠的射进泥土,三分之二箭身埋进泥土里。是一支无羽毒箭。

    “团长,你被石头绊倒了?怎么那么不小心?”

    库克和丹尼尔说笑着就要走过来搀扶,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被狙击。

    无羽毒箭准头会下降,飞行过程不会有太明显的破空声,不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而那声落地声,太过轻微,这群刚从学院出来的菜鸟成功的被欺骗了。

    三位高阶佣兵的反应浑然不同,几乎瞬间捕抓到地上的黑色无羽弩箭,拽起盾牌,飞身扑过来,三面打盾横陈在叶寒风四周。

    叮————

    盾牌成功招架住第二枚无羽弩箭,挽救叶寒风的性命,三位高阶佣兵从箭矢轨迹判断出刺客方向,瞬间便有两个人提着武器冲锋陷阵。

    直到第二箭撞在盾牌手,库克和丹尼尔他们才慌慌张张的寻找武器,如无头苍蝇般混乱防御,东看看西看看。

    守护在叶寒风身前的卡尔顿低声询问:“团长,你没受伤吧?箭上有剧毒,不能碰。”

    叶寒风摇了摇头,想起那一箭,阵阵害怕,咬牙切齿嘀咕:“又是一个高阶杀手?”

    “是的,这种杀手基本逮不到。”卡尔顿担忧的看向刺客藏身的大树,果然看到刺客沿着一道拦绳飞速撤退,在卡奇契和墨尔切赶到之前,绝对能隐入丛林,消失得无影无踪。

    “哪里跑!夜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留下吧!”

    一道黑影从另一棵树飞速弹出,闪电般砍断缆绳,夜壶笔直的掉落。

    “贝斯团长?”

    叶寒风一惊,贝斯一路尾随保护他?怎么之前不见有一点风声?此时看到,却是又惊又喜。

    掉落在地上的夜壶被冲过来的墨尔切和卡奇契拦住退路,贝斯团长落地后彻底堵住他的去路,一下子,三面合围,团团包围。

    夜壶不敢相信,脸上非常难看:“贝斯团长,你是要和我埃鲁因家族开战?恐怕不是你能承受的后果。让开。”

    “真是笑话,一个暗箭商人的小毛贼,也敢代替埃鲁因家族,识相的束手就擒。还能留你一条性命。”

    贝斯自然不会被他吓到,格兰之森,生死由天,即便是在肯塞尔城,没有人会可怜一个暗箭伤人的刺客,杀了就杀了。

    “想杀我们团长,找死!我卡奇契今天要把你剁成肉浆!”

    卡奇契身材高大,加上一柄长柄战斧,看起来相当彪悍,一个打三个都不嫌多那种。

    夜壶看了一眼,气势便弱了一大截,再看看三面合围,外围还有一个卡尔顿虎视眈眈,自知逃跑无门。态度立刻软了下来:“你保证不杀我,我投降。”

    贝斯团长微微点头:“我以火龙佣兵团的名义保证,放下你的兵器。”

    隆隆的马蹄声从远处用来,是火龙佣兵团的或许部队,十几名骑马的佣兵。尘烟滚滚,一下子把战场包围。

    夜壶的脸一片死黑,简直插翅难飞。手轻轻一松,匕首掉落。

    “拿下。”

    贝斯团长松了一口气,这个破刺客,别看势单力孤,但他的兵器涂有剧毒,伤到人非常麻烦,而且像这些刺客,一般都不在身上带解药,伤到自己都会死,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赔本买卖。

    “多谢贝斯团长一路保护。”

    叶寒风真心诚意的感谢,提醒他有刺客,有暗中保护,这种盟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叶团长受惊,我也没想到他如此歹毒,居然提前潜伏在这里。是我的疏忽,如果那一箭————”

    说起来,贝斯都觉得后怕,那一箭若是射在他身上,也会没命。

    叶寒风上下打量夜壶:“这个刺客不简单,贝斯团长想要怎么处置?”

    “我打算和埃鲁因家族交换,他们手上有我们的人,只能拿他回去。希望叶团长能把他给我。”

    “客气了,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人也是你抓的,自然由你处理。就此别过。”

    “叶团长保重,后会有期。”

    战马嘶鸣,纷纷目送。叶寒风等人背负行囊,一个个走进格兰之森,消失在树与树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