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章

    人群骚动,低声议论,又唯恐惹祸上身,欲言又止,敢怒不敢言。

    这些人都是逃难而来的难民,对于帕拉城的归属感有限,如若这事发生着内城,不用巡逻队,热心正义的市民当场就把这几个家伙扭送官府。

    叶小飞左右为难,浑身挂满商品,腾不出一根手指教训这三个流氓,他看了看叶小蝶,古灵精怪的她满脸惊慌,犹如怕生的兔子,躲在他身后寻求庇护。

    “见鬼,”叶小飞低声道:“丫头,我一打架,你买的东西我是否完好,我保证不了。”

    “反正我不打架,”叶小蝶完全躲在他身后,直接把他推上台面,小声道:“还有,坏了一件东西,你就要陪我十件,还有不能让它们帮你。”

    不用她说,紫电猫咪,五色雀儿,晶白噬魂龙蜂早就逃离他,强势围观。

    “哥几个,你们等等。”叶小飞把身上的东西一件件放在地上,道:“这些东西虽然不贵,但都是丫头喜欢而买的,千万别砸坏了。”

    “男的废了,女的带走,上————”

    显然,这是一群没有道义的混混,趁机挥舞着短刀扑过来。

    “哼,”人群之中一道黑影跃出,身形矫健,落在中间,怒斥道:“我最看不惯你们这群混混,怎么?仗着极乐会七男八女。看小爷打得你们找不到南北。”

    叶小飞似乎认识这道身影,年轻,浑身透着杀气。

    “是你?上次我们进城,你泼了我们一盘洗脚水,对!”叶小飞看了一眼迷茫的叶小蝶,道:“这就是我们上次见的莽撞青年,丫头,你还记得吗?”

    “哥哥,不记得。”

    “我说一个人,你肯定记得,德黑兰大将军,诺森王国双翼,他就是德黑兰家族的继承者。”叶小飞倒是好奇,不过,他并不认为对方是单纯帮助自己,十有**已经认出自己。随即抱着看戏的心情,强势围观。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进,兄弟们,搞死他————”

    三个小混混瞬间把青年团团围住。

    “哥哥,你不帮他?”叶小蝶奇怪的问双手抱胸的叶小飞。

    “虎父无犬子,要是连这三个混混都打不过,真是丢尽他父亲德黑兰大将军的脸,我此时出手,反倒是惹他不快,我们好好看戏就行。”

    德黑兰家族随着德黑兰大将军殉国以及王级军团北荒军团全军覆没,彻底没落,眼前这个青年便是德黑兰家族现任族长,也是德黑兰大将军的二儿子。名叫德黑兰————巴尔顿!

    巴尔顿,脸型英俊,肤色透着苍白,唯有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时不时透着杀气,身后背着双剑,却赤手空拳迎战手持利器的三个流氓。

    巴尔顿攻势快速犀利,出手狠重,一手擒拿,击落对方的匕首,稍一用力,直接捏断对方手腕,过肩摔砸向另一个流氓,突击拳,直接崩碎最后一名流氓的胸骨,估计断了三根以上肋骨。出手极重。

    叶小飞一手拉住叶小蝶,他来这里,就是要闹事,把幕后黑手一个接着一个引出来。他对着一队巡逻队摇了摇头,示意巡逻队不要插手,并且不要出现在这里,以免吓跑对方。

    三四支巡逻队刚辛辛苦苦的挤进人群,叶小飞一个眼神,全部诚惶诚恐的推出商业街。不过,挤出来,便发疯一样往城镇中心跑,通知上级。

    城镇中心,苍牙和劳尔正大声争吵,抢夺兵员。帕米和诺克和邦德正讨论扩军事宜,原本就很乱,当传令兵进来禀报:侯爵大人和精灵公主在东城区,被小流氓欺负了!

    瞬间,整个办公室鸡飞狗跳:东城区难民营可是龙潭虎穴,极乐会可是有化灵级高手坐镇,孤身一人深入虎穴,要是死一个半个,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活。

    “快,掉大军进城!”苍牙咆哮着就要跳窗出去调兵。

    “佣兵工会的,抄家伙,干死他们!”诺克挥舞斧头,大声咆哮。

    “妈的,欺负瘸子是不?干!”邦德把拐杖一扔,一边寻找他的枪,一边骂骂咧咧。

    帕米反应过来,只见一道道身影从窗户跳下,直奔东城难民营:“老大不是回家吃饭了吗?怎么独自一人去了东城难民营?该死的,来人,立刻去把苍牙总军团长截住,大军万万不可进城,叶小飞侯爵绝非莽撞之人,让他带一队精锐秘密进城,潜伏于侯爵大人附近,看我手势行事。”

    叶小飞悠闲的左右张望,刚好发现旁边摆着一摊卖豆腐脑的。不过,他人一过去,人群纷纷后退,彻底把摊位暴露出来,只有满头白发的老板舍不得他的家当,胆战心惊望着叶小飞,又看看战场:十几个正在围攻巴尔顿,他身手狠辣,却不足以吓退这群混混,反倒是闻声赶来的混混不断加入。

    此时的巴尔顿彻底成为主人翁,在他旁边哀嚎着打滚的混混不下于十几二十个,而后来加入的混混已经忘记这件事的起因,专心攻打巴尔顿,有两个混混从叶小飞身边路过,只是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攻打巴尔顿。

    “老板,不要怕!”叶小飞安抚似乎要弃摊逃跑的老板,笑道:“我们也只是看戏,你看这一整天没吃东西,讨口吃的,给,这是钱,给我们上四碗豆腐脑。”

    豆腐脑是用黄豆研磨,然后放火上煮,盛出来就是白花花一片,口感鲜嫩,入口即化,洒上糖水,百吃不腻。

    “客观,您还是趁机快逃吧!能走一个是一个,不然这么漂亮的姑娘就要被糟蹋了!”

    对于老头苦口婆心的奉劝,叶小飞权当耳边风,道:“大爷,您尽管上豆腐脑,指不定待会会把你的摊位砸个稀巴烂,这钱您拿着,然后躲远一点,以免误伤。”

    知道来龙去脉的围观人群一听,一个个诧异的看着叶小飞,一时间盈盈期待:难不成这对小情侣大有来头?不过,极乐会可是无法无天,而且,现在,极乐会的人越来越多。

    “哥哥,有荣耀灵者过来了。”

    叶小飞正搓着手,盯着老者端上来的四碗热腾腾的豆腐脑,他实在是有点饿了。

    “哦?”他这时才舍得把目光投向战场:沸沸扬扬的人群不断往后挤,让出一个百米战场,一道道身影挤出人群,加入围殴,这些人统一佩戴太阳徽章,很好认。战场中间,不下于五十个混混倒地哀嚎,三十几个混混正围攻巴尔顿。之前叶小飞并不为巴尔顿担心,但,当荣耀灵者出现时,他不得不收敛他的缺心眼,把心思放回战场。

    “哥哥,他是为了帮我们才打起来,我们这样好吗?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围观。”叶小蝶有点尴尬,如果不是叶小飞拦着,她早就上去帮忙,尽管,她并不喜欢巴尔顿狠辣的手法。

    叶小飞刚要说话,忽然,人群里挤出几道身影,直扑他而来。

    “老大,听说你被打了,我们来干架!”

    “对,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我们老大也敢动?”

    苍牙是马贼出身,如此野,叶小飞理解,但,后一句却是从邦德嘴里出来,要知道,这家伙这时正规贵族出身。谁给他传授道上的黑话?

    “得,让你们赶巧了!”叶小飞扭头对着躲在人群里的摊位老板道:“老丈人,还得麻烦你,给这几位不请自来的家伙,一人上两碗豆腐脑。给我再来两碗,老丈人,你这豆腐脑味道真不错。”

    老丈人不情不愿,犹豫了半天,最终才害怕的回到摊位,为突然出现的三人盛上热腾腾的豆腐脑。老丈人今天之后会为自己这个英明的决定含笑九泉,就是因为叶小飞今天的夸奖,今后豆腐脑开遍全程城,成为帕拉城一大特色。

    “老大,”诺克不明所以,道:“不是听说你被打了吗?怎么?那个替你被打的家伙是谁?看不清楚。”

    诡异一幕出现了,一边打得热火朝天,另一边,叶小飞,叶小蝶,苍牙,帕米,瘸脚的邦德,五个人围着长条摊位桌,有说有笑。纷纷赞叹豆腐脑之美味。

    巴尔顿两眼怒瞪,喘着粗气,凶巴巴的望着谈笑风生的五人。气不打一处,揪起一个流氓衣服,扔向餐桌方向。

    “老大,我听说清月阁的菜做的不错,有空你带我们去尝尝?”苍牙可怜巴巴的说,他军队油水不多,加之他爱兵如子,几乎所有钱都投入在装备更新换代之中,加之哪里的菜又贼贵,自己舍不得去,但,如果是叶小飞这个冤大头,自然要大吃大喝一番。

    “找你嫂子,她说了算!”叶小飞摊了摊手,苦笑摇头,看着被巴尔顿扔过来的混混一路翻滚,撞了过来,笑着一脚又把混混原路踢回战场。

    “小蝶姑娘,这些东西都是你买的吗?真有眼光,对了,听说清月阁的菜不错,改天我们请你和老大一起去尝一尝?”苍牙扭头就开始巴结叶小蝶,连词都懒得换。

    巴尔顿那个气,那群人越聊越嗨,完全无视他,以及他们。有说有笑,就差点酒就完美了。

    “邦德,”叶小飞突然对着邦德说:“你去买点酒,干吃豆腐脑没劲,弄点酒,来两个菜,这才叫人生。”

    邦德无语了,让一个瘸子跑腿买酒买菜,也亏他能说的出口。

    “老大,我去吧!”诺克贼笑着,看邦德吃亏,总觉得心爽。

    “你?”他被叶小飞白了一眼,看着战场笑道:“那个小子,正憋着一肚子气,磨一磨他的锐气就行,别把事情搞大条了!你带人来了没有?要是没有你就自己上。”

    诺克一脸激动,如同喝了两斤二锅头,满脸红彤彤的,一听说干仗,比谁都高兴。

    “佣兵工会的弟兄们,抡起膀子给老子打!只要是站着的,全给老子干翻!”

    诺克把两柄斧头背在身后,振臂一挥,一马当先,上去一拳打翻一个,一脚踹飞一个,好不痛快:奉令打架,简直是人生一大快事!

    在他身后,二三十个佣兵,由强势围观人员,一下子变成参与者,掳起袖子,骂爹艹大爷的话层出不穷,士气爆棚。

    叶小飞吃着豆腐脑,喝着刚买过来的酒,心中默默计算:这么大场面,只要极乐会不时瞎子,就会来支援,那?从难民营到这里,不过半个小时,这么说,极乐会的帮凶马上就到了。

    “苍牙,这酒,喝得尽兴吗?”

    被叶小飞点名的苍牙楞了一下,贼笑道:“老大,有什么买卖,您尽管吩咐。”

    “待会极乐会的主力过来,你瞧瞧的把围观人群劝退,以免伤及无辜,帕米人呢?”

    “帕米?我原本是要调大军进城血洗极乐会,不过被那家伙拉回来,说不放心我,自己带着大批部队在外围,以烟火为号,包饺子。”

    “哦?”叶小飞惊讶的左右环顾,他确定没跟任何一个人说过引蛇出洞的事,包括叶小蝶也是稀里糊涂被自己拐到这里,好奇的问:“帕米调军队过来干嘛?不就是打个架吗?至于吗?”

    “呵呵,别人打架那是闲的蛋疼,无事可做。老大你多忙?一要陪小蝶姑娘,二个,办公室那么多大事等着你处理,那么忙,你还拉着我们过来干架,黄鼠狼给鸡拜年!”

    叶小蝶笑而不语,假装没听见,叶小飞带着她往城东走,她就知道古怪,最为繁华的是成西,而不是难民营的城东,要吃饭,绝对不会有人挑城东。

    “嗯,”叶小飞脸皮厚,也不怕叶小蝶笑话,道:“治理流氓,就一个道理:打!你的拳头大,就听你的。和他们说道理,就像对牛弹琴。不过,邦德,你瘸着半条腿,你过来干什么?”

    邦德正隔空欣赏械斗双方,道:“看戏啊!老大,您亲自导演的大戏,又不要门票费,不看白不看。权当娱乐。”

    “娱乐?”叶小飞眼睛都要掉地上,如果不是估计对方瘸腿,早就仍进人群里。

    不过,这时人类里跑出一道身影,在邦德耳边低声耳语。

    “老大,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邦德现在负责情报,他早早就洒下眼线,叮住全城,这种紧要关头,一切分吹草动,自然躲不过他的视线。

    “再得瑟,信不信我把你丢进去?”叶小飞的眼光在邦德和战场来回转。

    “好消息,极乐会正召集会员,第一批一分钟后抵达,第二批也就是最后一批,预计半个小时后抵达,也就是说,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可以收网。”邦德咽了口口水,急道:“坏消息,城西传来消息,饿虎佣兵团摔着几百人,正往这里赶来,预计也是半个小时后抵达,如果我们暗时收网,饿虎佣兵团极有可能撞破我们的计划。”

    “把他们也放进来,一网打尽,不是更好?”

    苍牙正色道:“侯爵大人,事发仓促,再不被对方发现之下,我们只能集结一千多士兵,包括巡逻队在内。所以,如果放饿虎佣兵团进来,我们没办法收网。是否需要调集大军进城?”

    “不行,”叶小飞连想都没想就回绝:“极乐会不时傻子,饿虎佣兵团更不会是,此时军营以及城门口必然被对方盯梢,一有风吹草动,他们立刻就会解散,隐藏起来,如果不能一次成擒,下一次他们必然更加警觉,所以,绝对不能动军队。连城防军都不能动。这一点,帕米做的很对。”

    “杀啊————”

    外围人群一片混乱,三四百极乐会的人,如同疯狗,边冲边打,很多无辜平民被卷入纷争。

    “老大,极乐会第一批援军来了,怎么办?”

    “凉拌!”叶小飞耸耸肩,对着苍牙无所谓的笑了笑:“断龙崖战役都打过,难道还干不倒这些小混混?那就真见鬼了!诺克,你过来。”

    随着诺克的后退,双方渐渐分开。

    豆腐脑摊位旁一百多佣兵簇拥着叶小飞,护在左右。另外三四百极乐会的人顿时把他们团团围住,大声叫骂。

    “你们佣兵工会就这么一点人?”叶小飞鄙夷的看向诺克。

    诺克正喘着粗气,混蛇青一块,紫一块。苦笑道:“老大,你要打群架,也不知会我们,佣兵工会的总部在城北,见鬼,这一百多号人是我冲进城东分会驻地拉出来的队伍,连自由荣耀灵者联盟都没去,那边似乎有两三百号人吧!早知道这架越打越大,我就让人知会一声自由荣耀灵者联盟。不过,老大放心,一百对三百,我有信心干倒他们。”

    “哎!老子要是被揍,回去我第一个就是揍你,诺克!”叶小飞咬牙切齿,笑骂道:“待会对方还有一波人支援,我只给你半个小时,冲出去,然后带自由荣耀灵者联盟的人过来,给老子压场子。去吧!”

    遥望诺克风风火火的杀出去,叶小飞只能叹息摇头:猪队友啊!

    围观的人群眼看越闹越大,纷纷逃离,回家待着,不过,无数小门缝,小破洞出现,从各处张望,这场群体械斗如春日惊雷,说发生就出现,丝毫没有预兆。

    这,倒是省了苍牙劝退的功夫。

    “老大,”苍牙道:“这些小混混倒是好对付,只是,对方拥有化灵级强者,正面干,人海战术是能耗死对方,但,就怕他跑了,日夜骚扰报复,你知道,他要跑,我们是拦不住的。”

    “你当然拦不住,我也拦不住,”叶小飞笑着环顾四周,极乐会围而不打,似乎在等谁,笑道:“这事,还得求你们的小蝶姑娘,不,是求她放宠物。”

    “小蝶姑娘?宠物?”苍牙不解。

    喵喵————

    紫电猫咪似乎听懂了,仰头挺胸,在餐桌上来回走动,如果不是头顶着一只更昂首挺胸的五色雀儿,它一定就是主角。

    “一只宠物猫?一只麻雀?”邦德嘴贱的嘀咕。

    滋滋——噼啪————

    细如发丝的紫色闪电横空而过,邦德凄厉的痛苦嚎叫在喉咙中回荡:这是一只恐怖的电猫!

    “哎?劳尔这家伙呢?”叶小飞看到邦德凄惨的样子,顿时想起被紫电电惨的劳尔和帕米,这两个家伙,在魔兽森林可是被紫电猫咪电惨,简直到了闻猫色变的地步。

    “那家伙,现在是光杆司令,正巴结帕米,要兵员。”苍牙解释道。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空气越发压抑。

    东城难民营,一支混乱的队伍浩浩荡荡,千八百人,牛逼哄哄的一路骂一路打砸,喊杀过来。城西方向,饿虎佣兵团率领六七百佣兵沉默寡言,跑步前进。

    一东一西,两支队伍几乎同时抵达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