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九章

    铛!

    战锤撞击在血色巨剑上,火光四溅。斯巴达和血刃不断交手。不宽的洞穴被凌乱的灵力爆发震得岌岌可危,仿佛下一秒就会坍塌。

    劝架?叶小飞缩了缩脖子,手里拽着几根草,往山洞里面躲藏。

    麦斯和布隆倒是相劝,不过他们的身份低微,能有什么用?一个是族长,一个是大军统领,俗话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不波及他们就是火神保佑的结果,更何况,他们各自带的护卫并不比他们弱,每一个都是化灵级。

    叶小飞没心没肺的找了个拐角,蹲坐在一块石头上,忘了一眼雷声大雨点小的决斗,叹了一口气,把一个草丢嘴里开始咀嚼,腥涩充斥满嘴,甚至从鼻子喷出来。

    夜灵天草,味腥涩,黑紫色,草结三茎,叶开七角,根茎却如血一般猩红,仿佛生于血,孕育于血,连味道都透着血腥的味道。

    如此刺激的味道,顿时让他反胃,干呕两下,把刚刚强行咽下去的夜灵天草全部吐出来,干呕不止。

    铛!

    两件重型兵器撞击后猛地分开,斯巴达和血刃纷纷投来目光。

    “族长大人,统领大人,”叶小飞用清水润了嘴,说:“你们打得太假了,还是不要打得好。免得伤了和气。”

    两人对望一眼,收起兵器,向着他走来,道:“叶小飞,你那里来的大炮?那种动静。至少是魔晶大炮,但,魔晶大炮的笨重,只能防守城市。”

    叶小飞一愣,血刃统领仿佛很了解魔晶大炮,但,据他所知,矮人一族可是连一门魔晶大炮都没有,况且,矮人封闭千年,估计连魔晶大炮的样子都忘了。

    “我有这个,”叶小飞亮了亮空间戒指。不甘心的再次把一根夜灵天草扔到嘴里,喉结翻滚,要把昨夜的饭菜全部吐出来一样,不过显然又被他咽下去,连带那一根反胃之极的夜灵天草。

    斯巴达和血刃对望一眼,面露心惊胆战,眼中却露出一丝畅快:看不惯凡事淡定,好像没有什么事能让他动容的叶小飞。此时看到他吃瘪,一股快意涌上心头,这两个死敌,尽然生气一丝惺惺相惜之感。

    “叶小飞,想要获得夜视能力,必须服用六六三十六根夜灵天草。一日六次,每隔四个小时服用一次。每次两根,三天之后你就能获得夜视能力。”

    血刃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叶小飞本就惨白的脸更加苍白,甚至有种欲哭无泪的错觉。

    叶小飞拿着第二根犹豫三次,愣是没有勇气把它丢在嘴里,现在光看到,他就觉得反胃,连呼吸的空气都是腥味。

    “服用前后不能超过三分钟,我建议你下次两根一起吃,免得活受罪。”

    对于斯巴达的建议,叶小飞狠狠的一个白眼丢过去,嘀咕一句:“马后炮!”

    没有夜视能力,在地下裂缝便是瞎子,一个瞎子能干什么事,闭着眼睛都能想到。

    ——————

    斯巴达和血刃两个人走最前面,身后便是叶小飞几个,而他们的卫队,则在身后警戒。一黑甲一红甲,两队人在后面争锋相对。

    队伍往洞穴深处行进,气氛异常诡异。把两只斗鸡放在一个笼子里,怎么可能不角逐胜负?

    偏偏,现在这条路只有一个出口,至于他们进来的洞口,已经被兽斗崩塌。

    咔嚓!

    一声轻响,不知道谁触动了机关。洞壁震动,转瞬,一排排,一列列射击孔浮现,左右两侧,数百上千的射击孔布满这一段山洞。

    “盾阵!”

    “盾墙!”

    斯巴达和血刃爆退,融入他们卫队的盾墙和盾阵之中,瞬间转变成两个缩头乌龟。

    “布隆,你左我右!风灵光盾,重盾形态!”

    叶小飞爆喝一声,一枚闪烁白光的重型光盾被狠狠砸在地上。

    嗖嗖嗖————

    箭矢如雨,喷薄而出,每一额射击口箭矢一根接着一根,仿佛无穷无尽。

    风灵光盾火星四溅,接连成片的撞击使得他不得不双手持盾,稳住阵脚。他的背后,是麦斯,麦斯的背后则是举着寒冰巨盾的布隆。

    “斯巴达族长,血刃统领,这是什么情况?万箭穿心?这个洞不是你们矮人先祖建造的吗?还好头顶没箭孔。不然我们三个死定了。”

    后面两个龟甲防御阵之中的斯巴达和血刃脸色一变。急道:“小心头顶!”

    咔嚓。咔嚓————

    箭雨声中,传出巨大的齿轮搅动声,洞穴顶尘土梭梭掉落,裸露处一根手臂粗的弩箭。

    括括括——————

    弩炮咆哮,大多数弩箭撞上血色盾阵,撞出一溜溜火花。恰巧,三根弩箭同时撞在一块盾牌上,把盾牌撞偏,一根弩箭见缝插针,插入盾阵之中。

    惨叫之声随机响起。

    血刃的遁甲阵瞬间破败,箭雨纷纷,如雨水般落在矮人战士敦实的身体上。

    “跑!”叶小飞望着头顶向自己蔓延射击的弩炮,第一反应就是跑路,但,刚踮起脚跟,整个人像定身一样停下来:他一跑,身后两个人必定被射成马蜂窝,或者被头顶的弩炮串葫芦。

    括括括————

    弩炮射击,叶小飞觉得要完蛋,不能丢下战友跑,但,又挡不住。何况,左右两边的箭雨从开始就没有停止的迹象,压制他的行动,况且,一旦失去彼此掩护,瞬间就变成马蜂窝。

    化灵级的身体,只比荣耀灵者强一点点,甚至比不上高级魔兽的**强度,一旦暴露在箭雨下,必死无疑。

    但,弩炮!

    “我草!”叶小飞怒骂一声,直接从空间戒指里抽出一门魔晶大炮。

    砰砰砰!

    魔晶大炮刚一出现,立刻遭受弩箭和箭雨的洗礼,浑身都是火星。

    砰——————

    七八米的魔晶大炮轰然粉碎,化作漫天银色冰晶。

    一门价值连城的魔晶大炮,直接被射爆!

    “不要慌!”叶小飞一拉布隆,一左一右,再次合二为一,彼此庇护对方的后背。

    箭雨依旧,弩炮的射击像后面延伸射击,似乎要倾扎每一寸土地。

    咔嚓——咔嚓————

    巨大的轮机声下,传来麦斯惊恐的声音:“不好!弩炮自动装填,完了!”

    叶小飞视野有限,但一片片弩箭装填完毕声却听得一清二楚,他用一门魔晶大炮挡住了第一波弩箭洗礼,难道还要再牺牲一门?最见鬼的是,这些箭,还没完没了了!

    “斯巴达!”叶小飞寻求帮助,道:“这是你们祖宗建筑,你们快想想办法,不然都得死在这里。”

    斯巴达的黑甲卫兵快速移动,罩住被射破阵的红甲盾阵。这一动,顿时有不少人中箭,焖哼一声,坚决要在第二次弩箭射击前护佑他们的同胞。

    “叶小飞,你自求多福,”斯巴达扶起一个伤兵,用盾牌遮挡箭矢,叫道:“说实话,死亡之谷并非被遗弃,而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的先祖不得不放弃。我也没办法。血刃你怎么样了?”

    见鬼,叶小飞突然怀疑自己的耳朵:斯巴达居然关心自己的死敌血刃。这种时候,不是各安天命,自求多福吗?况且,这箭雨和弩箭交织而成的死亡之网。血刃一旦死了,谁都怪不得谁,他大可以名正言顺的接掌战神堡垒十万矮人大军。

    有猫腻!

    想法在心头一闪而过,第二轮弩箭开始发射。密集的机括生生生压制住万箭齐发声。

    “布隆跟进我!”叶小飞底喝一声,身体一矮,怒吼:“破军升龙斩!”

    白光升腾,照亮整个洞穴,叶小飞幻化出一个白龙头,朝射击孔发起猛烈冲锋。

    “破!”叶小飞的爆喝回荡在整个空间。

    轰!

    剧烈的爆炸震碎所有箭矢,叶小飞的身影被弹射回来,而不是撞人墙内。

    “噗!”叶小飞猛地吐出一口瘀血,借着微光清楚的看到从墙壁上突然伸出来的枪林,仿佛是受了刺激,洞壁两边伸出无数的钢枪,锋芒毕露,遥指。

    叶小飞刚才的一幢,直接撞在如林的钢枪。

    万幸,盾与枪的瞬间较量,盾胜,方才避免被枪林破体而亡。

    “叶小飞,你怎么样?”布隆急速退过来,护住叶小飞的后背,只见十几根箭矢陷入叶小飞后背,而他同样不好受,尽管身后由持双斧的麦斯保护,但也是瞬间挂彩,三人当中,麦斯是伤的最重的。

    “咳咳,死不了!弩枪立刻就到了,麦斯,你用钢盾挡住右侧,我用风灵光盾护住头顶。”

    叶小飞立刻从空间戒指抽出两面盾牌,交给麦斯。

    弩箭势大力沉,受伤的叶小飞不敢保证能挡住。

    “叶小飞,我挡弩箭,相信我。”

    一左一右,加上头上盖着一面寒冰巨盾,三个人的生死瞬间寄托在三面盾牌身上。

    箭雨不止,钢铁碰撞的火花隐隐要照亮整个空间。

    “是铜墙铁壁!”龟缩在盾阵之中的斯巴达忽然大叫一声:“你们要撑住。”

    “灵技——坚不可摧!”

    布隆一声底喝,寒冰巨盾光芒大炙,但,温度却瞬间暴跌至零度以下,风雪飘荡,一枚寒冰巨盾猛的撞向天空,却是化形五米冰晶巨盾破空撞上洞顶的弩炮。

    砰————

    冰晶巨盾化作漫天冰晶,悄然散落,把所有弩箭冻成冰条,甚至一举冰冻住头顶十米铜墙铁壁。

    咔嚓————咔嚓————

    更大的齿轮声响起,侥幸躲过一劫的众人顿时提心跳胆,随着地表微微颤抖,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左右两侧的墙壁。

    墙在动!

    弥补墙壁的枪林正缓慢而坚定的朝他们移动。要生生扎死他们。

    这是一块死地!

    “扶起受伤的兄弟,冲过去!”

    在死亡面前,箭雨,似乎变得不值一提。

    两人一组,中间夹着重伤的矮人,训练有素的矮人一队队疯狂奔跑在箭雨之中。

    头顶的弩箭一过,第三波弩箭正在装填,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放弃盾阵的他们。绝对挡不住头顶的死亡弩箭。

    “我们走!”叶小飞架起重伤的麦斯,对着护佑在另一侧的布隆道:“必须冲过去。”

    一左一右,两个人踩着同样的步调,狂奔于箭雨之中。两侧的铜墙铁壁似乎知道猎物要跑了,合拢的速度越来越快。

    咚咚咚咚————

    通道尽头,是一道让他们绝望的青铜大门,估计有十厘米那么厚,敲起来声音沉重。

    几乎每一个人都负伤,冒死穿越箭雨,这道门却封堵所有人的希望。

    墙还在压缩,两侧的箭矢从未听过,头顶的弩箭依然蓄势待发。

    “左右稳住!”卫队长底喝稳住士气。继续抵挡左右箭雨。

    “砸?”叶小飞想不出其他办法,但是,已经砸了不下于十下,而且还是重型大锤,但,铜门丝毫不惧。

    “有几个战士伤的很重。”血刃说着,把插在身上的箭矢拔出来,带出一道血箭,道:“玉器级箭头,难怪,连我的血甲斗不能完全防御。”

    “噗!”叶小飞猛的吐出一口鲜血,众人才发现,在叶小飞后背,居然插着七根箭矢,最重要的是,叶小飞身穿布衣,丝毫没有护甲保护。

    “快救人!”斯巴达底喝道:“你别动,忍一忍,必须把箭拔出来。”

    一支箭抽出,便是一道血箭激射,当最后一支箭拔出,叶小飞整个人都虚弱下来。

    “族长,统领,两边墙壁合拢的越来越窄。”卫队长警戒道。

    “让开!”叶小飞挣脱斯巴达的参附,虚弱的气势一朝散尽,凌厉锋锐的气息蓬勃激射,转瞬便如一柄锋芒毕露的凶剑,蓄势待发。

    门,必须破!不然所有人都要死在这个该死的地方。

    敲门的矮人纷纷退避。

    叶小飞以拔剑之势,迎击铜门。

    灵器级生灵剑如月光流淌的锋芒光芒大盛,一举掩盖生灵剑本体,幻化成一道光剑。

    叶小飞的气势瞬间拔高,抵达巅峰之后,急速收缩,浮现出他平凡的身体,甚至能看到背后不断冒血的箭孔。

    只是,生灵剑发出如容太阳般耀眼的光芒。

    转瞬,光芒内敛,露出生灵剑本体纤细的剑身:一柄普通的剑!

    “雷霆————拔刀斩——”

    普通的一斩,衍生出万千紫电,一道细微的紫色剑气转瞬掠过空间,消散。

    “咳咳————”叶小飞虚弱的以剑柱地,虚弱之感由血脉深处爆发,瞬间席卷整个灵魂。

    “完了?”矮人们望了望毫发无损的铜门,再看看自己把自己累倒的叶小飞:刚才真的攻击了吗?

    只有入微级的斯巴达和血刃万分恐惧的看着叶小飞:这恐怖至极的一斩,足以斩杀他们两个人。这一剑,极快,极锋。那倒细如发丝的紫光,直接切断十厘米厚的青铜门,但,这么大的门断裂,却来不及发出一声脆响,甚至,在表面看不到一丝断痕。

    至少,在化灵级矮人的眼里,青铜门依旧是青铜门。毫发无损。

    斯巴达和血刃对望一眼,微微点头,同时走上前去,一个执掌巨剑,血焰缭绕,瞬间身后幻化出一个十米火神形象,很模糊,但,却是最强灵技。另一个战锤横陈,一个土黄色虚影同样浮现身后。

    厚重的一捶,狂暴的一剑。

    轰————

    青铜门终于裂开一道缝隙。

    暴力破门,矮人们欢呼之余,鱼贯而出,逃离这个让他们一辈子都恐惧的死亡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