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夜袭据点

    格兰之森营地,佣兵们早已经习惯早出晚归的生涯,随着夜幕降临,便陆陆续续从格兰之森返回,在他们眼里,今日的格兰之森营地和往日并无异样。

    叶寒风缓缓擦拭手中的利剑,目光落在刀锋,眼中便多了一丝锋芒,闪过一丝杀机。他知道,昨夜失手的高阶刺客,今晚必会再次光顾。与常人拼命寻求庇护不同,他清空了整个火龙佣兵团驻地楼房,形单影只映着灯火磨砂利剑。

    剑锋被他勤劳的手打磨一新,锋芒毕现。他却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开始打磨剑身,或许,打磨成镜子一样光滑才会罢手。

    灯火阑珊处,人影踌躇间。

    驻地楼房对面,黑暗中的眼睛不断窥视,寻找伏兵所在。

    “太诡异了,”黑暗中有人嘀咕:“从未见过如此空虚的驻地,要立刻把这个情况上报。”

    黑影刚刚离去,他所在的位置立刻出现另一道黑影,没有一丝迟疑,紧跟其后。

    叶寒风自然不会傻到等死。连巡逻队都挖不出杀手藏身所在,只能说明对方在营地之中有据点,他想知道杀手幕后是谁,什么组织。冒巨大风险,甘当诱饵。果然,让他等到了,监视的人终于耐不住性子。

    跟随黑影的事卡尔顿,高阶佣兵,不敢有一丝懈怠,紧跟其后。穿街过巷,终于看到黑影转进一个大楼,看到这里,他按耐住心中的震惊,连忙返回佣兵驻地。

    叶寒分磨刀声渐渐停止,抬头看到走进来的身影,没有一丝意外,低头又继续打磨战剑:“查到了?让我猜猜,埃鲁因?”

    卡尔顿急忙上前两步,压低声音:“团长,别人不知道,但我认得那是埃鲁因家族在营地的据点,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就是埃鲁因家族。埃鲁因家族太过强大了,团长,是不是要避一避?”

    卡尔顿说的委婉,意思却很明显:打不过,赶紧逃跑,兴许还能保住性命。

    让卡尔顿惊慌的消息,叶寒风手上的动作连停都没停,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去准备几套夜行衣和面罩,如果对方子时没有动手,我们就杀上门,放把火烧了。”

    卡尔顿惊慌失措,看到叶寒分一脸轻描淡写,感觉是在杀只鸡一样毫不在乎,大感意外,同时也为他的沉着和不怕死感到敬佩。

    “属下马上去准备。”

    卡尔顿领命而出,寻找夜行衣和面罩。

    “什么?怎么可能?”

    埃鲁因据点之中,忽然发出一声质问,充斥着狐疑和不信任:“你确定看清楚了?整个驻地就只有他一个人?”

    毒蝎没有理由不怀疑这是一个陷阱,不过,想破脑袋都想不出陷阱在哪里。职业特性让他嗅到一丝危险。

    探子言词肯定:“大人,驻地的卫兵和巡逻队全部不知去向,房子灯火通明,但看不到一丝人影,里面肯定没有人,足足两个小时没有一个人进出。恐怕是吓破胆,全都跑了,大人,现在就剩叶寒风一人,进去摘下他的头颅,任务就能完成。”

    毒蝎一挥手,让探子下去,整个人开始疑神疑鬼:“不可能等死,肯定有伏兵。先派人探一探水,叶寒风只是一个中级战士。如此————”

    “来人,派一支杀手小队把叶寒风的头拿回来。”

    命令一出,底下人一片忙碌,为了讨好来自肯塞尔城的杀手大人,驻地派出最好的杀手,一支五人小队,身穿夜行衣,悄然出行。

    驻地大门洞开,灯火通明,唯独二楼有一道身影,临窗磨剑,像是入迷了,连头都不曾抬一下。从敞开的窗户看,里面一览无余,再也没有第二道身影。

    叶寒风低头磨砂,耳边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是来自头顶,心里警钟长鸣:“该来的,总不会错过。”

    “出来吧,何必鬼鬼祟祟。”

    五道黑影应声闯入房间。破门而入和破窗而入几乎同时响起,彰显他们训练有素,人还在地方翻滚,手中的小弩瞄准叶寒风,数支弩箭呼啸袭来。

    叶寒分一脚踢翻桌子,挡住破空袭来的弩箭,在一片咄咄咄声中,抬脚把整张桌子踢飞。

    砰————

    杀手一言不发,扔掉小弩,一手持锋利嗜血的匕首,另一只手却是一个绳套,就地一滚让过飞来的桌子,伸手一扬,绳套飞起,套向叶寒风的脑门和四肢。

    恩格斯大陆的杀手早已经成体系发展,拥有自己的暗杀之道,其装备之诡异,方法之多,让人瞠目结舌。早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小匕首,躲在目标背后抹脖子。那种低级的暗杀,几乎近不了佣兵的身体就已经被发现。

    叶寒风心头一突,他能料到短弩,却想不到还有绳套,匆忙挥剑砍飞两套,左手和脖子一紧,紧接着整个人失控,往后倒飞。

    砰砰————

    仰天倒下,把椅子撞的粉碎。叶寒风连忙斩断脖子上的绳子,还来不及喘息,三个刺客挥砍着匕首迫近,暗黑色的匕首刺向身体各个要害。

    “滚——!闪光————”

    叶寒风放出一声怒啸,左手雷龙之戒白光一闪,喷出拳头大的光球,如同被纸包裹的灯泡,散发温柔的光芒。叶寒风却不敢有一丝怠慢,紧闭双眼,侧滚避开落下的匕首。

    噗————

    白色光球发出水泡破裂一般轻响,极致的白光充斥整个房间,从破开的门窗射出一道道耀眼的白光。

    杀手睁大眼睛扑杀侧滚的叶寒风,眼睛白光闪过,眼睛瞬间失明,眼前一片白芒,辣椒摸眼睛的刺痛,让他本能的捂着眼睛发出无法控制的惨叫。

    “啊啊啊啊——————”

    叶寒风松了一口气,却不敢有一丝怠慢,睁开眼看到的是五个捂着眼睛痛苦哀鸣的杀手。他急速爬起来,挥剑斩断束缚右手的绳子。冲过去一顿狂砍,五个杀手发出更加痛苦的惨叫,倒地不起。

    叶寒风的剑在这一刻冰冷且嗜血,划过一具具身体,毫不留情的全部击杀。

    砰砰砰砰————

    五具流血的尸体被一一从窗户扔出,重重的落在街道上,仿佛嘲讽黑暗中窥视的人。

    叶寒风把剑擦拭干净,换了一张椅子,拾起磨刀石,重新临窗磨剑。

    驻地对面,一栋楼房黑暗处,毒蝎很是震惊,以及不可思议。

    “冷面杀神?怎么有比我还冷血嗜杀的人?外界不是说叶寒风古道热肠,热心助人吗?怎么如此冷血无情。五个————不对,他的战斗力怎么如此之强,五个同级杀手,居然被他反杀。此人不除,他日必成枭雄。杀————”

    毒蝎恨不得冲过去亲手摘下叶寒风的头颅,事实却是他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丝。付出五条人命,没有看到叶寒风的伏兵在哪里。要么是没有伏兵,要么伏兵没有出手的机会。

    沙沙——沙沙沙————

    磨刀石的声音充斥夜幕,周围一片死寂,仿佛像是在一片坟地,而不是营地闹市区。诡异,平常人来人往的街道,今夜空无一人,就连随处可见的巡逻队都失去了踪影。

    时间流逝,五具尸体的渐渐冰冷,身上的血也已经凝固,子时已到。

    叶寒风起身关好窗户,转身进入驻地内部。

    暗室中的卡尔顿恭敬的递过一身紧身夜行衣:“团长,子时已经到了,看来那个杀手心机深重,不会轻易露面。”

    子时一过,危险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急迫。不过,叶寒风不准备等待,选择主动出击,逼迫杀手现身,替昨夜死去的弟兄,以及死去的驻地队长报仇。

    “以血尝血,以命抵命。”

    戴上面罩,叶寒风毫不犹豫隐入黑暗,从驻地的后院翻墙而出,映入真个格兰之森营地的黑暗面。紧随其后的是三道同样身穿夜行衣头戴面罩的身影,分别是卡尔顿,卡奇契,墨尔切。

    对于卡奇契,即便带了面罩,他那特殊的体格以及少有的长柄战斧兵器,足以让人记忆犹新,摆明了面罩之下就是他。穿不穿夜行衣,都是一样,只不过是一层遮羞布。

    叶寒风挑了一条远路,远远大绕了营地一大圈,绕开埃鲁因家族的耳目,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埃鲁因据点身后。

    埃鲁因据点是一栋隐蔽的二层居民楼,非常普通,在众多居住区非常的不起眼,看一眼就能忘记,这么小的居民楼,掩藏不了什么东西。自然不会有人怀疑。

    “在地下。”卡尔顿看出他的疑惑,低声解释:“这只是入口,埃鲁因据点在地底下。团长,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毕竟是埃鲁因家族。”

    叶寒风头也不回,冷冰冰的道:“埃鲁因又如何?刺杀我就算了,滥杀无辜,今日就让埃鲁因家族从格兰之森营地扫地出门。敢动我的人,我就断他一支手指。开始吧。”

    佣兵最是怕死,又最不怕死。

    看起来矛盾,但事实就是这样,职业特性,他们就是拿命赌明天的人。

    砰————

    普通的木制大门应声而碎,卡奇契的长柄战斧破门而入,硕大的身躯跃入房门,还不等看门人反应过来,长斧呼啸,扫飞两人。

    外面看似普通的居民楼,里面处处透着军事据点的防备,随着两个看门人撞翻桌子,停止翻滚。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沉重的脚步声和警报嘶鸣,十几个人影呼啸而来,顿时把入侵者团团包围。

    “什么人,胆敢闯入埃鲁因家族的地盘,活得不耐烦了?”

    “把他们围住,乱刀砍死————”

    “杀啊————”

    卡奇契长柄战斧舞动成一道粗壮的黑影,扑过来的埃鲁因战士纷纷倒飞,包围圈反而越来越大,直到他们身体贴着墙壁,才发现退无可退。不得不直面势大力沉的战斧。

    砰砰砰————

    一道道黑影从窗户飞出去,普通的墙壁出现一各个人形洞口。

    高阶佣兵的战斗力完全不是普通佣兵能够比拟,更何况埃鲁因据点安逸已久,完全想不到有人敢对他们动手,触不及防,有好几个都是穿着一条裤衩拿着兵器冲出来。

    队伍深入,房子正中间出现一道楼梯口,笔直通向地下。

    暴风雨般的袭击,来得快去得也快,地道下面或许都没有察觉,至少,叶寒风畅通无阻的进入地道。

    “外面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吵?”毒蝎不满的嘀咕一句,旁边立刻有一个仆从点头哈腰,转身便是一脸盛怒,准备喝斥外面的手下。

    他刚刚来得及打开房门,身形如子弹般倒飞,砸翻一大堆东西。

    “别来无恙,朋友。”

    叶寒风眼底闪过一丝狂喜,他认得这个眼神,昨晚的杀手。

    “叶寒风!你怎么进来的?来人,快来人————”

    “不用喊了,”叶寒风一挥手:“你是最后一个。说一说吧,是谁让你杀我。”

    地下空间安全隐秘,缺点也是致命的,容易被堵死。

    叶寒风往门口一堵,毒蝎插翅难飞,一个杀手在狭小空间内被三个同阶高阶佣兵围殴,除非出现奇迹,否者毒蝎难逃一死。

    外松内紧。谁都不敢再一个资深杀手面前大意,特别是一个绝望的杀手。

    墨尔切紧紧的护佑在侧,卡尔顿侧身堵住出口,卡奇契大包大揽,直面毒蝎。

    “叶寒风,你敢!”毒蝎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里是埃鲁因的地盘,你敢在埃鲁因的地盘杀人?你会死得很惨。”

    “我怎么死,我不知懂,但,我知道你会怎么死。拿下!”

    叶寒风说完后毫不犹豫转身离开,杀手的誓死反扑,不是他一个中级战士能够承受。

    毒蝎显然知道叶寒风是他唯一的活路,只有劫持他,才有一丝可能,所以毫不犹豫的扑杀过来。

    “大胆!死到临头还敢嚣张。找死!”

    卡奇契嚎叫一声,长柄战斧横扫,空间本来就不打,他一记重击,占据半个空间,毒蝎直接被逼退。

    叶寒风退出密室,留下三个高阶佣兵扑杀杀手。

    战斗如雷声骤起,整个地下空间都在颤抖,很快平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团长,还有半口气,卡奇契出手有点重了。”

    卡尔顿打开门说了一句,侧身让叶寒风进去。

    密室一片凌乱,平整的墙壁出现一个个坑,原本整洁的房间,一片狼藉,微弱的灯火摇曳,勉强照亮昏暗的空间。地上趟着一具尸体,身上有数道伤口,鲜血直流,最致命的还是被劈开的肚子,肠子流了一地。

    高阶战士的生命力都得到大幅度增强,即便如此重伤,依然能够喘息一二。

    叶寒风并不抱多大希望,一个将死之人,还能逼他不成?不过还是问道:“谁让你刺杀我?”

    “叶——叶寒风,我告诉你,但,求你帮我一件事————”

    “嗯?”叶寒风还是头一次听说,大感不解:“什么事?”

    “给我个痛快。”

    “好。说吧。”

    “是左之柱————”

    噗————

    一剑穿心!

    叶寒风缓缓收回战剑,结束毒蝎人生最后的痛苦。

    毒蝎死,雷龙之戒亮起一丝光芒,一闪而过。吸收高阶杀手的灵魂之力,雷龙之戒解封高级魔法闪电之链的进度50%。晋升高阶战士的进度变成:55%。

    “能拿的都拿走,放把火结束一切。”

    叶寒风转身离去,高阶佣兵卡尔顿紧随其后,经过惨痛的酒馆流血夜,吸取教训随时都要有一个高阶佣兵保护他。

    夜深人静。

    格兰之森营地燃气大火,一栋房子熊熊燃烧,想要扑灭已经晚了。随着房子的骨架坍塌,一切归于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