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七章 酒馆后记

    “追,别让人跑了————”

    “围起来,一个都不能让他们跑了,全部拿下————”

    巡逻队匆忙的封锁现场,一部分人破窗而出,追赶逃跑的毒蝎。嘈杂的酒馆之中,鸡飞狗跳。

    “你是什么人?”巡逻队长用兵器指着叶寒分,他的手下立刻把叶寒分团团包围,强弩硬弓,大刀长枪:“给我拿下,把他绑了,严加看管。”

    叶寒风看着倒在他脚边的驻地队长,脑袋一片空白,时不时闪光进门时的勾肩搭背,酒桌上推杯换盏。一切如同过眼云烟,随风飘散。在眼前的不过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他感到茫然和悲哀,更多的是不甘心和责备。

    “如果不喝那么多酒,如果有一丝防备,如果————,一切就不会这样,是我的错————”

    巡逻队上前准备缉拿失魂落魄的叶寒风,酒馆老板及时的从柜台底下钻出来:“大人,大人,他是被刺杀的人,狂龙佣兵团团长叶寒风,刺客就是跑掉的那个,你们别抓他。”

    “你是老板?”巡逻队长一犹豫,可能是看到伤亡惨重,实在太过悲凉,同情道:“叶团长请节哀,来人,协助救治伤员,送到牧医室。”

    巡逻队开始动手忙碌,一个个酒鬼和伤员被送出小酒鬼,最后就连驻地队长的尸体都被搬走,小酒馆显得空荡荡的,只剩叶寒风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血迹之中,仿佛一头驻足的孤魂冤鬼,不愿散去,等待着什么,希冀着什么。

    一夜寂静,晨曦破晓。

    窗边的一缕阳光落在地面,照亮斑驳的地面,落在叶寒分的身上,呵护着这具彻夜未眠的身体,给他带来一丝温暖。

    “天亮了?”

    叶寒风迎着阳光眺望,是一个金灿灿的骄阳,朝气勃发,徐徐的从东方升起,似乎跟他说:今天和昨天没有什么两样,和明天也不会有不一样,日子就是这样子一天天结束,然后开始崭新的一天。此时他,终于明白佣兵界的血腥以及残酷,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认识到一个没有法律庇护的世界,将是何等荒诞和无序,如何的混乱的肮脏。

    死亡,或许就在下一秒。

    “队长,一路走好,”叶寒风缓缓的跨出站立一宿的脚,喃喃道:“我叶寒风发誓,从今往后,滴酒不沾。”

    推开小酒馆大门,大量阳光闯进血腥酒馆,突然的光明刺得他眼睛生疼,不由得眯起眼,等他适应过来,眼前站满密密麻麻的身影,一个个全服武装,严阵以待。左边是火龙佣兵团,右边是狂龙佣兵团。愤怒和哀伤在他们脸上交织成型。看到叶寒风出来,齐刷刷希冀看着他。似乎跟着他走就能报仇。

    叶寒风心很累,残酷血腥的现实把他打击的体无完肤。一道道信任的目光袭来,仿佛给了他力量。他知道,即便全世界与他为敌,还有一帮佣兵愿意与他并肩作战,死亡和血腥并没有吓退他们,反而激起他们的斗志以及复仇之火。

    “一切才刚刚开始,我会亲自拧下凶手的脑袋,祭奠枉死的兄弟,告慰他们的英灵。散了。”

    叶寒风缓步穿过人群,朝着火龙佣兵团驻地走去,他的旁边,跟着一些人,保护他的安全,以及聆听他的命令。

    “马尔斯。”

    身后人群中就有一个人疾走两步,与他并肩而行,悲愤道:“团长节哀,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拼了小命不要也会完成。”

    “你混迹三教九流,应该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现在,是时候动一动了。”

    “团长,如果资金到位,三天之内就可以初见成效。”

    马尔斯有人脉,三教九流混得不错,不过,那些人天王老子都不认,只认钱,如果钱给狗,亲爹都能出卖。再次之前,金钱一直是一个瓶颈,遏制狂龙佣兵团的情报来源,现在有钱了。

    “除去牧医室开销,”叶寒风咬牙切齿的道:“我账面上所有金币全部划给你,至少近万金币,三天之内我要看到结果,杀手叫什么名字,谁在幕后指使。”

    马尔斯心头一紧,瞳孔不由得放大。如果不是昨晚刺杀事件,这笔资金绝大部分用来扩建佣兵团,能落到他手里有三百金币就不错了。突然上万金币划过来,有点触不及防,但更多的是亢奋和激动,终于可以上纲上线了。其他人多少都混了一个小队长,跃居佣兵团高层,唯独他,名不见经传,跟个跑腿一样,可有可无,特别是他一副和事老的大圆脸,整天都是笑眯眯的,人畜无害,几乎没有多大的存在感。只有他知道,叶寒风是多么其中他。

    “团长,三天之内,绝对给你答复,如果失败,我马尔斯以死谢罪。”

    许下重诺,马尔斯肩负着使命小跑着离去,等待他的将是没日没夜的追凶之路。

    叶寒风身为特种兵出生,知道情报的重要性,之前没有放在心上,这次吃了大亏,终于让他摆正心态。他的步伐没有停止,声音也没有因马尔斯离开而中止。

    “乌克斯。”

    “属下在,请团长吩咐。”

    “你带着战士一分队,潜回肯塞尔城,探听八方消息。重点关注埃鲁因家族,黄昏之手。以及肯塞尔家族。特殊情况,可以向火龙佣兵团寻求庇护。在他们宣布终止同盟之前,至少现在我们还是梦游。”

    乌克斯闪过一丝为难:“团长,本队队员伤亡过半,能走得不过三四个,人手恐怕不足。”

    肯塞尔城何其巨大,靠三四个人探听消息,无异于大海捞针,即便能听到,也不过是流传在明面上的事情,后知后觉,没有多大作用。叶寒风显然知道,他也不求探听到什么隐秘,至少要先了解肯塞尔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比如,两大家族何时联姻,准确的日子是什么时候,这种众所周知的事情,他必须了解。

    “从战士二分队抽调人手,能动的全都带出去。整理能听到的消息,每天给我派人快马加鞭送过来,我们不能再做糊涂蛋,连谁要对我们出手都不知道,处处被动挨打。”

    “是,团长,我们立刻出发。”

    乌克斯转身召集人手,本来不多的队伍,一大半的人跟着他离开,没有一丝拖沓,直奔马厩,骑上快马直奔肯塞尔城。

    今晚日落之前,将会有一份来自肯塞尔城的情报。

    保护叶寒分的队伍虽然走了一大半,但其他人显然不怎么担心他的安全,因为此时跟在叶寒风身边的足足有三个高阶佣兵。

    烈火小队队长墨尔切,如果不是他昨晚相救,叶寒分早就成了一具无头尸体,所以,佣兵们很敬重他,非常感激,很自然,就接纳了这位一直想要报答叶寒风的佣兵,成为狂龙佣兵团的一份子,现在更是寸步不离,贴身保护叶寒风的安全。

    所有人都有理由相信,昨晚的刺杀不会是结束,仅仅是一个快端,接连的刺杀会不断发生。

    三个高阶佣兵中的另一个是老熟人,高阶佣兵卡尔顿。

    卡尔顿非常后悔昨晚上没有跟过来,没能及时出手挽救这场悲剧,此时的他依旧一脸懊悔和后怕,如果叶寒风真的挂了,狂龙佣兵团恐怕就会陷入内斗或者直接散架,只有聚集在叶寒风身边,他们这些毫不相关的人才能紧紧的拧成一个铁拳头。

    大家都信任叶寒风,所以,他不能死。绝不能死。

    紧跟在卡尔顿身边的就是他之前团队里的仅存的另一个高阶佣兵,因为无钱付医疗费,放弃治疗等死。是叶寒风出钱替他垫付医疗费,得到及时的救治保留一条性命。通过这段时间的救治,已经变得生龙活虎,为此花费了近百枚金币。

    即便在高阶佣兵眼里,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团长,这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卡尔顿主动介绍高阶佣兵:“卡奇契,他的命是团长你救的。听说我加入佣兵团,也要加入,还请团长收留。”

    叶寒风停下脚步,凝望这个生面孔。

    卡奇契,一脸络腮胡子,跟活张飞一样,面向粗狂,肌肉健壮,孔武有力,一头红色寸头,骨骼很大,有一米**,身负铁甲,背负一柄长柄开山大斧,属于重装佣兵,样子能吓唬住小孩子的哭声,相当凶悍。

    “团长,卡奇契的命是你救的,只要给一碗饱饭,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卡奇契的声音就像人一样,粗狂豪迈,孔武有力,一点都不知道委婉和谦虚。

    叶寒风很喜欢他,直肠子的老实人,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不过,这样的人也容易吃亏,需要机灵一点的人在旁边关照,但冲锋陷阵,绝对是一块好材料。

    “欢迎你加入,卡奇契。”

    叶寒风微微点头,转头继续快步心中。街道上的人群看到他们的驾驶,纷纷让道,大部分原因恐怕是因为他那吓人的样子。

    “库克。”

    “属下在,请吩咐。”

    库克小跑两步,并肩而行,脸上是一丝宽慰,昨晚上的事情如暴风雪一般突然和猛烈,他一度以为叶寒风被吓破胆,准备落荒而逃。现在看来,他的担忧是那么的多余和不切实际。团长没有被血腥和死亡击倒,反而体现出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坚强和老练。

    命令如流水般发出,,反击的脚步在他跨出血腥酒馆就已经开始,隐晦而迅猛。

    “刺客是高阶战士实力,其他人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们不能跟着我,骑士小队和弓弩手小队全部到牧医室,保护我们的伤员。他们是狂龙佣兵团崛起的根基,绝对不能被刺客毁掉。”

    “可是,团长,他们的目标是你,你才是最需要保护的人。”

    叶寒风心知肚明,但他不想拿伤员去冒险,他输不起,不容置疑道:“执行命令,我身边有三位高阶佣兵,足够我给他们布局。想杀我,就看他们有没有那个命。”

    库克心神一定,不敢再小看叶寒风,领命而去:“属下遵命,团长保重。”

    “骑士小分队,弓弩手小分队,跟我走。”

    身后的大部队散光了,跟在叶寒风身后的只有三个高阶佣兵。这一次,人群中的他们终于不再那么醒目。

    抵达火龙佣兵团驻地,叶寒风着手安排驻地队长的后事,时间再次如水一般流逝。

    ——————

    毒蝎纷纷不平,满心不甘以及窝囊。

    不过,现实就是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任务,已经失败,叶寒风没有死,而他被巡逻队四处缉拿,处境相当尴尬。而更大的危机,将来自埃鲁因家族。

    他不得不寻求埃鲁因家族在营地的驻地庇护,同时借助驻地便利的信鸽系统,向家族回禀任务失败。依稀记得曾经许下的狂言,日出之前提头来见。现在早已经日上中天,头还在叶寒风脖子上,而他,只能躲在营地驻地,动弹不得。

    两只信鸽由格兰之森营地飞出。

    一只落在佣兵工会,另一只则落在埃鲁因家族。

    埃鲁因家族大楼,地下一层。

    杀手队长阴刃承受着冷嘲热讽,几乎不可能的失误让他失去往日的硬气,低头聆听,不敢反驳。

    “这就是你给我的结果?啊!”

    左之柱狠狠的把飞鸽传信扔到阴刃脸上,愤怒咆哮:“一个区区中级战士,最低级的佣兵团,连着都搞不定,养你们简直是浪费粮食。还不如养条狗。”

    阴刃的脸上闪过一丝潮红,没想到被一个毛头小子骑到头上拉屎拉尿。造成这一切全都来自一个人的失败,心里愤怒:“毒蝎,死不足惜。”

    “少主,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要亲手了结毒蝎这个废物。”

    “你?”左之柱不屑一顾,拿白眼票了他一眼:“毒蝎的失踪已经引起肯布塞家族的关注,你现在去,相当于告诉所有人,我左之柱对一个小佣兵团下手,你让我的脸往哪放?让埃鲁因家族的脸往哪里搁?该死的东西。”

    阴刃哑口无言,心里却愤愤不平,为埃鲁因家族出生入死,没想到头来被骂的体无完肤,比狗都不如。

    “再派一个人去,把叶寒风的头拿回来,可以动用营地驻地的力量。但,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是我埃鲁因杀他们。特别是不能让肯布塞的洛璃儿知道,知道吗?”

    “是,少主,”阴刃微微一思索,道:“我派最得力的夜壶前往主持。绝对不会取叶寒风项上人头。”

    “如果再失败,你的屁股也该挪一挪了,这个位置不适合你。”

    左之柱轻描淡写的一句,显然要夺取杀手小队的领导权。把阴刃倾注毕生心血打造的杀手小队收入囊中。至于碍事的阴刃,下场可想而知。

    另一只信鸽,飞入佣兵公会,很快就转交到火龙佣兵团总部。

    “什么?”

    贝斯副团长和雷司团长齐聚大厅,不敢相信的接过信条。

    贝斯副团长看了一遍,脸色阴沉如水:“袭击我火龙佣兵团,还把驻地队长给杀了,这是在向我火龙佣兵团宣战。到底是谁干的?”

    “难道是黄昏之手?”雷司团长脸色同样不善:“他们在营地的势力早已经被连根拔起,不可能是他们。还有谁?凶手抓到了吗?”

    “全营地缉拿,结果不容乐观,对方显然有备而来。”贝斯副团长忽然话锋一转:“团长,这件事明显是冲着叶寒风而去,谁会不顾一切的要他的命?”

    “叶寒风和我们解除盟约的事情,我看暂时放一放,先联手缉拿凶手,或许在这件事上有所转机,抓住机会,再拦一下他,如果他执意抢人,再决定盟约之事。损失一个驻地队长,事关火龙佣兵团声誉和名望,你亲自前往调查。不管是谁干的,属于什么实力,务必斩杀。”

    “是,团长,我马上准备。”

    贝斯副团长带着一队精锐人马,不声不响的离开肯塞尔城,秘密前往格兰之森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