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六章 血腥酒馆

    两人相继进入议事大厅,分主宾落座。

    叶寒风心想从何说起,屁股还没坐热,对面已经迫不及待询问。

    贝斯副团长异常严肃:“你是窥视洛璃儿的美貌,准备动手抢人?若是为此,肯塞尔城美女如云,我亲自出手给你买几个当丫头伺候你,质量不够,就拿数量凑,你说要三个还是七八个?”

    叶寒风听前半句,很是生气,他拯救洛璃儿,为的是纯美的爱情,把他想成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直到听完后半句,却是哭笑不得,把他当成种马了吗?弄七八个,是想要在床上搞死他,来个****吗?

    “贝斯团长,我和洛璃儿彼此相爱,并不是单单的兽欲。七八个丫头?这件事不用说了。”

    被当没拒绝,贝斯团长没有一丝生气,反而觉得好笑。兴许只有刚刚从学院出来的毛头小子还相信爱情纯在,若是那些老佣兵,早已经被现实折磨的死去活来,爱情在他们眼里跟狗屎一样。

    “爱情?叶团长,我姑且相信你们之间有爱情,你还爱着她。但,你能确定她还爱着你吗?肯布塞家族和埃鲁因家族联手施压,即便有,恐怕早已在寒风中消亡。我断定,她早已经不爱你。如果爱,她更不希望你去找她。她比谁都知道得罪两大家族的后果只有死亡,爱你就不会让你死。不爱你的人,何必为了救她付出一切?”

    叶寒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估计贝斯上辈子可能是传教士或者吟游诗人,说话一套一套的,听起来很有道理,说白了就是忽悠,使劲的忽悠。贝斯快马加鞭,从肯塞尔城冲到格兰之森营地,苦口婆心一大堆,可见其诚意和用心,即便不接受他的意见,也不能再直接拒绝,毕竟是为他着想。

    “贝斯团长,感谢你的良苦用心。我意已决。我们签订一份契约吧,彻底斩断狂龙佣兵团和火龙佣兵团准盟友的关系,以免两大家族趁机向佣兵公会发难。一人做事一人担,一切后果由我叶寒风独自承担。”

    契约早已经拟定,此时被平整的铺开,叶寒风已经签字确认,并且加盖狂龙佣兵团徽章团长印记,以及他个人的红泥手印。

    贝斯团长为之动容,仔仔细细翻看契约,只要他签字确认,狂龙佣兵团即便与全世界为敌,也和火龙佣兵团没有一毛钱关系,他为叶寒风的为人深感倾佩,但,他更知道,这样一种能为盟友想好退路再去冲动的人,一般活的都不会太久。内心深处,他已经认定叶寒风将是一个值得信任,并且托付后背的人。

    只不过,这么一个好人,争着要下地狱。

    “你不再考虑考虑?”尽管知道结果,贝斯团长还是忍不住再劝一句:“火龙佣兵团直属佣兵公会,掌握诸多权利,和我们结盟,你们狂龙佣兵团才能快速发展。”

    所有低级佣兵团都希望拥抱火龙佣兵团的大腿,对于叶寒风来说,机会来之不易。他大可以把火龙佣兵团拖进泥潭,替他抗下两大家族第一波反击,从容撤退,不过,良心让他提前斩断这一条联系,好聚好散。

    时间在叶寒风的思考中流逝,答案显而易见,他不想确认一遍,再伤一次两个佣兵团难得的感情,所以,他沉默不语。

    贝斯团长微微点头,心中有了答案,上前小心翼翼的拿起契约,折叠完整,收入怀中:“结盟是团长主张,也只有他才能代表火龙佣兵团解除盟约,我立刻回去请示,叶团长,还希望你暂缓行动,等个半天一日,定然给你答复。”

    叶寒风露出释然一笑,契约落在火龙佣兵团手中,他就安心。契约上有他的名字和印鉴,只要对方签字,便能生效,即便他现在去抢人,也不会牵连到盟友。

    贝斯团长来得快,去的也快,被叶寒风一纸契约打发。不过,他也命令驻地队长,不再限制自由,叶寒风可以自由出入驻地。

    既然能出去,自然不再用小酒馆把酒菜送到驻地,叶寒风豪爽大方了一次,叫上火龙佣兵团和狂龙佣兵团闲散的佣兵,风风火火直奔小酒馆。

    “队长,很高兴你能来,或许,这是我们最后安逸的一餐。”

    生死离别,能来得几乎都来了,把小酒馆挤得满满当当。甚至有两桌斗摆到小酒馆门前大街上。狂龙佣兵团从火龙佣兵团驻地队伍得到很大的帮助,狂龙佣兵团纷纷热情敬酒,推杯换盏,已经开始勾肩搭背,磕头拜把子。

    叶寒风把驻地队长迎到主桌,倒了满满一碗酒:“承蒙队长关照,我们才能如此顺利。你嘴上不说,但我知道,你们替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话不多说,这一碗敬你。”

    砰————

    两个大酒碗碰撞在一起,撒出白花花的酒水,酒香扑鼻。两个人豪爽的一口灌入嘴中,喉咙一片火辣辣,冒火一般,这是小酒馆最烈的烧刀子酒。

    酒入酣畅,两人口吐热情,脸色潮红。

    “叶团长,”驻地队长像是咬着舌头说话,口齿不清:“如果我现在不是火龙佣兵团的人,我肯定跟着你去抢人,管他什么家族,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算个球的男人。干,祝你马到成功,满载而归。”

    叶寒风大笑起来:“哈哈哈,若是让贝斯团长听到你的话,估计会扒了你的皮,好兄弟,干!”

    “副团长?”驻地队长一哆嗦,急忙查看四周,确定没有副团长身影,一下子胆子又肥了:“副团长怎么了?他在这里我也这么说,叶团长,兄弟支持你。”

    酒装熊人胆,叶寒风见过驻地队长在贝斯面乖巧如同一只小猫。据说贝斯救过他的命,所以才会如此敬畏。他也不戳穿,顺着往下说:“对对,贝斯团长在这里也会同意你的说法,来,今日不醉不归,敢跟我拚酒的,你是第一个。”

    砰————

    酒碗再次碰撞,驻地队长听了他的话,浑身一激灵,想起上次也是在这个小酒馆,被叶寒风拉过来拚酒,连什么时候倒下的不记得。曾经悲惨的教训,铭记心底,而且,这一桌子好菜,还没吃上几口,肚子饿得不行。

    “干————”

    驻地队长一碗酒灌进嘴里,一半顺着嘴角溢出,进入嘴里的酒假装一腔,喷出来一半,满满的一大碗酒,进到肚子不过四分之一。当他放下酒碗,叶寒风早已经提起酒坛,实在的把碗斟满。

    “把我往死里灌啊,不行,这样喝下去,迟早要趴下。”

    驻地队长注意一定,灌下去两碗,佯装不幸人事,趴在桌子上呼噜大睡。

    “怎么酒量越来越差?真没劲。”叶寒风左手酒坛,右手酒碗,起身就往其他桌子敬酒。

    驻地队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到叶寒风离开,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慢悠悠的爬起来,终于可以安心吃菜,等吃饱养足力气,再找叶寒风拚酒。

    叶寒风越喝身体越热,满身酒气,却不见醉,反而越发精神。

    “库克,你跑什么?干了!”

    倒霉的库克终究没有躲过悲惨的命运,两坛酒下肚,迈着八字腿,趴在地上呼噜大睡。

    小酒馆对面房顶,夜色之下,一道黑影静静的潜伏,看着酒馆内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心里大喜。第一次,他这个刺客开始像战士一样出击,跳下屋顶,大摇大摆闯进小酒馆。

    “呦嗬,兄弟好酷的造型。”叶寒风远远的冲毒蝎叫了一句,举着酒碗和酒坛:“来来来,你迟到了,先罚三大碗。”

    毒蝎一身黑色紧身夜行衣,迈着轻盈的步伐,以免被地上的佣兵绊倒。贝斯团长的到来,本以为要下一番功夫才能完成任务,没想到,目标像是猪一样,毫无防备,拉着一大堆人醉酒,他都有点不好意思这么简单的完成任务。没压力,太没难度。

    店小二是为数几个清醒的人,上前拦住,满含歉意道:“客官,我们店已经被包下,吃饭喝酒请另选一家。”

    叶寒风顿感扫兴,还以为有一个没喝趴下的,没想到是一个误入的过路人,就在他转身寻找其他目标的时候,店小二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脖子笔挺的倒下。

    “啊——杀人啦————”

    柜台里的老板尖叫一声,刺破空气,喧闹的酒馆瞬间陷入死寂,仿佛被冰冷的杀机包裹,所有人心头一颤。

    店小二就在叶寒风眼前倒下,濒死的眼神死死的看着,仿佛在询问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鲜血从指缝喷出,嘴里呕出大口大口的鲜血,不一会儿就在身下积攒成一个血潭。

    “你?”叶寒风惊恐的指着店小二,愤怒如爆燃的天然气,充斥心田:“你为什么杀他?”

    砰砰砰————

    大量醉醺醺的佣兵摇摇晃晃站起来,身形不稳,反倒撞翻一张张桌椅,能站起来的已经少数,绝大多数已经睡死,对于周围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

    毒蝎享受周围的恐慌和慌乱,把染血的匕首放在嘴边舔食,无辜的鲜血染红他的唇。

    “愚蠢的目标,杀你简直是在侮辱我的职业。也不知是哪个愚蠢的家伙想要你的头。”

    毒蝎跨过店小二的尸体,脚尖落地,速度暴涨,挥舞匕首削向叶寒风脖子,刚才酒馆老板的尖叫,已经引起街道上的注意,不过,他有绝对把握在外面的人进来之前,拿走他所需要的东西。

    叶寒风抬手把右手的酒碗,左手的酒坛朝脸扔出去,身形爆腿,脚尖勾住一张板凳,踢飞出去。毒蝎的速度不由得一缓,让他拔出腰间的战剑。战剑在手,危机没有一丝减缓,反而像是小车在背上压下,无法喘息。

    黑影袭来,他举剑横扫,毒蝎身形诡异的停滞在原地,等剑尖扫过,又突然加速迫近,速度之快,他都来不及回剑格挡。

    “雷球!”

    心念响起,手中的雷龙之戒蓝光一闪,近距离喷射出人头大小蓝色雷球。

    毒蝎胜利的笑容在脸上凝固,蓝光大作,整个人倒飞,撞翻两张桌子。而他砍下叶寒风脑袋的挥斩落空。

    “啊————”

    叶寒风痛呼一声,连连后退,右肩膀精锐级披甲被划破,献血不断流淌,打湿内衣,染红了皮甲。毒蝎匕首虽然没能斩下头颅,却在臂膀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

    “保护团长————”

    “快叫支援————”

    “有刺客————”

    小酒馆一下子暴躁起来,佣兵们哗啦啦涌过来,把叶寒风保护在中间,现在的他们终于明白,他的目标是叶寒风,准确的说,是叶寒风的脑袋。

    “咳咳,有点意思————”

    毒蝎从废墟中慢慢爬起来,阴狠的笑着:“一群中级战士,连路都走不稳,找死!”

    叶寒风懊恼不该带他们来醉酒,平常的话,合众人之力可以抗拒高阶战士。不过,现在上去就是送死。他不想连累他们。

    “你是谁?谁派你来的?不要伤及无辜,冲我一个人来。”

    他一边大叫,一边推开身前佣兵,直面对方,直面死亡。佣兵真是醉了,被他轻轻一推全部倒地,挣扎着要起来。等他们起来,战斗已经结束了吧。

    “那就受死吧!”

    毒蝎再次逼近,匕首嗜血,这一次,绝对不允许出现意外,必取人头。

    叶寒风紧紧握着战剑,他心里除了充满不甘和无奈,对方的速度已经表明一切:高阶战士!

    高阶战士杀中级战士,如同砍白菜一般简单,他能当下一击,已经相当了不起,此时的他没有把握挡下高阶战士全力一击。他想到了结束和放弃。

    铛————

    一柄战刀斜刺里劈在匕首上,巨大力量迫退毒蝎。

    “叶团长,我来挡住他,你快走。”

    驻地队长横刀阻拦,挡在他身前,脸上有醉意,目光涣散,显然醉的不轻。

    砰————砰砰————

    数个酒坛破碎,半醉的佣兵们把酒提起来,往头上淋去,冰冷的液体唤醒沉睡的身体,一个个眼神火热,抽出兵器,再度起身奋战。

    “一群酒鬼,也想逞能?统统给我死!”

    毒蝎身手敏捷,他没有盲目的和驻地队长死磕。游走在其他佣兵之中,匕首上下攻击,一个个佣兵如同稻草一般倒下,献血从他们身体上流出,不一会儿,小酒馆充斥血腥之味。

    叶寒风怎么可能丢下自己的佣兵独自逃跑,他已经决定用生命为佣兵们报仇,哪怕只是在对方身上划啦出一道伤口。

    “叶团长,快走!”

    驻地队长猛然把他推开,转身迎战。

    噗嗤————

    锋利的匕首划破衣服和身体,献血立刻从驻地队长胸口喷射出来,他不甘心的挥动战刀。

    刺啦————

    血腥的匕首划过手腕,战刀和整支手臂飞了出去,毒蝎没有再给他挣扎的机会,冰冷的匕首刺入他火热的胸膛,直入心脏。

    “不要————”

    叶寒风扑过去,接住倒地的驻地队长,悲戚的含着泪珠:“不要死,我马上送你去牧医室,不要死————”

    毒蝎缓缓伸出手,握住驻地队长心口上的匕首,猛然拔出,一道殷弘滚烫的血箭喷射而出,溅了叶寒风一身。这一下,驻地队长变得无力回天,献血从心脏爆射。

    “啧啧,弱者的眼泪,无能的哀鸣,这一次无聊的任务,总算没有白来。”

    毒蝎挥动匕首对着叶寒风脖子猛然挥下。

    嗖————砰————

    墨尔切火速冲锋,千钧一发之际扔出手中的长剑击飞致命匕首。身形如电,蛮横的撞飞毒蝎。

    “想动他,先问我的剑同不同意!”

    烈火队长墨尔切心头砰砰直跳,看到叶寒风满身鲜血,惊道:“叶团长,你有没有受伤?该死的刺客!”

    叶寒风大张旗鼓的来小酒馆开始最后一餐,关注他的人几乎都知道,烈火队长听说之后,感激于他相救之恩,特意过来当面感谢,没想到会是如此血腥残忍的一幕,若是再晚半步,一切都无法挽回。

    “杀了他!”

    叶寒风冷冰冰的说了一句,缓缓的放下余温尚存的驻地队长,捡起战剑。

    “叶团长,不要冲动!”

    老练的墨尔切从对方的动作就知道是一个狠角色,他身上还有伤,一不小心就会被杀,万般警惕,不敢贸然攻击。而叶寒风过去,不是报仇,只是送命。

    “又来一个送死的。全都给我去死!”

    毒蝎脸上怒意滔天,杀一个简单的目标,没想到一再受阻,他决定把所有人统统杀光,看谁还敢拦他。

    咚咚咚——————

    大量脚步声迫近,全副武装的巡逻队蜂拥而入,真刀真枪,并且手持连高阶战士都不敢小视的强弩。

    “谁敢在营地杀戮?统统拿下!”

    巡逻队强势进入,逼停毒蝎进攻步伐,相当不甘心,咬牙切齿:“叶寒风,你的人头先寄存在你脖子上,必杀你。”

    毒蝎猛地扔出一道卷轴,在闪光之中破窗而出,逃之夭夭。

    叶寒风的心凉了,小酒馆血腥弥漫,献血流淌,宛如人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