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五章 杀手

    肯塞尔城,埃鲁因家族建筑群。

    一栋栋高楼如雨后春笋,成为肯塞尔城为数不多的建筑群,最高的是一同十八层高的大楼,是肯塞尔城第三高楼,同时也是埃鲁因家族的标志建筑,代表着埃鲁因如日中天的势力。埃鲁因大楼地下一层,是不为人知的黑暗面,圈养着杀手以及众多亡命之徒。

    左之柱缓步走进,脸色非常阴沉。派出去截杀叶寒风的队伍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被对方扒光衣服,狠狠的在埃鲁因家族的脸上抽了一巴掌。他要报复,立刻就想到刚刚接手的家族队伍,于是,他进来了。为了确保任务万无一失,他挑选身手最好的死士,一位高阶杀手。

    “少主。”

    躲藏在阴影中的黑袍人叫了一声,但桀骜不顺的脸上,急速闪过一丝轻蔑。只是顾及他的身份,才喊了一句,否者他看不上眼前这个同为高阶的少主,至少,在武力方面。

    “阴刃,我这里有一件任务,刺杀一个人。”

    左之柱甚至不敢直接命令,阴刃是这支队伍的头,死终于埃鲁因家族,他没有成为族长之前,甚至没有资格命令他做任何事。暂时接掌也只是他老爹族长交给他管理。

    “实力,地位,背景,地点。”

    阴刃从不多说一句废话,也不问为什么,只管杀人,至于要杀谁,也不是他操心的事情。

    左之柱内心有点亢奋,语速不知不觉加快了一丝:“狂龙佣兵团的团长叶寒风,杀了他,洛璃儿才会死心。”

    阴刃眼底闪过一丝不屑,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还不敢出面,只会在背后下黑手,杀手在冷血,血液终归还是有温度的。只不过又不能拒绝,点头继续询问:“还有呢?”

    “D级佣兵团,组建不足一个月,个体最高实力,中级战士。身处格兰之森营地,明天日出之前,把他的脑袋带回来。”

    左之柱眼底闪过一丝嗜血,轻轻舔舐嘴唇,绒毛饮血之态。

    “最低级佣兵团?一个中级战士?”阴刃非常不屑,甚至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为此颤抖了一丝,可见他心底是有多么惊讶和不屑一顾:“我会派人,日出之前把人头带回来。”

    左之柱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他的意思是阴刃亲自动手,稳稳当当的把头拿回来,派人?如果出了意外怎么办?想起自己刚刚接手这支队伍,如果在这么一件小事上表现出不信任和抬杠,关系闹僵,恐怕不利于掌控这支队伍。

    他点头赞同:“我不管过程,只看结果,阴刃,此时事关重大,别让我失望。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凡是知道这件事的人,统统灭口。”

    阴刃望着左之柱离去的背影,心中那丝波澜渐渐消退,只是多了一丝犹豫。该派谁去?

    训练一个杀手非常难,培养一个死士更加困难,鉴于完成任务后要灭口,自然不可能委派最强大的手下去办,思来想去,阴刃觉得派遣一个精通暗杀之道的高阶杀手,足以胜任,并且能把损失降低到最小。

    “毒蝎!”

    阴刃面前出现一个中等身材,面容偏丑的中年男人,像一个樵夫,放在人堆里绝对认不出来,但,他是一名高阶杀手,死在他手上的高阶佣兵和高阶战士超过十个,只是这个人太过桀骜不顺以及自以为是,让人不喜。对于阴刃来说,他是这次任务最合适的人选。

    “队长,什么任务?”

    毒蝎憨厚的笑了笑,声音粗狂沙哑,只有最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副憨态之下隐藏的心狠手辣以及嗜血残忍。毒蝎最不挑食,男女老幼,皆杀。

    “叶寒风,中级站士,狂龙佣兵团团长,在格兰之森营地,你有十八个小时。日出时分,提头来见。”

    “如此简单,下次不要再找我。”毒蝎转身离去:“快马金鞭,一来一回,十二个小时。不用日出,十二个小时足以。”

    ————————

    肯塞尔城,佣兵工会建筑群,火龙佣兵团驻地。

    团长雷司紧张的研究火龙佣兵团防线,最近黄昏之手调动频繁,似乎有反攻的趋势。这也怪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忙着联姻,再次给了黄昏之手喘息的机会,使得佣兵工会的压力剧增,以目前的人力,却要低于平常两倍以上的压力,甚至在一些防线上,五个黄昏之手成员对峙一个佣兵,相当危险。

    副团长贝斯急忙推开房门,手里是代表十万火急的信鸽,谁都知道它的重要和急迫,但,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小。

    雷司团长头也不抬,目光在地图上巡视:“秋后的蚂蚱又蹦跶了?贵族真他妈让人恶心,为了自己的利益,如此放纵黄昏之手,总有一天他们会品尝到玩火**的恶果。说吧,这回是什么幺蛾子。”

    副团长贝斯脸色有点纠结:“是来自格兰之森营地,我们的准盟友狂龙佣兵团即将出事。”

    “即将?”雷司团长终于舍得抬眼,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动用十万火急的信鸽,难道发信鸽的人有预言能力,知道即将发生非常恶劣的事情?你成功挑起我的好奇心,贝斯团长。”

    贝斯副团长哭笑不得:“狂龙佣兵团团长叶寒风准备抢亲,没错,就是抢洛璃儿,如何是好?”

    啪唧————

    团长雷司手中的迟子掉落在地上,脸上存留着一丝惊讶,不敢相信:“狂龙佣兵团的叶寒风?你确定是我们的准盟友狂龙佣兵团?叶寒风是哪个黑头发,救过我的那个叶寒风?他脑子进水了吗?抢两大家族的新娘?真是见鬼!他现在在那里?”

    贝斯副团长此时也不敢相信,为此他仔仔细细看了三遍信鸽上的纸,完全确定之后自己却不敢拿主意,这才询问团长。

    “现在还在营地驻地,狂龙佣兵团的人看着他,不过,恐怕也看不了多久。眼下佣兵界早就知道狂龙和火龙准盟友关系,如果他抢,我们恐怕也会受到牵连。”

    “你亲自去格兰之森营地,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我拦住叶寒风。这件事事关重大,我现在就去找副会长商议。”团长雷司走到门口,忽然扭头道:“关键时刻,可以用武力控制,现在他肯定会恨你我,但,以后他会感激你我,佣兵界是充满血腥死亡,哪里容得下感情?”

    贝斯副团长满脸严肃,如果处理不好,本来就处于弱势的佣兵工会,受到两大家族的打压,旁边还有一个狠毒的黄昏之手,最坏的后果就是被吞并瓦解。当雷司团长要去找佣兵工会副会长布兰克,表明事情相当严重。

    一只蝴蝶的影响,翅膀轻微的震动,似乎能够撼动整个局势变化。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贝斯副团长一边命人飞鸽传信,另一边快马加鞭,火速赶往格兰之森营地。

    ————

    格兰之森营地,黄昏时分,火龙佣兵团驻地。

    叶寒风带领队员走进藏匿财富的房间,推门而进:“战胜饿狼佣兵团的战利品,击败豺狼小队的战利品,除了十几件精锐级武器防具,其他东西股价数万金币。”

    狂龙佣兵团佣兵发出惊叹之声,特别是看到房子正中间高阶魔兽丛林苍狼王的尸体,都不敢靠近。至于眼花缭乱的战利品,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料。

    叶寒风大声吩咐:“乌克斯你带人把多余的战利品拿出去卖掉,换取金币,带着伤员全部到牧医室接受中级治疗魔法医治。”

    中级治疗魔法价格在二三十枚金币,价格极其昂贵,不过,疗效显著,像现在的轻伤员,完全可以恢复,生龙活虎。至于重伤员,也能大大缓解伤势,多用几次就能完全康复。叶寒风不惜金钱狂砸中级治疗魔法,就是要他们最快速度恢复战斗力。

    不管是抢新娘,还是逃亡,都需要一具健康的身体。

    “不过,”叶寒风宣布道:“大家先挑选自己趁手的家伙,挑完再拿出去卖。”

    叶寒风记得至少有三套精锐级防具,以及十几件散装的精锐级防具武器。他挑走豺狼小队队长卢卡用的那柄战剑,即便是在精锐级中,这柄战剑也是难得的极品。剑锋宛如一道白芒,剑身轻便,布有钢铁纹路,剑长一米二,宽三指,锋利轻便,不知采用何种矿石打造,入手沉重,几乎是同等体积利剑的五六倍,足以比你重型战剑。

    他本身使用的重型短剑没有让出,这柄矮人锻造的重型短剑,形象粗糙,却也十分顺手,就目前来看,并不需要更换,所以,他便有了两柄剑。

    从卢卡身上扒下来的成套精锐级防具给了库克,他因为受伤,在牧医室躺了有一段时间,不过,依旧是叶寒风最信任的人。交给他实至名归。从卢斯身上扒下来的成套精锐级防具给了马尔斯,这家伙乐得都舍不得穿,捧在手里四处炫耀,至于他的武器,还是袖珍匕首,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拿起卢斯的那柄战刀,冒充起战士。

    烈火小队副队长的半套精锐级防具,以及灵虎小队队长托尼身上的全套精锐级防具。外加十几件散装精锐级防具。

    狂龙佣兵团战斗力瞬间提升一个大台阶。之前火龙佣兵团送过来三套精锐级防具,使得佣兵团一下子就拥有六套成套精锐级防具,足以武装四个小队长外加马尔斯和库克。散装的精锐级武器防具分发给团员,几乎是人手一件。

    精锐级的装备相当珍稀,就算高阶佣兵高阶战士都未必能够弄全套,此时的狂龙佣兵团几乎人手一件,小队长级别成套成套的武装,传扬出去,恐怕会被高阶佣兵当成两只脚的羊打劫。中级战士即便装备精锐级防具武器,依旧不可能是高阶战士的对手,不过,三五个全套精锐级武器防具的中级战士围攻一个高阶战士,足以击败。

    狂龙佣兵团佣兵人手一件,一拥而上,击败两三个高阶战士不成问题。如果再次和豺狼小队遭遇战,绝对占据上风。

    佣兵们如同过大年一般欢天喜地,忘记了他们即将要做的事情。

    乌克斯组织人手把大量用不到的武器防具搬运出去,此时正是佣兵们从格兰之森回归的高峰期,大量的佣兵继续精良的武器防具,拿到夜市上足以卖出不错的价钱。一场苦战下来,武器防具的破损必不可少。武器防具从来不缺市场。

    轻重伤员互相搀扶,高高兴兴的赶往牧医室,随着大量资金到位,之前困扰他们的痛苦在魔法的光辉下急流勇退,刀伤愈合,剑伤弥合。

    牧医室内外一片忙碌。

    “对不起,”驻地队长拦住叶寒风:“叶团长,你暂时不能离开驻地。”

    来自火龙佣兵团总部的信件,驻地队长已经收到,他可以放任狂龙佣兵团任何一个人进进出出,唯独不能让叶寒风离开,从回信之中,他知道这件事有多么巨大的影响。

    而在驻地对面楼顶,等候多时的毒蝎则满脸不快,好不容易等到目标露面,怎么不给出来了?

    “我们团长怎么就不能离开了?”

    紧跟叶寒风身后的库克不乐意了。之前他们拼死阻拦叶寒风,是因为选择不同,现在已经不一样,大部分佣兵打算跟随团长抢人。自然要一致对外。

    驻地队长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既然如此,我不出去。”叶寒风退回门槛之内:“库克,你去小酒馆,定几桌酒菜送过来,好好犒劳兄弟们。”

    “多谢叶团长,”驻地队长见叶寒风情绪平稳,以为他被佣兵们劝住,松了一大口气:“想开了就好,得罪两大家族,几乎是在寻死。并不是我非要拦住你,只是等会儿副团长就会赶来,以免找不到你。”

    “贝斯副团长?”叶寒风心中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居然惊动他:“他怎么过来了?难不成你们火龙佣兵团要进格兰之森做任务?那也不像,肯塞尔城黄昏之手还没有扑灭。”

    说曹操,曹操就到。

    一溜急促的马蹄声,街道尽头出现一队风尘仆仆的骑士队伍,火速逼近。

    “叶团长,吁吁————”

    贝斯副团长勒紧马缰,赶紧利落的翻身下马,人影在叶寒风面前定型。

    叶寒风吓了一大跳,贝斯这副样子,摆明了冲他一个人来,吓得他后腿半步,生硬的道:“贝斯团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叶团长,你怎么如此糊涂,亏我和团长如此看好你和你的团,怎么可以在关键时刻犯糊涂。”副团长贝斯一副恨铁不成钢:“你是不是打算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