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家族联姻

    格兰之森营地,火龙佣兵团驻地。

    黎明前的黑暗,人们最困顿的时候,空荡荡的大街上几乎看不到一个身影。加上叶寒风特意挑选一条偏避小路,直接把马车赶到驻地后门。

    驻地队长还没有回来,接待叶寒风的火龙佣兵团也没有询问他车上是什么,直接就让他们往里面搬。火龙佣兵团对于叶寒风可不是一般的信任,还有敬重。狂龙佣兵团的成长有目共睹,狂龙佣兵团上下一心,众志成城的氛围让他们羡慕。而且,这一次还是叶寒风这个团长亲自带队,再放心不过。

    借用一楼的一个空房间,狂龙佣兵团花了一个小时才把货物藏入房间,一个个合不拢嘴,如此庞大的一笔财富,仿佛能看到狂龙佣兵团的实力将有质的飞跃。不过,一夜劳累的疲惫很快让它们各回各房,休养生息。

    叶寒风也不例外,一脚直接睡到日过中天。

    “咚咚————咚咚咚————”

    叶寒风朦胧听到声音,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起身穿鞋,拖着还没有睡醒的身体打开房门。

    敲门的驻地小队长从肯塞尔城一路快马加鞭,两眼红肿,布满血丝。他没有选择休息,而是急忙敲响叶寒风的房门。他不单单打听到第二家族和第一家族联姻人的名字,还听说叶寒风和洛璃儿小姐暧昧不清,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

    叶寒风看清楚是驻地队长,浑身一激淋,脑袋清明,让进门:“你回来了?快进。”

    叶寒风端起茶杯准备倒茶,驻地队长衣服被汗水打湿,额头上遗留有细密的汗珠。急需补充水分。

    驻地队长脚刚踩进房屋,拒绝喝水,迫不及待的道:“叶团长,我现在已经查明,联姻双方是第二家族的左之柱和第一家族的洛璃儿————”

    砰————

    茶杯和茶壶从叶寒风手中脱落,茶水四溅,杯子转了两圈,从桌子上笔直掉在地上,摔成粉碎。

    驻地队长心里一惊,难道和传言一样?洛璃儿和叶寒风暧昧不清?他甚至忘记饥渴,张口劝道:“根据我们探听到的消息,有传言说这是第一家族的代族长墨尔斯的阴谋,意图挤走家族顺位第一继承人洛璃儿,让他的儿子顺理成章的击成族长宝座。肯塞尔城第一族长的宝座,相当于一城之主,一方土皇帝。”

    “肯布塞家族,代族长墨尔斯?”

    叶寒风咬牙切齿,呼吸十分沉重,努力平息怒火,他明白愤怒只会把理智吞噬的干干净净,这个时候做出来的决定,几乎都是不靠谱的。但,洛璃儿早已经住在他心间,如噩梦一般的消息,内心早已经翻天覆地。愤怒非但没有被平息,反而火上浇油,越发旺盛。

    “洛璃儿肯定是被逼的,她是德科诺兰学院的导师,从未插手家族事务,根基薄弱,人脉轻微,一旦失去她爷爷的庇护,只能任人摆布。她绝对不会喜欢左之柱那个虚伪的家伙,也绝不会同意嫁给左之柱,做埃鲁因家族的媳妇。”

    叶寒风开始武装自己,精锐级皮甲,闪着寒光的精锐级重型短剑。一件一件披挂在身上。

    驻地队长傻眼了,一边叫人,一边连忙关好门窗:“叶团长,你可不能乱来。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联手,佣兵公会也只能顺从他们的意思。你这样会毁掉你光明前途,我们所有人都看好狂龙佣兵团,假以时日必成佣兵公会最强支柱之一,可能就是下一个A级佣兵团。叶团长,你冷静一下————外面快来人啊————”

    楼里响起大量脚步声,有火龙佣兵团的佣兵,也有狂龙佣兵团的佣兵。有全副武装,严阵以待的佣兵,也有穿着一个裤头,手里提着一柄战刀的慌忙佣兵。

    “队长,发生什么事了?有刺客吗?刺客在哪?”

    “团长,我们来保护你,刺客在哪里?保证把他剁成排骨,敢刺杀我们团长,绝对让他后悔从娘胎里出来。”

    驻地队长扯着嗓子,让人看住门窗,防备他跳窗离开,另一边赶紧给狂龙佣兵团的佣兵解释:“你们快拦住你们团长,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联姻,你们团长要去抢新娘。”

    房间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惊叹,所有人齐刷刷看向叶寒风,一个个都露出活见鬼的表情。

    两大家族,单独抽一个出来,都是只手遮天的存在,同时招惹两大家族,等同于找死。震怒的两大家族必然不会放过任何有关系的人,其中狂龙佣兵团肯定不复存在,而火龙佣兵团自然难辞其咎,承受严重的后果。

    “这是我个人私事,与你们无关。让开。”

    叶寒风严声喝令,头一次,他的团员抗拒他的命令,一个个自发的手挽着手,人连成锁链,把他困在中间。

    乌克斯红着眼睛,低声反抗:“团长,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两大家族联姻,一旦我们染指,将万劫不复,狂龙佣兵团将不复存在,我们也不复存在。团长,请你三思。”

    “是啊,团长,你千万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

    “我们不能没有你,团长,你不能抛下我们。狂龙佣兵团是你一手创建,也要你一手支撑。”

    “团长,肯塞尔两大家族太过庞大,我们打不过——————”

    叶寒风陷入纠结,眼前是生死之交的佣兵兄弟,为了更强大的狂龙佣兵团出生入死。另一边是心上之人。难道爱情和友情只能选择一样?

    他缓缓的把重型短剑搭载腰间挂扣上,整了整皮甲,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选择先把洛璃儿救出水火之中,再挽回兄弟之情。狂龙佣兵团不能散,女人也不能放弃。

    “驻地队长,联姻的时间是?”

    他想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安排后事。

    驻地队长连退两步,果断转身,往门外走,拒绝回答:“叶团长,等你冷静下来,我再把所有情报告知你。火龙佣兵团的人,都跟我退出房间。”

    七八个火龙佣兵团佣兵缓缓退出房间,最后一个还把房门轻轻合上。

    房子里剩下八道身影,全都是昨晚的人。

    “我现在知道左之柱为什么派人追杀我,压根就不是因为左明思被我俘虏,而是他想扫清障碍,断了洛璃儿的思念。好狠的人。心机如此深沉,手段如此残忍。不过,我叶寒风绝不会让他得逞,你们都给我让开。”

    叶寒风的话让人墙一阵骚动,却没有丝毫作用。

    “团长,我们能有今天,全靠你运筹帷幄,苦心经营,等我们强大起来,再找左之柱算账,只要你喜欢,我们把第二家族挑翻,抢光他们的女人。”乌克斯硬着脖子反对:“但绝不是今天,如果让你从这扇门出去,恐怕就再也没有你这个人。”

    “你们不要逼我动手!”叶寒风微怒,他瞒脑子都是洛璃儿一个弱女子苦苦挣扎的样子,她肯定惦记着自己,等着自己解救,怎么可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放弃,辜负她的信任,他佯装拔剑,手按在剑柄上,严厉喝斥:“让开,不要让我动手。今天谁都拦不住我。谁敢拦,谁就是我的仇人。”

    佣兵们哗然,手挽手人墙开始松动,纷纷躲避叶寒风的目光,低头发出无声的抗拒,但,只要叶寒风再进一步,恐怕这道人墙就会土崩瓦解。

    “兄弟们,缴了团长的兵器,一切后果,我乌克斯全权负责,”乌克斯眼神越发坚定,大喝一声:“如果事后团长要我的命,我绝不反抗,动手!”

    叶寒风万万想不到,他的佣兵集体哗变。佣兵们不再后退,不再犹豫,一涌而上,控制叶寒风,夺取他的兵器。一个接着一个大手压在身上,无法动弹。

    “你们———天杀的,你们敢————”叶寒风叫嚣了两句,一切都显得无济于事,迅速的被缴了武器,防具也被扒了个精光,被一群男人上下其手,无法动弹:“放开我,我是你们的团长,快放开我————”

    乌克斯语气郑重,眼神坚定,看不出一丝懊悔和犹豫,对旁边人吩咐:“你们两个去通知牧医室的佣兵,让他们立刻回来,这件事事关佣兵团生死存亡,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决定,而且,我以下犯上,冒犯团长,已经没有资格绝对佣兵团的未来。按照团长以往的惯例,重大事情由大家投票决定。”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渐渐远处,用不了多久,牧医室的轻重伤员将会蜂拥而至。

    乌克斯强忍着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匆忙走出门外,果然,驻地队长就在门外,和他猜的一样。

    狂龙佣兵团和火龙佣兵团即将结盟的事情早已经不是秘密,如果此时叶寒风这个团长真的去抢亲,抢不到还好,万一抢到,来自两大家族的报复是毁灭性的。所以,火龙佣兵团是不会轻易让叶寒风离开驻地。不过,至少目前火龙佣兵团还相当尊重他们,没有直接插手干预。

    “队长,”乌克斯拱手致谢:“多谢你手下留情,不过,联盟之事,恐怕需要再次磋商,劳烦你请你们团长或者副团长前来。看一看,我们还有没有继续联盟的必要,如果最后团长执意抢亲,恐怕没有人能够拦住他。”

    “是我的错,”驻地队长懊恼道:“我没有预料到这个消息能给他带来如此巨大的冲击,导致贵团团长如此。你放心,我立刻派人把这件事如实禀告团长,他一定会立刻做出安排。团长有伤,恐怕不能到来,但,副团长今晚必然来到。”

    “放开我,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叶寒风挣扎嘶鸣:“我是你们团长,全都给我退下。”

    佣兵们终究还是从心底里畏惧,尽管他现在手无寸铁,被众人压制。在叶寒风严厉呵斥下,佣兵们纷纷后退,守住所有门窗,用人柱画出牢房。

    乌克斯急忙走进房间,关紧房门:“团长,你不要为难我们,为了你的安全,只能出此下策。

    叶寒风闭口不语,低头思索冲撞之路,他心里还是想出去,即便强行闯关。

    房间有两个窗户,窗前站着四道身影,八只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他。门口站着两个看门人,同样时刻戒备。就在他身边,布兰特一声不吭贴身跟随,做出一副随时扑击抱大腿的姿态,不管是什么逃跑办法,必须先过他这一关。

    乌克斯缓步走来,与布兰特一左一右夹击,以防他逃脱,苦口婆心劝道:“团长,我是农村人,没见过大场面,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我知道,送死的事情不能做,命只有一条,没了就彻底完了。不管你怎么想,必须给兄弟们一个交代,你知道我们多么信任你,才跟着你走上佣兵之路,为此,有四个兄弟永远离开我们。”

    布兰特从旁协助:“狂龙佣兵团白手起家,以别人不可思议的速度成长,茁壮成长的道路上铺满兄弟们的鲜血,还有那四个英勇的灵魂,他们为了狂龙佣兵团献上自己宝贵的性命。团长,你难道就感受不到他们哭泣的声音?他们不甘心啊————”

    房间陷入一片默哀,一路走来,不知不觉,在他们的身后倒下了四具同伴的尸体,尽管他们停止前进,但英魂不息,紧随其后。

    “我————”叶寒风彻底安静下来,痛苦的捂着脸:“我对不起他们,但,我不能让洛璃儿独自面对两大家族联手给她的压力,联姻绝不是她愿意————我好恨,为什么我们那么弱,为什么————,我不怪你们,但,也请你们不要再拦着我————”

    叶寒风想要变强,强大到两大家族都俯首臣服,强大到不再如此无力,如此窝心。

    在场的佣兵们深深感受到他渴求强大的心,此时的他们,同样希望强大,如果现在不是D级佣兵团,不是C级佣兵团。而是A级佣兵团,甚至是传说中S级佣兵团,他们就能够呼朋唤友,集结队伍,热热闹闹的把团长的女人抢回来。

    但,现在他们惟一能做的只有阻拦,强制阻拦。

    “团长,我们————我们对不起你————”

    乌克斯缓缓起身,他已经决定不再阻拦,他要陪他的团长一同前往。就当他准备说出心中决定,楼梯响起密集切嘈杂的声音,紧接着房门毫无征兆的被撞开。

    砰————

    敞开的房门涌进来一大群轻重伤员,有拐着绷带的,有拖着拐杖的,有单脚弹跳的。风风火火,一涌而进。

    “布兰迪,库克,丹尼尔,马尔斯——————”

    叶寒风嘴里念着一个接着一个名字,念及一个,心中一阵酸楚,说不出的纠结以及愧疚。

    “团长,团长,发生什么了?”

    “团长,你千万不能干傻事,和两大家族作对,简直是找死,佣兵公会都救不了我们。”

    “团长——,我们————,不要抛下————”

    七嘴八舌,整个房间充斥刺鼻的药剂味道以及刺耳的嘈杂声音,每一个人都努力朝前拥挤,急切询问,迫切的想要知道发什么,怎么样才能帮上忙。

    “静一静,”叶寒风举手示意:“伤员席地而坐,其他人战在外侧,我有重要的话要说。”

    人群立刻安静下来,心里焦急,但还是按照他的话,排成两个同心圈,把他围在中间。

    叶寒风已经冷静下来,在离开前,他必须给狂龙佣兵团一个交代,完成自己最后的责任:“我宣布,现在开始推选副团长,你们推荐谁,举手表决。”

    狂龙佣兵团已经完成晋级任务,回城交接任务后就是C级佣兵团,按照规定确实有一正团一副团长的职位。所以,团员们虽然惊讶,却没有多想,热烈的讨论起来。当然,几个知道内情的人隐约还是猜到什么,而他们选择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叶寒风,如果真的像是他们想的那样,绝对不会同意。

    佣兵团设立正副团长,是为了正团意外死亡,副团长立刻接受整个佣兵团,以免群龙无首,不战自溃,同时也是佣兵工会默认的继承者,能够全部接收佣兵团的地位以及福利。

    叶寒风听到推荐上来的几个名字,欣慰的点点头,只要选出一个副团长,他当场卸职,主动退让,和狂龙佣兵团再无一丝瓜葛。只是,狂龙佣兵团是他一手创建,简直就是在挖他心头之肉,疼不欲生,苦不堪言。

    “现在举手表决,”叶寒风继续主持道:“支持战士一分队队长乌克斯晋升副团长的,请举手————”

    叶寒风话音未落,乌克斯上前半步,反对道:“属下无德无能,待罪之身,没有资格评选,我弃权————”

    “你————!”

    叶寒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乌克斯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直接无视。叶寒风只得忍下胖打他一顿的冲动,继续主持:“那第二个,支持战士二分队小队长布兰迪晋级副团长的,请举手示意。”

    布兰迪一直琢磨房间诡异的氛围,知道布兰特低声附耳把事情说了一遍,他才恍然大悟,虎头虎脑道:“团长,我脑子跟猪一样笨,让我做副团长,三天就会被我玩散架,当不得,当不得,我还是弃权!”

    完全不用继续下去,底下低声议论,加上台面上干脆直接的拒绝,话题已经发生转变,不再议论选谁当副团长,而是讨论刚才发什么什么事情,为什么如此着急让他们回来。

    “团长,你真的要去抢亲吗?”

    “就算抢,我们也打不过吧,听说左之柱是高级战士,洛璃儿导师还是大魔法师,纷纷钟大的我们屁滚尿流,而且还有众多家族护卫,军中战士护卫,难如登天。”

    “你傻啊,洛璃儿导师和团长关系那么特殊,肯定不会对我们出手,只是左之柱烦人,高级战士,太强了。”

    曲线救团,失败。

    叶寒风耗尽了所有耐心,愤而起身:“我不当你们团长,以后发生什么事情,都互不相关。乌克斯,跟我去佣兵分会,你暂为副团长,负责佣兵团职务。”

    “我不去,”乌克斯想都没想,拒绝道:“你找其他人,我决定跟着你去抢亲。洛璃儿导师啊,德科诺兰学院第一美少女导师,抢他娘的又如何,左之柱若不是比我早出生两年,我绝对把他打得满地找牙。所以,团长,你找别人继承狂龙佣兵团,我觉得丹尼尔就不错,出生贵族,有气质,又讲诚信。”

    叶寒风还没有出生,丹尼尔直接跳着脚拒绝:“乌克斯,你别欺负老实人。团长明明是让你当,你不当就罢了。凭什么把锅甩我背上?我又不属王八,不需要。团长,你别听他的,我不适合。我脑子比较笨,还是适合跟在你屁股后面打打杀杀。你放心,抢亲路上,我当你的马前卒。”

    “呃————”

    叶寒风大感错愕,丹尼尔是骑士小队队长,乌克斯是战士一分队队长,这两个人拒绝,在其影响力之下,下面的人估计也是**不离十。而当他把目光看向别人,一个个像是躲避瘟神一般避开他的目光,一边摆手拒绝,一边后退躲避。

    布兰特躲在某人背后,小声道:“团长,我觉得抢归抢,计划要有。别女人抢到了,命给丢了。不划算。抢洛璃儿导师,好激动啊,那可是我们心目中的女神,决不能让左之柱这头猪给供了。要拱也得让团长拱————”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叶寒风一头黑线,眼下诡异的局势变化,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以及哭笑不得。他抢亲,同时得罪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那是送死,怎么?难道这么浅显的道理都看不出来?他郑重的提醒:“你们知道抢的是谁?他们背后代表着什么?后果是毁灭性的?你们都没长脑子,还是今天没带脑子出门?”

    “团长,你是我们的大脑,只要你还在,我们有没有脑子没关系。”

    “团长,我们的意思就是跟着你一起干,刀山火海,走一走。”

    “对,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把大嫂抢回来————”

    叶寒风感动不已,热泪在眼眶里打转,此生有这一帮兄弟,死而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