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三章 打劫?不存在

    “团长,佣兵劫匪!”

    乌克斯嘶鸣一声,队伍一片剑拔弩张,佣兵们知道车上装载着何等巨大财富,足以让劫匪拿生命作赌注。但他们绝对不能拱手相让,关乎狂龙佣兵团未来的发展以及命运。

    叶寒风内心突突直跳,如果可以和平解决,他不希望横生枝节,以及流血牺牲。

    这是一队装备精良的佣兵土匪,手里平端强弩,近距离射击,连高阶佣兵都只有扑街一途,让人不敢小视。眼下足足有八柄强弩照射。旁边跟着一群真刀真枪的狠角色。佣兵劫匪没有一个是好想与,而大半夜不睡觉,拦路打劫,更显得诡异和特殊,谁都不敢轻视。

    “兄弟,有话好好说,”叶寒风走到所有人面前,举起空空的手,以示没有敌意:“既然是买路钱,你看二十金币如何?”

    三辆大马车的财物价值在好几万金币,即便花费数百金币买路,也是一笔不错的买卖,现在先吃点亏,等哪天再碰到这一伙劫匪,连本带利全部找回来。

    “二十金币?”劫匪头子脸上惊讶,装出一副不屑的语气:“你打发要饭的呢?至少一百金币,少一个子都不行,没有就滚蛋,否者连你们的命都留下。”

    叶寒风觉得有点肉痛,一百金币,简直是狮子大开口,一个普通佣兵小队冒着生命危险进入格兰之森,运气不好,捞不到东西还可能吧命丢掉。运气好,顶天也就弄一点货物,值十几二十个金币,这都够佣兵潇洒一段时间。一百金币,除非是拥有高阶佣兵的队伍,才能捕获到这个价钱的猎物。

    这个亏,只能忍了。

    从怀里掏出钱包,他知道里面绝对有一百个金币,不过,一下子就拿出一百个金币。劫匪肯定会认为他们财大气粗,得寸进尺。谁也不会嫌钱多烫手。所以假装钱不够,妆模作样退回队伍,和队员筹钱。

    榨干每一个佣兵的口袋,艰难的抽出一百枚金币,其中还有上百枚银币方才筹够。

    乌克斯略有不甘,低声劝一句:“团长,我们又不是打不过,干死这群王八蛋。”

    叶寒风狠狠瞪了他一眼:“别胡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不是八柄强弩指着,我早就扑过去。牺牲一点钱,避免兄弟们流血牺牲,我觉得值。”

    布兰特凑过来,低声询问:“团长,现在是凌晨三四点,劫匪也是人吧,大半夜不睡觉,除了我们,恐怕再无其它人,太古怪了。他们会不会专门堵人的?”

    叶寒风一惊,警惕的瞄了一眼周围,可惜漆黑一片,看不清林子里是否还有人。不过,布兰特的提醒,显然眼前这些人不是普通的佣兵劫匪。

    “老哥,”他按耐心中的惊讶,把三个饱满的钱袋子递给劫匪头子:“这是我们全部财富,请笑纳。”

    佣兵劫匪狰狞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两人靠近,火光照耀,看清彼此的脸以及穿着。

    叶寒风急速的扫了一眼。劫匪头子满脸肥肉,贼眉鼠目,身上的装备异常精良,属于一整套防具。显得十分诡异,沦落为佣兵劫匪大部分人是因为生活不下去,不得不从贼。佣兵公会和城市都会通缉他们,所以这些人无法进入城市购买东西,身上的东西几乎都是东拼西凑,几乎不可能弄一整套。因为就算你侥幸弄得一套,战斗破损很快就会缺失,形不成一套。

    对面劫匪头子不光光是一整套,而且保养的相当好,显然经常擦拭,防具光滑的都可以反射火光。

    “不对!”

    叶寒风视线越过劫匪头子,他背后的小弟几乎是半套或者整套装备,而且,那些强弩全部都是一个制式,十分精良,保养的非常好。

    如果这样的装备是佣兵劫匪,估计野外早就被佣兵劫匪霸占。

    “不是劫匪,他们绝对不是劫匪。”

    叶寒风内心一阵猛烈跳动,他强忍着,不让自己显得太过震惊,以免引发意外。

    “算你们识相。”劫匪投资满意的夺过三个饱满的钱袋子,塞进怀里:“滚吧。”

    叮当————

    一枚徽章从撑开的防具后面掉在地上。

    叶寒风以为是从钱袋子调出来的金币,只是扫了一眼,双脚震惊的发麻,头皮一阵发凉。那是一枚家族徽章,而且相当有名:埃鲁因家族徽章。

    埃鲁因家族身为肯塞尔城第二大家族,只有队长级别的成员才会有家族徽章,凭借这枚徽章能够享有极大的特权,说白了,有了这没徽章就能狗仗人势,横行于大街小巷。

    劫匪头子本能的弯腰拾取徽章,万万想不到,他还没有把徽章放进怀里,一柄闪着锋芒的利剑已经架在脖子上。

    叶寒风鬼使神差的抽出重型短剑,压在劫匪头子脖子,从他手里拿过埃鲁因家族徽章,他有预感,他们的出现,恐怕和自己有脱不了的关系。

    “谁敢动,我一剑送他去见死神。把弩放下,卸掉弩箭。”

    寂静的林子突然响起叶寒风的怒喝,佣兵劫匪手足无措,他们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叶寒风突然出手,眨眼间就掌握队长的生死。

    “你————你怎么不讲信用————我————我把钱还给你——”

    劫匪头子慌忙的掏钱袋,不小心打开口子,金灿灿的金币如小溪一般掉落,发出脆耳的金属碰撞声。

    金币撒了一地,叶寒风面不改色,看都不看一眼,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埃鲁因家族徽章。劫匪头子的脸一变再变,他知道,叶寒风绝不是因为地上金币突然出手,而是因为徽章。

    “埃鲁因家族!”叶寒风黑着脸,直勾勾的盯着他:“让你的人按照我说的做。”

    劫匪头子知道叶寒风肯定会杀了他,连忙下令:“没听到吗?放下强弩,卸下弩箭。你们想害死我吗?”

    劫匪显得犹豫不决,有人开始按他的命令去做,有人犹豫,也有人坚持己见,稳稳的端着强弩,与刚才不同,所有弩箭全部瞄准叶寒风。

    “动手!”

    乌克斯怒啸一声,佣兵们不约而同跑向大马车,抽出一柄柄强弩,瞄准不肯劫匪。

    劫匪一阵恐慌,连连后退,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被打劫的佣兵居然拥有致命的强弩。这一下子,坚持的劫匪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也不得不放下强弩。

    “大哥,我们近日无仇,往日无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放了我吧。”劫匪头子哀求道:“我不是劫匪,这是第一次。”

    叶寒风押着劫匪头子慢慢退回队伍中间,得到队友的庇护,却不敢有一丝松懈:“这个徽章,你从哪里弄来的?敢蒙我,就在你身上开几个血轱辘。”

    “埃鲁因家族徽章!”

    靠过来的乌克斯和布兰特大吃一惊,内心久久不能平息。埃鲁因家族的人出来当劫匪,传回肯塞尔城,对埃鲁因家族声誉的冲击力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劫匪头子咬紧牙关,本来只是想顺手牵羊,增加点额外收入,没想到阴沟里翻船,碰到一群怪胎,装备豪华,狡诈无比。

    叶寒风一提剑,化作白芒掠过劫匪头子的手臂,立刻引得劫匪头子一声惨叫。死死的捂住流血的臂膀。

    “队长,”叶寒风还没有发问,外面的劫匪大声叫嚣起来:“明知道我们是埃鲁因家族的人,你们还敢动队长,和埃鲁因家族为敌,不会有好下场。识相的立刻放了我们队长。”

    劫匪头子气的脸色变成猪肝的紫色,恨不得把多嘴的手下大卸八块。

    叶寒风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追问:“你们不在肯塞尔城围剿黄昏之手,抢地盘,深更半夜跑到这里干什么?”

    “关你屁事,”劫匪再次叫嚣:“我们埃鲁因家族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你管,快把我们的队长放了。”

    劫匪头子终于忍不住了,对着说话的劫匪怒啸道:“你他妈再给老子乱说话,老子先弄死你。给老子闭嘴。”

    趾高气扬的劫匪立马像受到惊吓的走狗,夹着尾巴,害怕不已。

    “不错,我们是埃鲁因家族成员,”劫匪头子正面承认:“我们正在执行任务。打劫你们是我一时贪心之举,和埃鲁因家族无关。你要怎么样才放我走?”

    得到答案,叶寒风内心反倒更加不安:“让我猜一猜,你们奉了谁的命。族长之令?恐怕不是,难道是二少爷左明思,也不太可能,他还没有哪个资格调动这么多人为他效命。或许,你可以告诉我答案。”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多?”

    劫匪头子震惊无比,外围的劫匪同样震惊的说不出话,显然被他猜到了。

    “不想说?”叶寒风冲着身后的黑袍人微微点头:“那我就先把你最后的侥幸击溃。”

    就在刚才,魅影幽灵确定林子里没有更多的劫匪,而长枪骷髅和刀盾骷髅已经潜伏到劫匪群身后。只等一声令下。随着叶寒风低声命令,魅影幽灵把命令传达到位。

    啊啊啊————

    两道黑袍身影蛮横的闯入劫匪群中,高阶亡灵的力量,一拳废掉一个,一脚干趴一个,如果不是叶寒风不让他们用兵器杀人,效率将会大幅度提高。即便赤手空拳,突然袭击之下,劫匪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已经躺下一半,而当佣兵团的佣兵反应过来,打算帮忙收拾劫匪,所有劫匪都已经在地上哀嚎,佣兵冲上去恰好已经结束战斗,只得把人押解,俘虏。

    “高阶战士?”

    劫匪头子脸都绿了,到底招惹了什么样一支队伍,居然潜藏有两个高阶战士,他恨不得戳瞎自己那没用的眼睛。

    “别动————跪下————”

    “自己把自己绑起来,捆结实了————”

    乌克斯卸下劫匪的武装,布兰特抛过来一捆绳子,让他们自己把自己捆起来。

    “别耍花样,否者三刀六洞,放干你们的血。”

    这些学员彻底学坏了,从佣兵酒馆学来的威胁语言,一茬接着一茬,吓得劫匪急忙把同伴捆绑起来,一个捆的比一个结实,如果不是绳子太短,都要把同伴捆成粽子了。

    危机彻底解除,长枪骷髅和刀盾骷髅默默的隐入黑暗中。有了刚才突然跳出一群劫匪的教训,他们开始充当暗中的眼睛,监视周围。

    劫匪的生死掌握在叶寒风手中,心中最后一丝侥幸破灭。把所有人杀死,往林子一丢,即便是埃鲁因家族也难以查出谁干的,而且,战事紧张,埃鲁因家族也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

    “团长。”乌克斯从劫匪身上搜出几张图纸,越看越觉得眼熟:“这个人,好像认识,好眼熟。”

    “我看看,”布兰特凑过来,举着火把,目光在图纸和叶寒风的面部来回转换:“我也觉得眼熟,七八分像。”

    图纸上画了一个年轻人,一头短发,旁边有个箭头指着头发,写着黑发两个字。

    叶寒风脱掉帽子,摸了摸特有的黑色短发,在火光照耀下格外醒目。而在整个狂龙佣兵团,也只有他是黑色短发。

    乌克斯和布兰特同时惊道:“团长,是你————”

    “你们揣着我的画像,整宿的埋伏在马路边,”叶寒风把图纸拍到劫匪头子脸上:“说一说吧。”

    劫匪头子瞪着眼惊恐的看着叶寒风特有的黑色短发,说话都不利索:“你——你——,狂龙佣兵团————叶寒风————”

    “恭喜你,答对了,”叶寒风哭笑不得,别人大半夜不迟辛苦的埋伏,反而被他轻松拿下,这是他见过最傻的刺客:“左明思派你们来的?哪个龟孙子自己怎么不来?我记得他当我俘虏的时候没虐待他啊,还是把力气浪费在女人的肚皮上,走不动道了?”

    “哈哈哈,团长说得对,左明思哪种玩垮子弟,压根不配当团长的对手————”

    “就是,他哥哥左之柱早就是高阶战士,他左明思才刚刚踏入职业战士,完全不够格。我轻轻松松就能把他撩倒。”

    “团长,左明思要是敢来,我第一个冲过去把他抓过来,给你继续当俘虏————”

    佣兵们大声议论,左明思一个职业战士,在他们这群中级战士眼里,随便一个都能搞定,根本不够看,若不是顾及他是埃鲁因家族二少爷,他们早就叫嚣着去把左明思抓过来,替叶寒风报仇,免得他整天没事在背后搞幺蛾子恶心人。

    劫匪头子脸色潮红,气急败坏道:“我们是大少爷左之柱的人,听说你们狂龙佣兵团集体逃离肯塞尔城,特意派我们来把你们抓回去。没想到————”

    “左之柱?”叶寒风了然,左之柱是高阶战士,在埃鲁因家族中地位举足轻重,确实有能力调动人员,而左明思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为他弟弟被俘之辱动手,倒是正常,不过,着急到派人追杀到格兰之森营地,仇恨值未免太大了。

    “团长,是左之柱,”布兰特低声询问:“怎么办?目前我们惹不起左之柱。打都打不过。”

    “是啊,”乌克斯担忧的附和:“肯塞尔城第二家族埃鲁因家族,不好惹。”

    叶寒风明白,狂龙佣兵团想要发展,绝对离不开肯塞尔城,迟早要回去,得罪第二大家族十分不明智。但,对方都派人追杀到这里,不能示弱,尊严和气势不能失去。

    “把他们扒光,全部轰走。”

    劫匪头子脸色一红一黑,虽然捡回一条命,不过面子肯定没有,这件事传扬出去,埃鲁因家族肯定会成为酒馆中的笑话,而狂龙佣兵团自然名声大震。同时,这也是对埃鲁因家族最严重的警告,特别是幕后的左之柱,来自家族的压力足以让他不敢轻易动弹。

    三辆大马车大摇大摆再次启程,身后是一群刺身**的人影。夜深人静,格兰之森营地接纳他们的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