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一章 高阶佣兵入团

    “不是他,快走。”

    两道身影从草丛中出来。一人搀扶另一人,脸上布满紧张和急迫,时不时向后面张望,十分害怕。

    叶寒风不敢轻易靠近,佣兵土匪花样百出,装伤员骗可怜,伺机击杀目标,早就被各个酒馆说烂了。不过,看到伤员,动了一丝恻隐之心询问:“你们是什么人?发生什么事?”

    快步急走的两个人警惕的停下脚步。

    烈火队长墨尔切一眼就认出他,惊叫:“叶寒风,你怎么会在这?”

    在格兰之森营地佣兵分会,叶寒风成为焦点,加之狂龙佣兵团名号太响亮,很多人高阶佣兵都记住狂龙佣兵团团长叶寒风的样貌。

    “你认识我?你是谁?”

    叶寒风惊讶的压低火把,在两个人面前晃了一圈,一点记忆都没有。没有记忆倒是一件好事,对于仇人,他可是记忆犹新。火光照耀,对方丢盔弃甲,并没有武器。

    “狂龙佣兵团团长叶寒风,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们。”墨尔切咳嗽两声,自我介绍:“我是烈火小队队长墨尔切,很高心认识你。请你放心,我们没有武器。不会对你们构成威胁。”

    确定周围没有伏兵,叶寒风点了点头,对方丢盔弃甲的时候估计连药品都丢了,身上的伤口不见包扎,急速的行走反而让伤口崩裂,鲜血直流,离营地还有相当一段路,人没走回去,血恐怕就要流干。而且,黑暗之下,野兽肆虐,魔兽横行,循着血腥味扑过来,只能成为兽口之中的粮食。

    叶寒风从怀里掏出一个急救包,有一捆绷带和一些止血药粉,远远的丢过去:“给,这是药品。你们遇到魔兽了?跟队伍走散了?”

    墨尔切点了点头,扶着他的队员方才放下顾虑,上前接过急救包,搀扶着他背靠一颗落叶树,在火光下清洗污秽和血迹,包扎伤口。

    “多谢叶团长,你对我可能没有印象,”墨尔切忍者包扎伤口的疼痛,一句话没哼,反而交谈起来:“我们在佣兵分会见过,和豺狼小队以及灵虎小队结伴围剿高阶魔兽丛林苍狼王。没想到豺狼小队背后下黑手。任务失败,死伤殆尽。”

    这么一说,叶寒风还真觉得有点眼熟,他躲在格兰村远远的看着他们三个小队进村,两者结合,知道他没有说谎。知根知底,确定不是专门拦路的佣兵劫匪,戒备渐渐解除,卸下水壶,拧开盖子,递过去。宽慰一句:“你们不用担心,豺狼小队的卢卡和卢斯已经伏诛,没有人会追杀你们。那头狼王也已经死了。”

    “什么?”

    墨尔切惊叫一声,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给他上药的队员更加不济,药粉打翻,绷带滚落在地上。

    叶寒风点头确认:“我们比你们先一步抵达格兰村,潜伏在格兰村中。对于豺狼小队卑鄙之举,看在眼中。他们已经被我们斩杀,给佣兵界除了这颗毒卵。走,结伴而行,彼此有个照应。”

    墨尔切连连点头,如果叶寒风想要杀他们,现在就可以动手。结伴而行,彼此有个照应,只不过是一个借口,他们两个现在只能说是一个拖油瓶,所以,结伴而行恐怕是怕他们被野兽或者流窜的魔兽叼走,做口粮,从而保护他们。

    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他们六点面子。

    叶寒风举着火把头前开路,重型短剑披荆斩棘,为他们开路。魅影幽灵晃晃荡荡,坠在后面,保护他们的屁股。墨尔切两人安安稳稳的走在队伍中间。

    一个半小时后,走出茂盛的林子,格兰之森营地就在眼前。

    叶寒风停下脚步,转身道:“前面就是营地,我们就此别过。”

    墨尔切遥望的火光冲天的格兰之森营地,眼含热泪,感激道:“烈火小队遭此一劫,已经名存实亡,是我的无能害了他们。叶团长你杀了卢卡和卢斯,为他们报仇雪恨,现在又救了我们的性命,倾家荡产也不足以报答你的恩情。今后只要你一句话,刀山火海,兄弟唯命是从。”

    杀豺狼小队,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他们动自己兄弟。至于顺手搭救,纯粹是一丝恻隐之心。

    叶寒风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笑着婉拒:“墨尔切队长言重了,以后若是看到我狂龙佣兵团危难之时,队长能帮助一二,在下感激不尽。告辞。”

    一队巡逻兵走过来,魅影幽灵可不能暴露在人类视野中,否者不要说他,就算狂龙佣兵团都是招来灭顶之灾。

    叶寒风连忙辞别,隐入林子,绕了一圈独自进入格兰之森营地。

    火龙佣兵团驻地,沉重和哀伤的氛围笼罩。寄宿在这里的狂龙佣兵团成员一个个脸色沉重,身上或多或少都挂彩。

    驻地门口,乌克斯和布兰特焦急等待,远眺街道尽头盼望着。

    乌克斯低声道:“这次营救,出去十六个战士,两个阵亡,重伤七个,剩下几乎个个带伤,加上之前躺在牧医室的重伤员,伤亡超过八成。”

    一支队伍,伤亡超过三成,人心开始涣散。伤亡超过五成,已经开始崩溃。伤亡超过八成,简直无法想象。

    布兰特一声悲哀:“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不然队伍肯定要崩盘。”

    “你别开玩笑了,大半个牧医室全被我们的人填满,抬头不见低头见,谁都瞒不住。”乌克斯吞吞吐吐:“那么多伤员,花费一下子就把我们的钱袋子榨干,今晚的费用是火龙佣兵团给我们垫付,如果明天再没有资金,我们的人恐怕会被全部赶出牧医室。轻伤员咬咬牙还能挺过去,重伤员禁不起颠簸,随时可能要了他们的命。上哪里去弄钱?”

    “如果团长在就好了。”布兰特后悔不已:“当时就该拦住团长,你说豺狼小队全都是高阶佣兵,团长只有中级战士的实力,跑过去就是送死。希望他没有找到豺狼小队,平平安安回来。”

    乌克斯焦虑的脸被担忧取代:“听你这一说,团长会不会死?我们整个团冲上去,都没干过豺狼小队两个人,反而非死即伤,团长一个中级战士,糟糕,如果他也死了————”

    “大半夜不睡觉,你们两个在门口干什么?”叶寒风很奇怪,是什么事情让两人讨论的如此入神,连他的招手都看不到,贴过来狐疑的道:“谁死了?”

    “啊————鬼啊————”

    乌克斯和布兰特大叫一声,齐齐一跳开。

    “团长,真的是你?你没死?”

    布兰特一拍乌克斯,大骂乌鸦嘴:“团长怎么可能死,肯定是神灵保佑,让团长和豺狼小队擦身而过,捡回一条命。”

    叶寒风大步走进驻地:“你们说什么?怎么我一句话都听不懂?对了,现在还有几个兄弟能动?跟我出去一趟。要赶夜路,把吃饭的家伙都带上。”

    乌克斯和布兰特紧跟其后:“团长,重伤一共八个,一点事没有只有四个,其他都是轻伤。团长,那么晚了这是要干什么?”

    “布兰特,你去租三辆大马车。弄几口大箱子,还有蒙布。马上就要用。乌克斯,你去召集人手,不需要战斗,只要能干体力活就行,从轻伤员里面挑,至少给我筹齐八个人。”

    布兰特应声走了,乌克斯却还跟着,提醒:“团长,我们八个重伤员躺在牧医室,能动的钱都已经花完,明天要是没有钱,他们就会被赶出牧医室,你知道重伤员不能随便移动。”

    叶寒风从怀里摸出一小袋金币,大概有二十几枚:“拿去,给我用最好的药,告诉那群牧医,我的兄弟要是有一个被他们治死,我会让他们失业。告诉他们,我们不缺钱。”

    “团长,你太厉害了。我马上去让他们换药,你不知道,团员们连最低级的治疗魔法都用不起,全部用草药吊着半条命——————”

    乌克斯夺过钱袋,夺路狂奔,话还没说完,人已经消失在门口。

    牧医室的魔法治疗,号称能挽救濒死之人。不过代价极其昂贵,以狂龙佣兵团掏空的家底,最需要治疗的重伤员连最低级的治疗魔法都买不起。用药粉包扎伤口,用药剂吊着一口气,在生死之间徘徊。

    对于他们的死亡危机,只需要一道中级治疗魔法。

    难怪乌克斯急得火烧屁股。二十几个金币买不起中级治疗魔法,买初级治疗魔法不成问题,至少稳住目前伤势。

    “叶团长?可把你盼回来了。”

    驻地队长从二楼走下来,正好碰见叶寒风,急忙上前询问:“一听到你求救的消息,我立刻赶回来。雷司团长知道后,立刻调派两个高阶佣兵。肯塞尔城和黄昏之手交战陷入焦作状态,前线不给人,雷司团长亲自挑人,你放心,明天早上他们就能过来。”

    火龙佣兵团和狂龙佣兵团的关系远超外人想象,也只有狂龙佣兵团才能让B级火龙佣兵团如此着急,一封求援信惊动副团长,甚至亲自督办支援。

    叶寒风拱手道谢:“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什么需要,吩咐一声,我狂龙佣兵团上上下下必定竭尽所能。队长,眼下的危机已经解除,不需支援。离开肯塞尔城那么久。不知道城内有什么变化?那么久时间,黄昏之手还没有被彻底清剿?”

    黄昏之手袭击德科诺兰学院,烧杀抢掠,破坏各大家族年轻一辈,相当于断了肯塞尔城的根,此仇不共戴天,肯塞尔城上上下下对黄昏之手深恶痛绝。随即爆发全城围剿黄昏之手的城中之战,断断续续的战斗持续大半个月。

    驻地队长摇头叹息:“黄昏之手身为肯塞尔城四股力量之一,全盛时期还在我们佣兵公会之上。本来第一家族联合第二家族以及我们佣兵公会联手,抹除他们不再话。不过眼下举步维艰,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为了争夺黄昏之手的地盘明争暗斗,有时候黄昏之手就在旁边看着他们自己打起来。真是可笑,可惜我们佣兵公会上次被黄昏之手重创,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无法发起像样的攻势。最可惜的还是A级夜莺佣兵团深入格兰之森至今音讯全无。黄昏之手眼下非但没有覆灭,反而有卷土重来的迹象。”

    黄昏之手确实不是善类,上次反扑佣兵公会。佣兵公会战场指挥官布兰克差点被他们击杀,辛辛苦苦从黄昏之手抢过来的地盘,一下子全吐出去。如果没有强大的援军,佣兵公会很难在短时间内有所作为。

    叶寒风点头赞同:“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疯了吗?黄昏之手肆虐,肯塞尔城苦不堪言,平民流离失所。他们脑子被驴吃了吗?”

    “不过,最近倒是有流言传出,听说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即将联姻。强强联手,攻击黄昏之手。如果联营成功,顾及少了,黄昏之手的末日就要到了。”

    叶寒风浑身一颤,震惊的停下脚步,第一家族肯布塞家族子弟众多,子嗣更不少,联姻是解决矛盾的好事,但,如果是洛璃儿联姻。那就是他的世界末日。他连说话都开始颤抖:“谁和谁联姻?”

    驻地队长停下脚步,狐疑的看向他:“还来不及了解,你的求援信就到了。看你的表情,身体不舒服,是不是受伤了?”

    叶寒风恨不得现在就飞回肯塞尔城,只有问清楚,他的心才能平静。

    “我没事,队长,可否劳驾你探听清楚到底是谁跟谁联姻,这件事对我非常重要。如果你想知道多重要,我愿意拿命去换。”

    “什么?”

    驻地队长怀疑自己的耳朵有问题,不过,看到叶寒风恳求的目光,不再有一丝迟疑:“我亲自去办,连夜策马回城,叶团长,明天我就把消息带回来。你救过我们团长的命,不要说是一道消息。等我回来。来人,给我备最好的马!”

    驻地队长雷厉风行,不一会儿,门外响起急促的马蹄声,渐行渐远。

    叶寒风步入一楼大厅,彻夜难眠的人一下子站起来,激动的涌过来。

    “团长,终于回来了————”

    “团长,我们想死你了————”

    “团长,豺狼那帮畜生呢?是不是把他们宰了?”

    “豺狼那两个畜生可是高阶佣兵,我们整个团都没捞到一点好处,能回来就好————”

    “对,团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过两年等我成为高阶佣兵,亲自拧下他们的脑袋献给团长————”

    “对啊,现在不杀他们,以后大家搞死他们,为今天报仇————”

    叶寒风情绪低落,满脑子浮现的都是洛璃儿的身影。依稀记得那一天她曾经说过一句话,现在看来是在提醒他,但,偏偏想破脑袋,都想不起当时说过什么。面对团员们热情欢迎,热烈的议论,他就像一个局外人,而不是所有人拱卫环绕的主角,随意应付,低头沉思。木纳的说了一句,却让大厅陷入寂静。

    “哦,卢卡和卢斯已经被我杀了。等会就带你们去找他们。”

    佣兵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纷纷怀疑这是一句笑话,或者是自己出现幻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彼此交流。

    “那个,团长,”有个团员壮着胆子说:“刚才您是说,自己把卢卡和卢斯杀了?”

    叶寒风点了点头,还不等她反应,一道身影噗通一声倒下,跪在他身前。

    叶寒风一惊,他没记得自己佣兵团有这种理解,涣散的眼神聚集成焦点,看清眼前人,反而更加惊讶,急忙搀扶:“卡尔顿,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我们团队之前还有五个人,被豺狼杀了个精光,我发誓不杀他们,誓不为人。您还记得下午的约定吗?”

    叶寒风似乎记得有那么一回事,只是他没有当真。

    周围佣兵脸神严肃,知道的人低声告诉不知道的人:“卡尔顿确实说过如果团长能诛杀豺狼,就给团长卖命————”

    卡尔顿猛地一磕头:“叶团长,现在我这条命就是你的。请接受我的效忠。”

    周围的佣兵忍不住发出阵阵惊呼:“天,他可是高阶佣兵,要给我们团长卖命,这————”

    叶寒风想都没想就拒绝:“你的命是你自己的,我不需要你的命。不过,我们狂龙佣兵团人手短缺,若是你能加入,是我们狂龙佣兵团的福气。”

    “多谢团长,”卡尔顿感激不已,叶寒风这是给他留面子,以一个更加公平的身份加入狂龙佣兵团:“能加入狂龙佣兵团,是我毕生的荣幸。”

    “噢买尬,团长一出手就招揽一个高阶佣兵,太牛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狂龙佣兵团也有自己的高阶佣兵————”

    “我们狂龙佣兵团越来越强大,以后上大街都可以横行马路了————”

    佣兵们纷纷发出自豪的欢呼,之前隆重驻地的哀伤和悲痛氛围一扫而空,如果不是叶寒风拦着,恐怕就要勾肩搭背,找个小酒馆庆祝。

    “团长,”卡尔顿大声道:“之前救治的伤员有一个兄弟也是高阶佣兵,我相信他一定会和我一样加入佣兵团。”

    叶寒风忧愁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一下子招揽两个高阶佣兵。

    “团长,”布兰特跑进大厅,他记得出去的时候大厅还满是沉重氛围,怎么现在那么欢快:“三辆马车已经定好,停在驻地门口。”

    “嗯,召集人马,现在就出发。”

    人都是现成的,在大厅一说,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但一听团长亲自带队,一个个踊跃报名,拄着拐杖都往前冲。集结完毕,三辆马车低调的离开格兰之森营地,高举火把,向黑夜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