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章 黄雀在后

    血迹渐止,战争步入尾声。

    丛林苍狼王踉踉跄跄,鲜血和力量从腰间伤口不断流逝,一柄深埋身体的断枪不断索命,如同死神之爪,正把它拖向死亡深渊。

    豺狼小队卢斯提着一柄染血精锐级钢刀。嘀咕着:“两个小队,一头狼王,大丰收,发财了。”

    卢斯徐晃一刀,骗过狼王凶狠啃食,一刀削在本已经受伤的狼腿。引得狼王一阵哀鸣,愤而扑击,反倒失去平衡,硕大的狼躯在地上翻滚不止。卢斯没有在给它爬起来的机会,紧跟两步,手起刀落,砍在狼脖子,喷射出一道血箭。

    高阶魔兽或者是高阶佣兵,身体进化之后生命力大幅度增强,伤而不死,发起殊死反击,非常的危险。对付高阶佣兵或者高阶魔兽最保险的办法就是斩下对方头颅或者刺穿力量之源的心脏,一击毙命。

    卢斯怕狼王诈死,挥起钢刀,狠狠的把狼头斩下,贱了一身狼血。他擦干溅入眼睛的狼血,模模糊糊的看到三道黑袍身影围住他。以为是错觉,擦了擦眼,千真万确三道黑袍身影逼近。在他犹豫的片刻,彻底逼近。

    “你们是什么人————”

    亡灵骷髅不会说话,即便会说,恐怕也不会和一个将死之人过多废话。

    魅影幽灵命令高阶亡灵长枪骷髅游走,以免卢斯逃跑,随时发起致命一击。高阶亡灵刀盾骷髅野蛮冲撞,把卢斯卷入战斗,近身黏住。

    高阶佣兵强大的战斗经验让卢斯果断还击,钢刀和亡灵骷髅的战刀猛烈碰撞,火星四溅。强大的力量碰撞之后产生巨大的反冲之力。血肉之躯立刻陷入短站的虚弱。

    刀盾骷髅在卢斯不敢相信的眼神中,猛地跨出半步,爆发出强大力量,压倒性斩开钢刀,战刀狠狠的砍在目标身上。

    “啊————”

    卢斯慌忙后退,持刀的手不断颤抖,胸口出现一道三十厘米的伤口,幸运的是精锐级铠甲替他挡下致命的一击,伤口恐怖,却没有伤到筋骨和内脏。即便如此,也足以吓破卢斯的胆气,毫不犹豫转身就要逃离。

    他转身刹那。

    斜刺里一道黑影射出,长枪如龙,擦着肚皮划过,千斤之力灌入长枪,猛然一抖,把目标肚子削成两截。

    卢斯丰富的战斗经验发挥作用,生死之间,猛然向后倾倒,硬生生让过夺命长枪,他的铠甲被挑飞,被狠狠削成两截。

    “饶命,放过我————”

    刀盾骷髅的战刀架在正在爬起来的卢斯脖子,爬起来的动作立刻变成跪地求饶。连连磕头,如同最卑微的存在,请求宽恕。他显然忘记刚才夺人性命的凶狠,叶寒风却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豺狼小队二把手卢斯?”

    叶寒风低声询问,从藏身处慢慢走出来,看着满地尸体,感慨道:“如果你们齐心合力斩杀苍狼王,必然是大胜而归,而我不敢动你,甚至不敢让你看到。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大敌当前,你们却对自己队友下黑手,不杀不足以平息冤魂的哀嚎。”

    “叶——叶寒风。怎么会是你————他们是?”

    卢斯不敢相信,震惊的甚至忘记架在脖子的战刀。

    叶寒风从狼窝方向走出来,谁能想到狼窝还藏有人?随行的三个黑袍人随便一个战斗力都不在他之下,明显是高阶佣兵。一个初建的佣兵团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

    “他们是你刀下索命的冤魂。”

    噗嗤————

    叶寒风的话音刚落,长枪骷髅的长枪洞穿卢斯的胸膛。

    “啊————”卢斯惨叫一声,力量像是漏气的气球快速流失,他挣扎着等着叶寒风:“是我——太小看你了————”

    噗嗤————

    叶寒风狠狠的补上一剑,他不是嗜杀之人,如此多此一举的一剑,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晋级任务进度从35%变成45%。击杀一个高阶人类或者高阶魔兽等,提升百分之十进度,击杀一个中级人类或者中级魔兽。提升百分之一进度。

    手中的雷龙之戒频频闪光,吸收周围的灵魂之力修复破碎的戒指。雷龙之戒一共有四道魔法:雷系初级魔法:闪光(已修复)。雷系中级魔法:雷球(已修复)。雷系高阶魔法:闪电之链(40%)。雷系超凡级魔法:未开启。

    吸收一个高阶人类或者高阶魔兽增加百分之十进度。

    雷龙之戒并不像晋级任务需要他亲手击杀,刚死的人周围晃荡一圈,吸收灵魂之力,同样能增加进度。

    地上两具高阶佣兵尸体,一具高阶魔兽的尸体,一下子增加30%,一跃变成40%。

    苍狼王尸体在这里,叶寒风决定为卢卡设下埋伏,一举击杀,;连根拔起,永绝后患。

    几乎刚刚安排好,林子有了动静,一道身影抱着一大堆武器防具走出林子。

    叶寒风心头一紧,出现的是卢卡,就像一头老狐狸一般停下脚步,似乎嗅出危险,踌躇不前。

    “卢斯,你在干什么?”

    卢斯早就死透了,只是为了不让他起疑心。叶寒风把卢斯的尸体背靠在狼王尸体上,用狼尸遮挡他身上的伤口,看起来像背靠狼尸休息。死人自然不会回答询问。

    卢卡更加警惕,扔掉碍事的战利品,缓慢抽出战剑,锐利的目光环顾四周。

    “豺狼小队果然不凡,若是能走正路,恐怕前途无量,可惜,急功近利,恶事做尽。”

    叶寒风慢慢站起来,若是让卢卡绕道另一边,躲藏在狼尸后面的伏兵就会暴露,卢卡随时可能逃脱。跟叶寒风一并起身的是高阶亡灵刀盾骷髅,寸步不离的护卫在侧。

    高阶佣兵想要杀一个中级战士,一刀不行,那就两刀,顶天就是三刀。

    叶寒风拿自己的命勾引卢卡,赌他会冲过来杀了他,再扬长而去。

    “怎么会是你?叶寒风,你把卢斯怎么样了?”卢卡同样一脸震惊,不敢相信:“就凭你,不可能拿住卢斯。你旁边的人是谁?”

    叶寒风挑衅道:“卢卡,你往这里看。”

    卢斯的尸体被刀盾骷髅一脚踢飞,重重落下。

    “给老子滚,否者,这就是你的下场。”

    “你————你杀了他——啊————”卢卡一声嘶鸣,双眼布满血丝,高举战剑:“老子杀了你。死————”

    叶寒风被他凶悍的气势吓了一跳,和高阶佣兵对战,分分钟可能死亡,连忙后退半步,横举重型短剑。

    高阶亡灵刀盾骷髅以战刀敲击战盾,身体一矮,毫不示弱冲撞过去。

    胜负在错身之间。

    卢卡势大力沉的力劈,看似要把刀盾骷髅连人带盾劈开。突然一蹬脚,临空飞跃,跳过刀盾骷髅,杀气腾腾继续前进。

    “笨蛋亡灵,没脑子!”

    叶寒风按耐对死亡的恐惧,不让自己转身逃跑,恐慌的步步后退,直到撞上狼王尸体,无路可退。

    “叶寒风,受死————”

    卢卡起身跳斩,高举战剑,以雷霆万钧之势力劈而下。

    “闪光,雷球!”

    叶寒风脑海一片清明,抬起左手,心念响起,雷龙之戒雷光和白光缠绕,射出一颗拳头大的白色光球,光芒并不刺目,像被纸包保住的白色灯泡,速度极快,转眼间就来到卢卡面前。雷龙之戒吐出第二个蓝球,人头一般到,宛如蓝色的水球,球内时不时掠过一道蓝色光芒。速度适中,却也像一枚飞箭呼啸砸向卢卡。

    叶寒风不敢对两颗球抱太大希望,猛然扑向一侧。

    噗————

    雷系初级魔法:白色光团。像闪光弹一般突然爆炸,亮瞎所有狗眼。

    噼里啪啦————轰隆————

    雷系中级魔法,蓝色光球,撞上卢卡,像一枚脉冲炸弹,电弧肆虐,猛烈爆炸。

    卢卡直勾勾的盯着雷系初级魔法闪光,直面最惨白的爆炸,直接亮瞎双眼。在他毫无察觉的时候,蓝色闪电袭体,身体显然瞬间麻痹,再想继续锁定叶寒风,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不过,势大力沉的跳斩依旧穿过爆炸区域,重重的砍在苍狼王尸体上,战剑砍进去一半,镶嵌在狼尸体之中。

    “啊——————”

    “昂昂————”

    卢卡痛苦的捂着眼睛,连连后退。

    是在叶寒风预料之中,不过,高阶亡灵的哀嚎,让他十分惊讶。

    躲藏在狼尸身后的高阶亡灵长枪骷髅和魅影幽灵准备攻击落地的卢卡,闪光同样对他们造成伤害,盯着卢卡的灵魂之火直接被闪光照射,银色灵魂之火激荡起伏。

    “完蛋,误伤自己了。”

    叶寒风甚至趁你病要你命的重要性,爬起来抄起重型短剑冲向卢卡。卢卡先高阶亡灵恢复,第一时间肯定是杀了他,高阶亡灵先卢卡恢复,肯定是卢卡倒霉。他不敢谁先恢复,只能亲自持剑上阵。

    不过,一道黑影急速的从他身边冲过来,奋力把卢卡撞倒。

    反应慢,有时候也是一件好事。

    高阶亡灵刀盾骷髅刹住冲锋之力,刚好避开闪光的爆发。扭头冲撞,撞倒卢卡,一刀重伤,它知道叶寒风有个怪癖,就是喜欢亲手杀人,这才停止斩杀卢卡的一击,把他架了起来。

    叶寒风冲了两步,战斗依然结束,尴尬的举着剑。

    “主人,刚才发生什么了?”

    魅影幽灵摇摇晃晃站起来,渐渐稳定下来。它不敢责怪叶寒风,询问了一句。

    叶寒风尴尬的摸着鼻子,幸亏脸皮够厚:“雷系魔法,第一次使用,感觉威力如何?”

    魅影幽灵浑身一颤抖,径直飘到五米之外,后怕道:“主人,雷系是我们的克星,对我们双倍伤害。”

    雷系,火系和光系最为克制亡灵骷髅,特别是像魅影幽灵这种没有实体的幽灵,抵抗力比一头低级亡灵骷髅还弱。若是把雷球丢进它身体,不死也残。高阶亡灵害怕,电一下倒是死不了。

    “你放心,我们是自己人,我又不是丧心病狂,没事电你玩。刚才是误伤。”叶寒风看向卢卡,眼神一正:“是时候了解他罪恶的一生。”

    卢卡眼睛疼的眼泪水哗啦啦流,恢复视力发现被俘虏,十分绝望,看到叶寒风走过来,连忙求饶:“叶团长,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就当我是一个屁,放了我。”

    “放了你?”

    叶寒风怒从心头起:“你把剑插进老子兄弟的胸膛,可曾想过现在?老子兄弟的血就这么白流了?杀————”

    “叶团长,我补偿你————”卢卡浑身颤抖,歇私底道:“我怀里有一份地图,埋藏着我劫掠的所有财富,只要你放了我,全都是你的。叶团长,求你放了我————”

    噗嗤————

    叶寒风的重型短剑闪电般划过卢卡的喉咙,结束他罪恶的一生,一旦放了他,失去财富的他肯定会变本加厉,劫掠和屠杀更多的人。

    杀一人,救众人。

    就算他许以一座城的财富,叶寒风都不会放过他。

    不过,叶寒风还是从他衣服里摸出那份地图,面不改色揣进自己怀里。内心狂喜:“发财了!发财了!”

    “主人,现在开始打扫战场吗?”

    叶寒风乐不拢嘴,点头道:“让它们两个留下,你跟我回去叫人来打扫战场。之前饿狼佣兵团的武器防具不敢用埋藏在附近,现在饿狼佣兵团已经覆灭,一并挖出来哪去换钱,该给佣兵们发工资了。”

    斩杀丛林苍狼王,佣兵团晋级任务圆满完成,成为C级佣兵团编制扩大到一百人,处处都需要资金。

    天色将晚,叶寒风只能连夜赶回格兰之森营地。

    林子中战斗的痕迹随处可见,斑斑血迹。叶寒风怀着能救一个人算一个人的心态,循着血迹前进,很快就发现一具无头尸体,在五米之外的一个草丛找到尸体的头。正是灵虎小队的队长托尼。

    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已经豺狼队长卢卡扒光。显然是被卢卡击杀。

    叶寒风感慨不已,并没有逗留,今晚过后,这具尸体将会被野兽啃食,高阶佣兵托尼将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佣兵界。成为野兽的食物,似乎是所有佣兵最后的归宿。

    叶寒风埋头急走,魅影幽灵突然截住他。

    “主人,地上有血腥味,周围应该有人。”

    佣兵界有一些好逸恶劳的佣兵,专门在路上埋伏,劫持从格兰之森退出来的佣兵,掠夺他们的财务,甚至残忍杀害。

    叶寒风内心一阵不安:“该不会遇到这些佣兵土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