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九章 螳螂捕蝉

    灵虎小队和烈火小队并肩前行,在密林中穿梭。

    灵虎队长托尼脸上挂着一丝惊讶:“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狂龙佣兵团?怎么如此悍勇,连豺狼都能逼退,大跌眼镜。”

    烈火队长墨尔切点头赞同,他知道更多消息:“你是不是太久没有回肯塞尔城了?你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这是一个新建不到一个月的佣兵团。最被看好的新兴佣兵团,没想到成长的如此之快,短时间内聚集如此多中级战士。你我混迹佣兵界这么多年,手下的中级战士都不到十个数。”

    “人员倒是其次,只要有钱,拉起一支百人团队都不是难事,”托尼队长疑惑不已:“一支用金钱堆积起来的队伍,绝对不会玩命,更不敢对豺狼下手,你我都知道,佣兵最是善变,为了财富和地位被后下黑手比比皆是,齐心合力,力挽狂澜者,少之又少。这也是你我宁愿组建佣兵队伍,而不加入佣兵团的原因。”

    “狂龙佣兵团,倒是有几分特殊。不过,一个新秀,偏偏得罪佣兵公会总部主管洛克,下一次回城,狂龙佣兵团就会成为历史。不说了,豺狼的人马上就过来,见机行事。”

    灭豺狼,杀狼王。

    灵虎队长托尼和烈火队长墨尔切暗中联合,窥视豺狼积攒的不义之财。

    树林骚动,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走出来,黑着脸加入队伍。

    豺狼队长卢卡看向两支队伍,眼底闪过一丝阴狠。狂龙佣兵团的攻击并不危险,只要这两支队伍任何一支出手,胜利唾手可得。关键时刻,灵虎小队和烈火小队商量好一般齐齐离去,到手的鸭子飞走了。

    卢卡心中起了杀意。杀人比杀狼利益更大。

    “两位队长慢一些,”卢卡掩藏起杀机,笑脸相迎:“不知两位队长对付狼王有什么计划?毕竟是一头高阶魔兽,不能疏忽大意。”

    在场的都是老佣兵,生死边缘打滚的人,轻易不会撕破脸皮。

    烈火队长墨尔切拱手迎接:“卢卡队长忙完了?收获如何?咦,怎么不见你们带着战利品。不会是担心我们抢夺,偷偷藏起来。放心,我们现在是队友。”

    一句话,直接戳到心头肉。

    卢卡脸彻底黑下来,勉强能忍住。卢斯则彻底爆发,指着墨尔切的鼻子大骂:“狗屁队友,刚才你们为什么不出手。连根毛都没有捞到,草泥马,一群胆小如鼠的过街老鼠,只会落荒而逃,和你们一切猎杀狼王,恐怕随时会被出卖————”

    “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烈火队长墨尔切怒哼一声,本来对豺狼就有兄弟之仇要报,恨不得现在就斩杀他们,看到他们吃亏,十分高兴,出言挖苦只不过还一点利息。黑着一张脸,手按住兵器:“老子的刀可不是豆腐做的。”

    灵虎队长托尼还算冷静,拦在两拨人中间,当起和事老:“兄弟们消消气,我们联手出来是杀狼王,一起发财。现在打起来,不划算。都消消气————”

    豺狼小队两个高阶佣兵,烈火小队正副队长同是高阶佣兵。打起来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在托尼队长的调停下,收敛火气。

    间隙陡然发生,看起来突然,却是必然。

    队伍行进。豺狼小队卡在烈火小队和灵虎小队中间,有意无意的排挤烈火小队,同时暗中向灵虎小队靠拢。

    “托尼队长,”豺狼队长卢卡低声道:“我有一事相求。”

    托尼队长微微一惊,卢卡什么时候考过来的?而他考过来,恐怕烈焰队长墨尔切一无所知。

    “什么事如此谨慎?你我都是队友,直说无妨。”

    豺狼队长卢卡也不能确定,把心一横,只能赌一把:“托尼队长,这次宰杀苍狼王我们豺狼分文不取。所有战利品全归你们灵虎小队。你看如何?”

    “什么?”托尼队长大吃一惊:“全给我们?你是不是在说梦话?即便你们放弃,烈火小队也不会同意,你还是别逗了。”

    托尼队长只当是一句笑话。卢卡一脸严肃,一本正经:“和苍狼王战斗时,我们联手斩杀烈火小队。再斩杀苍狼王。事成之后,战利品全归你灵虎小队。”

    托尼队长眼中满是贪婪,和烈火小队合作,战利品是四六分成。烈焰小队六成,他们只能拿到四成。按照豺狼的计划,他们能拿到十成。利益熏心,托尼队长鬼使神差的点头答应:“你确定战利品全归我们?烈火小队身上的战利品也一样?”

    烈火小队的装备价值还在苍狼王之上,卢卡没想到托尼如此贪婪,拿到苍狼王还不满足,还想染指烈火小队。既然如此,一不做二不休,先诓骗他们联手斩杀烈焰小队,再找机会暗杀灵虎小队,左右战利品尽归其手。

    “托尼队长若是答应联手,苍狼王以及烈火小队,全都属于你们。我豺狼小队分文不取。”

    托尼笑脸如花,满眼贪婪点头同意,至于之前和烈火小队的协议,成为空气,随风飘散。

    各怀鬼胎的三支队伍如约而至来到格兰之森南部,位于格兰之森外围的格兰村。所有情报都显示丛林苍狼王盘踞在格兰村。

    格兰村本是一个人类村庄,有数百村民,以狩猎和采集食物为生。生活艰苦,却也能勉强维持。随着丛林苍狼王的袭击,人去楼空,整个村子变成狼窝。退出格兰之森的佣兵们在不知道它们存在的情况下,很自然的进入格兰村休息,命丧狼口,成为一缕冤魂。

    烈火小队,灵虎小队以及豺狼小队整装备战,窥视格兰村。

    豺狼队长率先发言:“从地上的足迹可以看出来,狼群就躲在村庄内,烈火队长,你们人多势众,力量强大,不如你们把狼王吸引过来,我们就近伏击。以免它落荒而逃,我们空手而回。”

    吸引狼群的队伍,必然遭到狼群围攻,无暇他顾。最容易被人下黑手背后捅刀子。

    烈火队长自然不肯:“我队伍中有三个中级战士,被狼群围住无法脱困。你们豺狼装备精良,两位都是顶尖的高阶佣兵,你们出手,进退都可以。”

    说完,烈火队长墨尔切向灵虎小队队长托尼使眼神。他们两个队伍互怼,第三方灵虎小队战在哪一方,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惯例,另一只队伍即便反对也不得不上前充当诱饵。

    托尼队长做出了出人意料的决定:“一支队伍过去,太过凶险,只有我们联手进攻共进共退,互相照应,才能减少伤亡。”

    其他两位队长纷纷露出惊讶的眼神。暗地里说好的可不是这样。

    灵魂队长托尼相当纠结,豺狼小队给出的条件十分有吸引力,但,他们的名声早已经臭大街,很有可能最后连他们都杀,所以必须防着豺狼。选择继续和烈火小队联手,诛杀豺狼,四六分成让他十分不甘心。

    最好的结果是豺狼小队和烈火小队两败俱伤,没有人威胁到他。眼下自然不能让其中一支队伍被全灭,让另一家独大。烈焰小队两个高阶佣兵,豺狼小队两个高阶佣兵,他们只有一个高阶佣兵,所以,必须先一边搞死搞残一个,才能考虑歼灭其中一支队伍。

    三支队伍各怀鬼胎,联手向格兰村潜伏前进。他们的目标即是丛林苍狼王,也是身边的队友。

    叶寒风并没有走冤枉路,甚至比三支队伍更快进入格兰村。不是从地面,而是从地下通道。

    格兰村村民挖掘有一条暗道直通村外。他从暗道逆行进入格兰村,默默的潜伏在村长房间,那是一座二层小楼,足以俯瞰整个村落。

    格兰村的房屋都是一层木屋,四周是木板拼凑,用草铺成房顶,相当简陋。禁不起狼群的破坏,三分之二的房屋倒塌,侥幸不倒也是满身破洞,不少狼窝就建在废墟上。

    叶寒风等了半个小时,再过一个半小时,天色就要黯淡下来,晚上可是狼的天下,本以为今天就这样过却。村子外弯腰弓背前行的身躯让他精神一震。

    “先不要动手,豺狼不是只有两个人吗?怎么冒出来十几个?”

    小山包上和狂龙佣兵团交战的确是只有两个人。所以他本能的就以为豺狼只有两个人,眼下冒出来那么多人,叶寒风心中更加不安,停止动手。

    魅影幽灵和其他两头高阶亡灵骷匍匐在地,它们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在不惊动狼群的情况下趴在地上,狼的听觉十分敏锐,特别是房子外面魔兽级狼群。

    “主人,对方那么强大,打不过。要不要先离开?”

    魅影幽灵的寻味显示出极高的智商,眼下不管是丛林苍狼王胜出,还是豺狼小队胜出,都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叶寒风仔细掂量,轻摇摇头拒绝:“静观其变,事不可为,火速从暗道退出。等他们落单,一个个收拾他们。”

    嗷呜————

    风急狼嚎,两头中级魔兽丛林苍狼隐藏在草堆中,仰天长鸣,纵深跳进人群,扑倒一个触不及防的佣兵,狼牙闪电般咬向咽喉要害。

    幸亏佣兵反应及时,拿手挡住狼嘴,保住一条小命。

    噗嗤————

    旁边的佣兵眼疾手快,刀剑相加,刺入牛犊子一般大小的狼身,把狼身下的佣兵解救出来。

    嗷呜————嗷呜————

    狼嚎此起比伏,十几头丛林苍狼飞窜出来,把人群团团包围。

    丛林苍狼属于中低级魔兽,体型健壮如牛犊子,行动灵敏,最擅长高速穿梭于密林之中,潜伏袭击。其十分有耐心,愿意花费十天半个月猎杀一队佣兵。牙尖嘴利,特别是四颗穿牙,每一颗都有食指那么长,能够轻易穿透佣兵的防具,破坏身体内的血管和内脏,一旦被狠狠的咬上一口,基本就废了。狼爪比人的手掌还要大上三分,爪子一抓就是三道血痕,皮开肉绽。

    陡然被十几头丛林苍狼围住,猎杀丛林苍狼王的三支小队本能的聚拢在一起。

    灵虎队长托尼提醒道:“杀狼,把狼王引出来。”

    本该是齐心合力的时刻。心照不宣的三支队伍向三个方向冲杀,各自为政,本来可以互相照应,现在倒是成了独自面对四方狼群,显得束手束脚。虽然受了一点伤,他们还是以强大的实力斩杀丛林苍狼。

    “嗷呜————”

    浑厚且愤怒的狼王咆哮,一道如同大水牛一般巨大的狼躯纵身一跳。猛的扑倒一个佣兵,狼爪闪电般划过佣兵咽喉,纵深一跳,扑向下一个佣兵。

    高阶魔兽有了足够智慧,辨别得出人类的要害,特别是狼王,智慧比其他高级魔兽又高一点。

    灵虎小队托尼惊讶的看到一道黑影压向他,本能的驻足立盾格挡。

    砰————

    猛烈撞击,托尼没有被扑倒,整个人被撞化出七米,手脚发麻,他立刻狂呼:“狼王出现了!杀啊————”

    烈火队长墨尔切见自己盟友有危险,逼退眼前的狼,抽身支援。

    同样听到求援的豺狼小队,卢卡和卢斯对望一眼,假装不敌,连连后退,不知不觉退到烈火小队的背后。

    烈火队长墨尔切浑然不知,狼王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不得不全身心的投入战斗。趁着灵虎队长托尼挡住丛林苍狼王攻势,他带着队友猛攻丛林苍狼王侧翼。

    纵深突击,烈火正副队长手举刀剑,一刀砍在狼腰,另一剑削在狼后腿。

    嗷呜————

    两道血淋林的伤口,疼得狼王嘶鸣,放弃托尼。转身对准墨尔切,张口就是喷出一道青色风刃。

    风刃见风就长,变成一道两米风刃,斩风逐影。

    墨尔切避无可避,反身力劈硬撼。

    轰隆隆————

    尘土飞扬,墨尔切被狠狠的抛出来,人还在空中,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孽畜,放肆!”

    灵虎队长托尼怒了,大叫着冲撞侧对着他的狼王,手中的长枪在千斤之力加持下,噗嗤一下子就钻进狼王肚子,染血枪头从另一面冒出来。

    狼王转身一抓,锋利的爪子划过持枪的手臂。

    一道血溅,托尼的手臂和半截枪杆笔直的飞入空中。

    啊————

    狼王第二击狠狠的拍向托尼脑门。愤怒一击即便有头盔保护,也能把脑袋拍断。托尼队长在最后一颗举起左手盾牌护住脑门。巨大的力量一下子把它拍飞。

    狼王重创。灵虎队长托尼重伤。烈火队长受伤。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在核心战场外响起。所有人震惊不已。

    烈火小队副队长惨加一声他的肚子突然冒出染血的剑尖,冰冷的武器正在剥夺他的生命。不知道什么时候,豺狼的卢卡和卢斯出现在他身后。

    刺入他身体的正式卢斯的刀。

    “不————”墨尔切捂着流血不止的右臂,不敢相信:“你们————”

    “完了!”灵虎小队队长托尼无比震惊,同时万般后悔,不该和豺狼合作,与虎谋皮。痛恨自己:“豺狼,你们好狠!”

    “哈哈,这就是得罪我们豺狼的下场。”

    卢卡如毒蛇嘶鸣一声,猛然挥剑,烈火小队副队长的头颅高高抛起,脖子喷出一道血溅。

    “啊————卢卡,老子要杀了你————”

    烈火队长墨尔切右手已经废了,左手捡起兵器,满腔怒火冲杀。

    “队长,不要,你快走,我给你断后————”

    烈火小队仅剩的两个队员死死的拉住他,颤抖的举着兵器挡在身前。

    灵虎队长托尼知道大势已去,扭头就开始逃命,还算有一丝良知,喊了一句:“墨尔切队长,快走。”

    “一个都别想走。”

    卢卡和卢斯齐齐扑过来,不打算放走任何一个。

    嗷呜————

    重伤的狼王垂死挣扎,猛然扑向人群,恰好扑向卢斯,挡住了他。

    烈火队长墨尔切不得不逃跑。他的两个手下英勇的阻击卢卡,用他们的生命为他拖延了几秒钟。

    卢卡犹豫了一下,果然追击,并对卢斯命令:“你斩杀狼王,千万别让它跑了。我杀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