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八章 明知山有虎

    灵虎小队托尼队长等到另一支小队到来,方才开口。

    “豺狼两个败了在山坡那一边?现在动手还是走远一点?”

    托尼询问的是另一个小队的队长。

    烈火小队,正副队长都是高阶佣兵,身后跟着两个负责跑腿的中级战士,烈火小队队长叫做墨尔切,长相粗狂,行为举止。却又一颗阴柔狠辣之心。从他力排其他高阶佣兵参加任务,以及暗地里联合灵虎小队,足以说明他人大心细。

    烈火小队队长墨尔切警惕的环顾一周,确定周围没有外人,压低声音:“豺狼小队财富可人,若是被路过的佣知道被我们获得,肯定会招惹不少烦人的苍蝇。先把他们带到一个无人之地,神不知鬼不觉把他们击杀。其他佣兵只会认为他们命丧魔兽之口。绝不会有人找我们麻烦。”

    托尼队长连连点头,赞同道:“烈火队长所言极是,那就按你所说,不过,豺狼小队正在钓鱼,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烈火队长脸上闪过一丝愤怒,转瞬而逝,还是被灵虎队长捕抓到。

    “不瞒你说,”烈火队长并不打算瞒:“豺狼或许都忘记当初对我们烈焰下过毒手。灭掉豺狼就是为死去的弟兄报仇。走,去看看豺狼在搞什么鬼,不能让它们趁机溜了。”

    托尼队长了然点头,烈火小队声誉相当不错,今天突然提出联手灭杀豺狼,他十分惊讶于烈火小队的决定。如果是仇杀,就说得过去。

    山包另一面,面朝营地。

    豺狼小队立起两个木桩,布兰迪和卡尔顿被捆绑在柱子上。卢卡和卢斯则潜伏在树荫之中,平端强弩,遥指前方。不过,烈火小队的灵虎小队的到来,让他们不得不从藏身处走出来。

    “墨尔切队长,第一次合作,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多多包含。”

    卢卡虚伪的上前客气,目光落在墨尔切队长的武器防具上,闪过一丝贼光。

    狗改不了吃屎。

    即便是队友,他内心已经对对方身上的武器防具评定价值,很快就发现队友的价值比击杀丛林苍狼王的收益还要高,产生杀人越货的念头。

    墨尔切队长虚以委蛇,笑道:“豺狼的战斗力在圈子内是数一数二,这次任务还得仰仗两位。时间不早了,是不是该出发了?”

    说心底话,墨尔切很是同情被抓的布兰迪和卡尔顿,甚至他还认识卡尔顿,说过那么两句话。不过,为了能够斩杀豺狼,此时不能动手。可他又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利用,让更多无辜的人卷进来枉送性命。如果可以,他还希望能不着痕迹的救下两人。

    灵虎队长托尼虽然没想那么多,但也知道此时拖不得,早点把豺狼引到荒山野岭,早点动手,结束这一切。帮腔道:“盯着狼王的可不只有我们一家,等那些大佣兵团反应过,我们连汤都喝不到,尽快上路。以免夜长梦多。”

    “啊————”

    一声惨叫打破树林的沉默,飞鸟惊飞,暴露出声音来源。

    卢卡脸色一喜,笑道:“猎物上钩了,两位队长如果不想让他们的血脏了你们的手,请你们回避片刻。我们豺狼花不了多少时间。”

    墨尔切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鱼饵起作用,鱼要上钩了。

    灵虎队长托尼不得不离开:“我们暂且回避,以免被人以为是我们合作所为。”

    惨叫响起,被捆绑在木桩上的卡尔顿脸色一变再变,整张脸苍白无血,嘴唇颤抖,他听出熟悉的声音是他那所剩不多的队友,突然歇私底咆哮:“快走,这是一个陷阱,千万别出来,千万别————”

    噗嗤————

    气急败坏的卢卡一剑刺入卡尔顿小腹部,雪白的战剑染成了红色,献血滴答滴答落在地上,染红了青草,湿润了泥土。

    卡尔顿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额头青筋鼓动,怒目圆瞪:“豺狼,来生老子必杀你们,挫骨扬灰。老子死也不会让你们利用,来呀,杀了我,快杀了我———啊————”

    战剑在卡尔顿小腹蛮力一搅,卡尔顿所有硬气和决定都便成不可控制的惨叫,身体颤抖抽搐。

    “坏老子的好事,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卡尔歹毒的笑着:“林子里人,给老子出来,否者老子当着你们的面把他削成人棍,我数三声,再不出来就在他身上开一个窟窿。”

    “一——二——三————”

    林子一片颤抖,冲出来五个手无寸铁的人。卡尔顿的小队从丛林苍狼王嘴里死里逃生,丢盔弃甲,早已经脱得干干净净,后来为了筹钱变卖了几乎所有东西给伤员治疗。所以,他们唯一的武器是从林子里捡来的木棍。

    “你们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想造反吗?都给老子滚回林子,这是陷阱,你们瞎了吗?”

    卡尔顿虎目含泪,歇私底的怒骂,现在走还能跑掉一两个,否者将全军覆没。

    “哈哈哈,好感人的兄弟情。”豺狼队长卢卡舔舐剑上的鲜血,一步一步向靠近,嘴里威胁道:“如此听话,老子送你们一程,黄泉路上也有个伴。老二动手。”

    救援卡尔顿的小队实力不弱,一个个都是中级战士,但,战斗场面一面倒。

    五对二。

    卢卡一剑劈翻一个,一脚废掉一个,仅仅一个回合,全部倒地,狂吐献血。

    “一群不知量力的家伙。”卢卡不屑吐了口口水,剑起刃落,一颗头颅高高飞起,喷射出一道滚烫的血箭:“老二,杀光,这群穷鬼,连武器装备都没有,亏大了。”

    “啊啊————卢卡你不得好死————”

    木桩上的卡尔顿青筋直冒,双拳攥出血,眼珠子红彤彤一片,仿佛要登出眼眶,怒目圆睁。满腔仇恨:“老子要杀了你————灭了你们————”

    “哈哈哈,”卢卡抬起剑对着无头尸体力劈而下,一斩为二,嚣张道:“哦,老子等着你,卡尔顿,你来啊。老子就站着给你杀,来杀我啊。老子不但要杀你的人,还要当着你的面,一个接着一个斩杀,老二,把人押过去。”

    嗖嗖嗖——————

    利箭破空,人影破林。

    狂龙佣兵团的援军呼啸而出,血腥的战场,无情的杀戮,让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怒血沸腾。

    破空的箭,呼啸的风。

    弩箭和箭羽互相缠绕,扑向豺狼的卢卡和卢斯。阻止他们毫无人性的杀戮。

    “我草!”布兰迪看一眼就惊出一身冷汗,卡尔顿小队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狂龙佣兵团冲出来,不过多添几道冤魂,几具尸体。惊恐的歇私底咆哮:“谁让你们来的?快走,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高阶佣兵,你们快逃。快啊————”

    布兰迪着急的眼泪水都流出来,却无济于事。

    林子里,冲出十几道全副武装的身影,狂龙佣兵团除了重伤不起,其他人全部赶过来,心里震惊对方高阶佣兵的实力,却没有一个退缩,纷纷聚拢成群。

    布兰特身为弓弩手小分队队长,严厉命令:“死战不退,你死我往,鱼死网破。”

    丹尼尔和马尔斯全都重伤不起。

    指挥权落在战士一分队队长乌克斯肩头,他同样果决命令:“战士一,二分队向我聚拢,剿杀卢斯。骑士小分队牵制卢卡。攻————”

    狂龙佣兵团可不是拿着木棍的佣兵,他们穿戴的是B级火龙佣兵团的武器铠甲,布兰特和乌克斯身上的铠甲还全都是精锐级防具。而且人数众多,远近火力搭配。众人齐心,竟然有种和豺狼抗衡的气势。

    柱子上的布兰迪已经停止阻止,眼底闪过一丝希望,兴许,真能抗衡。

    砰————

    队伍猛烈碰撞,一个照面,狂龙佣兵团就有两个佣兵像皮球一样倒飞,撞断一颗树后倒地不起,狂吐献血。但,他们的牺牲时有价值的,其他佣兵高举盾牌,四面合围,步步紧逼,把豺狼分割包围,四面攻击。

    勇者向前!

    狂龙佣兵团没有退却,齐声吆喝,同心协力,刀枪棍棒齐齐攻击。

    卢卡和卢斯完全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本以为会摧枯拉朽,只要杀一两个人,对方就会惶惶不安,人人自危,最后溃不成军,任由他们宰杀。佣兵怕死心态和散漫的纪律人尽皆知。

    砰砰砰————

    卢卡猛地挥砍战剑,精锐级兵器崭露出锋利的一面,两面盾牌当场就被砍爆,持盾之人被无情砍翻,卢卡终于脱困而出。他趁队伍瞬间混乱大开杀戒,几声破空声硬生生压抑住他的攻势,甚至不得不一脸倒退三步,躲避致命箭矢。

    布兰特让弓弩小分队全力压制卢卡,他那双如鹰眼的目光掠过战场,盯上木桩上两个人。长箭挽弓,瞄准木桩上两个人,果决射击。

    嗖————咄————

    小半个箭头埋入木桩,束缚人的绳子断裂。

    卡尔顿看着箭羽不断颤抖的利箭,眼珠子燃起熊熊燃烧的复仇之火,三两下挣脱绳子束缚,手上没有兵器。反手倒拔腰杆粗的木桩,如脱困猛兽。

    “啊啊啊啊——————”

    卢卡和卢斯后退退出战斗,看到脱困的卡尔顿,眼底闪过一丝惊恐。大骂道:“该死的狂龙佣兵,老子迟早要灭了你们。老二,走。”

    卡尔顿抡起大木桩冲杀过去,兄弟之仇,不共戴天。岂能让仇人逍遥法外?

    “拦住他,”布兰迪尚未脱困,大声疾呼:“快拦住他,他这是去送死。”

    布兰特和乌克斯闻言挺身而出,截下卡尔顿:“不能追了,我们打不过!”

    战斗时间相当短暂,但战果十分凄惨。

    满地都是狂龙佣兵的哀嚎,此时能站着不超过八个人。豺狼佣兵团虽然只有两个人,灭掉他们不是难事。

    “布兰特,”乌克斯焦急道:“马上把重伤员送回格兰之森营地。我来打扫战场。把他们小队的重伤员也一并带上。”

    卡尔顿小队死的死,伤的伤,他们没有防具护体,拳拳到肉,不是死了就是奄奄一息,十分急迫。别看狂龙佣兵团一个个满地哀嚎,但他们身上顶多断了几根肋骨,只有几个比较倒霉的重伤垂死。

    卡尔顿彻底冷静下来,强大的控制力能够控制他内心的仇恨,却无法控制虎目中的泪花,仅剩的五个队员,只剩两个重伤员。

    脱困的布兰迪环顾四周,疑惑不已:“你们都来了,团长呢?”

    乌克斯目送布兰特带着重伤员火烧屁股一般消失在林子中,回头看了他一眼,解释:“团长应该是回肯塞尔城请求火龙佣兵团支援,远水救不了近火。你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我们最好的回报。兄弟们的血没有白流。”

    “该死的豺狼小队,”布兰迪拽紧拳头,恶狠狠的道:“等团长回来,就是他们的死期,这种人渣,死不足惜。”

    乌克斯检查他的身体,看到没什么大碍,松了一口气,把一捆绷带和药粉递给他:“全团一起上,还被杀得落花流水。团长来了也没办法,别做白日梦,赶紧给为了救你受伤的兄弟包扎伤口,该死,这回亏大了。伤了那么多人,医疗费简直是天文数字。”

    “咦?我好像看到团长了。”布兰迪使劲揉了揉眼睛:“他好像在向我们走来。”

    乌克斯头也不抬,给伤员包扎伤口,提醒:“别做白日梦,团长应该还没有到肯塞尔城,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打扫完战场快点走,免得被豺狼杀个回马枪。”

    伤员本来不信,朝着布兰迪的目光望去,果然看到四道身影,其中一道再熟悉不过:“我也看到了,真的是团长,是不是失血过多了出现幻觉了————”

    “团长,真的是团长————”

    “团长来救我们了————”

    “跟在团长的是强大的外援吗?”

    “豺狼真是走了狗屎运,要不是跑的快,团长一出手就灭了他们————”

    人群议论纷纷,伤员们纷纷挣扎着站起来,扶着树木或者扶着队友,迎接团长。

    乌克斯回头时,叶寒风已经战在他身后,吓得他浑身一哆嗦,猛地站起来:“团长好————”

    “好个屁,”叶寒风黑着一张脸:“发生什么了?你们不在营地好好呆着,怎么会在这里?”

    “团长,事情是这样的————”

    乌克斯有点怂,急忙解释。没有得到团长的首肯,呼啦啦的带着整个团的人冲杀在前,造成重大伤亡事故,换做其他团的团长,杀了他的心都有。毕竟,按照理性的判断,为了救一个人,搭上整个团,是一件愚蠢之极的事情,带头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是我来晚了,”叶寒风自责一声:“你带着他们回去,豺狼的人往哪里走了?”

    乌克斯指了指格兰村方向,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团长,你该不会想要追他们?可是团员伤亡惨重。追上去也打不过。”

    怒火在心头燃烧,叶寒风黑着脸,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直接冲他们身边穿过,用行动告诉所有人,他现在的选择。

    “等等,请带上我。”

    卡尔顿突然拦在他身前,恳请道:“我的兄弟死的死,伤的伤,此仇不报,没有颜面面对他们。我不会拖后腿。”

    叶寒风有点犹豫,跟在他身后包的严严实实的全都是亡灵骷髅,见不得光,更见不得人。而且,卡尔顿虽然是高阶佣兵,但手无寸铁。他拒绝道:“你身上有伤,无法发挥出战斗力。如果我失败,就靠你替我和我的佣兵们报仇。”

    “叶团长,”卡尔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你要是能诛杀豺狼,我卡尔顿这条命就是你的。”

    叶寒风点了点头,转身离去,豺狼的给他的压力非常大。毕竟他也只不过是中级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