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七章 营门血案

    “快走,敢耍花样一剑刺死你们。”

    营地门口,卢卡和卢斯紧贴着,手里握着一柄锋利的匕首,藏在袖子里,勾肩搭背,在耳边低声威胁。

    马尔斯汗水都吓出来,离开营地就是丛林法则。他多么希望守卫能够盘查一二,寻找机会逃脱。但,后腰处冰冷的匕首随时可能插进身体,夺取他弱小的生命。豺狼绝对能做出当街杀人的勾当,而把他们押出去杀,恐怕只是不想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硬拼必死,智取如何?

    马尔斯默默的打开钱袋子,再抬起脚往牵手,金色和银色的金属哗啦啦的往下掉,散落一地。

    “抢钱啊————”

    “手快有手慢无————”

    营地门口进进出出的全都是人,几乎都是为了钱而奔波忙碌。他们可不会好心的捡起钱,给失主送来。捡到一个就往兜里塞,惟恐被失主抓到,又不想错失良机,捡的又急又快。其他人抱着同样的心态,整个现场很快陷入混乱之中。

    “小子,敢在老子面前耍花样。死吧————”

    噗嗤——

    雪亮的匕首一进一出,喷出一道血溅,马尔斯跑出去没有几步,噗通一声倒地不起。旁边的佣兵冷冷的看了一眼,急忙躲开,捡走满地的金钱,留下抽搐的身体。

    卢斯押着激动挣扎的卡尔顿,惋惜道:“大哥,你怎么杀了他?人都没有了怎么钓鱼?”

    “钓个球球,老子亲眼看到叶寒风快马加鞭落荒而逃,恐怕这辈子都不敢离开肯塞尔城,现在不死,出去也是死。看好卡尔顿,把他的同伙钓出来,老子要一网打尽,大捞一笔。”

    卢卡并不知道,叶寒风是不在营地,但整个狂龙佣兵团的成员几乎全在这个营地。眼下就有几个跟踪他们。

    “救人!”

    布兰迪怒啸一声,周围窜出来五道身影,一个个义愤填膺,手中拿着兵器,英勇的跳入场中。只能怪叶寒风没有告诉他们跟踪的对象是高阶佣兵,即便告诉,恐怕布兰迪也会跳出来,眼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捅刀子,管它是天王老子,干完再论。

    “把他们围住,动我兄弟,一个都别想走。”

    布兰迪带着四个人呼啦啦把高阶佣兵卢斯和卢卡团团围住,长枪短剑,瞄准对方要害。

    在佣兵分会约好营地外碰面,豺狼小队和其他队伍各走各的。显然其他小队也不想让旁人看到他们走在一起,虽然同做一个任务,但各走各的,以免被带坏声誉,影响人气,无法招募到新鲜血液。碰巧,虽然没有走一路,其他两个小队还是看到这里发生的混乱。

    卢卡和卢斯看到有人愤怒的跳出来,一言不合就开打,纷纷一惊,以为以前得罪的仇人找上门。而且,交手之前,很难看出真正实力,狂龙佣兵团都是刚从德科诺兰学院走出来的菜鸟佣兵,从身上看不出象征实力的标致。

    卢卡色令内敛:“你们是什么人?”

    布兰迪真他妈的诚实,狐假虎威都不懂,很老实的报上名字,同时也把自己暴露了。

    “我们是狂龙佣兵团,动我兄弟,弄死你丫的。兄弟们,发信号弹叫人!”

    狂龙佣兵团的实力不怎么样,但名声在外,连营地都经常有人把狂龙佣兵团当作笑话议论。

    卢卡松了一口气,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恼羞成怒:“狂龙的小兔崽子敢这么跟老子说话,小子,你的命是老子的了。老二你带着卡尔顿先走一步。”

    卡尔顿为狂龙佣兵团的兄弟情感动不已,可五个人想要挑战一个高阶佣兵,简直是在找死,高声提醒:“快跑,他是高阶佣兵,豺狼小队的队长,你们快————”

    砰————

    卢斯一锤敲在他脑门,声音戛然而止,大庭广众之下扛起昏迷的卡尔顿就往外走。

    话虽一半,尚未说完。

    布兰迪脸色一僵,双腿微微颤抖,内心十分害怕。一个全副武装的高阶佣兵轻轻松松撩倒十个中级战士,眼下卢卡的装备一看就是全套精锐级护具和武器。自己手中优秀级武器,同一个位置至少要砍一两刀才能破开防御。

    “点子扎手,带着乌尔斯快跑。”

    队友比他这个小队长还要害怕,一听跑路,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万幸他们没有扔下重伤的乌尔斯,扛起来就往人多的地方冲,呼啦啦一片,风风火火的逃离。不过,他们内心在祈祷,高阶佣兵想要留下他们,只需一个跳斩,就能截下。

    祈祷似乎被某位路过的神灵听到,高阶佣兵卢卡居然没有拦截。

    他们在跑,有一个人双腿如木桩钉在地上。命令发出着本该反应最快,跑得最前面。但,布兰迪落在最后,目光沉重,死死锁定卢卡。

    “在老子面前,还想跑。”

    杀一个人也是杀,杀一群人也是杀。

    卢卡抽出腰间战剑,双膝弯曲,脚尖一点,一记毫不留情的跳斩。

    布兰迪双目闪过一道亮光,千钧一发,蓄势待发的身体举着盾牌如火车头一般横冲直撞,咆哮一声:“给我滚————”

    砰————

    脚尖离地的卢卡还不知道发生什么,整个人倒飞回去,五脏六腑一顿颤抖,滚进人群带翻一片。

    布兰迪丝毫不敢得意和逗留,甚至害怕盾牌拖累速度,把盾牌猛地就往卢卡大概放上当暗器扔出去,扭头就跑。这回,该他在心中祈祷,卢卡千万别追过来。或者能跑进人群中浑水摸鱼。

    哗啦啦————

    人群避开瘟神一样一哄而散,他就像一条鲶鱼,人群像一窝沙丁鱼。显然不是一个种群。

    布兰迪非常绝望和愤怒,一连两次想要扎进人群,都没有成功。绝望的是卢卡拽着战剑一步一步走过来,脸上因为愤怒红得像一个猴屁股,众目睽睽之下,在一个小兵手下吃那么大一个亏,他跟别人说自己是高阶佣兵,自己都会不好意思。

    人群中,两人一对一对决,看似公平,其实是一边倒。

    群众关心的是布兰迪怎么个死法来结束这场冲突。

    “小兔崽子,毛都没有长齐,你敢撞老子?”

    卢卡舔了舔剑刃上不止是谁的血,最后缓缓的把剑插回去,拧着脖子,捏着拳头,一步一步走来。

    “你别过来,”布兰迪害怕的倒退半步,双手紧握战刀,指着他底气不足威胁:“再过来,我一刀劈死你。”

    “队长,我们来救你————”

    卢卡即将动手,人群中传出来几声呼喊,显然是刚跑掉的佣兵,躲在人群中。这让他改变了主意,杀人永远都不是他的目的,他追求的是死人身上的财富。狂龙佣兵团穿戴的都是优秀级套装,一套能卖几十甚至上百金币,六个人就是五六百,完成一个C级佣兵任务都不可能获得这么多报酬。

    卢卡决定虐杀。

    布兰迪听到后大惊失色,他牺牲自己断后,这些兔崽子现在要是跳出来,岂不是白瞎自己一条命,死得一点价值都没有?

    “扯犊子,滚回去找团长,让他给我报仇,人死卵朝天,十八年后又是一条汉子。谁敢跳出来,我弄死谁,快走。”

    决心已下。布兰迪眼神坚定下来,战刀不再颤抖,稳稳的对着卢卡。

    刷————

    战刀大开大合一记十字斩,逼退卢卡。

    “小兔崽子,敢跟老子玩刀?”

    卢卡身形向左虚晃,果然骗到布兰迪一记重劈,一侧身让过刀刃,重拳出击。

    砰————

    布兰迪像一个沙袋一样倒飞出去五米,在地面摩擦翻滚到八米开外。

    高阶战士第一个指标挥拳一击便是千斤之力。手里面积只有拳头那么大,攻击力比被面包车撞飞还要强大。

    “糟糕,出手重了!”

    卢卡懊恼不已,一拳下去,优秀级护具铁定废了一般,需要花费不少钱修复,暗自懊恼。至于布兰迪,恐怕就剩半口气。

    “咳咳咳————”

    布兰迪猛地吐出两口血,健壮的身躯打摆子一样颤抖,摇摇晃晃居然站了起来。

    精锐级轻铠救了他半条命。

    若是一个普通人,一拳前后通透,在肚子打个对穿。

    “我草,这样都没死?他是铁打的吗?”

    “真他妈够义气,是那个佣兵团的人?看得我忍不住想要救他,可惜他得罪的是豺狼————”

    “精锐级防具?狂龙佣兵团不是新建的吗?怎么这么有钱?”

    人群议论纷纷,自然有眼尖的人看到他胸前的狂龙佣兵团徽章。

    精锐级防具!

    卢卡双眼冒贼光,受他全力一击,只是微微变形,足以证明这套铠甲的质量是精锐级防具,其价格能抵得上五套优秀级套装。

    “狂龙佣兵的人,想要救人,带足家伙跟老子出去一战。这个人老子带走了。哈哈哈————”

    布兰迪象征性的反抗一下,立刻就被卢卡击倒在地,倒拽着领子,拖着他就往营地外走。

    守门的卫兵一直冷眼旁观,眼看着布兰迪被拖走,一言不发,像木桩一样杵在原地。营地之外,遵循丛林法则,营地之内,拳头就是真理。只要不造反,不攻击卫兵,他们不敢管也管不了。

    躲在人群中狂龙佣兵团佣兵一个个义愤填膺,但,现实就是如此残忍,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不因不公和愤怒而改变。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边火速把重伤的马尔斯送牧医室抢救,另一边火急火燎的返回火龙佣兵团驻地,请求支援。

    注定扑空,团长不在。

    营地之外,豺狼小队与其他小队约定在小山坡上集合,一起去杀高级魔兽丛林苍狼王。

    高阶佣兵卡尔顿悠然醒来,发现眼前的人质换了一个人。

    “你也被抓了?”

    布兰迪捂着疼痛的肚子,点了点头,昨晚他们还一起喝过酒,只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卡尔顿是高阶佣兵,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抓。

    “咳咳,你和马尔斯怎么被抓了?他们想干什么?”布兰迪安慰着:“不要怕,团长会来救我们,他迟早会来救我们。挺住就有希望。”

    “你怎么样?”卡尔顿扶起他,提醒:“我倒是希望任何人都不要来,这是豺狼的圈套,他们就等着救援我们的人来,然后把他们全部杀死,夺走所有财务。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你们团长叶寒风差点就被他们抓,他知道豺狼的厉害,恐怕不会来。”

    布兰迪周围有两支队伍,一个是豺狼两兄弟,另外还有一支六个人的队伍。他现在管不了怎么多出来六个人,惊讶万分:“你是说我们团长?天杀的,他们在给团长下套?那团长还是不要来了,不然真的会死。不过,没有援军,我们会有什么下场?”

    “被杀掉,拿走所有值钱的东西。”

    谁都知道这是最后的结果,但说出来已经让布兰迪心惊胆颤,死亡并不可怕,害怕的是等待死亡,以及生命进入倒计时。他不甘心,刚进入社会,妹子都没找,还保持着处男之体,怎么可以死得如此突然?

    “你们俩嘀咕什么?”卢卡阴笑连连:“放心,你们现在不但不会死,老子还会把你们养得白白胖胖。不过你们敢像上一个刷花样,会死得很掺。”

    卢斯帮腔道:“好好配合,给你们个痛快。敢反抗,叫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布兰迪张口反驳:“我们团长知道你们的阴谋,一定不会上当,要杀赶紧杀。早死早投胎。”

    砰————

    一拳落在布兰迪肚子,他的铠甲早就被扒拉,一拳到肉,疼的他像一个虾米一样躺在地上痛呼不已。

    “你们不要在我们面前瓦弄这些下三滥的勾当,”另一个小队的队长说道:“要搞就远一点,不要让别人看到,免得影响我们灵虎小队的声誉。”

    灵虎小队队长叫做托尼,队员清一色男士,一个个全副武装,不过只有他筹齐一身精锐级护具,而且还不是成套的,他同样贪婪的盯着布兰迪那套精锐级铠甲,甚至幻想披在自己身上。碰巧的是,他和布兰迪的职业很像,都是盾战士一类的枪战士。一套精锐级的铠甲能大大提升他的生存能力。

    “托尼队长说的对,”卢卡奉承道:“老二,把他们带远一点,不要让别人误会。”

    托尼盯上布兰迪的精锐级铠甲,卢卡却盯上他身上精锐级防具。

    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穿在你身上,未必一直都是你的。

    卢卡和托尼带着人来到另外一边。

    托尼的小队议论起来。

    “队长,豺狼的人出了名不是好东西,翻脸不认人,简直是与虎谋皮。”

    “对,早就听说他们心狠手辣,害人无数,你看刚才当着其他佣兵的面杀人,还抢人。让别人知道我们和他们一起合作,谁还敢加入我们?”

    托尼心里一阵冷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豺狼心狠手辣,翻脸无情。不过,他更看到豺狼这些年积攒的财富,据说足以购买一件超凡级兵器。

    杀苍狼王是假,联手灭豺狼才是真。

    托尼暗中早就和另一支队伍的队长商量好,先宰了豺狼,再联手斩杀苍狼王,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