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好大的口气,小心把你的肚皮撑爆。”

    “豺狼这些狗屎越来越过份,蹬鼻子上眼。”

    高阶佣兵纷纷反对,在场不下于五六支佣兵队,一个豺狼分走一半,其他人连跑腿的钱都得不到。格兰之森外围环境相对安全,但和高阶魔兽博斗,随时都可能丧命,该死的总会死,该受伤的一个都不会少。

    即便是傻子都会反对。

    马尔斯幸灾乐祸嘀咕:“活该,触犯众怒,看他怎么灰溜溜离开,团长,你说这种人到低有没有长脑子?”

    叶寒风诧异卢卡愚蠢到触犯众怒,自讨苦吃,凭他现在表现出来的智商,怎么从凶险的格兰之森讨饭吃。卡尔顿的表现让他更为惊讶。

    卡尔顿神情变扭,先知先觉道:“老油条的把戏,人多猎物少,第一招恐吓威胁,逼退那些新人。看着,卢卡马上就会把实力弱的势力轰出奇,眼下实力最薄弱的就是我们。我保证一定会是第一批被轰出去。”

    卢卡和高阶佣兵中两个势力比较大佣兵队伍眉来眼去,暗地里勾搭成奸,他的气焰越发嚣张,奸笑着走过了。

    “你们几个混吃混喝的?凭你们的实力还有脸坐在这里?给老子滚蛋,否者在野外见一次杀一次。滚————”

    佣兵分会全都是咆哮声,话落便是死寂。势力比较大的两支佣兵队冷眼旁观,听而不闻,其他不明就里的佣兵队纷纷高声斥责,一个个愤然起身,怒视怒骂。

    刷————咔嚓————

    一抹白芒急斩桌面,卢卡阴笑连连,若不是对方躲得快,能削下一条胳膊。

    “豺狼,无冤无仇,你下手如此歹毒,断了一条手臂的佣兵还能干什么?老子跟你拼了!”

    叶寒风的邻桌惨遭变故,是一个独行高阶佣兵,一个人占据一张桌子,十分势单力薄,被豺狼盯上是正常的。

    高阶佣兵被袭击,近半的人沉默不语,冷眼旁观。能打死打伤一个,就少分一个人,乐见其成,至于公平竞争,那是不存在的事。

    独行高阶佣兵感受到诡异的氛围,捡起自己的兵器就往外走,但心里始终纷纷不平,临走十分怪异的看向叶寒风这一桌:明明是你们和他冲突,清人也不该轮到我。

    老司机卡尔顿脸色一变,其实招呼叶寒风就往外走。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作祟。

    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出,这次出行豺狼的猎物恐怕不是丛林苍狼王,而是在他们三个身上。菜鸟佣兵肯定会庆幸自己没有被清出去,浑然不知大难临头。

    “卡尔顿老哥,那里走?来都来了,怎么让你空手而回,”卢卡挡住他们,满脸都是不怀好意的笑容:“放心,我们是自己人,安稳坐着,一定不会少你的一杯羹。”

    卡尔顿被逼迫重新坐下。他想要挣脱,带着叶寒风离开,奈何手无寸铁,身无寸甲,与全副武装的卢卡发生冲突,自讨苦吃。

    周围的人再傻,也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圈套,胆小怕事的人纷纷起身黯然离去,十分同情卡尔顿却不敢作为,一个个带着满腔愤怒离去。

    十几个高阶佣兵,仅剩七个。

    明显就是一个套路,召集所有佣兵开会讨论是假,不过是作秀警告其他人不要染指丛林苍狼王,虽然没有明说,明眼人都懂,至于唯一的变数,就是势单力薄的卡尔顿一桌。

    “卢卡,我不管你想干什么,别影响我的计划。所有收获变卖成金币,每一家三成,剩下的一成奖励给击杀苍狼王的勇士。”

    “你的规矩我懂,我也有我的规矩。你放心,不会影响你们的声誉,毁掉你们高大光辉的形象。不过,这是我个人收获,不算在分成之中。”

    “哼,你们豺狼吃肉,连汤都不给我们?三岁小孩都知道封口费,你打算给多少堵住我们嘴?”

    “啧啧,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卢卡心头大骂,非常不善的上下打量叶寒风这一桌,考虑能榨出多少金币,给多少封口费。

    叶寒风不是圈内人,也能看出来诡异的氛围,他们就像肉铺上的猪肉,任人鱼肉,想走也走不了。

    卡尔顿脸上十分难看,咬牙切齿,桌子下的双手紧握成拳,出于暴走边缘:“你们不要怕,我等会缠住卢卡,你们离开逃出去,他再无法无天也不敢再人群中动手。一直往外跑,不要再回到格兰之森营地。”

    “慢着,”桌面下叶寒风一把按住卡尔顿的手,劝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你手无寸铁,他全副武装。故意激怒你让你先动手,他名正言顺的把你斩杀,连佣兵公会都没话说,千万不能上当,猥琐发育,一波翻盘。”

    卢卡眼底闪过一丝狠毒,伸手缓缓的抽出长剑,雪白的剑身一看就是一柄好剑。他把剑尖在桌子上拖拽,仿佛一个屠夫和客人讨论价格:“一个连武器装备都没有的家伙,值不了几个钱。白费力气,所以封口费不会同太高。至于这两个————”

    长剑微微一颤,在叶寒风面前一寸一寸的逼近,离他的眼睛最近不过三厘米,此时卢卡要杀他仅仅只需一个推手的动作。

    叶寒风强忍着眨眼睛的胆怯举动,身体坐的笔直,目不斜视,针锋相对的盯着剑锋。

    下路相逢勇者胜。

    叶寒风不光光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更是一次豪赌,这里是佣兵分会,佣兵工会的地盘。赌卢卡绝对不敢杀人,否者来自佣兵公会的封杀立刻就废掉他佣兵生涯,以后再想诓骗菜鸟佣兵上当,难上加难,或许成为第二个饿狼佣兵团,无时无刻都被佣兵公会追杀。

    马尔斯在一旁,冷汗直流,妄想代表死亡的剑光,双目一阵阵眩晕。因为惊恐而忘记呼吸,不眩晕才怪。

    卡尔顿有点惊慌,底喝道:“住手!你想被火龙佣兵团雷司以及佣兵公会副会长布兰克联手打压?你们豺狼太无法无天。在场的诸位,你们也难辞其咎。”

    B级火龙佣兵团想杀一个人,并不是难事,除非犯事的远走他乡。至于得罪佣兵公会副会长布兰克,以后别再想说自己是一个佣兵。

    冷眼旁观的两队伍纷纷起身劝道:“卢卡你简直是胡闹,还不把剑放下。”

    卢卡就坡下驴,收起长剑,眼中的杀意丝毫不见。短站的对视,已经足以看出来叶寒风的勇气,眼下的叶寒风实力尚浅就能如此坦然面对锋芒。假以时日,成长起来难以想象,行走的威胁,必须让他永远消失,把威胁扼杀在萌芽之中。

    “团长,你没事吧?剑靠那么近,你怎么不躲不避?简直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马尔斯后怕的叨唠。

    “我们走。”叶寒风缓缓起身,如果可以,他宁愿不踏入佣兵分会。现在只求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卢卡冷冷一笑,横剑阻拦:“砍在雷司团长,布兰克会长的面子,你可以走,他们不行。必经他们是我们内定的任务成员,斩杀苍狼王离不开他们。”

    笑话!

    中级战士马尔斯,靠着一双袖珍匕首战斗,让他和力量期大的苍狼王搏斗,第一个死的就是他,他的那双袖珍匕首能否刺到苍狼王的毛发都还是一场悬疑剧。卡尔顿是高阶佣兵,却是一个新败的高阶佣兵,武器防具全部丢失,赤手空拳冲上去,无异于送货上门。

    “不行,来的时候是三个,走的时候必须是三个。”

    叶寒风挺起胸膛挡在最前面,直面锋芒。

    “想活命就滚,想死老子就送你一程。”

    马尔斯和卡尔顿同时拽住叶寒风,低声劝道:“快走,不然一个都走不了。”

    “对,如果这里不是佣兵分会,我们早就成了剑下亡魂。”马尔斯急速道:“你出去,我们才有援兵,才有一线生机。团长,我们的小命在你手里,你快走。”

    “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救你们。”

    叶寒风果断转身。

    卢卡没有阻拦,反而含笑相送。

    在佣兵分会杀人有所顾忌,不过荒山野岭,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别说是佣兵公会副会长布兰克,就算正牌会长都无可厚非。佣兵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生死各安天命。便不用忌惮被佣兵公会封杀,断了财路。

    叶寒风一路飞奔,高阶佣兵的纠纷,只能求助火龙佣兵团。他不敢让团员们知道,否则会那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脑门一热拎着一柄破刀就去找死,得不偿失。

    临近火龙佣兵团驻地,叶寒风不得不停下脚步,做了两个深呼吸平息躁动的血液,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的正常。

    “队长在什么地方?”

    守门的佣兵认识他,指着楼上:“队长回肯塞尔城复明,他必须亲自交接那批货物,这是惯例。”

    “不在?”叶寒风一惊,火龙佣兵团驻地队长和他关系还不错,知道他和贝斯团长的交情,整个驻地,能帮且肯冒险帮他的恐怕只有他一个人。

    时间等不及了,快马加鞭一个来回天都要黑了。

    “刻不容缓,必须救人。”

    叶寒风心底非常担忧,就算是他冲上去,高阶佣兵一顿乱拳都能打死他。只能智取,不可力敌。力量悬殊,再好的脑子都没有发挥的余地。

    “不对,我还有帮手!”

    心头一热,冷静下来后并未鲁莽,而是进入驻地。奋笔疾书,给火龙佣兵团雷司团长写求援信。同时,安排人监视豺狼的一举一动。

    监视的人已经出发,快马加鞭的信在路上飞奔。

    叶寒风反而骑马向营地外狂奔,一点都不懂得隐藏身形,纵马扬鞭,逃跑一般直奔肯塞尔城。

    豺狼佣兵队卢卡大感意外,他亲自在门口等待叶寒风。只是没有想到叶寒风如此不顾及身份,落荒而逃,其速度之快,让他发愣,错过最好的拦截时间。

    “虚伪之人,真是败了,老子喜欢,放你一马。”

    叶寒风离开佣兵分会的时候,表露的兄弟情,让人感动的掉眼泪。一副没有你我就活不了的样子。只是,谁跑的比谁都快。

    卢卡一边摇头叹息,一边感慨:“欺骗老子的信任,本以为会一直跟着我们进格兰之森救人。真是怂包,跑得比兔子还快。”

    卢卡失望,叶寒风却燃气一丝希望。

    乱葬岗,奔腾的战马嘶鸣着停止前进,浓郁的死气缭绕,生灵本能的就会畏惧。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更敏感的马。

    叶寒风触不及防被人立的战马摔在地上,等他晕头转向爬起来,仅仅看到马影闪进密林中弃他而去。

    “他妈的!怕个球,下次非得弄一批魔兽级战马。不然很多地方去不了。”

    捡起地上的包袱,并未追马,向乱葬岗深处走去。

    昨夜的尸体,今日的凝血。

    乱葬岗入口又多了几具尸体,浑身被扒了个精光,随意丢弃。尽管野兽环绕,没有一头野兽有胆量来吃人,阴森恐怖的死气让它们更懂得珍爱生命,远离乱葬岗。

    叶寒风深邃的目光看向乱葬岗深处,一阵心悸。灰蒙蒙的死气隆重核心区域,就连阳光都难以刺穿厚重的死气。而且,乱葬岗的死气比之前扩大了一丝,尽管很少,却还是被他发现。

    “这地方处处透着古怪,太危险了。”

    嘀咕一句,幸好他并不需要深入乱葬岗,在外围找了一圈,冥冥之中感觉出一个方向,径直走过去。

    “魅影,”叶寒风猛地一跺脚,溅起一层厚厚的骨灰:“快出来,跟我走。”

    地面升起三团黑气,散去之后露出三道身形。

    一道半透明,漂浮在地上。另外两道是两头高大魁梧的骷髅,不是干巴巴的骨头架子,而是一个全副武装,被骨质盔甲包裹起来的亡灵骷髅,眼眶中跳动着银色火焰。银色火焰塞满骷髅头,仿佛要喷出来一般。

    叶寒风惊道:“这两位火气怎么那么大?”

    “主人,”魅影幽灵欣喜道:“这里的能量太充沛,它们吃得太饱了。只要我晋升殿堂级亡灵,相信它们马上晋级。再给我十天半个月,一定能成功。”

    十天半个月,对于不死亡灵来说,弹指之间而已。不过,叶寒风此时必须争分夺秒。

    “救人如救火,十万火急。”叶寒风不由分说解开报复,扔出几件带着大兜帽的袍子和衣服:“都穿上,去救人。”

    “主人,我们是生灵公敌,被人类看到一定会追杀到死。那个————”

    亡灵和生灵天生对立,而且没有自我意识的低级亡灵喜欢吸食人类灵魂之火,杀人无数,人类恨之入骨,见到就杀,如果有人包庇,连包庇的人都诛杀,毫不留情。叶寒风知道风险巨大,一旦暴露踪迹,狂龙佣兵团因此而崩盘也不是不可能。

    但,他别无选择。

    “我的命和你的命连在一起,相信我不会害你。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