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四章 苍狼王 一

    狂龙佣兵团成员涌进小酒馆,酒馆中人本来就不多,此时更是戛然而止,好奇的望过来。

    “老板,”叶寒风豪爽道:“好酒好菜都给我上。算我头上。”

    小老板刚刚从叶寒风身上小赚一笔,一晚上卖掉一个月的酒水。看到大主顾再次光临,直接把小二甩在身后,亲自迎接,满脸堆笑:“哎呦,这不是叶大团长,欢迎欢迎,小舍真是蓬荜生辉。里面请,要包下小酒馆吗?我替你们把其他客人请出去。”

    “不用,”叶寒风拒绝道:“就三五桌,我们又不是土匪,吃个饭还赶人。得了,你也不用招呼我,马尔斯,你跟他说送外卖的事。”

    佣兵团原本有三十人左右,走了五个。也就二十五个人,伤残过半,能来的也不过十几个人。并不是没钱包下小酒馆,只是显得浪费,人不够又显得冷清。

    马尔斯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抽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菜名,详细到要什么调味料。想来上次的大餐早已经把团员的嘴养刁。

    “不包场?”

    小酒馆老板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小酒馆本来就冷清,平常常来的几个佣兵队结伴出去做了一个任务,回来的时候死的死,伤的伤,原本能够坐满酒馆的人,回来七八个,窝在角落里伤感惆怅。他很同情他们的遭遇,但更明白丢失了客源,或许这一餐是这些佣兵最后一顿,以后的日子能否过下去都两说。

    “给,”马尔斯把外卖单拍在小老板手上:“照单做,做好送到牧医室,找一个叫丹尼尔的人。账单记在我们团长头上,回头找他要。”

    小老板瞄了一眼外卖单,惊讶道:“那么多?”

    叶寒风知道今晚又被宰了,不过,这一顿他心甘情愿被宰,说明活着回来的人多。

    “老板,那些人是?”叶寒风瞅了瞅躲在角落里的两桌,明显的一脸哀伤,像是死了爹娘一般痛苦。

    “一群佣兵队,以前合并起来三四十人出去做任务,没想到这次出任务,遇到一头狼,死了三十几个,就剩这八个,其中还有两个伤的不轻。估计过不了今晚。”

    绝命酒!

    狂龙佣兵团的佣兵纷纷噤声,刚从校园出来的他们那里见过这种场面,两个人要死了,不是送去牧医室接受治疗,反而来到这酒馆坐吃等死。静静的等待生命在眼前流逝。

    那可是两条活生生,现在还能喘气的生命。

    憨厚的山村男孩乌克斯伸过来问道:“还没死,怎么不送去救治?牧医室有牧医,号称只要喘气就能救回来。他们怎么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这些佣兵太无情无意。”

    叶寒风轻轻一拽,终究没能拦住他的话。

    “小哥,你声音低一点。”小老板心惊胆颤的瞄了一眼,看到那些佣兵没有动手,松了一口气,劝道:“佣兵的钱都花费在武器装备上,没有多少积蓄。这几个佣兵这次实在是太惨,领队的小队长全部阵亡,抛弃所有方才跑回来八个。说白了,他们现在一无所有,连牧医室的门都进不了。”

    佣兵界用流浪佣兵概括像他们这种无依无靠的人,说白了,就是佣兵界的乞丐。

    叶寒风轻轻按住乌克斯,并不是他冷漠无情,只是像这种人,每天都会出现。帮得了一个,帮不了第二个,大概这就是佣兵的宿命。

    小二端着热腾腾的酒菜上桌。招呼众人坐下。

    只是,今夜的兄弟们早已经失去食欲,偷瞄角落里那两桌。

    “佣兵的下场那么凄凉吗?感觉好恐怖,还不如死了————”

    狂龙佣兵团的佣兵仿佛忘记了饥饿,继续低声议论:

    “如果有一天不幸出现在我们身上,该怎么办?太惨了,你看,那个伤员还在吐血,快看,地上已经满是血迹了。”

    “他们好可怜,武器装备全部没有,以后还怎么做佣兵,吃不上佣兵的饭,怎么活?真是太可怜了。我们要不要帮一帮他们?”

    学员社会经历不深,见识不多,现在还能感性的悲天悯人,但,若是做了一年佣兵,还活着,估计就会很冷漠的接受这个残酷的世界。

    这一次,叶寒风没有阻止,帮助别人,从来都不会是一件坏事,特别是眼下他确实有这个条件。低声对马尔斯道:“马尔斯,你去把他们请过来。顺便安排几个人把那两个重伤员送到牧医室,这些金币足够他们治疗恢复。记住,把人送到牧医室私下给。一个没有反抗之力的伤员,钱有时候会要了他的命。懂吗?”

    马尔斯严肃的点了点头:“我又不是眼前这些傻帽菜鸟佣兵,即便是同一队佣兵,见财起意并不少见,而且他们还是几个队伍的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团长,我办事,你放心。”

    社会经验方面,卖避孕药的马尔斯混迹社会底层,三教九流多少见过,至少不会被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马尔斯,等一下,”乌克斯径直起身:“团长,我和他一起。”

    叶寒风微微点头同意:“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马尔斯顺利的邀请到对方,对方搬着桌子过来,才看清楚他们桌面上何等凄凉。

    一盘凉了的紫菜蛋汤,几个冷冰冰的馒头,配上几个爽口小菜,十分寡淡。

    叶寒风当即一挥手:“老板,把这些撤下去,按照我们的标准上两桌好酒好菜。”

    叶寒风的标准,就是没标准,团员们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除了不能浪费,再无一丝限制。

    老板不知道是可怜这几个死里逃生的人,还是觉得叶寒风的钱包太鼓,需要他帮忙。鸡鸭鱼肉,好酒好菜就往桌子上堆,直到桌子放不下,才心有不甘的停止上菜。

    直到这时,狂龙佣兵团的团员脸上才有一丝笑容,举起酒杯,向叶寒风敬酒。

    “妈的,这群小兔崽敢灌我酒?”

    叶寒风举杯四顾,不喝趴三两个,今晚是不能轻易过去的了:“要喝排队,一个个来。”

    “哎呦,团长,我尿急,失陪了————”

    冲到最前面的布兰迪捂着胸口说尿急,转身到其他桌大吃大喝,大肆吹嘘炫耀武力。

    “哎呦,团长,我大姨妈来了,失陪了————”

    布兰特慌不择路,带倒一个板凳,端着酒杯就跑,至于是大姨妈还是二舅妈,反正他不在乎,只要不被团长抓住灌酒就行。话说一口菜都没吃,空腹灌酒,对身体不好,不应该这么做的。

    叶寒风举杯环顾,一桌子人哗啦啦全给跑了,只剩他孤零零一个人举着对空气。

    “都给我回来,”叶寒风把酒杯放在桌子上,声明道:“我敢打赌,肯塞尔城已经被贝斯团长带回去的消息轰动,明天消息传到格兰之森营地,谁都无法消停,今晚我不会醉酒,你们也注意一点,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明天将是你们辉煌之日。”

    四处躲闪的佣兵诧异的望过来,大部分团员十分怀疑他的话。他们什么都没干啊,替火龙佣兵团押送货物,似乎最后还搞砸了,连货物都丢了。

    “团长,你不要吓我们,你一滴酒都没沾,怎么就说起梦话了?太可怕了。”

    “对啊,团长。贝斯团长看到我们肯定削死我们,我可是听他们小队长说过,那可是B级火龙佣兵团一个月的收获,在我们手上丢了,即便是赔一半,也是要倾家荡产。你们说火龙佣兵团会不会把我们抓起来,全部当奴隶卖掉偿还?”

    “团长,吃完这一顿我们快跑路,趁火龙佣兵团还么可有发难,躲进格兰之森,躲他个三五年再出来。”

    叶寒风一脑袋黑线,这些佣兵是不是缺女人,一个个精力旺盛,脑洞打开。明明是荣耀之极,足以载入肯塞尔城历史的好事,怎么被他们说成要躲进深山老林才能保命的坏事?

    布兰特悄悄附耳道:“团长,你说过不能让我们透露在乱葬岗里发生的事情,其他人都不知道饿狼佣兵团上至团长,下到小卒,全部被联合诛杀。要不要现在宣布?”

    “不了,”叶寒风坏笑着:“我怕他们知道后晚上激动得睡不着觉,明天一个个犯迷糊,给我丢脸。”

    布兰特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你不说,他们晚上也会睡不着觉,担心火龙佣兵团随时可能找上门算账。

    “大家静一静,”叶寒风一拍胸脯,保证道:“你们把心放回肚子里,本团长保证火龙佣兵团不会找你们麻烦,明天消息传来你们就知道了。干杯!”

    “团长说的肯定没错————”

    “团长就算错了,今晚上我就睡他门口,死也要死在他旁边————”

    “对,吃饭外回去抢位置,越靠近团长越安全,团长,我给你暖被窝吧?”

    叶寒风浑身恶寒,大秋天,需要暖被窝吗?他又不是弯的,即便要暖被窝,至少也要找个妹子女神。

    “今晚谁敢进我房间,”叶寒风恶狠狠的威胁:“老子把他小弟弟给切了。”

    佣兵们的起哄戛然而止,纷纷夹紧两腿,恶寒的看着叶寒风下切的手势。

    “团长,我们也不是弯。你们这群混蛋,谁刚才说团长是弯的?站出来先切小弟弟。”

    “团长怎么可能是弯的,德科诺兰学院院花蒂勒思可是一直在追我们团长。”

    “对对,还有学院第一美少女导师洛璃儿,团长就是牛,脚踏两只船,一个字就是稳。实在是我辈之楷模,流氓中的战斗机————”

    叶寒风果断吃鸡,和一群醉酒之人讨论,无异于对牛弹琴,你越说他们越起劲,最后不弯都给你说弯,还是安心吃鸡,犒劳自己的肚子。

    酒过三巡,盘子空了一半,自然,该倒下的还是倒下,至于不该趴下的最先趴下,又是一群喝得烂醉的酒鬼。

    看着眼前的狼籍,叶寒风担忧喊道:“老板,给牧医室那边送酒去了吗?”

    “送了,十大坛上好的酒。怎么?是不是不够?”

    叶寒风一脸痛苦,能够想象出来一群酒疯子大闹牧医室,就不该送酒。

    乌克斯和马尔斯并肩走了进来,抱怨道:“团长,任务完成,两个伤员已经得到救治,疗养三个星期就能再次活蹦乱跳。他们这是?”

    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酒鬼,活脱脱像一群地痞流氓。

    叶寒风微微点头,也不管旁边另外两桌同样喝得醉醺醺的其他佣兵,起身离开:“辛苦你们了,你们两个守夜,别让他们上大街耍酒疯,我回火龙佣兵团驻地。”

    “团长,我送你一程。”马尔斯紧跟过来。

    叶寒风微微点头,两个人并肩离开小酒馆。

    “团长,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马尔斯嘀咕道:“刚才乌克斯离开的时候塞给那两个伤员一个钱包。我本来想阻止,只是来不及了。”

    “在牧医室?”叶寒风酒醒了一半:“偷偷给的?”

    “不,那个傻瓜在大厅给,不少人已经盯上那两个伤员。”马尔斯叹了一口气:“为了渡过一个平安夜,我让两个伤的不怎么重的伤员看护一晚。”

    “哎,”叶寒风同样叹了一口气:“财不外露,我敢保证乌克斯绝对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对方,一笔不小的数目。非但帮不到他们,反而会要了他们的命。你做的对,乌克斯是我们的兄弟,我不想看到他为此内疚自责,但,这种傻瓜都不会做的事情,应该杜绝。”

    马尔斯点头道:“团长,那两个必死的伤员对我的问题毫无保留的回答。他们任务本来很顺利,为了安全提前从格兰之森南侧出来,以免遭遇魔兽。”

    “格兰之森南侧,该不会走得的事格兰村?”叶寒风不由得露出惊恐之色。

    格兰村出现一头丛林苍狼王,连他们都只能落荒而逃,一支临时拼凑起来,三四十人的队伍几乎被团灭,一点都不夸张。

    “马尔斯,你能从那头狼王的爪牙下逃出生天吗?”

    马尔斯脸色一白,摇头:“不能。我们整个团压上去,只会死的一个都不剩,团长你怎么突然问这种明知道答案的问题?”

    叶寒风脸色一正:“但是,他们却足足逃回来八个人,其中还有两个丧失移动能力的重伤员。是不是开始觉得不可思议?我们无法做到的事情,他们做到了。”

    “天啊,团长,被你这么一说,我都惊讶了。那个八个人不简单,或者,其中有一个人非常不简单。”

    马尔斯惊讶的频频往身后看,不过他们已经走远,连小酒馆的影子都看不到。

    叶寒风微微眯眼:“这件事就让乌克斯负责,你在一旁观看就行。希望乌克斯的憨厚诚恳能打动他或他们。我们晋升C级佣兵团人员编制扩大到一百人,目前缺额七十多。”

    D级佣兵团人员编制是三十人,晋升C级佣兵团人员编制是一百人。几乎翻了三倍,缺口相当大。

    “我完全赞同,那些老佣兵眼睛毒的恨,翘起尾巴就知道你要拉屎,在他们面前耍小聪明只会吃不了兜着走。我才不会自讨没趣。或许乌克斯真能干出点花样。”

    “告诉团员们,明天下午开始新的任务,全团能拿起武器的一起去完成晋级C级佣兵团的任务。”

    叶寒风挥手制止他紧跟的脚步,冲火龙佣兵团守卫守卫点了点头,步入火龙佣兵团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