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三章 乱葬岗

    战斗一刻都都为停息过。

    乌克斯,马尔斯,丹尼尔,库克以及随行的三个佣兵团成员,本来是想回头协助叶寒风撤退,没想到迷失了方向,走进极度危险的乱葬岗深处。当他们想要退出,死气遮住他们的眼,来的路上布满了亡灵骷髅,一场不可能胜利的遭遇战陡然展开。

    乌克斯懊恼的自责:“是我的错,是我带错路,害了大家。”

    丹尼尔高举骑士剑,狠厉的劈砍把眼前碍事的亡灵骷髅劈碎,来不及收剑,旁边就冲出一头亡灵骷髅直抓脑门。乌克斯长剑横削,为丹尼尔斩断亡灵骷髅的骨爪,反手一撩,亡灵骷髅头高高飞起。

    丹尼尔报以一个感激的眼神,攻向下一头亡灵骷髅:“如果是我带路,不会比你好到哪里去,不必自责,这些亡灵骷髅虽然不强,杀之不尽,我的体能正在急速下降。”

    “啊————”

    队伍左侧,一个佣兵发出一声惨叫,连连后退,胸部被利器划啦出一道口子,幸亏身上的锁子甲替他挡下绝大部分攻击力,否则必是肚破肠流。

    “小心,他们头里面的火焰一样。”

    初级亡灵骷髅的灵魂之火是白色,非常的微弱,放在烈阳之下很难观察到它的存在,所以初级亡灵骷髅怕高温已经强烈的光芒,暴露在阳光下轻则虚脱,重则直接解体死亡。中级亡灵骷髅的灵魂之火是黑色,能够在阳光下行动,但实力将大幅度降低,黑色灵魂之火直接暴露在烈阳之下依旧难逃一死。

    第一头中级亡灵骷髅混杂在初级亡灵骷髅群中,陡然袭击,出现第一个伤员。

    丹尼尔一记跳斩,身形越过五米,力劈击退中级亡灵骷髅追杀佣兵的步伐。

    铛————

    骨剑和骑士剑碰撞出绚丽的火花,中级亡灵并没有像丹尼尔预料被匹飞,仅仅是后退三步,一点事情没有,提着骨剑刺向他的心脏。

    “好大的力量。”

    丹尼尔惊呼一声,斜举骑士剑把刺来的骨剑斜向一旁,身体一侧身,发起冲锋,骨剑和骑士剑再次摩擦出激烈的火花,一直蔓延到中级亡灵骷髅的脖子,然后两者错身而过。

    咔嚓————

    一声脆响,中级亡灵骷髅的骷髅头滚落在地上。

    斩杀对方,丹尼尔松了一口气,就当他准备退回队伍,腹部传来撕裂的疼痛,伸手一摸,满手鲜血。错身而过的刹那,他还是被对方的锋利骨爪摸到肚子。幸好身上的锁子甲替他挡了一下。救了他一命。

    乌克斯真救治之前被袭击的佣兵,紧急止血,包扎伤口,看到停顿下来的丹尼尔,再也顾不得伤员,提起长剑冲了上去。

    “丹尼尔,你发什么愣?”

    乌克斯挡下扑过来的数只亡灵骷髅,拽着退回队伍。

    马尔斯和库克稳住阵脚,一边缓缓倒退,一边挡住亡灵骷髅的攻势。攻势大开大合,不求击杀,只求逼退亡灵骷髅,只是没哟一点自我意识的低级亡灵浑然不惧。拿着身体往枪口上撞。库克精锐级的矮人钢枪一扫能击碎好几个,战果相当不错,只是体力消耗极大,双手酸痛疲软。

    马尔斯十分尴尬,他的武器是袖珍匕首,近身肉搏十分了得,如刺客一般,追求必杀一击。只是面对只剩下骨头架子的亡灵骷髅,他第一次怀疑平生选择的这个职业是否正确的。只要他敢冲进去展开攻击,铁定会被撕成碎片。不得不捡起从未摸过的骑士剑,跟库克有样学样的左横扫,右横扫。来来回回就这么两招,已经有很多亡灵骷髅死于剑下。

    但,一个刺客能有多少力气?

    “乌克斯,快来接替我,没力气顶不住了。”

    “马尔斯,再撑十秒,”乌克斯扯开丹尼尔的锁子甲,散上止血药粉,等不及看效果,直接绑上绷带,绑到一半,扭头看到力不从心的马尔斯岌岌可危,差一点就被一头亡灵骷髅扑倒在地,急忙把没绑完的绷带递给丹尼尔:“自己随便绑两圈,打个结。”

    乌克斯持长剑切入战位,把手脚疲软的马尔斯替换下来。

    马尔斯后退两步,直接瘫坐在地上,满头汗水,大口大口喘息。一支水囊出现在他面前,也不管是谁给的,拿过来就往嘴里灌。

    “丹尼尔,你受伤了?”马尔斯惊讶的看着丹尼尔的肚子。

    “小伤,死不了,”丹尼尔咬咬牙站起来,倒拖着骑士剑:“我还能战斗。”

    马尔斯喘息着爬起来,不知道杀了多少,但丝毫没有看到胜利的希望。

    “队长,没有退路了。”

    开路的两个佣兵惊呼一声,在他们身后是一道断崖,落差至少有三十多米,非常陡峭。

    “什么意思?”乌克斯百忙之中咆哮一句。

    马尔斯拄着不属于他的骑士剑,看到断崖一阵绝望:“后面是一道断崖,再退就要掉下去。”

    且战且退都岌岌可危,退路断绝,唯有死战不退。

    “兄弟们,”乌克斯大声自责:“我对不起你们,我给你们开路,冲出去,杀啊!”

    “不要————”

    离得最近的库克都来不及阻拦,乌克斯挥舞长剑冲进亡灵骷髅群疯狂砍杀突进。

    “不能让他一个人在里面。”

    谁都知道,别看他现在猛如虎,随着体力猛烈的消耗,最后会成为一滩泥,被亡灵骷髅撕成肉丝。

    库克主动担当,命令道:“所有人向我聚拢,以我为箭头,冲进去把乌克斯这个混蛋救出来。”

    “是————”

    “收到————”

    仅剩的六个人,包括伤员,聚拢成拳,如一记重拳狠狠的砸进亡灵骷髅群,刀光剑影,骨屑横飞,白骨破碎。

    啊————

    乌克斯发出一声惨叫,在他侧面出现了一头中级亡灵骷髅,使用的是一柄骨刀,一刀就在他的手臂上开出一刀口子,长剑陡然掉落。四面八方的亡灵骷髅向他伸出死亡之爪。

    “不好!”

    库克惊呼一声,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叶寒风终于看到亡灵骷髅群中的身影,眼睁睁的看着一道身影自暴自弃的冲进骷髅群,相隔太远,中间是密密麻麻的亡灵骷髅群,他真是有心无力。不过,他并没有放弃。命令高阶亡灵长枪骷髅抓起战盾骷髅狠狠的丢向那道面临死亡的身影。

    呼呼————

    眼见乌克斯命丧骨爪,一道人形黑影急速的在空中飞过,沉重的躯体在高速运动中狠狠撞进亡灵骷髅群,砸死砸碎一大片亡灵骷髅。

    人形黑影快速爬起来,挥动兵器。

    刷————

    一柄大型战刀呼啸着掠过乌克斯头顶,击飞他身后七八头亡灵骷髅。

    “谢——”

    乌克斯侥幸捡回半条命,对护卫在他身前的战盾骷髅刚刚要表示感谢,但,当看清战盾骷髅的样貌,两腿发软,瑟瑟发抖:“更————更——强大的亡灵,天亡我也————”

    高阶亡灵战盾骷髅把盾牌背在身后,双爪抡起战刀,绕着乌克斯快速转圈,低级亡灵骷髅毫无意识,傻乎乎的向前走,如同韭菜一样被快速收割。

    “呼呼————”

    叶寒风松了一口气,赞扬道:“幽灵,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给你记大功。”

    高阶亡灵战盾骷髅若是有那么高智商和战斗技巧,恐怕亡灵骷髅早已经取代人类统治大陆。

    魅影幽灵一边控制高阶亡灵战盾骷髅,一边谦虚道:“多谢主人。为主人分忧,是我的使命。”

    高阶亡灵长枪骷髅抡起长枪,大开大合,摧枯拉朽的开路。很快就和高阶亡灵战盾骷髅会和。魅影幽灵松开对战盾骷髅的控制,它立刻又是一手盾牌一首战刀,忠诚的护卫在侧,只是智商大幅度下降。

    “团长——,你来救我吗?”

    乌克斯看到叶寒风之后鼻子一酸,感动不已。

    “先会和,出去再说。你有没有受伤?”叶寒风把目光望向不远处的队伍:“他们怎么样?”

    “团长,我还能战斗。”

    “好,你和布兰特互相照应。我们继续走。”叶寒风担心不远处的队伍有危险,大声叫道:“你们原地防守,我们立刻杀过去和你们会和。”

    两头高阶亡灵强势开道,两支队伍顺利的合二为一。

    “团长,你终于来了——”

    “团长,我们找你找得好苦——”

    “团长,它们是?”

    尚未脱险的佣兵看到叶寒风紧绷的神经缓和不少,甚至一边砍杀亡灵骷髅,一边抽空问候。两头高阶亡灵一前一后,挡住了绝大部分亡灵骷髅。

    叶寒风有心斥责,这么危险的地方,他进来之后都不得不马上退出去,这群人眼睛长脑门后吗?深入那么多,简直是找死。

    但,看看到他们闪烁光芒的眼神,以及身上的伤,并没有说什么责怪的话。

    “放心,我会安全的把你们带出去。”

    “团长,周围黑雾太大,完全分不出方向。”有人害怕提醒道。

    周围在死气形成的黑雾下,勉强能看清楚天上挂着一个红色的东西,应该是太阳,只是一点光和热都没有。视野受到极大的限制,周围的环境千篇一律,几乎没有分清楚方向的标致。

    “主人,我能带你们出去。”

    叶寒风惊喜不已:“好,现在就走,这里太不正常。”

    战盾骷髅开道,长枪骷髅断后,佣兵们聚拢成团,伤员在中间,其他人在两边保护,快速前进。

    队伍如同白色海洋中的一叶孤舟,艰难的前行。

    渐渐的,周围的黑气淡了下来,挡路的亡灵骷髅稀疏起来,再往前冲,周围豁然开朗,黑气消失,地上是腐烂的尸体,空气中布满恶臭和腐烂,虫鸣鸟叫分沓而至。

    佣兵们之前看到腐尸胆汁都吐出来,此时再见,竟然有一种亲切之感。

    叶寒风微微点头,魅影幽灵带着两个高阶亡灵手下脱离队伍,消失在佣兵们的视野之中。

    队员们满眼都是好奇,如果没有这些亡灵骷髅,他们恐怕永远都出不来,成为其中的一员亡灵骷髅。

    “老大,它们是————”

    叶寒风暂时不想透露太多,一挥手:“不许对外说起今天的事,若是有人问,就说在林子里迷路,最后被我找到。这个地方太古怪。走吧,兄弟们都盼着你们回来。”

    佣兵们走出乱葬岗,天色彻底暗淡下来,不敢有过多逗留,走上大马路直奔格兰之森营地。

    夜幕降临,灯火燃遍营地,格兰之森断断续续涌出佣兵。有的满面春风,扛着猎物满载而归,有的则一无所获,愁眉不展,似乎在考虑今天晚上怎么熬过去。还有不少佣兵满脸哀愁,浑身血迹斑斑,一身疲惫。

    格兰之森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地方,对于平民来说是必死的禁地,对于佣兵而言,则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食人森林,一不小心将全军覆没。

    不过,丰厚的报酬让佣兵驱之若依。

    营地门口,众多后勤人员等待属于自己的队伍回归。

    看到满载而归的,欢天喜地扑上去迎接,帮忙搬运货物。

    看到熟悉的队伍,看不到熟悉的身影,不少妇女颜面哭泣,显然,她们的丈夫或者儿子再也回不来,失去男人的支撑,一个家庭随之瓦解。她们在为死去的人哭泣,也为自己惨淡无光的未来哀悼。

    在众多等待的人群中,有一批人鹤立鸡群。

    一几乎所有人都捆绑着白色的绷带,浓重的药剂味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甚至有几个实在是体力不支,摇摇晃晃,跌坐在地上,拒绝被人送牧医室。

    他们眺望的方向和其他人完全相反。众人眺望格兰之森,每一天都是这样。而他们则向肯塞尔城眺望。

    真是好笑,肯塞尔城到这里又没有魔兽出没,又不是吃人的格兰之森。有什么好等待的?

    布兰迪每每听到这种带有质疑的声音,并不回答,他的内心被焦急和矛盾塞满。耳边是队员一次次询问什么时候出发寻找团长。

    他知道,如果他把群伤员放出。团长叶寒风会打断他的双腿,再把他那多嘴的舌头剪掉。

    他相信团长能做出这种事。

    但,内心的担忧和焦虑战胜了一切:“重伤员给我回牧医室,轻伤员检查装备,我们回战场寻找团长。”

    队员们一个个欢呼雀跃的检查装备,精神抖擞,一个个昂首挺胸,暗暗发誓一定要第一个找到团长。

    “尽给我扯犊子,回去给我好好学学怎么勘探地形。还有你们,统统给我滚回去养伤。”

    叶寒风出现了。出现在布兰迪身后,一脚落在布兰迪屁股。

    布兰迪一个狗啃泥,暴怒的就要抽出兵器反击,一顿暴风雨的怒骂非但没有点燃他的怒火。反而一脸陪笑,惊喜万分:“团长,你没死?”

    “我草,你是想我死还是咒我死?”

    叶寒风是一脸黑气,好不容易从乱葬岗那个鬼地方出来,见面就是这么不吉利的话,如果不是知根知底,还以为两个人有多大的仇恨。

    布兰迪尴尬的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人傻最笨,偏偏说不出一句话解释清楚。

    “布兰特队长,你回来了,我们想死你了————”

    “团长,你真牛逼,果然把他们带回来了————”

    “那是,团长出马一个顶俩,我数了一下,一个没少全给带回来了,团长,威武————”

    一群绷带难涌上来把叶寒风等人团团围住,互相问候,对着叶寒风就是一顿猛夸。

    叶寒风心头高兴,一挥手:“胜利完成任务,不能亏待兄弟们。小酒馆走起,重伤的都给我滚回牧医室养伤,想吃什么招马尔斯报菜名。让酒馆给你们送过去。”

    队伍爆发更兴奋地欢呼,怕叶寒风跑了一般,一群人簇拥着他浩浩荡荡的就往小酒馆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