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九章 路战喋血

    艳阳高照,万里无云。苍穹之下,一队队佣兵踏着金色阳光走进格兰之森。

    格兰之森营地,火龙佣兵团驻地外,金灿灿的阳光肆意的挥洒在五辆大马车,主要是从格兰之森收购的土特产,比如特有的草药,以及魔兽的皮毛,甚至还有一头高阶魔兽的尸体。肯塞尔城到格兰之森营地相对安全,货物一看就值钱,重兵看押也算正常。

    驻地队长骑着高头大马,走在队伍最前面,身后是二十几个身穿火龙佣兵团服饰的佣兵护卫。远看和往常押运没有什么不同,近看,佣兵护卫十分紧张,紧拽拳头,紧咬牙关,一刻都不敢松懈,十分警惕的防备任何一个经过的人。有几个牢牢的抓住武器,仿佛敌人就在他们身边。

    叶寒风紧跟在驻地队长马屁股后面,见他目光望过来:“狂龙佣兵团所有成员全部就位,随时可以出发。”

    驻地队长严谨的点了点头:“所有人,出发。”

    “呦,”营地门口执勤的队长热情的道:“最近大收获啊,什么时候请客?你们的货不用检查,走吧,走吧。”

    驻地队长寒蝉两句,带着队伍不急不缓的上路。

    早就恭候多时的左之柱目光一直就没有离开过队伍中的叶寒风,或者说,叶寒风压根就没有躲避的打算,之前打架时什么摸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子,似乎连衣服都没有换。

    “走,尾随他们,找机会干掉叶寒风。”

    左之柱医生令下,带着七个手下离开酒馆,紧跟其后。

    饿狼佣兵团的人则比他计划的更加周密,叶寒风前脚刚刚离开营地大门,一只信鸽扑棱翅膀,消失在天空中。负责堵截的饿狼佣兵团成员全副武装,不着痕迹的离开营地,远远的吊在叶寒风车队后面。

    叶寒风急走两步,走到驻地队长旁边,询问:“队长,贝斯团长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驻地队长一脸的没心没肺,慢悠悠的骑马观光,如同一个野游之人。叶寒风自认为自己抗压能力够强大,虽然没有急出满头热汗,但也绝对无法像他那样闲庭阔步,轻轻松松赶赴死亡。

    “哎呀!”驻地队长一拍脑门,惊呼:“你不说我还忘记了。贝斯团长特意嘱咐我,一旦出了营地大门,由你全权负责,一切听从你的指令。叶团长,你看看,你怎么能走路呢?快上马。”

    骑着高头大马,一马当先?

    叶寒风可不想当靶子,被暗中的弓弩射成塞子,伸手拒绝:“我不骑,你也别骑了。这里离乱葬岗还有多远?”

    放着好马不骑,驻地队长一脸不解,不过既然贝斯团长说过要听叶寒风的话,他也没有反对,就牵着马跟着:“再走十分钟,有一个岔路口,直通乱葬岗。叶团长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我们的任务是押运物资,乱葬岗那个晦气的地方,提都不要提。”

    乱葬岗离格兰之森营地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但却是最关键的一步。若是饿狼佣兵团心急如焚,在乱葬岗之前设下埋伏。火龙佣兵团设伏在乱葬岗附近的套就失效。

    “布兰特,”叶寒风不可能拿自己的头钻草丛,验证饿狼佣兵团是否在乱葬岗之前设下伏击,吩咐道:“你带着弓弩手小分队,进入树林侦察,侦察范围从这里到乱葬岗岔路口的路程,一旦发现伏兵立刻回来,发响箭示警。”

    布兰特抱弓领命:“是,团长。”

    驻地队长一点都不知道,一脸大惊失色:“叶团长,怎么可能有埋伏,用的是我们火龙佣兵团的旗号,谁干对我们下手?而且,我保证绝对没有人把你们伪装的消息泄露出去。即便有伏兵不可能是伏击我们。”

    叶寒风很佩服贝斯保密的工作,连驻地队长都瞒着,真是绝了。不过,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狂龙佣兵团,他谁都没告诉。

    “乌克斯,放慢速度。”

    “是,团长,”乌克斯转身大喊:“缓速前行。”

    十分钟的路程,叶寒风花了二十分钟还没有走到一半,简直是龟速。

    负责堵截任务的饿狼佣兵团十分尴尬,为了不丢失目标,他们跟的太急,已经在车队的视线之内。车队进入龟速,他们快速靠近,几乎进入弓箭手射成,这些家伙再也装不下去,灰溜溜的掉了个头,往回走出一大段距离,再偷偷摸摸的跟回来。

    吸取上次的教训,他们远远的吊着。

    “这些是什么人?”一处茂密的林子中,一群人把饿狼佣兵团诡异的举动全部放在眼里。领头的正是左之柱。

    旁边的人断定:“大少爷,要么是胆大包天的佣兵土匪,看上火龙佣兵团的货物,要么就是仇杀。”

    “想杀叶寒风的人真多,”左之柱冷笑道:“那我们就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神都希望叶寒风死。”

    负责殿后的布拉迪战士二分队想不发现身后的尾巴都难,布兰迪急忙冲到队伍前途,焦急道:“团长,有人跟着我们,大概有十几个人影。会不会是?”

    布兰迪拿手比划出饿狼佣兵团的标记,仿佛害怕被对方听到一样。

    “想跟就跟,你就当没看到,该干嘛干嘛。”叶寒风毫不在乎道:“告诉你的人,除非对方拿箭射你们的屁股,否则给我装聋作哑,千万不要坏了我的大事。”

    布兰迪越听越迷糊,被人盯上,紧跟其后,不是掉过头杀回去,把对方杀得屁滚尿流,解除隐患吗?怎么还视而不见,当宠物一样养着?

    “是,团长————”尽管不懂,他也只能领命离去。

    “叶团长,你这是干什么?”驻地队长伸头往后面张望一眼,急道:“这批货物可是一个月的收获,在我受伤丢了,职位不保,拿什么面对佣兵团的弟兄,这可是他们拿命换来的东西。算我看错你了。火龙佣兵团的弟兄,抄家伙,干死那群佣兵土匪。”

    车队中有五六个火龙佣兵团的成员,听完后一个个义愤填膺,拿十分不屑的目光扫向狂龙佣兵团的佣兵,不屑的吐着口水,讽刺道:“一群菜鸟佣兵,怕死滚回家找妈妈去。”

    “对,对,亏我们还把多余的武器装备给他们,简直是浪费,宁愿穿狗身上,也不能浪费在他们身上。”

    “一群孬种,滚出我们车队,和这种人一伙,简直是我一辈子的耻辱。”

    叶寒风上前一步,按住驻地队长拔出一半的骑士剑:“队长,不可冲动。绝对不能和他们交战。”

    叶寒风心中有一肚子理由,却一句都不能说。眼下侦察的布兰特队伍还没有回来,前途茫然。自己的伏兵躲在乱葬岗里,此时一旦交战,伏兵要么主动暴露,出来解救他们,那时候饿狼佣兵团团长尼古丁铁定跑得比兔子还快。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当然,乱葬岗的伏兵也可以不出来,不过,他们这个鱼饵被吃掉,埋伏也就无意义。

    绝对不能交战!

    “你让开!”驻地队长蛮横撞开叶寒风,骑士剑出鞘,雪白的锋芒对准叶寒风:“如果不是看在你救过我们团长的份,我一剑劈死你。”

    团长受到威胁,团员虽然心中万般震惊,却不得不纷纷抽出兵器护卫在叶寒风身侧。高声喊道:“火龙的兄弟,你们不要冲动,我们是一伙的,伤了谁都不好。”

    “对,对,对面的兄弟,有话好好说。我们团长不让出击,肯定有他的道理。千万别冲动。”

    “嘿,对面的兄弟,别拿箭瞄着我的脑袋,我怕————”

    火龙佣兵团和狂龙佣兵团毕竟是两个佣兵团,泾渭分明的分立两侧。

    火龙佣兵团连队长一共六个人,剑拔弩张。狂龙佣兵团连团长一共十七个团员不得不被动防御。

    “干什么?”叶寒风对自己的佣兵呵斥道:“把兵器收起来。你们忘记手中的兵器是谁给的?用它对着自己的伙伴,像什么话?”

    狂龙佣兵团佣兵面面相嘘,又不是他们先动刀子的,不过还是纷纷收起兵器。不过一个个往他身前挤,打算用**替他挡刀剑。

    左之柱惊愕的看着突然发生的冲突,思考了片刻,笑道:“天助我也,狂龙佣兵团这些没讲过世面的东西,肯定是见财起意,动了杀心。这种监守自盗的事情我听多了。火龙佣兵团这回阴沟里翻船,足够成为佣兵界一大笑柄。哈哈————”

    “大少爷慧眼识珠,真是一阵见血,等他们拼个两败俱伤,我们上去砍下叶寒风的脑袋,送给二少爷出气。”

    “不,不,”左之柱狠毒的道:“要保护好叶寒风,这样的死法太便宜他。我弟更希望我把叶寒风毫发无损的带到他面前。让他知道得罪我埃鲁因是什么样的下场。”

    “大少爷英明,我们一定会拚是保护叶寒风。”

    不远处,远远躲着的饿狼佣兵团佣兵彻底傻眼。

    他们刚刚还在抱怨车队像龟速,诅咒领队的队长屁股生痔疮,脚底生脓。生儿子没**。等等恶毒语言。他们越骂,速度约慢。转眼再看,直接停止前进。

    “队长,快看,快看,他们内斗了。”

    “该死,好好走路不行?搞什么内斗?待会还不是统统死,浪费那么多时间真是可耻。发信息给团长尼古丁,报告现在的情况。”队长十分不满,这是他做过最埋汰的脏活。

    “咦,队长,他们好像又要不打了?”

    “等一会再发信息,到底打还是不打。给个准信。”队长急了,亲自上前观看。

    叶寒风推开挡在身前的自家佣兵,一脸严肃,压低声音:“队长,你知道贝斯团长为什么让你听我的吗?”

    驻地队长一惊,终于想起来叶寒风才是这支队伍的负责人,诚实的回答:“不知道。”

    叶寒风指着自己的胸口:“我知道。”

    “为什么?”

    两个佣兵团的佣兵一下子不关心冲突,好奇的看着他,纷纷想像他即将爆出来惊天大消息。

    叶寒风自然不能告诉他们:“见了你们团长,自己问去。现在全部给我收起武器,按照我的命令去做。如果一切顺利,二十分钟之后,我保证你们能见到你们的贝斯团长。”

    “不可能,这里离肯塞尔城至少有一天的路程,不到晚上看不到肯塞尔城的城墙。”

    “骗子吧,难道他能把贝斯副团长变出来?肯定是忽悠我们。”

    驻地队长却不然,他比他们知道的多一点,贝斯团长就躲在营地,可贝斯团长从来不过问车队的事情,难道?

    “把兵器收起来,从现在开始,听从叶团长的命令。”

    火龙佣兵团的佣兵一脸惊讶,连队长都服从,他们不得不把兵器收起来。

    “团长,你们在讨论什么?”布兰特从一旁的草丛钻出来,一脸茫然:“前方连个鬼影都没有,没有伏兵。”

    “好,”叶寒风松了一口气:“各就各位,加速前进。”

    一会儿减速,一会儿加速。两个佣兵团的佣兵都傻眼。不过,在叶寒风督促下,快速前进。

    遇到这种开车之人,跟踪尾随的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跟太紧也不是,不跟又怕丢了。

    “不管了,撵他们!”饿狼佣兵团佣兵队长发狠了,一声令下,带着十几个人紧追不舍。

    布兰迪不得不再次从车队最后面冲到最前面,叫道:“团长,你管管他们吧,撵了一路,都快踩到我们脚后跟了。我们又不是打不过他们?”

    不光光是布兰迪,其他佣兵都发现后面的追兵,明明打得过,偏偏跟孙子一样逃跑,换谁都憋气。

    叶寒风驳回请求:“我又不是瞎子,少啰嗦,迟早会收拾他们。看好车屁股,别让人捅了。”

    说话间,通往乱葬岗的岔路口出现在车队前面。

    车队正高速接近乱葬岗,叶寒风做出一个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悄悄的躲在第一辆马车的侧面,把赶车的人和护卫的人全部轰走,缓缓抽出重型短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力劈而下。

    咔嚓————

    车轴断裂,出轮跑出去十几米后脱离马车,整个马车陡然间侧翻,一路滑行,货物散落一地,两个佣兵躲闪不及,被货物砸到,受了轻伤。拉车的马触不及防被拽倒,被翻滚的马车硬生生的压死在车底下。

    叶寒风静立在测,仿佛不是他干的一般,戏份十足,扯着嗓子大叫:“你们怎么赶的车?他们追上来了。快把后面的马车横过来,摆成车墙。布兰特带着你的弓弩手分队给我压住他们。”

    混乱之中夹杂着忙碌。仿佛一起就这么过去了。

    但,驻地队长亲眼看到他的所作所为。

    “是你劈的?”驻地队长又拔出骑士剑,愤怒的盯着他。

    叶寒风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我不劈,怎么让对方知道我们走不了?不然怎么引出埋伏在我们前头的饿狼佣兵团团长尼古丁。把你的剑对准你真正的敌人。”

    “什么?”驻地队长的剑微微颤抖,声音都开始发颤:“饿狼佣兵团团长尼古丁?他来了我们全都要死。”

    “废什么话?”叶寒风错身而过,低声道:“你想死,我还想多活几年。你真以为你们贝斯团长显得没事做,躲在你那个小破驻地度假?”

    嗖嗖————两支强劲的弩箭急速的从头顶飞过。

    叶寒风高声命令:“全部躲在车墙后面。布兰特,你瞎啊,命令你的人先干掉对方的弓弩手,射你大爷的盾牌兵。出门都不带脑子吗?”

    布兰特被暴风雨的一顿乱骂,立刻也发现他的手下蠢得要死,逮这一个盾牌手连射三箭,两箭脱靶,最后一箭倒是中了,正中盾牌靶心。

    “玩犊子的玩意。”他上前一脚踢翻愚蠢的弩手:“先干掉对方的远程单位,你是猪吗?捡起你武器,继续射击。所有弓弩手听令,射对方的射手。”

    “啊————”

    一声惨叫,二号车后面的一个佣兵捂着胸口倒下,箭矢是从两辆车的衔接处射过来,把这位顾头不顾胸的家伙射翻。

    叶寒风大声命令:“丹尼尔带着你的骑士小分队救人。布兰迪带着你的战士二分队在车墙左头。乌克斯带着你的战士一分队在车墙右头。听我命令一齐冲杀出去。”

    “是,团长。”

    “一分队,聚集!”

    “二分队,聚集!”

    饿狼佣兵团想要短兵接触必须绕过车墙,当然,也可以爬上去,只不过会花费相当的时间,攀爬的时候相当脆弱,十分容易被捅刀子。

    弓弩手的射击速度算不得慢,但饿狼佣兵团的冲锋更加迅捷,转眼就冲到车墙对面。兵分两路,呼啦啦的绕开车墙正面,从两翼攻击。

    “全体冲杀!”

    叶寒风一声令下,自己先人一步,一小段助跑,直接翻上车顶。不过,迎接他的事当头一刀。

    饿狼佣兵团佣兵队长先一步跳上车顶,看到叶寒风把头伸过来,毫不犹豫就抬起手中锋利的腰刀,力劈二下。

    嗖嗖嗖————

    三支箭矢呼啸而至,纷纷掠过叶寒风的头顶,一箭打偏呼啸而下的腰刀,两箭正中目标胸膛和咽喉。闪亮登场的饿狼佣兵团佣兵队长还来不及收割第一个猎物,已然成为猎物被击杀。

    “杀啊————杀啊————”

    车队两翼武器激烈碰撞,刀光剑影,一下子倒下好几个人。

    “火龙佣兵团冲啊————”

    驻地队长带着火龙佣兵团的人纷纷翻过车顶,反而出现饿狼佣兵团后面,截断他们的后路,把饿狼佣兵团的人切成两块,前后夹击。

    嗖嗖嗖————

    布兰特带着弓弩手纷纷爬上车顶,居高临下,近距离射击,饿狼佣兵团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纷纷伏诛。

    左之柱急忙命令趁火打劫的队伍停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眼下饿狼佣兵团连只蚂蚱都算不上,短短三分钟战斗就结束了?甚至都不给黄雀起飞的机会?

    “饿狼佣兵团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死都死得一点价值都没有,该死。”左之柱气愤:“以后谁再跟我说饿狼佣兵团厉害,我就跟谁急。这打的是什么玩意?”

    战斗胜利。

    统计很快出来,轻伤七个,重伤两个,死了一个。不过,饿狼佣兵团十几个全部挂掉,这是一次辉煌的胜利。

    佣兵们纷纷发出欢呼,唯独叶寒风一点笑意都没有。挂掉的那个佣兵真是他们佣兵团的。

    “准备担架,”叶寒风情绪低落道:“放弃货物,立刻转移。”

    “什么?”驻地队长惊讶不已,质问道:“我们不是打赢了吗?为什么要放弃货物,这可是我们一个月的收获。不能放弃。”

    时间刻不容缓,伏击圈的饿狼佣团团长尼古丁铁定已经知道双方已经交战,正往这里赶过来。

    佣兵团之中没有一个高阶战士,完全挡不住尼古丁的锋芒,一旦被黏住,饿狼佣兵团的佣兵扑杀过来,那将是一场屠杀。但,佣兵追求的就是金钱,这五车货物,价值不菲,足以让佣兵以命相搏,从驻地队长狂热的眼神中,叶寒风知道他就是那种人。

    刷————

    叶寒风染血的剑突然出现在驻地队长的脖子:“把他给我绑了,你们几个给我老实点,别逼着我把你们绑了。所有人听令,放弃打扫战场,检查装备,立刻向乱葬岗撤退。”

    “团长,你这是————”

    “团长,他是我们的伙伴————”

    “发什么了——————”

    两个佣兵团的人都惊呆了,一时之间一个都没有动弹。

    叶寒风不得不严重警告:“饿狼佣兵团团长尼古丁正带着大批人马赶过来,不想死立刻执行我的命令。队长,对不起。来人,绑了。”

    尼古丁的凶名比叶寒风想的还要大,佣兵们火烧屁股一般,抬起伤员,拖着装备就往乱葬岗方向逃去。

    “叶寒风,往哪里跑!”

    路的镜头出现一群黑点,远远的就有一人咆哮。

    “草了。”叶寒风心脏猛然颤抖,再慢一步就被对方黏住了:“快跑,布兰特带着弓弩手跟我断后。”

    一轮抛射,也不管能不能射到人,叶寒风带着布兰特和弓弩手撒腿就奔。饿狼佣兵团第一目标肯定是他,和伤员分开反倒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不过,饿狼佣兵团如他所愿,紧咬着他狂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