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八章 险航起锚

    人潮汹涌,夹道道欢迎,暗流涌动。

    佣兵和商贩平民向他致敬,献上崇敬的目光,众人为他欢呼,为他开路。由此可见,饿狼佣兵团残害过多少个家庭,迫害过多少佣兵,才会酿成如此庞大的欢庆。

    叶寒风面带微笑,时不时向人群招手,顿时引起一阵阵欢呼。只有他知道,自己有多么危险,这热情的人群中不知道藏着多少想要他的命的刺客。

    刺客,如约而至。

    左侧和右侧从出来三五个人,头上戴着黑头套,看不清样貌,手持短兵匕首。

    库克长枪横扫,护卫在左。丹尼尔骑士剑力劈而下,并高声呐喊:“有刺客,保护团长。”

    刺客和骑士尚未解除,人群陷入巨大的恐慌,慌乱的四处奔跑,推搡和踩踏事件随之发生。混乱的场面使得刺客如鱼得水,藏匿在人群中悄然瞄准叶寒风。

    嗖嗖嗖——————

    叶寒风抽剑劈飞一根强弩之箭,库克长枪一挑,磕飞一根,最后一根掠过叶寒风的肩膀,狠狠的刺入一名骑士后背,穿胸而出,带起一道血箭。

    骑士和刺客瞬间交锋,混乱人群中的骑士剑处处受制,刺客的匕首十分灵活,不断发起进攻,一时之间,骑士步步后退,无法展开攻势。

    “团长,我们被伏击了。”丹尼尔十分担忧,藏匿在人群中的弩手迟迟没有找到,一旦对方再次射击,非死即伤:“现在怎么办?”

    叶寒风正在给受伤的骑士包扎伤口,以免大出血死亡:“带上他,进去那个兵器铺。稳住阵脚。”

    库克长枪一抖,一记枪鞭把挡路的刺客抽飞,大踏步推进,为队伍前进扫清障碍。

    丹尼尔大声命令:“互相掩护,走!”

    “哪里走!”

    混乱人群中突然跳出七八个戴着黑色面巾的刺客,挡住去路,并把他们团团包围。第一波刺客带黑头套,第二波戴黑色面巾,而第一波刺客因为震惊而纷纷停手,显然,他们不是一起的,来自两股不同的势力。

    混乱的人群渐渐散去,胆大的在远方眺望,周围房子窗户后面出现一双双偷窥的眼睛,激动而害怕的看着战斗双方。

    “让我猜猜,”叶寒风镇定自若,目光扫过威胁最大的三个强弩手:“饿狼佣兵团财大气粗,射术烂的要命,配备了攻击力强大的弩。你们是饿狼佣兵团的刺客。”

    第一波戴黑色头套的刺客震惊的后退半步,面面相嘘,却紧咬牙关,一声不吭,愣是不承认。

    “至于你们?”叶寒风不屑一顾:“第二家族什么时候做这些下三滥的勾当,埃鲁因已经迫不及待了吗?难道你们不惜与饿狼佣兵团为伍,狼狈为奸?”

    第二波带黑色面巾的刺客更加震惊,看着饿狼佣兵团的刺客,再看想叶寒风,十分犹豫。和饿狼佣兵团联手击杀叶寒风,势必把整个家族推到所有势力的对立面。第二家族现在正在和第一家族争夺黄昏之手的地盘,关键时刻,一招输,满盘皆输。

    叶寒风本来只是怀疑,看完他们的反应,百分百确定,后来的刺客就是第二家族的狗腿子。

    第二家族的领头刺客陡然扯下面巾,自曝身份。

    “是你?”叶寒风震惊不已:“左之柱,你亲自动手,真他吗看得起我。”

    左之柱,埃鲁因第一长子,左明思同父异母的大哥。碾压全场高阶战士的能力,击杀叶寒风只是分分钟的事情,至于伪装成刺客,只是因为这里是营地,不想给家族带来负面印象。

    左之柱没想到叶寒风脑子如此好使,一下子就猜出他的身份:“叶寒风,当你绑架我弟弟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有今天。我要杀你,不需要任何人帮助,我埃鲁因家族更不屑与饿狼佣兵团为伍。杀!”

    左之柱一声令下,身后的人突然动手。不过,他们扑杀的对象变成饿狼佣兵团的刺客。毕竟刚才有联手的迹象,唯有用饿狼佣兵团的鲜血方能洗刷清白。给周围的人营造第二家族痛恨饿狼佣兵团所作所为,同时也在表明自己的立场。

    叶寒风冷眼旁观,没想到第二家族如此急不可耐,第二家族陡然插足,现在是帮着他击杀饿狼佣兵团的刺客,以后肯定死咬他不放,这完全是在诱捕饿狼佣兵团的计划之外,属于不可控制的变数。一但他被左之柱击杀,所有计划即刻流产。

    刷————

    左之柱一剑刺翻最后一个饿狼佣兵团的刺客,手持滴血之剑,一步步向叶寒风逼来。

    叶寒风不躲不避,反而迎了过去,收剑入鞘:“感谢你出手相助,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埃鲁因的情,他日十倍相报。”

    “你在我眼里,已经是一个死人。”左之柱高举滴血之剑,呼啸而来:“去死吧!”

    “何人敢放肆,来人,给我统统拿下!”

    卫兵呼啦啦的进场,大刀阔斧,强弓劲弩,呼啦啦的把所有人团团围住。

    左之柱高举的剑落也不是,不砍又不甘,特别是看到叶寒分一副束手就擒,等候发落的嘴脸,气的牙齿都在打架。

    哐当————

    滴血之剑落地,左之柱权衡之后,觉得不值得。

    丹尼尔低声道:“团长,我去应对卫兵的盘问。你们两个,马上把伤员送到牧医室。该死,他伤的太重,速度腰快。”

    “骑士小分队一起去,”叶寒风头也不回说:“库克跟着我就行,那么多卫兵在,左之柱都不敢动我,何况是区区容贼?”

    走了没有两步的左之柱陡然停止步伐,恶狠狠的盯着他:“叶寒风,你不要太嚣张,迟早有一天你会落在我手上,你现在该思考怎么像我求饶,留你一跳狗命。”

    “恭候大驾!”叶寒风笑呵呵道:“要我的命多了去了,明儿起早点,别又被抢了先机。”

    左之柱差点气出血,看向叶寒风简直就像盯着一个疯子,愣是说不出半句话。

    “走,回驻地。”叶寒风离开后眉头紧皱:“千算万算,没算到第二家族的报复如此迅猛,派出高阶战士左之柱。”

    “老大,”库克面对左之柱,整个后背都是冷汗,后怕道:“左之柱凶名在外,在学院就是一方霸主,怎么办?饿狼佣兵团和第二家族同是要你的命。”

    “还能怎么办?躲着他们走,难不成你还敢像刚才一样游街?”

    回到驻地,叶寒风立刻命令乌克斯带着战士第一分队前去牧医处保护受伤的同伴。严令其他人不得离开驻地。

    驻地地下密室,贝斯同样眉头紧皱,他对面坐着叶寒风。

    “老弟,第二家族怎么一副和你不死不休的样子?”

    “贝斯团长,你就不要嘲笑我了。”叶寒风难不成说自己为了洛璃儿和左明思争风吃醋,最后还把人给绑了:“第二家族突然插足,感觉局势有点失控,一个饿狼佣兵团咬咬牙还能扛住,第二家族的实力你是知道的。”

    贝斯岂止是知道,就连他们火龙佣兵团都不敢轻易开罪第二家族。

    “我们的人已经开始按计划布置伏击圈,根据我们的情报,饿狼佣兵团团长尼古丁就在营地之中,或许他就躲在某处看了你刚才的战斗。机会只有一次,绝对不能错过。”

    叶寒风心中担忧,却不得不继续:“伏击地点在哪里?”

    “乱葬岗,”贝斯道:“你们向肯塞尔城移动,饿狼佣兵团的人肯定会前堵后追,你们趁乱退往乱葬岗。我们的伏击圈就在乱葬岗外。”

    “乱葬岗?”叶寒风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魅影幽灵它们正好在哪里,该不会已经被发现了?

    “怎么?你有不同意见?”

    “嗯,我听说乱葬岗有不干净的东西。会不会打乱我们的计划?”

    “只是吓唬人的流言,我们的人已经勘察过一遍,除了尸体,什么都没有。”

    叶寒风松了一口气,看来魅影幽灵藏得深,没有被发现。他话锋一转:“今日的失败,饿狼佣兵团肯定狗急跳墙,不怕他们不上钩,恐怕饿狼佣兵团团长尼古丁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也会往里面跳。”

    “哈哈,”贝斯一拍他肩膀:“你这招真毒,借左之柱的手解决刺客危机,老奸巨猾的尼古丁肯定气的暴跳如雷,我敢打赌,他当时就在现场,全程观看。”

    叶寒风点头赞同:“跟我来阴的,看我气不死他。”

    饿狼佣兵团团长尼古丁气得把房间内的东西全都砸了个遍,门口躺着一具淌血的尸体,是负责这次刺杀任务的队长。

    失败就在眼前,耻辱尽在脑中。

    尼古丁抽出腰刀,恨不得跳下大街大开杀戒,以泄心头之恨。

    “团长,”一个恶徒颤颤巍巍的走进来,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叶寒风躲在火龙佣兵团的驻地,再没有出来。”

    “叶寒风,老子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召集所有人马,今晚袭击火龙佣兵团驻地,老子已经等不了。”尼古丁气急败坏。

    “团长,我听到一个消息,”恶徒颤抖着说:“叶寒风和他的团员准备化装成火龙佣兵团的,押送一批物质进入肯塞尔城。他要像一个老鼠一样躲进肯塞尔城。”

    “哈哈,真是天助老子。”尼古丁一下子恢复理智:“不能轻易和火龙佣兵团开战,营地那么多卫兵,危险太大。跑的好,这只小老鼠,跑的越早越好。出动所有人,截杀。还有,派一波人堵住他的退路,以免这只小老鼠再次躲进营地。”

    格兰之森营地暗流涌动,时间一如既往的消逝。第二天的太阳照样升起。

    叶寒风召集二十七个团员,一大早就集结在房间里。前所未有的严肃:“今天,我们伪装成火龙佣兵团成员,押送一批物资回肯塞尔城。不过,火龙佣兵团的旗帜并不是万能的。大家都听说昨天发生的事情。现在不光光饿狼佣兵团要我们的命,肯塞尔城第二大家族埃鲁因家族派出高阶战士左之柱带队截杀我们。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拿出玩命的架势。”

    团员虽然早有耳闻,但此时也是大为震惊,同时招惹第二大家族埃鲁因家族和饿狼佣兵团,他们这个小小的D级佣兵团受得了吗?感觉像是在惊涛骇浪中顽强的小船,一个浪花打过来,必死无疑。情绪不由得陷入恐慌和担忧。

    叶寒风不可能把后续计划告诉他们,眼前是条绝路,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至于恐慌和担忧,只能让他们慢慢适应,克服。就像晕船,他帮不了一点点忙。除非把他们放下船,送上岸边。

    乌克斯等核心团员前所未有的严肃和担忧,在他们眼中,狂龙佣兵团即将步入死亡深渊。

    库克犹豫之后,第一个反对:“老大,这个时候出营地,是不是太不是时候,左之柱那个家伙以及饿狼佣兵团的人正在虎视眈眈。”

    “团长,我们出动这么多人,谁都别想瞒过,对方肯定知道。”乌克斯同样担忧。

    叶寒风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如果没有人反对,他只能说自己的团员没脑子,明明是一条死路,还跟着上。但,现在一堆人反对,证明他们有脑子,但,他该怎么解释?让他们走上这条在他们看来是必死之路。

    在死亡面前,同校之情,上下级关系,佣兵关系,朋友关系,信任,忠诚,等等一系列纠葛交织在一起。

    得不到叶寒风正面答复的团员纷纷陷入纠结之中。

    现在退出,摘掉狂龙佣兵团的徽章,是目前唯一的生路。

    紧跟其后,按计划返回肯塞尔城,遭遇饿狼佣团或者左之柱,只有死路一条。

    人心和人性的考验,在这个房间悄然上演。

    叶寒风心跳加速,他想要掌控局势,陡然发现,不知何时,局势已经失控,现在的他,选择顺从局势发展,他默不作声的离去。

    好聚好散!

    不一会儿,团员们一个个被喊进另外一个房间。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叶寒风便孤单单的坐在上面。

    库克第一个推门而进。

    “老大,我觉得这件事还需要考虑。毕竟————”

    叶寒风举手阻止他的话:“眼下只有两条路,第一,无条件听我的命令,向前进。第二,卸下狂龙佣兵团徽章,放下武器,退出狂龙佣兵团。”

    库克连想都没想:“老大你这是什么话。我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吗?”

    “我知道了,出门上楼,左手第一间房子,进去等着。”

    “老大,你这是搞什么?我和你说的是事关佣兵团生死存亡的事情。”

    下一个————

    叶寒风总算没有看错人,核心团员一个都没有离开,不过,几乎都是一副摸样,进来就劝说他再考虑考虑。而他,全都上了楼。

    第一个离开的,出现了。

    叶寒风闻了同样的问题:“眼下只有两条路,第一,无条件听我的命令,向前进。第二,卸下狂龙佣兵团徽章,放下武器,退出狂龙佣兵团。”

    “团长,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团长,可是我还那么年轻,不想死。团长,对不起。”

    团员轻轻的摘下狂龙佣兵团徽章,那枚让人眼前一亮的蛋上有黑白色的恶魔天使之翼的独特徽章。

    叶寒风尽管心里早就想到,毕竟不可能所有人都是一条心,但,看到被放在桌面上的狂龙佣兵团徽章,一阵抽搐。

    “等等,”他叫住转身离开的前团员:“这段时间辛苦了,这是遣散费,佣兵团目前财力匮乏,只能是这么多。现在离开太过危险,你出门道第三个房间等着,等我们离开后,火龙佣兵团会保护你们回到肯塞尔城。”

    团员听着他周全安排,捧着手中二十枚金币,泪水滴达滴答往下掉。二十枚金币的购买力相当于二万人民币。叶寒风给的一点都不少,反而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啪————

    团员把金币拍在桌子上,拿起自己的狂龙佣兵团徽章:“烂命一条,团长要就拿去吧。我跟着你干。”

    “好,上楼左手第一个房间,进去吧,团员们都等着你。”

    回心转意只是特例。

    全部团员中,依旧有五个团员忍受不了强大的死亡压力,遗憾退出。

    叶寒风来不及伤感,把退出狂龙佣兵团的五个前团员委托给火龙佣兵团,面带微笑走进二楼左手第一个房间。

    “很高心再次见到你们,诸位兄弟,撑过眼前这一关,将是我们一次华丽的蜕变。检查装备,准备执行押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