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七章 嚣张跋扈

    佣兵公会分部位于营地广场旁,功能相对单一,只能提交任务,无法领取新任务,提交的任务奖励需要隔天才能发放,极大方便佣兵。一般佣兵回到肯塞尔城都回接受数个佣兵任务,完成一个,递交一个,再去做第二个任务,等到递交第二个任务时刚好领取第一个任务。所以,这里是佣兵聚集之地。

    叶寒风嘴角勾起一丝邪恶的笑容,问了一句:“乌克斯,库克,接下来就靠你们表现了。”

    库克驾轻就熟的点点头:“在认识老大之前,我就是干这个的,你就看好了,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乌克斯显然比较为难,毕竟是一个憨厚的山村娃娃:“老大,这样做未免太不厚道了吧?不如有话说话,这样做相当吸引仇恨值,会带来猛烈的报复。”

    做鱼饵,就要有做鱼饵的觉悟。在叶寒风看来,要钓就要钓最大的那条鱼。这水搅得越混,动静越大,大鱼才会露面。

    “都他妈给我让开,”库克无理的一推眼前的佣兵,一脸嚣张跋扈:“瞪什么瞪,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睛挖出来。我狂龙佣兵团灭你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佣兵全都是刀头舔血的人,最怕死,但也是最不怕死的一群人。无辜被推的佣兵猛然拔出兵器,不过眼疾手快的乌克斯冲上来一剑挑翻对方的兵器,把剑架在对方脖子上,竭力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滚,下一剑就是的心脏。”

    两人一闹腾,偌大的营地广场一小半的目光扫过来,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没有想到有人敢在营地之内闹事,更多人在好奇心驱使下渐渐考了过来。

    “哪里来的几个小瘪三,瞎几把闹腾,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谁的地盘。”

    “生面孔啊,肯定是从肯塞尔城过来的,兄弟们,谁上去免费上一课,教一下做人的道理,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和做人要谦虚。”

    “哈哈,速度快点,看完戏我们还要赶去做任务————”

    周围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完全把他们三个当作看戏的,丝毫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有人还大声叫嚣着。

    库克清了清嗓子,吼道:“有请狂龙佣兵团团长叶寒风!都看好了,小心亮瞎你们的狗眼————”

    “什么玩意?狂龙佣兵团?没听说过————”

    “我靠,这三个菜鸟佣兵太嚣张了,兄弟们先打他一顿,打完再说,群殴卫兵又抓不到人。”

    叶寒风心里发怵,本意是闹腾一下子,吸引点人气,没想到引起公愤的节奏,眼前这群都是见过血,身上背着几条人命的狠角色,怂恿几句扑上来,吃亏的只会使他。顿时不敢继续端架子太高身价,哈哈大笑:“哈哈哈,就你们这群废材,被饿狼佣兵团欺负的都不敢还手,我看看谁敢动,难道你们的脑袋比饿狼佣兵团的脑袋还硬?出来一个给我试一试!”

    叫嚣的佣兵们顿时噤声,都怀疑自己是否出现幻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饿狼佣兵团恶名昭彰,佣兵公会的菜鸟手册特意提醒菜鸟佣兵不要招惹饿狼佣兵团,自然,眼前这些资深佣兵更加了解饿狼佣兵团,同时也更加恐惧,几乎在格兰之森求生的佣兵没有不怕饿狼佣兵团的,几乎到了闻风丧胆地步。

    “让开,”叶寒风底喝一声,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路,直通佣兵公会分部。

    叶寒风反而一动不动,只是盯着佣兵公会分部,库克心领神会,沿着道路走到佣兵公会分部门口,大声咆哮:“出来一个人交接任务,饿狼佣兵副团长佛朗首级再次。”

    “什么?靠,这三个人手中有饿狼佣兵团的人的头?”

    “饿狼佣兵团的人在佣兵公会是有悬赏的,无需领取,杀完人直接领赏。”

    “我擦,兄弟,我是不是出现幻听了,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的首级?妈妈列,这天变了吗?”

    佣兵公会分部一道身影连滚带爬冲出:“鄙人分部主管,那位————是那位要递交任务?”

    分部主管平常都不想鸟佣兵,嫌弃他们满手血腥,一身汗位,品味极低,行动比说话还粗鲁。此时不顾颜面连奔带跑,完全忘记自己平日里追求的高贵姿态。

    叶寒风朗声大笑:“哈哈,先说说价格,要知道除了你们之外,第二家族和第一家族也在高价收购这颗人头。”

    “五千金币。并且张贴在佣兵公会各个展示墙,贵团的人气和声誉将一步登天。”分部主管咽了咽口水:“不知贵团是?”

    分部主管对于饿狼佣兵团痛恨之极,他来到格兰之森营地佣兵公会分部担任主管之职,因为空虚寂寞,写信给肯塞尔城的妻子,让她过来啪啪啪。结果半路被饿狼佣兵团捋去,被惨无人道的对待,最后还被饿狼佣兵团残忍的杀害。而且,饿狼佣兵团仿佛知道她的身份,趁夜色把尸体丢到佣兵公会分部,**裸的挑衅佣兵公会的同时,让他本人如坠地狱,生不如死。

    “记住了,我们是狂龙佣兵团,是我们杀了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乌克斯,把头颅拿出来让大伙过过目。”

    乌克斯卸下身后的包袱,从中缓缓的取出一个四方木盒子。他起初还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一个人头,此时捧着木盒的手微微颤抖,心里一阵恶寒,原来他背着一个死人头。

    “哎,主管不用着急。”库克横枪拦住扑过去的分部主管,接过乌克斯手中的四方木盒子:“各位请看。”

    盒子打开,盛放着一颗脑袋,上面沾满石灰以免时间久了开始溃烂。但显然已经开始溃烂,不过,倒是能清楚的认出原貌。

    “果然是他,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

    “这个杀千刀的,我以前在的佣兵小队就是他待人围杀,我要吃的肉,不要拦着我————”

    “我这里还有张画像,一点都没错,简直不敢相信,佛朗死了————”

    群情激奋,有一些没有看到的人拼命往前挤,一下子就混乱起来。

    分部主管扑过来想要抢夺四方木盒子。幸好库克眼疾手快,把盒子盖上,退回到叶寒风身边。

    “此地不宜久留,走!”

    趁人群还没有彻底混乱起来,叶寒风带着人逃离现场。就在他们离开那一刻,营地广场彻底混乱起来,一些听说这件事的人从远方赶来,顺速加入混乱,引发更大的混乱。很快,大批守卫过来平息骚动。而引发混乱的人,早已经离开。

    狂龙佣兵团,叶寒风!

    这两个词汇就像风一样扫荡整个营地,变成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字,而伴随这个名字背后的是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伏诛。成为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叶寒风带着两个人一溜烟跑回火龙佣兵团驻地,紧急召集所有团员。

    同样的会房间,同样的人头。与之前愁眉苦脸不同,每一个团员脸上都浮现着喜悦,每一个人身上都穿戴着防具,手里握着锋利的兵器。再也不是木棍大棒。

    “兄弟们,我有个坏消息。”叶寒风不知从何说起,只能直击要害:“我们把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给杀了,众所周知,饿狼佣兵团一定不会放过我们,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不得离开格兰之森营地。出门必须三五成群,不要去太过偏僻的地方。预计从今晚开始,饿狼佣兵团针对你们的暗杀就会开始。不想死的睡觉也给我瞪大眼睛。别一闭眼,永远都睁不开。”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

    团员们满心期待,以为团长又要给他们送惊喜。万万没有想到,成了惊吓。

    “菜鸟手册上的那个饿狼佣兵团吗?这个能打的过吗?连佣兵公会都拿他们没有办法。”

    “我的天要塌了,以后上厕所是不是也不安全?怎么会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

    团员们心中因为恐惧,甚至闪过退团,撇清关系的想法,不过一想到团长对他们那么好,又舍不得。

    “现在进行人员登记。”叶寒风拍了拍桌子:“登记名字以及战斗职业。”

    团员们一边议论一边排队登记,每一个人都是恐慌加不安,仿佛世界末日一般。不过,若是能够撑过这一关,他们将洗去学员稚嫩的一面,成为一个真正的佣兵。

    叶寒风并不多言,克服恐惧,直面死亡,是每一个佣兵需要独自面对的,目前的死亡恐惧还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不用像其他佣兵只有和魔兽生死瞬间才发现要面对死亡恐惧,基本上等他考虑过来,魔兽的攻击也已经落下。

    库克有点担忧:“老大,对于他们来说,饿狼佣兵团就是一个恶魔化身,毕竟被佣兵们以讹传讹,中毒太深。他们不像我们几个和饿狼佣兵团战斗过。虽然难以战胜,却不是不可战胜。”

    “想想你自己,”叶寒风笑道:“没有和饿狼佣兵团交锋的时候,还不是怕的要死,现在呢?这一步跨过去就是一次蜕变。那时候的我们才有资格称为狂龙佣兵团。”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登记完的团员一个都不敢离开,仿佛害怕饿狼佣兵团的人随时可能出现,把他们杀死,而躲在这个房间,似乎成为最安全的地方。

    乌克斯和丹尼尔把表格送了上来。

    “我登记的是远程弓箭手和弓弩手。丹尼尔登记的事近战战士和骑士。除了名字和职业还有年龄以及家庭背景。”

    叶寒风接过表格坐在凳子一张张翻看:“加上我一共三十个战斗人员,十个人弓弩手,其中七个弓箭手,三个强弩手。全部是中级战士。不错不错。”他对着不远处的布兰特一招手:“布兰特,十个人人合成一个弓箭手小分队,由你统领。你的箭术大家有目共睹。你委屈一点,先做弓弩手小分队的分队长。”

    布兰特拱手接过表格:“感谢团长提携,布兰特必将不负所望。箭之所致,必将寥命。”

    接下来,叶寒风有点为难,剔除他以及亲卫一般的库克,以及特殊职业马尔斯,剩下十七个人。

    “丹尼尔,未来伟大的骑士,”叶寒风揶揄一句:“眼下包括你一共只有五个骑士,任命你担任骑士小分队。不过,目前佣兵团资金困难,而且没有训练磨合时间。恐怕短时间内无法让你们成为名正言顺的骑士。你们就和库克暂时跟在我身边,担任我的护卫。如何?”

    丹尼尔优雅的扶胸弯腰致敬:“属下丹尼尔领命,一定会成为一位伟大的骑士。”

    “布兰迪,乌克斯听令。”叶寒风把最后的表格递过去:“你们之外剩下最后十位战士。现在你们一人带领五个战士,乌克斯成立第一战士小分队,布兰迪成立第二战士小分队。”

    “布兰迪领命!”“乌克斯领命!”

    叶寒风站起来,大声道:“分工不分家,记住我们是狂龙佣兵团,作战时共进共退,相互配合,齐心合力,克敌必胜。”

    “齐心合力,克敌必胜!”

    “齐心合力,克敌必胜!”

    佣兵团成员纷纷大声嘶喊,仿佛要把心中的恐惧统统宣泄出来。

    在恐惧死亡中建立秩序,叶寒风相信,今日定下的小分队,必是他日扬名佣兵界的铁血队伍。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够在这次经历中活下去。

    驻地队长不得不把叶寒风叫过来。

    “咚咚————”叶寒风敲门而进:“队长,你让人火急火燎的找我,发生了什么大事?”

    驻地队长一下子就站起来,气急败坏:“叶团长,我一直很佩服你,只是没想到你干出如此糊涂的事情,你居然拿着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的人头到处炫耀,现在整个营地无人不晓。过不了半日就会传到肯塞尔城。你在挑战饿狼佣兵团,你在玩火,你只道吗?”

    叶寒风还以为是什么急事,一听这事,显得毫不在乎:“队长你放心,我已经警告过团员,不能轻易离开,放心,他们不想死就不会那么容易死,这里可是营地,难不成饿狼佣兵团敢名目张当杀进来?”

    “你们也不能一辈子窝在营地?”驻地队长相当绝望:“他们会暗杀,防的了一时,防不了一辈子。该死,我需要立刻把这件事报告给团长他们。派人保护你们。”

    叶寒风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围,低声道:“贝斯团长不正在这里吗?我先走了,如果需要我随叫随到。对了,你们火龙佣兵团的人也需要小心点。”

    不知消停为何物。

    叶寒风来到房间,团员们一个不差全呆在里面,小分队的队长正给他们讲解各种配合。

    “库克,丹尼尔,带上你们的队伍,我们出去逛逛街。”

    房间顿时陷入安静,一个个惊讶的看着他,现在躲都来不及,还有心情去逛街?团长是不是昨天的酒还没有醒,在说梦话?

    丹尼尔拱手道:“是,团长。骑士团的兄弟,检查武器装备,跟我走。”

    骑士本来有骑枪和骑士剑,眼下没有马,骑枪太长,战斗反而不方便,而且,只能挑选一样兵器,所以他们统统选择了骑士剑,而且制式还是一样子,看起来相当有气势。只不过防具方面各有所好,有人喜欢比较方便的锁子甲,也有人喜欢防御力更强的胸甲。

    不过,被他们簇拥的叶寒风,风头十足,走在路上威风凛凛。

    “老大,你这是找刺杀的节奏啊!”库克担心的左右眺望,想要在人群中辨别出饿狼佣兵团的刺客:“这里人太多,太不安全了。”

    “不安全?”叶寒风微微一笑:“过几天我们就出营地做任务,那时候才危险,现在不过是预热阶段,就这样你就受不了了?不女人还脆弱。”

    叶寒风左手边一栋三层酒楼,临窗包房,一道身影恶毒的盯着他,啪的一声,手中的酒杯碎成粉末。

    “就是这个人?佛朗就是被他杀的?洛克指明要杀死的人?”

    饿狼佣兵团团长尼古丁终于知道失联的副团长佛朗去了哪里,也知道辛苦营建的营地秘密驻地被谁一把火烧成废墟。

    不错,就是眼前这个人。此时正耀武扬威的从他面前进过。

    “团长,按照你的吩咐,能召集的人全部到位。一共二十人,其中高阶战士两名,剩余的全部是中级战士。”

    尼古丁微微点头,这股力量加上他,足以灭掉一支C级佣兵团,至于收拾D级狂龙佣兵团,那时搓搓有余。但,眼下还有一个难题:“他们还赖在火龙佣兵团驻地不走吗?”

    “是的,团长,今天早上火龙佣兵团还给他们配发了武器装备,他们现在穿的就是。”

    “火龙佣兵团敢拦我的路,我连他们一起灭。”尼古丁有点迫不及待:“吩咐下去,从现在开始暗杀狂龙佣兵团的人,如果火龙佣兵团出手阻拦,连他们一起杀。”

    “是,团长,眼前狂龙佣兵团团长正在闲逛,是否先行暗杀他?”

    “安排刺客混在人群中,干掉他,以泄我心头之恨。”

    “属下,立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