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六章 发放装备

    叶寒风走了一日,没有进入近在眼前的格兰之森营地,在一个路口拐弯,直奔乱葬岗。

    乱葬岗是佣兵的坟场,一些佣兵侥幸从战斗中活下来,送到营地重伤不治,尸体会被丢弃到这里。在营地内外因为私人恩怨而死亡的尸体同样会被丢弃在这里。从格兰之森营地建立之日起,日积月累,也不知道掩埋过多少尸体,越是核心区域,一榔头下去,至少能挖道三四具骸骨。久而久之,又有人说乱葬岗闹亡灵,最后连看守的人都跑了,成为一片无主荒地。

    魅影幽灵和它的两个手下一旦暴露在人类目光中必死无疑。乱葬岗成了最好的去处。

    进入乱葬岗边缘,魅影幽灵激动的难以把持:“主人,好强大的骸骨,有人类的,更有魔兽的。这地方真是太好了。”

    叶寒风感到浑身发寒,心底不由得发怵。乱葬岗环境十分的阴森,一层淡淡的水雾长年隆重,据说是亡灵最喜欢的死气,说是死气环绕一点都不为过。阳光落在这里都是去温度,难怪守墓人跑路。乱葬岗并没有坟头以及坟包。起初是有的,后来也不知道谁随意丢弃尸体,有样学样,后来直接把尸体遗弃在这里,空气中全都是腐朽的味道,入目可见一具具腐烂的尸体,以及葅虫在尸体上爬行,能恶心死一火车的人。

    “这鬼地方!”叶寒风忍不住骂了一句,同时备感安心:“你们呆在这里肯定安全,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

    “主人,”魅影幽灵恳求道:“我想在这里建立祭坛,一边提升实力,一边召唤强大的亡灵骷髅。”

    叶寒风有点担心,虽然这里能吓退所有带脑子的人,不怕被人发现。可是若是那个没长脑子的人跑进来,发现他们,这事情就大了。转念一想,瞒得了一时,忙不了一世,迟早会被发现,还不如眼下积攒力量,他日也有安身立命的资本。

    “可以修建祭坛,不过一定要隐蔽,绝对不能让人类发现。”

    “感谢主人,时间充足凭借这些尸骸足以召唤一只亡灵大军。”魅影幽灵信誓旦旦的承诺。

    叶寒风刚离开两步,一听便是一惊,在人类的土地上,搞一支大军出来,人类不砍死你才怪,急忙制止:“慢着,我们走的是精兵路线,不搞亡灵海战术,有本事给我弄一些暗黑骑士,或者黄金骷髅。高阶亡灵以下统统不要,最好能弄出一个殿堂级亡灵。”

    魅影幽灵感觉主人太贪心,解释道:“主人之人,想要召唤殿堂级亡灵,除非我能更进一步,先成为殿堂级。不过主人放心,吸取这里的死气,属下很快就能步入殿堂级。”

    叶寒风眼前一亮,不过很快又黯淡下去,摇头叹气走向格兰之森营地。

    格兰之森营地内,狂龙佣兵团几乎所有成员齐聚一堂,直接把一个小酒馆挤满。

    “兄弟们,你们不知道这次任务多刺激。”马尔斯端着一杯酒,大声吹嘘道:“丛林苍狼见过没有?全都是魔兽级,可惜碰到我们,全给他娘的宰了,你们猜一下我们杀了多少?”

    “九个人,顶多一人杀一头,杀了九头————”

    “你当魔狼是大白菜,一人一头?我说顶天杀个三五头。不过也是很厉害了。毕竟是第一次出任务。”

    “你们都错了,最多三头,我敢打赌————”

    马尔斯满是不屑的大笑起来,举手示意:“你们也太小看我们团长,我们这次一共宰了三四十头魔兽级丛林苍狼,不是三四头,是三四十头————”

    佣兵们被巨大的数字吓得目瞪口呆,嘴里没咽下去的酒倒流出来,洒在身上或者桌子上。

    乌克斯懊恼的跟丹尼尔抱怨:“真是可惜,如果不是后面来了一头高阶魔兽丛林苍狼王,把那些尸体带回来,足以赚上一大笔,一张完整的狼皮竟然能换五个金币。”

    参加任务的团员听后也是一脸懊恼,战斗胜利却来不及打扫战场,收获战利品。不过,一想到那恐怖的丛林苍狼王,纷纷庆幸跑得快,不然小命都没有。和小命相比,那些战利品丢了就丢了,不过却跟酒有仇一样,狠狠的惯了三大碗。

    “什么?还有狼王?”

    “高阶魔兽?你们几个是不是酒喝多了,遇到高阶魔兽你们早就死翘翘了。”

    其他团员纷纷开始怀疑,这越吹越不靠谱了,最后完全把他们当作酒后胡言,不再理会。

    “你们不相信————”

    马尔斯急眼了,上前就要争辩。不过,一道身影从后面拽着他。

    “谁拉我,我跟谁急————”马尔斯一甩手,怒气冲冲的准备找阻拦他的人急眼,看清楚后,尴尬的堆起一脸笑容:“团长,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哦,快坐,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座椅板凳一阵乱响,佣兵们急忙放下酒杯,站立起来,就连喝醉的人都摇摇晃晃挣扎着站起来。一个向突然闯进来的人影行注目礼。

    “咳咳,”叶寒风没想到自己面子这么大,举手示意:“都坐,饭要吃得开心,酒要喝得尽兴,随便造,我买单。”

    “团长万岁————”

    “团长霸气————”

    “小二再来一壶————不,团长请客,给我直接上一坛酒————”

    “老板,这烤鸭不错,来一只————不,团长不差钱,来两只————”

    叶寒风感觉心在滴血,荷包即将亏空。

    马尔斯尴尬的摸着鼻子:“团长,即便你不说,花的也是你的钱。”

    叶寒风随便找了个空位置座下,灌了两口,平缓心痛:“丹尼尔,干,什么?酒量不行?你要是行我就不找你喝了。今晚不醉不归。”

    丹尼尔这位未来的骑士非常注重信誉,他说酒量不行,自然是不行。被叶寒风连灌了三大碗,直接钻到桌子下面。

    “乌克斯,你酒量怎么样?”

    乌克斯一听,抱着酒坛就过来,走路已经是一步三晃荡:“好——相当好————我就没醉过————”

    叶寒风好奇心顿起,看不清道还算没醉过?连灌五碗。乌克斯抱着酒坛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看到叶寒风一连放倒两个,旁边的人都不敢劝酒,甚至有畏惧的眼神看着他,害怕他举着酒杯杀过来。

    火龙佣兵团的驻地队长突然出现在门口,看着一屋子烂醉的酒鬼,小心翼翼的从铺满人的地面走过来。

    “队长来了?”叶寒风一推把睡死的乌克斯推下桌子,露出一张凳子,热情的招呼:“坐,快坐,什么话都不要说,先干了这杯。”

    喝了第一杯,驻地队长一句话一口饭都没吃,又被叶寒风灌下第二杯。最后驻地队长彻底忘记派发武器铠甲的任务,和叶寒风干了起来。

    “来来来,”叶寒风举杯相邀:“再喝一杯————”

    哐当,砰————

    空腹喝酒容易醉,驻地队长重重的摔在地上,手中的酒杯碎了一地。

    “又倒了一个?咦,这人好面生,好像不是我们佣兵团的。不过,算了,管他是谁,趴下就行-————”

    叶寒风嘀咕一阵,环顾四周,已经没有一个人是站着或者能坐着。他站起来摇摇晃晃走两步,不知道被谁绊了一脚,扑倒在某个人的身上呼呼大睡。

    小酒馆的老板和店小二一脸懵圈,看着满屋子的人,不知所措。

    翌日,旭日东升。

    老板和店小二一夜没睡,酒饭钱没收到,万一他们睡着了人跑了,亏到爷爷家。

    叶寒风悠悠然醒来,坐在冰冷的地上,茫然四顾:“老板,来点水!帮我把他们叫起来。哎呦,头疼————”

    动静一大,所有人都开始醒来,现场一片狼藉,有几个喝醉了吐了自己一身,十分恶心。跟受灾的人一般,你扶着我,我扛着你,成群结队的离开酒馆。

    叶寒风把帐结完,老板笑得合不拢嘴。他们昨晚上一夜造的酒,是这个小酒馆一个月的销量,赚大了。

    “客观慢走,客观再来啊。”

    叶寒风捂着疼痛的头,挥挥手,目光看向旁边的驻地队长:“队长,你怎么和我们一起倒下了?你也喝醉了?”

    驻地队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就是你把我灌醉的,哎呦,回去要被贝斯团长骂死。昨晚找你就是为了和你交接武器装备,你倒好,把我给放翻了。”

    “贝斯团长在营地?太好了,我们佣兵团终于不用裸奔了。”叶寒风吩咐道:“乌克斯,吩咐下去,让团员们回去洗刷干净,疏一个最帅的发型,整利索一点,等会儿到火龙佣兵团驻地报告。我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一想起装备,叶寒风不由搓搓手,打听道:“驻地队长,这批装备什么品质?以你们B级佣兵团的名头,再怎么差也是精锐级的吧?”

    驻地队长的酒一下子醒了,实在是被吓得不轻,瞪圆眼睛惊道:“叶团长,你胃口也太大了吧。连我们佣兵团主力队伍都没有全部精锐级武器装备,你抢劫啊!”

    叶寒风一脸尴尬,也是,以他的能力,混那么久才混上精锐级武器装备,而且还缺失盾牌,想要给全队换上精锐级武器装备,恐怕只有A级佣兵团才有这个财力。

    进入火龙佣兵团驻地,叶寒风进入偏房洗刷一遍,安安心心的吃了个早餐,也不着急,坐在门口等待佣兵团团员报道。

    “团长好————团长早————团长酒量无敌————”

    团员们打扮利索,一个个跟见大姑娘一样帅气,来到门口纷纷向他问好。

    “进去左边第三个房间。”

    叶寒风板着脸冷冷的说了一句,团员们一看他的态度,心里泛起嘀咕,尽往不好的方向想。有人怀疑是不是昨晚喝酒得罪了团长,有人怀疑是不是昨晚说了不该说的话,纷纷喘喘不安。

    不安就对了,叶寒风就是要让他们从地狱彪上天堂,记住今天这个日子。

    驻地队长过来,低声附耳说:“贝斯团长不希望被饿狼佣兵团察觉他在这里,所以,不会轻易露面。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叶小飞心领神会:“知道了,等会我一拍手,你就让人把武器装备往里搬,现在我去吓唬吓唬他们,打压一下他们。”

    驻地队长微微摇头,做佣兵难,做叶团长手下的佣兵更难。

    狂龙佣兵团团员进入房间内议论纷纷,坐在凳子上如同坐在烙板上,不安的妞来扭去。

    “是不是昨晚把团长吃穷了?一大早就没有好脸色————”

    “我看估计是,唉,昨晚下手太黑了,估计好几十个金币被我们吃光了————”

    “哎呀,早知道我就不该打包一只烤鸭,这回完蛋了,要被团长穿小鞋了——————”

    知道内情的乌克斯等人差点没憋住笑声,这群逗比队友,现在一副怨妇脸,纷纷表示悔不该昨晚。

    “咳咳。”叶寒风在门外听了一会儿,差点没把肚皮笑炸,努力板起一张黑脸,步入大门,冷冰冰的道:“知道,为什么叫你们来吗?”

    房间静悄悄的,佣兵们一个个惭愧的低下头。

    “团长,我们错了————”

    “对对,我们不该宰团长,毕竟团长也不肥————”

    叶寒风知道适可而止,冷冷的点点头,一拍手:“算你们有点良心。现在排成两队。”

    巴掌的声音落下,门口外立刻抬进一只只大箱子以及一个个武器架子。

    “一人一套,不得私藏,领完在门口登记。”叶寒风大笑道:“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团长,你骗我们————”

    “天啊,好多武器,我的骑士剑————”

    “还有防具,我最爱的锁子甲,不要付钱吗?再给我一套,我比较怕死————”

    呼啦啦一下子,哪里还有什么秩序,一群人围着武器防具,两眼放光,不断的议论和评定,直到挑选到最合心意的武器装备,方才美滋滋的离开。至于下手慢的,懊恼的捶胸顿足。

    火龙佣兵团的储备武器装备没有一件事精锐级装备,但,绝对不差。清一色全是优秀级兵器,放到外面都能卖一个不错的价钱。

    武器防具毕竟是佣兵的第二条性命,所以叶寒风要求驻地队长把所有兵器扛出来,让自己的佣兵自己挑选,尽可能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

    库克挑了一件锁子甲护具,笑呵呵:“团长,这将是本年度最大的惊喜,你看把那群小子吓得差点逃跑?”

    “没有惊,哪里来的喜。你小子亲临其境,真憋得住笑,小心憋怀孕。”叶寒风可是在门口笑够了才进来,很难想像他们是怎么度过的。

    乌克斯抱怨道:“老大,我把自己手臂都掐紫了,你再不进来,我恐怕就笑出来,破坏你的计划。”

    “对对对,我掐的是大腿,疼死了。不过,团长,你是怎么弄到那么多武器装备,我记得我们团财政目前处于有出没进,哪里来得那么多钱?”

    叶寒风其实有钱,洛璃儿给了他一张金卡,里面有一万金币,在胖子身上,后来胖子索尔始终,金卡也下落不明。反杀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和他的手下,战利品中就有近万枚金币。只是这笔钱见不得光,不能多用,大规模采购必然引起外界怀疑。

    计划暂时不能公布,叶寒分搪塞道:“火龙佣兵团送给我们的见面礼,大家即将联盟,我们穿得那么寒蝉,盟友的面子也不好过。给你们一天时间,好好熟悉自己的兵器。”

    团员纷纷怀疑,哪有那么好的盟友,实力那么低对方还结盟,按理说实力底下的就会附庸于强大的,怎么完全反过来,强大的火龙佣兵团反而给他们送装备。

    叶寒风带着库克和乌克斯全副武装,离开驻地,来到位于营地内的佣兵公会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