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三章 火速营救

    从暗道逃出逃出生天,辨认方向,花了整整一天时间,终于回到人类的领地。

    格兰之森营地,在日落时分,迎来一群狼狈且不起眼的队伍,在众多归来的佣兵队伍中,十分的不起眼。

    营地是佣兵庇护之所,自然少了酒馆等生活设施,为了解决佣兵之间的私人恩怨,甚至把营地内训练场变成决斗场。白天是士兵训练之地,晚上则是佣兵们血腥狂欢之地。

    马尔斯带着队伍东拐西拐,远离喧嚣,来到一所牧医大楼。

    马尔斯边走边介绍:“这家是最好的牧医。牧医说幸好我们及时把他送过来,要是再晚一点,恐怕就会落下终身残疾。”

    “那真是万幸。”叶寒风听后松了一口气,这两天的遭遇实在是惊现:“走,把他叫上,一起找个酒馆喝两杯,这日子,一天天的。真是吓死人不要命。”

    马尔斯兴奋的欢呼一声,来到606号病床,躺在床上的确是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人。

    “606原来的那个病人呢?”马尔斯上前揪住一个位男牧医,大声呵斥。

    安静的病房中所有人全都望过来,男牧医恼怒的甩开他的手,脸色十分难看:“一群穷鬼,交不起费用就滚蛋,什么玩意。”

    叶寒风连忙拉住暴跳如雷的马尔斯,这里是营地,门外面就是卫兵,事情闹大非但不可能找到队友,一旦和卫兵冲突,结果相当严重,若是被驱离格兰之森营地,别想再找到两个队员。

    “冷静一点,”叶寒风把他拽到门外。

    乌克斯按照叶寒风话向门卫打听,花了十枚银币换来一句话:“老大,门卫说在中午的时候,确实有两个人离开,方向大概是营地广场。”

    营地广场分布在营地核心地带,是佣兵自由买卖的区域,只要缴纳一定费用就能租到一块摊位摆摊。同时这里也是佣兵组队最好的地方,马尔斯招募的那支佣兵土匪就是在这里。

    “牧医说他们是因为没有钱交费用,那,也就是说他们没有钱离开营地。”叶寒风严谨的分析:“一个伤员带着一个重伤员,不可能走远,分散寻找,一个小时后在那杆旗帜下集合。”

    六个人向营地广场四面八方寻找。

    叶寒风向每一个路过的人打听,重伤员身上有绷带,拄着拐杖,行动不便。另一个伤员身上也有绷带,一眼就能认出,只要留点心肯定哟记忆,而且,中午到现在不过几个小时,肯定能找到。果然,他从一名执勤的卫兵空中得到一条极其重要的信息。

    一个小时后,队员纷纷聚集在旗帜下,只是他们的脸色异常凝重。

    叶寒风环顾一周,率先发问:“都没找到人?”

    队员们纷纷摇头,如果找到就不会两手空空而归。马尔斯低沉的道:“有一个小贩说他们被一群人带走。但,我们在格兰之森营地并没有认识的人。”

    “我打听到是一群佣兵,他们穿着皮甲,大概有七八个人。”乌克斯补充一句。

    叶寒风低头沉思,眼神非常凝重:“卫兵告诉我,对方并未佩戴徽章,但卫兵又告诉我,他们显然是拥有徽章,因为胸前有佩戴佣兵团徽章的痕迹。既然是佣兵团,又不配搭,就是掩饰身份。需要在官方组织面前隐匿身份,并且和我们有过节的,只有饿狼佣兵团。或者,洛克的爪牙。”

    “什么?饿狼佣兵团?”

    队员们听完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饿狼佣兵团的手段让人闻之色变,那群恶徒无恶不作,落在他们手里,简直生不如死。

    叶寒风微微点头,若是落在饿狼佣兵团手中,将是灾难性的,只是格兰之森营地对于他们来说相当陌生,甚至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离开肯塞尔城。像一个无头苍蝇一般乱找,肯定是徒劳,甚至打草惊蛇,饿狼佣兵团对他们痛下杀手。

    “不能急,”他反过来安抚队员:“这件事只能暗中查访,谁也不能暴露。库克跟我走,其他人继续寻找。”

    众人想问,却还是忍住了,迈着焦急的步伐再次四处打听。

    “库克,我们去火佣兵团驻地。他们应该知道饿狼佣兵团的事情。”

    火龙佣兵团的果然在格兰之森拥有驻地,叶寒风表明身份后得到驻地队长亲自接待。驻地时一个三层小楼房,驻地队长亲自把他带到三楼办公室。火龙佣兵团团长被狂龙佣兵团团长所救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火龙佣兵团,甚至在佣兵界都引起不小的关注。

    叶寒风不认识驻地队长,驻地队长却认得他的画像。

    驻地队长热情的招呼:“叶团长请坐,不管你什么事,你说就是。只要能做到,定当竭力相助。”

    叶寒风受宠若惊。眼下是火烧眉毛的事,万万拖延不得:“队长恕我直言,我确实有一事相求。请问这座营地里是否有饿狼佣兵团的人?”

    “咦?”驻地队长当即脸色一变,上下打量他:“叶团长,该不会几天和饿狼佣兵团战斗的就是你们?那可大事不好,前天饿狼佣兵团进入营地,找了一遍又走了,不过他们应该就在附近,我派人马上安排你们离开,回肯塞尔城。”

    “多谢队长的好意。”叶寒风起身拒绝道:“我们暂时不打算离开格兰之森营地,我们想要打听两件事。第一件是我的两个团员失踪了,时间是今天中午,地点在营地广场。第二件事,我想知道饿狼佣兵团在这里的据点。”

    驻地队长惊讶的看着他,看架势准备和饿狼佣兵团死磕?

    “我立刻吩咐下面的人去查。你们等一下。”

    一个小时后,驻地队长脸色不悦的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份图纸。

    “找到了,有人亲眼看见饿狼佣兵团挟持你的人离开。”驻地队长递过手中的图纸:“这一份是饿狼佣兵团的据点,很抱歉,我们不便出面,一切只能靠你们自己。”

    叶寒风起身接过图纸,感激的一鞠躬:“火龙佣兵团的情,我叶寒风绝不会忘记。救人如救火,告辞。”

    果然,火龙佣兵团的情报能力没有让他失望,终于被他抓到一点痕迹。

    营地最大酒馆,也是营地为数不多的大楼。

    叶寒风点了临窗一张桌子,从五楼往下俯瞰,能看到小半个营地,最为关键的就是两条街外,一出不起眼的三层小楼成为他的目标。

    乌克斯等人纷纷进入大酒馆,径直来到这一桌。现在正好是晚饭时间,酒馆下面四层人声鼎沸,五楼属于贵宾区,价格昂贵,倒是剩下好几间。乌克斯微微一打听,就找到了。

    叶寒风迫不及待的开口:“来自火龙佣兵团的情报,我们的人确实被饿狼佣兵团劫走,按照情报,那栋楼就是饿狼佣兵团的据点,我们的人应该就在里面。”

    “难怪,找了那么久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早说过,格兰之森营地没有认识的人,肯定就是这群败类抓走我们的人。老大,现在怎么办?”

    叶寒风把图纸摊开在桌子上,认真解说:“表面看是三层小楼。实际在它的下面还有一个地下空间,被饿狼佣兵团改造成监狱。我们的人十有**就关在这里。想要在饿狼佣兵团嘴里救人,十分困难。你们看图上标记的人员配置。至少有三十几号人。”

    其实大部分人都已经被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调出去剿灭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所以标记上有三十几个人,实际不到十五个人。不过,一旦在营地内打起来,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甚至,地图上标记至少有一名高阶战士镇守据点。

    “绝对不能对方发生正面冲突,一名高阶战士足以让我们团灭。”叶寒风严肃的道:“计划是这样,布兰迪找一辆马车,在门前制造一场车祸,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其他人跟着我从背面左边临街的第一个窗户潜伏进去。秘密营救。”

    “老大,饿狼佣兵团恶名昭彰,”乌克斯提出不同意见:“只要我们把这个消息告诉卫兵,他们一定不会不管,倒是重兵包围,他们插翅难飞。”

    “如果对方为了毁灭证据撕票怎么办?”叶寒风不同意道:“为了同伴的安全,先秘密营救,如果失败了我们再想其他办法。好了,现在检查装备,准备营救。”

    眼看叶寒风一锤定音,队员们不再议论,纷纷起身检查装备。

    夜色正浓。叶寒风带领队员悄悄的潜伏到饿狼佣兵团据点附近。与图纸相比,眼前的这栋小楼越发坚固。在楼顶有四个巡逻的恶徒,四处察看周围的情况。

    就在他们到位之际。街道上高速行驶一辆马车,靠近小楼的时候突然失控,车身很滚,一连翻个几个跟头,车轮横飞,最后整个车身差点散架。

    饿狼佣兵团成员全部走到前门一侧,观察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现只是车祸,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有点好奇,纷纷住足观看。

    “就是现在,走!”

    叶寒风发出行动命令,身先士卒,躬身弯腰快步前进。不够,靠近之后才发现一楼窗户全部用钢铁加固,除非大加破坏,否者没有办法进去。

    开弓没有回头箭。叶寒风立刻安排搭成人梯,虽然耗费了不少时间,但也顺利从二楼窗户进入。

    布兰迪在门前制造车祸吸引饿狼佣兵团目光,布兰特负责在外面放哨。跟叶寒风进来的只有乌克斯和马尔斯,库克。

    “注意脚步声。”叶寒风提醒一句,抽出重型短剑,打开一道门缝,确定走廊没有人,轻盈的溜出去。

    队员们从二楼下到一口,在楼梯处发现有两个站岗的饿狼佣兵团恶徒。他们手持利刃,背负强弩,正在议论门外面的车祸。

    叶寒风一挥手,乌克斯和马尔斯蹑手蹑脚的下楼,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两个战士身后,一手突然捂住对方的嘴巴,匕首和长剑同时出现在咽喉,重重一哗啦,激射出两道血剑。

    叶寒风和库克紧接着走下楼道,按照地图上描绘来到第三个房间。

    乌克斯和马尔斯拖着两具余温尚存的尸体进入房间,轻轻的关上门。

    “通往地牢的门就在这里,地图上没有标注,找一找开关在哪里。”

    叶寒风低声诉说,目光扫了一眼,发现不少可疑之处。

    这是一间很平常的保洁室,放着清洗用的工具,可是,所有工具焕然一新,一次都没有用过,显然只是摆个样子。

    乌克斯把手放在墙上,一块砖头被他按进去,只听墙壁咔嚓一身,缓缓的向两侧摊开,露出一条向下的通道。通道两旁有灯光照射,是一条向下的阶梯。

    “库克守住这里,其他人跟我进去。”

    笔直向下,空间越来越大,最后是一间地牢。

    一条四五十米长的通道,两侧是一间间牢房。里面关押着形形色色的人,老幼妇孺都有,大多数都是衣不遮体的女性,她们所遭遇的对待可想而知。

    地牢出驻守有四名饿狼佣兵团恶徒,他们看到叶寒风出现,微微一愣,立刻刀剑相向,大声呵斥:“你们是什么人?”

    “要你狗命的人。杀!”

    叶寒风没有丝毫犹豫,挥剑砍向靠的最近的持枪恶徒,重剑落在长枪上,剑刃压着枪杆削向握枪的双手。

    恶徒本能得松开长枪,身形爆腿,想要抽出腰间的配剑。

    叶寒风丝毫不给他反抗的机会,一剑削中对方的左手,反手一剑削向咽喉要害。一击得手,转身向围攻一旁和马尔斯交手的恶徒。与此同时,乌克斯以精湛的剑技刺穿对手的肚子,转眼找上最后一位恶徒。

    唰唰————

    叶寒风和乌克斯几乎同时把目标砍翻,从他们身上找到钥匙,急忙寻找队员的下落。

    他们打开每一个牢房,但提前让乌克斯守住出去的通道,以免他们一个个出去,惊扰整个饿狼佣兵团驻地。叶寒风在最里面的一座牢房找到队友。

    “什么都不要说,时间要紧。”叶寒风背起重伤员,轻伤员则是热泪盈眶,哽咽的说不出话,重重点头,紧随其后。

    “马尔斯,把剩下的牢房都打开。”叶寒风吩咐一句,背着重伤员开始往地牢唯一的门口走。而他很快就发现地牢出口有一个牢房堆积满火油。他立刻想到一个恐怖的结果,一旦有人大规模进攻这处饿狼佣兵团据点,他们势必点燃这些火油,爆炸和火焰足以吞噬整栋楼房,至于地牢里的人,必将灰飞烟灭。

    “这些歹毒的恶徒。”叶寒风恶狠狠的道:“乌克斯,准备火把。”

    叶寒风上前一剑刺穿好几个油桶,火油开始飞溅,沾满整个地面。

    “老大,所有人都出来了。”马尔斯激动不已。

    “让他们走,我们断后,乌克斯,你来点火,把这个罪恶巢穴毁了。”

    乌克斯一让开,重获自由的人们争先恐后的逃离。饿狼佣兵团的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一群不该出现在地面的人从他们的大门大摇大摆的逃出去。

    叶寒风扛了一罐火油走出地牢,在房间出倾倒,火油沿着地面缓缓的留下阶梯,和地牢里的火油连成一体。只有在这里点燃,乌克斯才有足够时间逃离。

    “走!”

    乌克斯大叫一声,高高扬起火把。火把到了最高点便开始自由落体。叶寒风和乌克斯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外跑。

    两个人纵深跳出三层楼房,猛烈的爆炸声轰然出现,整个楼房微微一颤,汹涌的火焰喷涌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扩展。

    叶寒风等人趁着混乱逃离现场,如此猛烈的爆炸,整个营地都能感受到,附近的卫兵纷纷赶过来。

    营地大酒楼。

    叶寒风带着队友再次来到靠近窗户的桌子,只不过,这次多了两位队友。

    “侍者,之前点的菜,现在可以上了。”叶寒风略感歉意的道:“在你们到来之前,我已经点了一座庆功宴。今晚我买单,大家随意。”

    窗户外,是熊熊燃烧的饿狼佣兵团据点。

    众人尽情观看绚丽的大型篝火,一边尽兴举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