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四章

    一夜喧嚣,格兰之森营地陷入极大的喧嚣。饿狼佣兵团的据点火光冲天,被释放出来的囚徒纷纷在大街上诉说饿狼佣兵团种种罪行。呼朋唤友,整个格兰之森营地陷入对饿狼佣兵团势力反扫荡,大街小巷是一支支拿着饿狼佣兵团头目画像的佣兵,他们满脸愤怒,扬言清楚佣兵界的毒囊。

    引发巨变的肇事者们酗酒未醒,浑然不知他们火烧饿狼佣兵团据点的一把火,点燃佣兵们对饿狼佣兵团的憎恨。更没有想到会酿成扫荡潮流。

    叶寒风悠然醒来,周围是东倒西歪的队友,酒后口干舌燥,抓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下去,突然又喷出来,如同一道水雾,散发浓烈的酒精味。

    这是一杯酒。

    他干呕两下,摇摇晃晃打开房门,他需要一些清水让自己清醒一下。

    吱呀————

    门口的两个佣兵听到开门声,瞌睡全无,精神抖擞的抚胸躬身:“贵团终于醒了?我们队长特意吩咐我们来保护你们。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队长禀告火龙佣兵团高层,很快就会过来。”

    叶寒风看到对方佩戴火龙佣兵团徽章,松了一口气,谁要是一大早起床碰见两个陌生人,特别是昨晚上干过那种事,会被狠狠的吓一跳。

    “让侍者送几盘清水过来。”

    叶寒风叫醒醉酒的同伴,洗漱一通,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昨晚烧了饿狼佣兵团的据点,不过,见过他们面的饿狼佣兵团佣兵全部死亡,一把大火把所有痕迹付之一炬,饿狼佣兵图即便有通天的情报能力,也需要花费时间寻找凶手。

    饿狼佣兵团确实是流年不利。

    尼古丁刚刚起床,感慨昨夜掳来的小娘子够辣,在他没有同意的征兆下,一个恶徒慌慌张张破门而进。对于不守规矩的人,下场往往只有一个,死亡。

    恶徒看到尼古丁邪恶冷笑,浑身一僵,如坠冰窖,他惊恐的转身退出去,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什么事?说吧!”尼古丁披上一件外套,缓缓的站起来,不知为何,提起挂在床边的腰刀。

    “团长,不好了,”恶徒恐惧的咽了咽口水,控制舌头打结,免得影响说话:“副团长佛朗失联,我们最重要的格兰之森营地据点被连根拔起,我们劫掠关押的贵族富商全部逃脱。”

    尼古丁面色阴沉如水,不声不响靠近恶徒,冷冰冰的问:“就这么一点小事?”

    “是————”

    恶徒害怕恭敬的低头回答,话还没说完,一道冷光扎进他的肚子,撕裂肚子的疼痛,他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持刀之人。

    尼古丁面不改色拔出染血腰刀,一脚把恶徒踢翻:“不懂规矩的东西。”

    想要统治暴力,唯有比暴力更加暴力。想要统治杀人不眨眼的恶徒,就成为恶徒生命主宰。尼古丁甚至这个道理,对于任何胆敢逾越的手下,只有一个下场。饿狼佣兵团接二连三的恒生变故,给他窒息感觉,他叫了两声,想要派人调查。门外迟迟没有回应,直到看到地上淌血的尸体,方才想起来他最亲近的一个恶徒已经死了。而最器重的副团长佛朗更是不知所踪,他连带着他带的人全部消失。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尼古丁心头涌动,他不再有一丝犹豫,亲自前往格兰之森营地查找事件真相。

    叶寒风来到火龙佣兵团驻地,驻地队长热情上前迎接,对于昨晚上的大火,是发自内心的震惊,没想到一个刚刚成立的D级佣兵团,说打就打,为了两个伤员,直接和臭名昭著的饿狼佣兵团死磕,最关键的还是他们居然赢了。不但把人救了出来,顺便一把火把饿狼佣兵团苦心经营的驻地烧成灰烬。

    “叶团长,欢迎光临寒舍,里边请。”驻地队长亲自迎接,甘做引路人为他指引道路:“叶团长真是迅猛,一夜之间就把事情解决。不过你放心,我们绝对没有把消息泄露出去,饿狼佣兵团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你们。里边请。”

    叶寒风过来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他们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一旦被饿狼佣兵团盯上,后果相当恐怖,心中大定:“队长不用如此客气,听说贵团有人要来?是贵团团长吗?”

    “叶团长,可能让你失望了,团长雷司正在恢复,无法远行。”门口走进来一道身影,面带微笑,拍着他肩膀:“小子,越来越不让人省心,雷司团长听完之后哭笑不得,肯塞尔城一大堆破烂事你没有解决,出一趟城做任务,直接把饿狼佣兵团的据点烧了。团长直呼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思维。”

    叶寒风咧齿一笑:“贝斯团长,你就不要嘲笑我了,他们抓了我的人,我也是被逼无奈,不得已而为之。”

    进来的是一身银甲的火龙佣兵团副团长贝斯,对叶寒风十分的有好感,两人关系非同寻常,说话自然更加自然,虽然身为两个佣兵团的团长,却没有被身份所拘束,坦诚相见。

    “饿狼佣兵团那么多人不抓,偏偏抓你两个伤员,”贝斯团长座下说:“雷司团长断定你和饿狼佣兵团发生过冲突,火龙佣兵团介入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我想先了解一下事情经过。所有关于饿狼佣兵团的事情,一点都不能遗漏。”

    叶寒风看到驻地队长无声无息的离开,并且把门关得死死的。而他的几个队友也被安排出去,恰好给了他们两个团长单独相处的时机。听贝斯团长的语气,能听出一丝要对饿狼佣兵团动手的征兆,他大感惊奇。虽然说两家关系很好,但目前还没有结盟,火龙佣兵团插手他们佣兵团的事务,传出去只会有损B级佣兵团的声誉。

    他只能试探性的问道:“火龙有大动作?”

    贝斯团长对他敏锐的感知大为赞赏,承认道:“我们的情报机构推测出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执行任务长时间没有露面,而最后的情报显示他带着大量饿狼佣兵团成员进入了格兰之森,我们团打算趁机剿灭虚弱中饿狼佣兵团。一举扫除佣兵界毒囔。”

    C级饿狼佣兵团的编制是一百成员,副团长佛朗带着三四十装备精锐的战士扑杀叶寒风,结果被反杀,饿狼佣兵图一下子就丧失三四成人员,加上昨晚上那一把火,目前饿狼佣兵团损失近半。而他们的地盘不小,有不少秘密据点。人员分散开之后,尼古丁能够调动的不过是一二十人。

    空虚,力量极度空虚。

    叶寒风听完简直心花怒放,他把人家的副团长佛朗射翻,这仇结大了,心里已经打算以后不再出城做任务,以免被饿狼佣兵团截杀,好好呆在城里发展。如果火龙佣兵团铲除饿狼佣兵团,没有这层顾虑,他们尽可以做任务,赚取财富,快速的提升实力。

    “我知道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在哪里。”叶寒风出门吩咐一声,库克解下身后的包袱,从里面取出一个木盒子。

    贝斯团长怀疑里面装着人头,但,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立刻被他抛弃,饿狼佣兵团成员一个个狡诈凶狠,其副团长佛朗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佣兵公会组织了多少次围剿,都被他们给逃脱。他虽然看好叶寒风,但却不看好他的狂龙佣兵团。想要和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斗,早就横尸荒野。

    “这个盒子很别致,”贝斯团长脸上露出玩笑的笑容:“里面该不会是佛朗的人头吧?哈哈,原谅我的异想天开。”

    叶寒风惊讶无比,盒子拿回来后,一直没有打开过,难道火龙佣兵团的情报已经强悍到可以隔空视物?

    “贝斯团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寒风猛然打开盒子,果然是一颗血淋林的脑袋,贝斯一眼就认出正是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惊得他一连倒退三步,活见鬼一般盯着叶寒风。

    “你——你——你真把他杀了?天杀的,你是怎么办到的。”

    被惊退的贝斯团长突然又扑过来,仔仔细细的查看,内心震惊的确定正式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

    “在我们离开肯塞尔城前往格兰之森营地的路上遇到饿狼佣兵团的袭击,很快被我们挫败。”叶寒风咽了咽口水,此时想起来,依旧觉得心惊胆跳:“从一个伤员口中得知是饿狼佣兵团袭击,当时并没有过多想法。绕道任务地点继续执行任务。出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叶寒风从怀里摸出两张一摸一样的任务地图,严肃道:“这一张是佣兵公会发给我的任务地图。这一张,是从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身上搜出来。”

    “怎么可能?”贝斯团长激动的抓起两张一摸一样的地图,仔仔细细辨认:“佣兵公会有严格的规矩,任务地图只有一张,由承接任务的佣兵获得,佣兵公会绝不会送出第二份一摸一样的地图。这个问题很严重,你确定是从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身上获得?”

    一旦确定,就只能说明一件事,这张地图是从佣兵公会内部流出来,偏偏落在饿狼佣兵团手中,对方还死追不舍,其中的韵味就变得清晰。饿狼佣兵团大费周章,若是为财,狂龙佣兵团穷得叮当响,那就是为了仇杀,众所周知,叶寒风和佣兵公会总部主管洛克死磕,在佣兵界彻底流传开来。

    “我确定,有佛朗人头再次为证。”

    “此事事关重大,等会我立刻返回肯塞尔城。”贝斯团长严肃的推论:“如果真的是他给饿狼佣兵团通风报信。我们火龙佣兵团一旦出动。得到消息的饿狼佣兵团必然再次躲进格兰之森。因此,我必须回去让团长定夺,是否继续清剿饿狼佣兵团。”

    叶寒风知道事情搞大了,不敢怠慢,把一路上与饿狼佣兵团的恩怨纠葛和盘托出,并且评估出饿狼佣兵团伤亡人数。听到伤亡过半,贝斯团长震惊的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如果不是饿狼佣兵团副团长佛朗的人头就摆在桌子上,他肯定会认为叶寒风昨晚的酒还没有彻底清醒,在这里说梦话。

    贝斯团长心里已经了解清楚,起身离开,忽然又回头问道:“叶团长,贵团最近还有其他任务?”

    这句话把叶寒风问懵了,全团上下一心扑在完成佣兵团晋级任务上,执行任务的人全在这。

    “没有其他任务,怎么?有情况?”

    “我们出来的时候,听说你们狂龙佣兵团正在发出总动员,全团出动,这事你难道不知道?”贝斯略感惊讶,他多问一句,完全是怕叶寒风还有行动,可能会打乱他的计划,不得不了解,结果看到叶寒风一脸懵圈,他也懵圈了,一个团长不知道团员的举动,而且还是全体总动员这种事关佣兵团生死存亡的大事,这团长能算合格吗?

    “我问一下其他人了解一下。”

    “叶团长,我先走了,如果有其他动作请知会一声。”

    叶寒风亲自相送,贝斯团长已经给足了他面子。D级佣兵团在B级佣兵团面前,连P都不是。但贝斯团长放低身段,客客气气的和他交谈,丝毫没有因为他是D级佣兵团而看轻。最后那一句,有行动知会一声,更是把他放在同一个高度。当然,贝斯也不是凭白客气,他看到了狂龙佣兵团巨大潜力,以及干出那一件件不正常的事情。

    叶寒风走进另一间房间,他的队友正在聊天吹牛,非常热闹,话题三句离不开女人和酒,像极了一个佣兵。

    “马尔斯,之前你好像跟我说过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丹尼尔呢?”

    房间安静了来,马尔斯疑惑的转过头,看到是他,顿时站起来:“老——老大,你说什么?”

    “丹尼尔呢?”

    “丹尼尔肯塞尔城搬救兵去了啊。”马尔斯茫然,他记得之前说过了。

    叶寒风痛苦的捂住额头:“他发出总动员,正把整个团的人往这里拉,走吧,去找找他们在那里,可别脑袋一热,直接奔格兰村,你们知道哪里有一头狼王,去多少人都是死路一条。”

    队员大惊失色,纷纷从凳子上跳起来。

    “我说怎么眼皮子老是跳,这种事怎么能忘记.“

    “快,租最好的马,截住他们,快走————”

    “老大,我们一定把他们带回来,丹尼尔怎么那么胡来。该死,千万不能去格兰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