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二章 逃出狼群

    负责警戒的乌克斯十分惊慌,倒退两步,尖叫:“老大,快走。狼——狼王————”

    叶寒风连吞带咽,终于把空中的马肉咽下去,差点噎着。干咳两声,有点不高兴。昨晚上那么凶险的场面都过来了,怎么这胆气不涨反跌。他急忙站起来准备呵斥。他刚站起来差点被毛躁的乌克斯撞翻,他站稳脚跟,乌克斯非但没有一丝悔意,反而拽着他就往村子狂奔。

    叶寒风一撒手,推开乌克斯刚要呵斥,旁边传来几声惊叫,一道道身影闪电般从他身旁冲过。意识到事情严重,转头一看,都不用乌克斯再拉,抡起脚丫子玩命狂奔。冲进一栋房子的废墟,揭开被烤成木炭的床板,纵深投入床下的黑洞。

    乌克斯的判断对方是狼王一点都没错。

    丛林苍狼王,一头身形宛如水牛般强壮的身影,它的利爪如同一柄柄锋利的匕首,可以伸缩出十厘米利爪,全力一击,足以把没有防具的人类拦腰而断。獠牙外露,四颗狼牙足足有七八厘米长,非常锋利,足以撕裂铁甲,满嘴尖利的獠牙,让人胆寒。身形虽大,却十分矫健,绝不会像水牛一样笨拙,反而给人狡兔的灵敏错觉。

    不,它非常迅猛,从五百米之外冲进废墟的格兰村只用了不到七八秒,其速度之快,让人望之兴叹。

    除了狼王,还有四头狼王护卫,全都是中级魔兽,配合高阶魔兽丛林苍狼王作战,战斗力十分恐怖。

    嗷嗷————嗷嗷————

    洞口外是狼群不甘的咆哮,锋利的爪牙之下,通道出口的那张床早已经被撕成渣,不甘心的狼群开始刨土挖坑。

    丛林苍狼王对叶寒风他们简直恨之入骨,两次遭遇丛林苍狼,一共四五十头,结果被他们斩杀了四十多头,几乎杀光丛林苍狼王的徒子徒孙,差点成为光棍司令。而眼下,它麾下只剩下四头中级魔兽狼王护卫,以及七八头初级魔兽丛林苍狼。就算把叶寒风杀了,也无法挽回族群巨大的损失。

    叶寒风一边心惊胆跳,一边咒骂佣兵公会,简直是混蛋,眼前这个任务晋升B级佣兵团都不为过。他只不过得D级佣兵团晋升D级佣兵团的任务。硬生生的给他提升一个大等级。要知道,整个肯塞尔城的B级佣兵团不超过十根手指。D级狂龙佣兵团成立才多久时间,让他完成其他佣兵一辈子都不敢碰的任务。

    “不用说,肯定是洛克在背后搞的鬼。”库克气急败坏的怒骂:“这个肥猪头,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吗?给我们那么恐怖的任务,怕我们死得不够快。狼王————”

    狼王两个字一出,连叶寒风都觉得血液流动快了三分。他们已经很疲惫,突然出现一头高阶魔兽丛林苍狼王,一点机会都没有,出去就是死。

    队员们一脸死灰,倍感绝望,原本以为里胜利只有一步之遥,加把劲就能够到。现在,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们,任务不可能完成,甚至,没有第二次机会,他们全都会死在这里。

    激烈的跑动,叶寒风感觉大腿一阵酸疼。之前被丛林苍狼袭击,大腿被狠狠的咬了一口,伤口崩裂,鲜血外流,把绷带染成红色。刺鼻的血腥味不断刺激洞口外的狼群,只听一阵阵亢奋的狼嚎,狼群刨土的速度加快了很多。

    功夫不负有心狼,这洞迟早会被狼群挖通。

    乌克斯担心问:“老大,你腿上的伤口裂开了,要再次包扎。”

    叶寒风拒绝了,直到进入地下大厅,放才坐在一个凳子上,重新包扎。腿上的伤口原本有愈合的趋势,不过被鲜血打湿,立刻发生恶化。乌克斯和库克小心的把伤口擦拭赶紧,重新撒上药粉,再次包扎。

    “老大,你不能剧烈运动,伤口如果再次崩裂,只会发生更糟糕的情况。”

    “我觉得我们下次一定要带牧医出门,治疗魔法能够治疗这种伤势。”

    叶寒风微微点头,脑海中全都是哪头雄健的丛林苍狼王,其强大的气势,让他望而生畏,中级战士和高阶战士实力差距宛如小溪和河流,中级魔兽和高阶魔兽的差距自然如此,特别是魔兽,随着等级进化,身体强化。攻击力防御力以及力量大幅度提升,其强大的战斗力远远超过同级战士。五人小队的高阶战士才有可能战胜一头高阶魔兽。平民眼中的高阶魔兽就是一头能摧毁一座城镇的怪物,谈之色变。

    不得不承认,被肥猪头洛克坑惨。

    若任务上明确表明目标是一头丛林苍狼王,他把全部家底压上,未必没有一战之力。任务介绍一只头狼带着十几只丛林苍狼流窜到格兰村附近,给村庄带来致命威胁。按照实际,眼前的这群丛林苍狼足以威胁一个城镇的安危,格兰村在它们面前都不够塞牙缝。

    “魅影幽灵加上两个高阶亡灵,可惜都不在身边。”

    叶寒风实在不甘心,他甚至能够听到刨土的声音不断逼近,大难临头。

    “老大,我们从其他通道出去,分散逃跑,能走掉一个算一个。再等只有死路一条。”乌克斯请求道:“我留下来断后,老大你一定要活着出去,杀了幕后黑手洛克,为我们报仇。”

    “我也留下来断后,老大,能和你并肩战斗战斗,我死而无憾。”布兰迪激动的挥舞盾牌,视死如归。

    “我也留下————”

    “我也留下————”

    虽知留下必死无疑,但人人踊跃报名,纷纷请求断后。

    “够了,”叶寒风一挥手阻止他们的争吵:“我腿上有伤,跑不了。你们现在就走,我来吸引狼群。”

    这是最中肯的理由,但没有一个人同意,定定的看着头,摇头拒绝。

    “狂龙佣兵团是你一手创建,你是狂龙佣兵团的灵魂,没有你不行。”乌克斯坚定的道:“任何人都可以留下,唯独你不行,你的命属于狂龙佣兵团。库克,你带着团长走。我们三兄弟留下来断后。”

    “我看谁敢!”

    叶寒风猛然站起来,抽出重型短剑。喝止库克靠近,指着乌克斯怒道:“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是狂龙佣兵团的团长,你们打老大,我看谁敢违抗我的命令。”

    乌克斯脸上的憨厚和稚嫩一扫而空,变成一个沉稳果断的人,针锋相对:“为了佣兵团的未来,团长,请允许我违逆一次。”

    乌克斯的长剑轻轻的碰到叶寒风重型短剑。

    今天就是打昏,也要把他这个团长抬出去。

    乌克斯坚定的决定和态度获得队员们一致赞同,从旁劝道:“老大,佣兵团还有二十几号人等着你领导,没有你不行。洛克只有你能对付。也只有你才能给我们报仇。你听我们一句,为了我们必须离开,安全的回到肯塞尔城。”

    哐当————

    叶寒风的剑重重的跌落,他放弃了。

    乌克斯单膝下跪,手捧长剑:“乌克斯以下犯上,请团长责罚。”

    叶寒风心知他是为了自己,现在谁留下谁就是死,何苦责备一个将死之人。在绝对力量面前,他终于知道自己多么的渺小,在绝对力量面前,再好的计划也没有办法实施。他的心在滴血,同时又有心无力,一切都脱离他的掌控。超出他的预期。

    地下大厅有许多岔口通向村子各处,在众多通道中,有一条暗道更是直接通往村子外面。叶寒风想到这条暗道肯定存在,是它让格兰村的村名逃出生天。

    “等等,”叶寒风打断乌克斯的安排,环顾四周:“我问你们,格兰村的村民怎么消失在大火之中的?”

    队员们眼前一亮,想到暗道,激动不已,眼中闪烁光芒。谁也不想死,放弃自己的生命。

    “脚印,”布兰迪大叫一声,指着地上密密麻麻的脚印:“格兰村村民离开,肯定是朝同一个方向前进,脚印朝向就是他们的位置,大家快找。”

    希望变成行动,队员们举着火把把每一寸土地都找到,所有人最后齐齐来到一睹墙壁面前,在墙壁下,有大量密集的脚印,甚至有好几只脚印一半裸露在门外,一半陷入墙壁内。用剑柄敲击,能听到中空的声音。

    门后面就是一条暗道。

    “这回谁都不用死了。”队员们激动的趴在墙上敲敲打打,寻找开门的机关。

    叶寒风狂喜不已,他喜欢自己的队员,不想失去任何一个。找到暗门简直是神赐给他的礼物。

    “不对,你们听,”机警的布兰迪呼喊一声,他一直守着丛林苍狼挖掘的通道,当丛林苍狼停止挖掘,他立刻听出来,提醒道:“老大,丛林苍狼好像放弃了。你快来看看。”

    叶寒风狐疑的走了过去,丛林苍狼恨不得要了它们的命,怎么可能停止。但,当他把耳朵贴着墙壁,不要说挖掘,就连走动的声音都没有。

    诡异!

    “狼向来狡猾,可能是想让我们以为它们放弃离开。埋伏在一旁,等我们出去一网打尽。不管它,找到暗门机关我们就离开。爱等到什么时候就等到什么时候。”

    ——————

    “快走,敢跟老子耍花样,弄死你。”

    科多猛地一推马尔斯,差点把他推倒在地。

    马尔斯因为震惊才停止脚步,他没想到格兰村被烧的那么彻底,完全化作废墟。不过,他内心惊讶的是饿狼佣兵团的人不知所踪。难道离开了?他来不及多想,不管如何,先把他们弄进格兰村,如果撞到饿狼佣兵团的人,就让他们打起来。能死一个就拉一个垫背,全死了更好。

    科多随手把马尔斯推倒一旁,对于一个被五花大绑的马尔斯,戒备心大减,加上旁边十二个佣兵,就算没有绳索捆绑,也跑不掉。

    丛林苍狼群停止刨土挖坑,就是因为发现有人类靠近,它们纷纷潜伏在村子废墟之中,或者草丛内,凶狠的狼眼死死的盯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人类。对于丛林苍狼王来说,只要是人类都该死,杀光每一个它看到的人类,为它的狼子狼孙报仇。

    科多并不做他想,一步一步前进,可是,就当他准备跨入格兰村,多年的佣兵经验让他嗅出危险的闻道,猛然收回跨出去的步伐。

    但,晚了!

    嗷呜————嗷呜————

    丛林苍狼王咆哮,村子里和草丛中突然串出来一群狼,团团把他们围住。

    “该死,是陷阱!小子,老子杀了你。”

    科多对于出现的狼群并不担忧,他常年混迹格兰之森从狼群的体态就能判断出对方的实力,一群中级魔兽和初级魔兽,不足为虑。他疼恨的是马尔斯把他们引到狼群中。

    马尔斯撞翻看押他的佣兵土匪,藏匿在手腕的袖珍匕首划开身上的绳子,转身狂奔。狼群被他突然的冲撞惊了一下,诡异的让开一条缝隙。马尔斯幸运的见缝插针穿过狼群,飞奔向废墟。他看到狼群在地上刨出来的大坑,眼见无路可退,又见坑中有洞,直接钻了进去。

    追赶马尔斯的佣兵土匪没有他的运气,也没有他的实力。刚追了两步,直接被两头丛林苍狼扑倒在地,拖拽进狼群之中,一顿狂咬,佣兵土匪发出凄厉的惨叫。不过,他的同伴没有一个上前搭救,害怕的往后缩。谁也不敢离开队伍,成为第二个他。

    “该死的杂碎,该死的狼群。”科多卸下背上的巨斧,他对于狼群的不惧怕来自于自身高阶战士的实力,就算没有同伴帮助,他一个人也能斩杀这群丛林苍狼:“杀光这些狼,那个杂碎跑不掉。”

    嗷呜————

    科多纵深一跳,直接把一头丛林苍狼腰斩,旁边的狼群惊恐的连连倒退。科多却紧咬不放,大踏步冲进狼群,巨斧左右轮圆,一头头丛林苍狼横死当场。其中还有两头狼王护卫被杀。

    嗷呜————

    科多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浑厚的嚎叫,他只来得及回身,一道雄壮的黑影撞上他,锋利的嘴巴咔嚓一声咬断他高高举起巨斧的手臂。

    “狼————王————”

    科多被丛林苍狼王压在身下,狼王血盘大嘴狂啃而下,锋利的犬牙搅合,摘下科多的脑袋,不断咀嚼,最后咽进肚子里。

    科多太轻敌了,连头盔都没有佩戴,背对着狼王。

    佣兵土匪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队长被吃掉,变成一具无头尸体,喷射的鲜血化作他们心中的恐惧,绝望的呐喊,向四面八方溃逃。很快,他们纷纷沦为丛林苍狼的猎物,最后是食物,没有一个幸存。

    狼群把佣兵土匪屠杀完毕,一些狼啃食尸体,一些狼又重新挖掘地道。

    马尔斯亲眼目睹血腥的一幕,他本打算趁双方混战,趁机逃离。没想到,狼王的出现,摧枯拉朽的赢得胜利,他趁乱逃跑的想法彻底碎裂。最后只能退回坑中的洞,往里面继续攀爬,打心里希望这条地道没有尽头,那样他就不会被狼群杀死吃掉。

    嘘嘘————

    布兰特打出噤声的手势,指了指洞口,示意队员们过来。他自己不敢大意,拉弓搭箭,瞄准发出喘息声以及爬行声的洞口。

    “有东西进来了!”

    队员们纷纷一惊,叶寒风抽出重型短剑,瞄准黑漆漆的洞口。

    马尔斯看到地洞尽头有火光,惊喜交加,喊了一句:“救命啊————外面有狼————”

    幸好他喊了一句才爬出地道,否者,叶寒风他们就把他当成狼,当场宰了。

    火光一照,叶寒风惊叫一声:“马尔斯?怎么会是你?”

    “老大,你还活着?”

    马尔斯劫后余生,又看到队员们,喜极而泣:“我带人来救你,没想到被外面的狼吃了。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队员们一边让他别激动,一边把水囊递给他,让他缓一口气。

    “除了你还有其他人?是丹尼尔?他人呢?”

    叶寒风问了一句,提心吊胆,眼下只有马尔斯一个人,其他人难道命丧狼嘴?他可是知道丛林苍狼王的厉害,即便他们狂龙佣兵团全体成员都打不过。

    “死了,全死了,这群王八蛋,真是恶有恶报。”马尔斯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怎么说话的?你还咒队友死?”叶寒风面色不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马尔斯没有丝毫悔改,笑骂着把他凶险的救援之路说了出来。

    “丛林苍狼王还救了你一命?”叶寒风大感惊奇:“佣兵土匪死有余辜,我同意你的说法。”

    “老大,你们怎么在这里?是被那群凶狼堵住了?”马尔斯本以为逃出生天,一想连老大都被困在这里,那里还是什么生天,顶多算个死缓。

    “你来的刚刚好,再慢一步,我们就要走了。乌克斯打开机关。我们走。”叶寒风扶起马尔斯介绍道:“就在你来的时候,我们终于找到机关。”

    乌克斯用剑挑开墙壁上的一道缝隙,那是一块可以活动的门板,后面是一个拉杆。

    叶寒风轻轻一拉,旁边的石门缓缓的上升,露出一个漆黑的洞口。

    叶寒风带队相继进入洞口,举着火把前进,半个小时后,他们打开唯一的一道门板,虫鸣鸟叫涌入耳朵,新鲜空气和阳光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