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一章 舔抵伤口

    最终,叶寒风在不详预感的驱动下,悍然下令全队退出格兰之森,连夜退往格兰村。

    不安的夜色缓缓退去,天边渐白,一切的不详仿佛只是他个人主观感觉,周围陷入荒凉和沉寂,就连虫鸣鸟叫都渐渐平息,世界本该如此寂静一般。

    “快,再快一点————”

    一支队伍矛盾的前行,领头人一催再催,一脸着急,如同屁股被点着,催着他前进。队员们则是一脸不耐烦,对于他的催促全当耳边风,慢悠悠的走着,嘴里时不时就会抱怨几句。

    “什么破任务,那么点钱,就让我们给你卖命,什么玩意。”

    “要知道这么远,给老子双倍钱都不去,走了整整一夜,见鬼,我居然走下来了,嘿,小子,还有多远。不加钱不走了。”

    马尔斯脸色一变,为了雇佣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佣兵,已经掏空他以及同伴的钱袋子,再也没有更多了。而且,他不敢对这些佣兵说目标是从饿狼佣兵团的爪牙中救人,而是谎称队伍被一群丛林苍狼围困,需要他们解救。他甚至能够想象到这些佣兵发现对手是饿狼佣兵团后恐慌的嘴脸,甚至会把他击杀,平息饿狼佣兵团的怒火。

    他猛然一咬牙:“我给你们双倍佣金,一个小时之内赶到格兰村。”

    半路加价,一些流氓佣兵总是能够找到各种理由要求雇主加价。在他们看来,马尔斯一脸的年轻,实在是再好不过的宰割对象。但是,当他们听到这句话,冷笑一声,在一个科多巨斧战士的暗中指挥下,整个队伍陡然停止前进。

    马尔斯还是嫩了一点,他不该如此着急的统一加价,更不该打出时间底牌。

    一个小时之内!

    这支雇佣队的队长科多不是打算放弃任务,而是继续坐地起价。

    马尔斯浑然不知自己犯下的错误,一脸着急:“给你们加价了,快走。”

    关心则乱,一点都没有错。狡猾的马尔斯不见了,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丢了孩子的妇人,焦急急迫,除了催促,还是催促。这一点,恰好被科多尽收眼底。

    “走了整整一夜,我们需要休息,需要吃点东西。否者碰到丛林苍狼,能打得过吗?这件事,不能急。兄弟们,都歇歇。”

    雇佣佣兵一听,就地解散,三五成群,如同散了架的房子,在一起聊天打P,像一个贵妇一般慢悠悠的那出食物,一点点优雅的送进嘴里。看他们的样子,这顿早餐必然花费一个小时。他们默契的配合以及不言而喻的暗示,统统在说明一句话:赖着不走了。

    “你们————”

    马尔斯急得咬牙切齿,意识到自己被宰了,而且,还将继续被宰。他那张一直挂着笑容的脸顿时沉下下去,竭力压抑心中怒火:“说,你们还要加多少钱。”

    科多巨斧战士缓缓的伸出一根手指头。

    马尔斯心头一震,果然,这群王八蛋就是坐地起价,他妈的,一群垃圾,佣兵界的败类。心中怒火熊熊燃烧,他的五官因为愤怒而扭曲在一起,但,他不能拒绝,团长叶寒风为了救他们,亲自带队和饿狼佣兵团死磕,掩护他们离开。他们成功了,逃回格兰之森营地,重伤员得到及时的救治,脱离生命危险。可,他们的团长迟迟未归,万般无奈之下,他们不想再等,兵分两路,丹尼尔连夜赶回肯塞尔城,召集佣兵团所有成员驰援,远水救不了近火。第二路就是他们耗尽所有金钱,在格兰之森营地临时雇佣一支佣兵团,十万火急解救团长叶寒风。

    虽然是深夜,但格兰之森营地灯火通明。他们为了拯救团长,开出比市场下高一倍的价格,顿时就有七八支队伍响应。科多这个老油条看出他们的急迫,一口说马上可以出发,队员就在附近,十分钟之内就能集结完毕。

    马尔斯看他十分热情,集结速度又是最快,这才点头答应,不成想,到了现在这个关键时刻,恒生变故。

    救人心切,他无法拒绝:“你们不要太过分,原价格已经是市场价的两倍,已经给你们涨了两倍,再涨,你们就太黑了。小心我到佣兵公会投诉你们,你们以后不要想接到任何任务。”

    科多冷冷一笑,佣兵公会为了遏止坐地起价这种恶劣事件,出行了严厉的惩罚措施,一旦查证,把该队伍拉入黑名单,一段时间内无法承接任何任务,并且还要交纳巨额罚金。佣兵公会的插手,坐地起价的现象大大降低,即便有,也不敢太过分。不过,前提是,佣兵公会必须知道有这件事发生。

    一个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科多缓缓的摘下背后的巨斧,若有若无的挥动,傻子都能看出这是武力威胁。

    马尔斯脸色一白,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猛然倒退半步,突然有两个佣兵冲上来,解除他的武装,如夹心饼干一样把他夹在中间,以免他逃跑。

    弑主!

    马尔斯心头一阵,他偶然听佣兵们喝酒后口无遮拦的说过,佣兵界除了佣兵流氓,还有一种特殊的人群:佣兵土匪。

    他们表面上和佣兵一样,白天接各种各样的任务,人前和普通佣兵的举止一摸一样,只是到了某些特定的时候,这些佣兵就会卸下伪装,崭露土匪一面,杀人越货,谎称雇主被击杀,暗地里贱卖货物,换取巨额利益。等到了白天,他们又会伪装成普通佣兵,表面上承接各种任务,实际就是寻找肥羊,准备下手。

    马尔斯很不巧成为了一只它们眼中的肥羊,而此时,更是成为一只毫无反抗等待宰割的肥羊。

    “大哥,”一个佣兵土匪把他全身上下搜了个遍,结果连一个铜板都找不到,气恼的一脚把他踢翻在地:“这个小杂种,连一个子都没有,他骗我们。”

    面带丰收微笑的科多脸色一沉,立刻黑下来,大骂倒霉,高高举起巨斧,对着马尔斯力劈而下。

    马尔斯被突然的变故吓了一大跳,巨斧落下,死亡威胁之下,他却不认命,咆哮道:“等等,钱在我们团长身上。你杀了我永远也别想知道钱在哪里。”

    他理解狂龙佣兵团的财政,叶寒风身上已经没有钱,但,对于佣兵土匪来说,还需要讲信用吗?也幸好是他负责带队解救团长,若是换做信奉骑士信条的丹尼尔,恐怕早已经和对方死战,躺在血泊之中死去。至于撒谎,丹尼尔时相当不屑一顾的。

    马尔斯连避孕药都敢当众抖授,撒一个谎自然是手到擒来,甚至连科多都有点相信了。毕竟一个将死之人,再怎么邪恶也不会再说谎了。而且,马尔斯浑身上下都没有搜出武器,对于他们的威胁大大减少。当然,他们不知道,马尔斯身为中级战士,战斗力并不小。只是不能和科多相比。

    马尔斯的话,暂时救了他的命。

    “你们团长在哪里?敢跟老子耍花枪,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把他绑起来。”

    马尔斯显得十分顺从的被绑起来,心里一片茫然,他明明是想带人解救团长,转眼间,这些人就要去找团长,不过,其目的成为打劫团长,而不是拯救。他显得绝望,不过,却又抱有一丝幻想,如果是团长,应该能挽回局势,搞不好还能救他一条小命。

    “沿着这条山路往前走,是格兰村。团长就在村子里。”

    马尔斯只能胡言乱语,他知道格兰村不会有团长,那里被饿狼佣兵团盘踞,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宁可拿自己的命吧这群佣兵土匪带到狼窝,被饿狼佣兵团击杀,死也要拉一大群垫背。

    不过,他忽然不知,叶寒风带着队员正在进入格兰村,寻找隐蔽之处。真的让他蒙对了,叶寒风就在格兰村,并且,从饿狼佣兵团尸体上缴获了上万枚金币,他没有全拿,不过他们身上还装有三百枚金灿灿的金币,对于佣兵土匪来说,比他们想象的巨款还要巨大。

    叶寒风浑然不知一支佣兵土匪正在火速赶来,为了他的命,为了他的钱。

    轰隆隆————

    队伍路过一栋被大火烧得只剩架子的房子,或许是他们的脚步声太大,震动下整个残缺的架子轰然倒塌。巨大的声响吓了他们一大跳,同时也吓到潜伏在草丛中的丛林苍狼。几道身影流窜出来,最后又快速消失在草丛中。

    库克指着丛林苍狼消失的方向,恶狠狠的道:“老大,那群狼一直跟着我们,狗日的,我们杀了那么多,怎么就没把他们吓死。这群该死的狼崽子。”

    叶寒风淡然处之,丛林苍狼尾遂,他是知道的,若连这点警觉都没有,他还是早点卸下团长职务,免得害人丢了性命。他选择荒废的格兰村,而不是直接逃跑,并不是鲁莽之局。狼的体力和耐力十分惊人,它们期望看到你玩命逃跑,不间断的逃跑,把所有力量用在逃跑上,当你力量枯竭,它们就会出现把你击杀,再把你彻底吃掉。

    除非走投无路,否者叶寒风绝不会任由丛林苍狼驱赶。

    他选着格兰村,准确的说,他选着格兰村地下坑道。丛林苍狼虽然让人闻风丧胆,终归是其力量大,速度快,数量多。而在坑道里,这一些统统不是事,坑道进出口十分窄,盾战士布兰迪用盾牌堵住狼群,而狼只能一头头排队进去,可以想象,来一头刺死一头,坑道将成为丛林苍狼的坟场。

    队员们略带慌张,他们的目光一直在丛林苍狼的身上,自然没有想到利用地形优势坑杀丛林苍狼,特别是头狼迟迟没有出现,这个潜在的威胁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危机感。

    村北是一片菜地,视野开阔,身后就是废墟的村子,视野开阔,藏不住身形。

    叶寒风当即命令:“就在这座坍塌的房子旁休息。布拉特警戒,其他人吃东西补充体力和精神。”

    “什么?不走了?老大,丛林苍狼虎视眈眈,随时可能扑杀过来,快逃命————”

    “慌什么?”叶寒风呵斥一声,慢条斯理的揭开包袱,把一块昨晚上的马肉递给库克:“昨晚整整一夜谁都没睡,和丛林苍狼一夜苦战,看看你的手,还有感觉吗?”

    队员们的手僵硬酸痛,想要拉开强弩,不许用大力气,特别是拉弦的手,食指和中指出现一道深深的勒痕,脱了皮,露出鲜红的血肉,不过时间久了,变成一道黑色的血枷。叶寒风不说还好,说完之后,队员们立刻感觉手指上传来专心疼痛。

    “吃完马肉,用水清洗一下,洒上药粉包扎起来,以免感染,我可不想带着一群断指爷们称霸佣兵界。”

    队员们纷纷笑了起来,对于这个冷笑话十分的给面子,一边大口啃食干冷的马肉,一边吹嘘昨晚娇人战绩,时不时碰到伤口而紧锁眉头,不过这点疼痛很快就被他们抛在脑后。昨夜的血火确实让他们成长起来了。一个个虽然有说有笑,但兵器始终放在最顺手的位置,上了弦的强弩静静的屹立身侧。

    “布兰特,你的手?”

    叶寒风看到执行警戒的布兰特背在身后的手微微颤抖,那是他竭力克制下的抖动,十分不正常。

    “老大,没事,用力过度,休息一下就好。”

    布兰特如鹰一般的双目变得慌张,把拉弦的手背在身后,隐藏着什么。

    叶寒风闪电般抓住对方的手,是一只布满斑斑血迹的手,是一只紧紧握住的血拳。

    “乌克斯,接替警戒,”叶寒风声音沙哑的咆哮:“把药品和水拿过来。”

    众人的记忆力,昨夜的布兰特如同神射手,一头接着一头凶残的魔兽丛林苍狼倒在他的利箭之下,起初他们还兴奋的为他计算着,到了最后,只知道他一直在射箭,一直在杀。以一人之力,编制一道远程支援。谁需要帮助就会出现一支箭,谁遇到危险,总有一支箭。他们能够奇迹般度过昨晚,叶寒风指挥得当,但最强有力的执行着确实布兰特,不可替代。如果不是他,会受伤,会死人。

    队员们听到他触不及防的咆哮,以为遇到危险,扔掉手中的马肉,把嘴里咀嚼一半的马肉吐出来,抄起兵器和强弩,闪电般冲过来,警惕的环顾四周,寻找目标。

    “老大,什么情况?丛林苍狼吐息了吗?”

    乌克斯似乎想起他的话,屁颠屁颠跑回去,把药品和水抱过来。

    叶寒风默不作声,接过水袋。不过,若不是他拽着,布兰特的手早已经缩回去,没能缩回去,他还是死死的握成拳头。

    只有布兰特知道,他的手有多痛苦,他的手多么恐怖。

    叶寒风虎目含泪,他经历过枪林弹雨,一次次游走于死亡边缘,他血拳就能看出这只手伤得很重,沙哑却浑厚的命令:“你知道,你阻止不了我。我命令你,把手拳头松开。”

    诡异的对话,不一样的声音,立刻吸引队员们关注。而且,此时的他们终于确定不是周围有危险使得叶寒风咆哮。似乎,是因为布兰特,但,他们并不觉得布兰特做错了什么,一脸迷茫的注意力投在他们身上,特别是叶寒风一再强调的拳头。

    “布兰特,你的手怎么了?”布兰迪一脸紧张。

    “怎么流那么多血,你的拳头都变成黑色了。”乌克斯着急举着手中的药品,终于知道叶寒风为什么让他把药品拿过来。

    “这————”库克伸开拉弦的右手,中指和食指损伤,虽然有血迹,却不会染成血拳。这伤到底有多严重。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布兰特诡异的拒绝,拳头始终不肯松开。

    “以我的经验,”叶寒风严厉呵斥:“再不接受治疗,你的手就要废了。布兰迪,把他的弓卸下来。”

    队员们一听如此严重的后果,脸色严肃起来,布兰迪立刻上前歇下那张依旧包裹在黑布中的长弓。当他抽出长弓,只见整个弓身布满血印子,而那条本该银白色的弦,早已经被凝固的鲜血涂抹成黑色。

    队员们无比震惊,再看那个紧紧握成拳头的血拳。内心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感动和感激。昨晚那些救命箭来自这张染血长弓,出自眼前这个倔强之人的血拳。

    “我自己能处理,团长。”

    布兰特固执的像一头牛,缓缓的从叶寒风的手中挣脱,把血拳抽了回去。拿过药品和水独自一人走到角落,自己处理伤口。

    “不要去打扰他,”叶寒风反而出言阻止想要上前帮忙的队友:“乌克斯接替警戒。其他人原地休息。”

    布兰特不想让队友担心,更不想被当成累赘,他知道,一旦让他们看到伤口,就不是扣下长弓,而是卸下他所有武器,成为一个需要被照顾的伤员。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希望能够付出一份力量。

    伤口,在他一个人的目光中缓缓呈现。

    食指,中指,无名指血肉模糊,仿佛被狠狠的削了一刀,把肉削掉,露出凝固在黑色血枷中的骨头,他不敢彻底清洗,只是清洗旁边的血迹,看起来不那么吓人,不敢清洗伤口上血枷,一旦清洗,他就无法战斗,为了蒙骗队友,他在血枷上洒了药粉,如同隔靴挠痒,凌乱的绑上绷带。

    “我没事了。”布兰特举着包扎完毕的血拳,看了一眼在布兰迪手中的长弓,对着沉思的叶寒风请求道:“我想继续战斗。”

    叶寒风目光落在把伤口包的死死的绷带,脸色非常严肃,仿佛能看穿绷带,看到那恐怖的伤口。

    布兰特慌忙的把手放在身后,恳切的望着他。

    “布兰迪,把弓给他。”叶寒风脸色稍缓:“布兰特,答应我,保护好你的手,我们的处境没有那么糟糕,不需要你玩命。你的职业刚刚起步,不要为了一场战斗断送所有。”

    叶寒风确定自己无法管住这个好战的弓箭手,尽管明白他是为了战斗而抉择。不过,叶寒风宁愿挨上两刀,换他不射箭。

    “兄弟,你千万不要勉强,我们不会败,天塌了还有老大顶着。”布兰迪说完,郑重的染血长弓递到它主人的手中。

    “布兰特,我不需要你箭矢帮忙,我一个人能对付过来。”库克因为担心他继续射箭伤口恶化,严厉的拒绝他战斗帮助。不过,谁都知道,战斗之中,射箭的人想要射箭,谁都拦不住,不过,其他人都能提出他话中的含义,非但没有责怪他,反而点头赞同。

    乌克斯虽然在执勤,眼睛眺望远方,张嘴道:“就是,风头都给你抢了,我们那里还有表现得机会,我能一打五,布兰特,你别太小瞧人。”

    队员们虽然指责于他,但心里却是对他的关心很担忧。种种拒绝箭矢帮忙的理由,却成了关爱。事实是,谁都知道,没有布兰特精准的箭帮忙,危险程度将大幅度提升。但,他们愿意冒这个险,而且,正如乌克斯所说:别太小瞧人。

    叶寒风把一块马肉递给布兰,终于露出一丝微笑:“吃吧,他们嘴硬,但从心底里佩服你的箭术,战斗还将继续,不管是战斗还是撤退都需要充沛的体力。”

    “老大,我懂他们的拒绝。”布兰特接过马肉,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叶寒风点了点头,把装备检查完毕,方才安心吃起马肉。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安心吃几口。乌克斯发出战斗警告。

    北方格兰之森飞鸟冲天而起,一道雄壮如水牛的黑影缓缓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