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九章 惊人缴获

    叶寒风暗呼侥幸,击败饿狼佣兵团的追杀,完全是意料之外,按照他的计划,顶多就是击溃,好好的教训教训饿狼佣兵团。虽然说是侥幸,此时的他一副稳操胜卷的态度,对于眼前的一切,仿佛早有所料,给队友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打扫战场,犹如大获丰收。

    饿狼佣兵团虽然没有给他们造成多大麻烦,身上的装备却不是盖的。优秀级的皮甲,轻型锁子甲。对于防具匮乏的狂龙佣兵团来说,犹如天降甘露。队员们不遗余力的扒尸体,而这个动作给他们带来不小的惊喜,饿狼佣兵团可能安全感比较匮乏,珍贵的财务全部带在身上,这么一扒拉,一个个钱袋子或者珍贵之物掉落,每扒拉一具尸体,就像开一次宝箱一样让人激动。

    格兰之森外,几十套防具以及兵器堆积在一起,旁边还有一堆钱袋子,区区三十几个人,居然带着上万金币,还有一些一看就比较值钱的东西,比如价值昂贵魔兽魔核,等等一些珍贵物品。而这些物品的价值加起来,足以支撑资金链中断的狂龙佣兵团冲刺C级佣兵团所需。

    叶寒风看着堆积起来的战利品,暗自乍舌:“饿狼佣兵团简直是长了腿的小金库,这种事情,以后得多干,冲刺B级佣兵团都不用愁资金。”

    “老大,”库克激动了脸色通红:“他们太有钱了,别人出门基本上都只待一些盘缠,他们简直就是恨不得把保险柜都背在身上,简直是诡异。”

    “不说这些,”叶寒风拿出从佛朗身上扒拉下来的东西,脸色阴沉的吓人:“难怪他们知道我们的行踪,看来佣兵公会有内鬼。”

    佛朗的身上有一份任务地图,和他手上的那一份来自佣兵公会的任务地图一摸一样。佣兵们承接任务,只与佣兵公会对接,为了避免做任务被仇人伏击或者追杀,佣兵公会建立以来就有一个铁律,不管在任何情况都不得泄露佣兵执行任务的任何信息,包括任务内容,以及任务地点,任务时间。全部列为机密。只有佣兵公会高层才能接触。

    所以,当他从怀里摸出一份和从佛朗身上摸出来的任务地图放在一起,队员们一阵惊讶,最后想到什么,满脸愤怒。

    “一定是那个肥猪头洛克,这个该死的胖子,居然把我们的任务信息给饿狼佣兵团,简直就是佣兵团中的败类,害群之马。”

    库克大声叫骂,旁人不知道,但他明白叶寒风和洛克之间的恩怨,不是他还能有谁?

    “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谁在背后算计我们,就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他把两份一摸一样的任务地图放进怀里,既然找到了地图,顺藤摸瓜,迟早要把洛克揪出来:“把战利品藏起来,不能因为这些小利益而放弃任务,必须完成佣兵团晋级任务!”

    队员点头赞同,用杂草铺在上面,伪装成草堆,魔兽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几乎不会有什么人来。这次还缴获了十几匹高头大马,解决了运输难题。

    叶寒风带着队员缓缓的来到格兰村,村子一片废墟,青烟渺渺。之前错落有致的房子变成了焦炭,整个村子从地面上消失。

    “看一下还有没有幸存者,饿狼佣兵团简直丧尽天良,他们怎么下得去手?”

    眼前的惨状让他满腔悲愤,恨不得杀光每一个饿狼佣兵团的杂种,同时对于给村民带来如此厄运感到悔恨,饿狼佣兵团跟着他们而来,是他连累了村民。他拿着一杆长枪在废墟中寻找,希望找到哪怕一个幸存者,延续格兰村的血脉。

    “咦,老大,快看,这里有个洞。”

    乌克斯发出一声惊呼,他挑开废墟中的一个床榻,露出一个冒着黑烟的洞穴,向一个人为的地下通道。这个消息让大家一下子亢奋起来,甚至幻想这个通道通往外界,村民沿着它逃到外面,避过这场杀祸。

    “哎呀,老大,这里也有一个洞口。太隐蔽了。”

    布兰特同样发现一个洞口,其他人相继发现。他们找出一个规律,几乎每一个房子都有一个洞口,而另一个规律就是洞口全部在房子里。

    叶寒风怀揣希望,他想,村民肯定平安无事,毕竟在废墟中没有发现一具尸体,吩咐道:“乌克斯你们三兄弟一组,库克和我一组,进去看看通道通往何处。”

    刚进入洞口,一股窒息的闷热笼罩身体,让人喘不过气,闷热的空气仿佛能被人烤熟。

    叶寒风和库克对望一眼,虽然没说什么,心情一下子沉下去,刚刚燃起的希望,顿时化作风中摇曳之火,随时可能熄灭。两人怀揣担忧和恐惧,默不作声,即便是热的满头大汗,也不曾退却,一步一个脚印,深入洞穴。

    洞穴尽头,是一个木制门板,正死死的堵住前往的路。

    一股不祥征兆在叶寒风心头跳动,握剑的手不知在什么时候微微颤抖,对于一个特种兵来说,失去稳定性,已经不适合战斗。

    烈焰消散,地下通道高温依旧,几个小时之前,这一片区域是一片火海,高温肆虐,毒烟倒灌,如果这个地方是一个地窖一样的地下空间,无路可退的村民会被活活烤死,其死亡是痛苦的,想起来就感觉后心发凉。

    “老大,”库克话语中带着颤音:“门后面,该不会是一窝尸体。村民的尸体。”

    叶寒风缄默,他不敢说,心中的恐惧化作巨大的力量,扬起重型短剑重重落下。

    咔嚓————

    木制门板应声断成两扇,被他猛然一脚踢飞。他不敢看,举着火把跳进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犹如一个地下广场,能够容纳整个村子的人。庆幸的是,没有发现任何一具尸体,地上散落着凌乱的工具,以及失落的鞋子包袱,看起来走得相当匆忙。

    “走了!”

    叶寒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村民安全的离开,比什么都重要。村子没有了可以重建,人没了一切都完了。

    砰————

    另一扇门爆裂,三道身影飞窜进来,叶寒风甚至能够听到他们重重的松气声,看来,他们似乎和自己想到一块。害怕门后面是一群被闷死的尸体。

    “幸运之神眷顾,”他冲着他们说:“他们走了。”

    “是的,”乌克斯笑了笑:“他们从大火中逃走了,虽然遗失了所有,但至少还活着,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真是万幸。”

    显然,在这里众多通道中,有一条通往村子外,村民在最后时刻放弃存在,逃离这个死亡坑道。而他们,恐怕永远也不会回来。

    “饿狼佣兵团肯定会再次出现在这里。”叶寒风分析道:“我们杀掉的那个头目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他佩戴副团长徽章,是一条大鱼。饿狼佣兵团肯定会为了找到他掘地三尺。不过,等他们想起寻找,他们的副团长早已经被魔兽啃食干净。这个村是不能待了。”

    队员们点头赞同他的分析,举着火把查看周围,发现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退出闷热的地下空间。不过,他们出来的时候,尽管衣服都被热汗打湿,心情却是轻松的。

    日落西山,惊悚的一天渐渐落下帷幕。格兰之森外的篝火旁,五道身影相对而坐,嘴里啃食并不怎么美味的马肉。

    “老大,”库克咽下嘴里的马肉,看了一眼幽深恐怖的格兰之森:“我们什么时候去找丛林苍狼。杀了它们那么多狼,该不会被我们的凶残吓跑了,这样算不算完成任务了?”

    队员们一听,眼睛纷纷一亮,不战而胜,多么美好的愿望。

    叶寒风呵呵一笑,咽下马肉,喝了一口麦芽酒:“丛林苍狼报复性极强,头狼不死,就会一直缠斗,如同一条最恶毒狡猾的毒蛇在黑暗中窥视,等到你最虚弱最没有防备的时候,一拥而上,把你撕成碎片。它们不会逃跑,或许,此时就在黑暗中窥视我们。伺机发出致命一击。酒可以喝,但不能多喝。”

    布兰迪的酒囊刚放到嘴边,犹豫了一下,狠狠的把酒囊封好,放到一旁,老老实实的啃马肉。别看他人高马大,但是酒量不行,容易喝醉。一个醉鬼的战斗力可想而知,只会被狼群撕成碎片。为了小命,索性不喝。

    “和饿狼佣兵团的遭遇战。虽然给我们带来巨大威胁,不顾战利品是丰富的,但不要被眼前的利益蒙蔽双眼,饿狼佣兵同我们从今以后必然势不两立,以后你们出去走动必须随身携带武器,以防不测,还有,不要醉酒。记住,佣兵公会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

    乌克斯出生于山村,明白村民生活的不易,眼看着饿狼佣兵团放火毁了格兰村,再想起自己的村子,感同身受,对于饿狼佣兵团恨到压根了,恶狠狠道:“饿狼佣兵团这些人渣,老大,弄死他们这些人渣,免得祸害平民。只要你一句话,我就跟他们死磕到底。”

    叶寒风何曾不想,不过,眼下他们只是D级佣兵团,实力有限,而饿狼佣兵团凶威太大,一般的佣兵团完全打不过,强大的佣兵团一旦出动,佣兵公会的肥猪头洛克肯定给他们通风报信,饿狼佣兵团躲进格兰之森,出动在强大的佣兵团也只是徒劳而已。

    饿狼佣兵团他肯定不会放过,只是时候未到。

    “放心,惹上我们狂龙佣兵团,饿狼佣兵团的末日就要到了。不过,现在时机没到,我们非但不能对他们表现出敌意,还要装糊涂。”

    队员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不解的望着他。

    “老大,你说的太深奥,能不能具体一点?”

    “具体就是,找个地方把缴获的武器防具掩埋,全部封存,以免饿狼佣兵团顺藤摸瓜,找到我们。绝对不能说洛克的任何话坏,以免他狗急跳墙,对我们动手,这些属于饿狼佣兵团的战马我么也不能要。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回去的时候就什么样子。”

    队员越听越糊涂。

    “老大,完全听不懂,不过,既然老大有了想法,告诉我们怎么做就行,只要能绊倒饿狼佣兵团,干什么都行。”

    叶寒风点到为止,只有和B级火龙佣兵团联盟,他才能够完善接下来的计划。至于目前,说再多也是镜中花,水中月,一旦计划受挫,还影响士气,得不偿失。

    嗷呜————嗷呜————

    渗人的狼嚎在格兰之森深处响起,本来只是一声孤独的狼嚎,不一会儿,如星星之火燎原,整个格兰之森此起彼伏全都是狼嚎,让人感觉置身老窝之中。

    叶寒风面色不变,狼若是要攻击,绝对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嚎叫。它们现在叫得越凶,表明他们越是没有目标,正在用声音交流,确定猎物位置,一旦有狼确定猎物位置,狼嚎就会终止,那个时候开始,才是最最危险的时候。

    至于现在,安心吃肉。

    队员们可不知道这个,一个个坐立不安,放下手中的马肉,紧紧的拽着武器,不安看向四周,随时准备战斗。看到老大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们想了一下,一手拽着兵器,另一手拽着马肉,小心翼翼的啃食。

    这顿饭,绝对是队员吃的最惊悚的一次,有几次不是咬到舌头就是咬到手指。

    人类需要休息睡觉,保持体力恢复精神,这回事人类最虚弱最没有防备的时候,而狼是夜间捕猎,甚至能够长时间不休息持续战斗,所以,吃完一顿惊悚的马肉,队员们开始为睡觉犯愁。感觉在哪里都不安全,随时可能有狼群从黑暗中飞扑过来,吃掉他们。

    叶寒风淡定的把篝火踩灭,带着他们抵达格兰之森边缘的几棵大树旁,指着树杈道:“今晚我们睡树上。谁睡觉有多动症,事先说一声,不想掉下来喂狼就把自己和树绑起来。在这几棵树附近不知陷阱机关。”

    队员很认同他的办法,只是还是担心,不久之前,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丛林苍狼爬树,树上显然不怎么安全:“老大,狼会爬树。”

    叶寒风点了点头:“不想被狼拖走,就想想狼会从什么地方过来,走哪条路,多布置机关陷阱。”

    队员不同意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纷纷点头准备。

    叶寒风把之前准备的干木柴在在树木周围摆成四个柴堆,把之前篝火的木碳至于柴堆下面,烘烤枯木,让它们更容易点燃。等烘干之后,在上面浇上火油。格兰之森的狼嚎一直没有停止,丛林苍狼还在寻找他们,执着的寻找,他预感今晚会是不平凡的一晚。所以,除此之外,他还多做了一道准备。

    他把之前布置陷阱的滕条在树与树之间捆绑起来,形成一个简易的藤网。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树上来回移动,丛林苍狼就算会爬树,也绝对不可能趟着藤条到另一棵树追杀他们。

    “老大,搞定了,周围三十米全部都是陷阱。现在连我们都不敢轻易走动。”

    叶寒风满意的点头:“熄火,上树,睡觉。单人轮流放哨。我先开始,接着是库克,乌克斯,布兰迪,布兰特。每人轮值两个小时。”

    众人上树,到没有需要和树木捆绑在一起的多动症人员。只是闭着眼睛,队员们耳边充斥着此起比伏的狼嚎,想睡都睡不着。

    叶寒风侧耳倾听,心情越发不安,明显能够感觉狼嚎正在靠近,声音越来越大,最后,仿佛就在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