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七章 兵分两路

    一道浓烟冲天而起,远方的村子置身于熊熊大火之中,

    叶寒风先是一愣,不敢相信转眼间村子被无情大火吞噬,更多的是惊恐,如此大的火怎么发生的,那些村民怎么样了?是否已经转移到安全地方,还是需要他们前去解救。

    “伤员原地休息,”他匆忙下令:“库克,乌克斯,布兰迪,布兰特,跟我来。”

    五个人轻装简行,救人如救火,撒腿就跑,直到看到村子外黑压压的一篇人影,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村民是逃出来了,正在观望燃烧的村庄。

    眼尖的布兰特发现了什么,一个箭步把叶寒风扑倒在地,滚入一片低矮的草丛。而叶寒风一倒,旁边几个人纷纷停住脚步,错愕的看向他们。

    “爬下,你们看清楚他们身上穿的。不是皮甲就是铁甲,还有纵马驰骋的。他们不是村民!”

    地上挣扎的叶寒风一惊,果然,那些绝对不是什么村民,他们的表现越绝不会是村民。面对大火烧村,丧失家园的村民只会呼天抢地,泣不成声。这些人一个个仰天大笑,指指点点,仿佛在做一场盛大的篝火晚会,毫无悲痛之感,甚至让人有种直觉,这把火就是他们放的。

    不过,他也迷茫了。

    格兰村虽然处于格兰之森外围,虽然偏避,却不是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村子。这里距离肯塞尔城相当的接近,顺理成章受到肯塞尔城的保护,而肯塞尔城,是整个北方防线最大的城市,一般的路匪或者强盗胆子再大,顶天就是打家劫舍,还是那种不敢大肆宣扬,以免被佣兵公会悬赏的做事风格。肯塞尔城周围相当平静,像黄昏之手那种强大组织,绝对不屑于对一个村庄出手,所以,他想不通,谁敢冒如此大的风险,做出毫无人道的毁村事件。

    库克趴在草丛里,低声议论:“我们进去的时候就数那个猎人队长穿了一身劣质铁甲,其他猎人也只是把兽皮披在身上,增加防御。看看眼前这些人,过半都是铁甲,到底发生什么了?看样子,就是他们纵火烧村,怎么不见村民的影子,该不会被他们全杀了,纵火焚烧,毁尸灭迹。”

    叶寒风感到惊骇,村子只见火不见人影,外面又没有,这样的推理更符合逻辑,但,他不愿意也不想同意这个合理的说法。

    “快看,”乌克斯指着几个背负强弩的人影:“那些强弩和我们手上用的一样,显然是同一批同型号的强弩,老大,他们该不会是饿狼佣兵团?”

    饿狼佣兵团臭名昭著,凶威更甚,敢惹他们的不多,因为得罪他们往往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而他们在十几个小时子之前恰好得罪了,谁也没有想到,饿狼佣兵团的报复和追杀来得如此凶猛迅捷,行事又是如此无情恶毒。

    叶寒风有点后悔当初没把饿狼佣佣兵团的人通通杀尽,这帮人渣,早死早投胎,免得祸害他人。

    “布兰特,你留下来监视他们动向,”叶寒风郑重提醒:“不要靠的太近,避免暴露身份,还有,一旦发现村民的身影,第一时间禀告于我,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们也要救人,为格兰村留下一点血脉。其他人,跟我撤。”

    回到伤员等待点,伤员们听说后一个个义愤填胸,建议直接杀过去,拚个鱼死网破,也不让这群饿狼好过。

    叶寒风略显担忧的嘀咕:“一个重伤员,连个轻伤。身后有丛林苍狼,眼前是追过来的饿狼佣兵团二三十号人。”

    当前困境,除了进退两难,还需要尽快把重伤员送出去,免得重伤不治,一命呜呼。

    队员原本还想怂恿他做出英勇打击的决定,只是听他嘀咕的声音,一下子就萎了,唉声叹息,仿佛才是才发现自身极其不利的处境。

    “老大。我们怎么办?杀回格兰之森,还是和饿狼的人死磕到底?”库克轻声询问。

    “老大,重伤员怎么办?再不接受治疗,恐怕————”马尔斯一脸担忧。

    叶寒风走到重伤员身边,是负责辎重的两个壮硕团员之一。脸色苍白,失血过多陷入昏迷状态,他被放在简易担架上,行动完全靠抬。另一位壮硕团员正在给他喂水。他上前检查伤口,左脚大腿被咬掉拳头大小的肉,正好咬破一条静脉血管,眼下血已经止住,已经绑上绷带。不过,若是长时间得不到治疗,这条腿极可能因为血液无法循环,直接坏死。再拖下去,他只有死路一条。

    队员们纷纷聚拢过来,看着昏迷不醒的队员,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内心深处,谁都不希望就这样默默的死去,尽管,他们知道这就是现实,无法逃避的现实。

    “现在,我分布任务。”叶寒风拿根树枝在地上画出简略地图。队员一个个伸头伸脑,挤过来,只听他继续说:“如果饿狼佣兵团为我们而来,不久之后肯定就会四处寻找,并且会封锁山道。在我们身后,是被我们触怒的丛林苍狼,横穿格兰之森走出去是一个不明智的想法。我的意思是兵分两路,一队吸引饿狼佣兵团的注意力,另一队趁机冲破路障,带着伤员回到营地寻找治疗。没有意见的话,开始分布任务。”

    队员们眼睛逐渐亮了起来,吸引饿狼佣兵团的那队最为凶险,若是被饿狼咬住,恐怕只有死路一条。换一个说法,这就是被抛弃的旗子,弃车保帅。激动的同时,队员不由得担心自己会成为被抛弃的弃子。而另一队,自然是帅,能够最先逃离这场危机的人。

    叶寒风没有意思弃车保帅的意思,他脑海中酝酿的事翻盘的计划。

    “马尔斯,丹尼尔,和重伤员和轻伤员一队。”他顿了一下:“我,库克,乌克斯,布兰迪,布兰特一队。”

    “老大————”马尔斯惊呼一声,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弃子,伤员行动不便,自然成为弃子,但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有点价值,不至于被抛弃。当叶寒风宣布的时候,残酷的现实让他无法理解,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丹尼尔虽然没有说什么,脸色一下子黑了下去,这位重诺言,扬言成为伟大骑士的男人,内心深处同样无法接受弃子的身份。饿狼佣兵团的凶威之下,恐怕极难逃出虎口。只是,一想到必须有人做这个弃子,他沉吟了半响,自己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现实。

    重伤员昏迷不知,轻伤员听得真切,再也忍不住:“老大,不要抛弃我们,我们不想死————”

    叶寒风脑海中思考的全是反击计划,之前对队员的表情视若无睹,此时听到轻伤员的呼喊,不得不中止思考,看着欲哭无泪的轻伤员,一脸茫然。不过,他很快就从周围诡异的氛围中想到了什么,举手示意安静:“诸位,可能是我没有解释清楚。第一队由我,乌克斯,库克,,布兰迪,布兰特组成突击队,佯攻饿狼佣兵团,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以及兵力。第二队由马尔斯和丹尼尔带领两个伤员,突围出去,回到营地寻求治疗。记住,狂龙佣兵团不会抛下任何一个队友,更不会放任任何一个队友的生死置之不顾。检查装备,自行归队。”

    马尔斯一队一个个露出惊讶的表情,原来,他们误解团长的意思,他这是亲自带队冒险攻击饿狼佣兵团,为他们的逃脱争取时间,亏他们刚才还那样,当真是无地自容。

    马尔斯感动之余,也为他的安危担忧:“老大,我跟你换,你带队突围,我加入佯攻队伍。你是我们的团长,狂龙佣兵团可以没有我马尔斯,不能没有团长叶寒风。”

    “老大,”丹尼尔诚心诚意的请求:“我申请和你调换,我要记进入佯攻队伍,马尔斯说得没错,狂龙佣兵团不能没有团长叶寒风。”

    叶寒风心中感动,却板着一张来,转身离去:“你们是团长还是我是团长,执行命令。放心,本团有九条命,我不是去送命,而是要杀人。在格兰之森营地等我们回来。”

    检查装备,队员各归其位,商定行走路线,以及基本信号,两只队伍匆匆道别,踏上各自的征程。

    目送马尔斯队伍消失在密林中,叶寒风心中默默的为其祈祷。

    “老大,接下来我们怎么干?”库克跃跃欲试。

    “布兰迪,你留在这里,等布兰特回来,一旦有消息立刻把他带来找我。库克,乌克斯,跟我来。”

    叶寒风吩咐完,转身进入格兰之森。

    格兰之森的树木仿佛受到魔力的滋润,比往常高大一两倍,十分的壮大,普遍都在一个人合围,大一点的就是两个人合围树干的大树。树高叶密,遮云蔽日,光线昏暗,地面上杂草丛生,十分不利于行走。只有杂草中间有一条条魔兽流窜造成的兽道,虽然可以行走,却也不太方便。

    叶寒风带着他们两个进入格兰之森东跑西跑,仿佛寻找什么,直到站在一棵挂满藤条,老死过去的枯树前,他们却依旧不知道他在找什么。

    “运气不错。”叶寒风抽出重型断剑,跃跃欲试,笑道:“砍藤条。”

    “什么?”库克狐疑的挠了挠头,他的武器是矮人钢枪,另外不解的问:“老大,我们不是要去攻击饿狼佣兵团,怎么跑过来砍树,浪费时间啊。”

    乌克斯虽然也有满心疑问,不过还是毫不犹豫的抽出腰间长剑,对着一条从树上垂下来的长长藤条挥剑劈砍。

    “就你事多,你负责警戒,别又被丛林苍狼给偷了。若不是那些狼崽子,我们不至于分兵。”叶寒风嘱咐一句,挥剑劈砍。

    时间不长,两人已经劈砍出三大困树藤,这些树藤饱含水分,十分结实,也十分沉重。三个人扛起来连树都跳不上去,只能沿着一条条兽道缓缓前进。

    眼看着就要走出格兰之森,叶寒风突然停下来:“库克,去把布兰迪叫来,让他认一下地方。”

    “认地方?什么地方?难道是这里?有什么好认的?”

    叶寒风气恼的上前一脚踢向他的屁股,不过被躲过了:“那来的为什么,快去快回,还有苦力活等着你。”

    库克走了,他开始制作简易陷阱。对于特种兵来说,丛林战是必修课,恰好他就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制作地刺陷阱,制作倒掉陷阱,制作木排陷阱,制作坑道陷阱————

    叶寒风换着花样给乌克斯介绍一个又一个新式陷阱,这个刚从学院出来的同学,听得一愣一愣,一脸崇拜的盯着他。

    “老大,为什么要在这里做陷阱,对付饿狼佣兵团还是对付丛林苍狼?不过,它们好像都不在这里。”

    “放心,他们会来的。”叶寒风抬头看了一眼,伸手对突然闯进来的两道身影打招呼:“这里。”

    “老大,你们忙那么久,就是做这个什么?刚才库克跟我说,我还以为他在跟我说谎。”

    叶寒风点点头,把两人带到一个地刺陷阱旁:“看到这些和树木浑然一体的藤条没有?看到这种藤条,全部绕着走。我知道你们要问为什么,特别是库克,为什么你的为什么总是那么多。”

    刷————

    寒光掠过藤条,藤条一分为二,就在他们惊愕的抬头观看,地上突然出现三根一米五,如同木枪的倒刺。正笔直的指着他们的肚子。

    “哎,好精密的设计,老大,最老练得猎人都比不上你,简直是让我大开眼界。”布兰迪钦佩无比。

    “布兰特一直没有回来嘛?”叶寒风疑惑不已,按理说,村子此时差不多烧的七七八八,饿狼佣兵团的人应该行动了。

    “老大,我在原地留有标记,布兰特如果回来,回个我们发信号。我不会耽误老大交给我的任务。”

    “这样子最好。现在开始教给你们布置简单陷阱的技术,争取给饿狼佣兵团当头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