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四章 山村救援

    叶寒风眼皮不停的跳,不安把他从睡梦中拽出来,天边已经放明。

    后半夜是平安夜,没有发生什么。队员们陆陆续续的起来。树梢的晨露还未散去,淡淡的迷雾笼罩格兰之森,展现朦胧之美。

    叶寒风看了一眼晨雾,喝了一口水,对不远处的库克招手:“库克,让队伍集合,上路。”

    迎着晨光,踏着朝露,十匹老马徐徐前行。

    同一片蓝天下,饿狼佣兵团同样踏上路途。

    同一片蓝天下,格兰之森南部外围的一小块平地上,错落分布一些木屋,在村子的四个角,是四个高大如树的哨塔。刺耳的钟声突然从西北角的哨塔发出,静谧的清晨由此破灭。

    格兰村属于最靠近格兰之森的村子之一。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格兰之森内有强大且危险的魔兽,但也有让人驱之若依的利益,对于村名来说,山珍野味能够填饱肚子,若是采摘到稀罕东西,更是能够换取大量金钱。近水楼台先得月,格兰村为了更方便进出格兰之森,获得更多的东西,几乎贴着森林边缘,经常受到魔兽袭击。

    建村之初,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部分人匆忙般离,坚持下来的人为了对付流窜的魔兽奇招百出。

    刚刚响起的警钟,代表有魔兽流窜出来,从急促的频率可以听出,魔兽正奔着村子而来。

    宁静的村子一片响动,惊呼之声此起比伏。虽然慌忙,却没有混乱,诡异的是,屋子内阵阵响动。乡村小路空无一人,像是一个**一般,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哨塔警戒,村名保命的东西还在地下。

    村子下面是四通八达的地道。村民纷纷从自家的入口进入坑道,坑道入口小,通道也小,爬过通道后,是一个地下大厅,村子里三百多号人陆陆续续进来,东家的老三,西家老二,纷纷指着头顶议论:

    “天杀的,一大早都不让消停,这些畜生,怎么不被佣兵杀光?”

    “也不知道作了什么孽,那群苍狼怎么就盯上我们村,是不是有人偷了狼崽子?干的事什么事,想要害死全村人吗?到底是谁,快站出来。”

    就在这时,几个身穿皮夹,手持猎弓的猎户走了进来,摆手道:“不是丛林苍狼,是一群豪箭猪,七八头左右。村长,怎么办?”

    猎户对面站着一个头发苍白的老头,拄着拐杖,他一说话,别人纷纷停止议论,用尊敬的目光望着他。

    老村长顿了顿拐杖,沉思片刻:“豪剑猪力大如牛,脖子和背脊有剑一般锋利的倒刺,二三十厘米长。”

    “村长,不能让它们肆意破坏,这些该死的豪剑猪最喜欢拱房子的地基,放任不管,留给我们的只有一片废墟。”

    村子生活非常困难,交通不便,对于平民来说,每一样东西都弥足珍贵,房子倒塌,跟要了他们的命根子一样痛苦,在这个地方即便有钱也没不到什么东西。若是其他老虎猎豹等猛兽,找不到猎物,逛一圈就会离开,顶多也就撞到围栏,破坏一辆个门,万万不会像豪箭猪那般下流,挖人墙角,毁人家庭。

    老村长不再犹豫:“猎人们,拿起武器,保卫家园。”

    猎人是村子的保护者,由村子最健壮的人组成,他们再健壮也只是普通平民,和魔兽搏斗简直就是找死。不过,猎户队长是一位初级战士,据说是从德科诺兰学院毕业归来。

    猎人队长是老村长的儿子,三十几岁,正值壮年。挎着一张强弓,挎着一柄钢剑,是唯一个身穿鳞甲的人。

    “老爹,我去去就回。”

    反击,不代表鲁莽进攻。猎户从各个地道爬出来,小心翼翼的爬上房顶,手里拽着木矛或者是铁标枪。静静的趴在房顶,等待命令。

    猎人队长出现在最里面的房顶,唯一一栋两层高的木制房子,看起来十分陈旧,有些年头了。也是唯一能够俯瞰全村的房子。

    豪箭猪已经开始挖墙角,最北边的两栋房子成了废墟,有几座也是岌岌可危。拖得越久,损失越大。猎人队长摘下背后的强弓,是一柄优秀级铁胎弓,全力一箭能够射穿手臂粗的树木,他力量有限,只能拉开六分,不能发挥全部威力。但对付豪剑猪搓搓有余。

    其他猎户趴在附近的屋顶上,只等他把豪箭猪吸引过来。

    猎人队长缓缓的拉开弓,瞄准前方那只屁股对着他,奋力挖墙角的豪箭猪。

    猪是一种杂食动物,食物包括草,树根,草根,实在是没有,树叶子也吃。但唯独不吃肉,是一种素食主义者。不过,豪箭猪却吃肉,连人肉都吃。不单单是猪,只要是魔兽,就连兔子都吃人肉,所以,平民才会如此害怕魔兽,避而远之,格兰之森成为平民禁地。

    猎人队长手指一松,粗糙的贴纸箭矢嗖的一声飞出,扎入豪箭猪屁股。

    嚎————

    豪箭猪痛苦嚎叫,身体本能得往前冲,房子的墙角本就被挖的七七八八,这一拱,直接冲进房间内,木制房子晃了晃几下,轰然解体,真个房顶直接盖下来,反而把豪箭猪压在下面。

    砰————

    房顶破碎,一道黑影窜出来,屁股上扎着半根断箭,红着眼睛怒视。

    猎人队长第二支箭已经上弦,扫了一眼周围的房顶:“长矛,投!”

    周围的房子上立刻站起来一道道身影,身体微微后仰,瞄准豪箭猪猛然把矛投出去。

    十七八支矛落下,一小半落空,即便击中,撞上豪箭猪后,除了两根铁矛扎出两个浅浅的伤口,便是无用功。久经猎场的猎人队长显然预料到了,趁豪箭猪慌乱躲避,瞄准它的眼珠子,猛然松手。

    嗖————噗————

    豪箭猪仰天哀鸣,重重的摔倒在地。

    简直从眼珠子刺入,刺瞎它的左眼,箭头直接刺入脑子,再大的生命只能一命呜呼。

    砰砰————

    旁边两栋房子木墙破碎,两头豪箭猪突然出现。

    豪箭猪獠牙狰狞,身躯壮硕如牛,獠牙有三十厘米左右,皮肤黑褐,背上的倒刺死纯黑色,二三十厘米长,像一个根根倒插的利箭,十分恐怖,暴怒之下,倒刺会像刺猬一样根根倒立,若是被扎到,铁定不知会有几个前后通透的血窟窿。

    两头豪箭猪陡然闯入,拱了拱地上死去的那头豪箭猪,像是要唤醒睡去的猪,渐渐知道它死了之后,发出阵阵鸣叫。

    “不好,它在召唤同类。”猎人队长惊呼不已:“快攻击,打断它们。”

    猎人队长张弓射出一箭,射空了,周围房顶的猎人纷纷投掷,只是以平民的力量,无法打出致命伤,只会让豪箭猪陷入暴走状态。

    砰————

    两头暴跳如雷的豪箭猪一头撞向二层木屋,木墙破碎,出现两个大洞,摇晃的房子差点把房顶的猎人队长晃下来。

    “队长,豪箭猪太强大了————”

    “队长,队长,你没事吧————”

    猎人队长一倒,猎人们顿时慌了手脚,有人大声呼唤,有人沿着梯子往下爬,想要躲进地道,几乎不成阵形,毫无秩序。

    “不要下去————”猎人队长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一切都晚了。

    三个沿着梯子往下爬的猎人脚尖刚刚落地,身后猛然冲出一道黑影,豪箭猪长长的獠牙刺穿他们的肚子,扭头一甩,猎人重重的撞在木墙上。

    “啊————死人了————”

    “猪杀人了————”

    猎人们再也无法控制恐惧的内心,大喊大叫。抓起身边的东西就往下丢,目的仅仅是驱赶豪箭猪,很快,他们就把所有能扔的东西丢光,豪箭猪毫发无损的重新围拢过来。走投无路的猎人纷纷露出绝望的眼神。

    “趴下,全部趴下。”

    猎人队长心乱如麻,他只能以一个老练猎人的经验让自己镇定。他让其他猎人趴在房顶,避开豪箭猪的视野,自己反而张开猎弓,对背对他的一头豪箭猪射出一箭。

    中箭的豪箭猪惨叫一声,转过头暴怒的盯着他,其他豪箭猪听到声音纷纷把注意力落在他身上。

    “我吸引他,你们慢慢退下去————”

    猎人队长决定牺牲自己,掩护猎人安全回到地道。他勇敢的和豪箭猪眼瞪眼,张弓搭箭,挑衅般射向豪箭猪。

    嚎——嚎——嚎————

    七头豪箭猪纷纷怒嚎,小断腿的它们绝对跳不上房顶,但不代表它们只能干瞪眼。卯足劲的豪箭猪一段助跑,狠狠撞在木制墙壁上,出现一个又一个窟窿,每撞一下,二层木房就晃动一下,彻底摇摆起来。

    ————————

    “听?”叶寒风侧耳凝听:“什么声音?”

    豪箭猪的怒吼隐隐约约传来。队伍中的人听到他的话,纷纷停止说话,静了下来,猪脚声更显清晰。

    “老大,好像是猪叫,要是能弄一头小乳猪,最好烤了吃。”

    库克说了一句,大家纷纷吧唧嘴,野外的猪每天奔跑,为了生存和寻食,满山遍野跑,它们的食物是树根和野草,猪的肉质紧密,有嚼劲,不用如何加工,放在火上烤就是一道美味,德科诺兰学院最受欢迎就是野猪肉,价格贵得离谱,只有那帮贵族少爷才能经常吃到。

    叶寒风没有一点食欲,心头一紧:“加速前进,既有可能是战斗发出来的声音。前面就是格兰村,快走。”

    快马穿出树林,眼前豁然开朗,是一个小平原,平原中间坐落着一个小村子,村子周围是一些农作物,上面遗留豪箭猪路过的痕迹。

    “乌克斯你带一队,库克跟着我一队,以五人战斗小组进入村子,扛不住立刻后撤。”

    话音一落,队员们自动寻找队长。为了方便战斗以及发挥出更大的战斗力,根据职业特性,队伍划分两队,互相配合。乌克斯三兄弟加上未来骑士丹尼尔。他这边则是库克,马尔斯和两个负责辎重的团员,他们是盾战士。

    靠近村子,豪猪愤怒的嚎叫仿佛就在耳边响起,十分巨大,叶寒风看到村子边缘倒塌的房子,心情紧张起来,唯一庆幸的是没有在废墟中看到尸体,但,这也让他十分疑惑,村子看起来不像是荒无人烟。路边的野草被修理过,地上还遗留着淡淡的脚印。

    轰隆隆————

    巨大的声音从村子中间发出,唯一的二层木房轰然垮塌,形成巨大的烟尘。

    叶寒风心头一震,村子受到袭击,人群肯定往村子中心躲避,最大最坚固的房子就成了庇护所,眼下,那栋最大的房子塌了。他顾不得其他,策马狂奔。队员们见他突然加速,惊呼一声,纷纷紧随其后,纷纷抽出兵器,以防不测。

    “队长————”

    村子中央,猎人纷纷站起来,嘶声呐喊,房子在他们眼前倒塌,队长跌落废墟之中,生死不知。

    豪箭猪同样受惊,躲避横飞的木头,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烟尘滚滚的废墟,只待尘埃落定,就要冲进去踩死那个该死的人类,以泻兽恨。

    猎人们同样意识到这一点,想起往日队长对他们的千般好,热血上头,竟然直接从房顶跳下,捡起地上地上的长矛,英勇的冲过去。

    嚎嚎——

    豪箭猪被他们一方无前的气势吓了一大跳,纷纷后退,猎人们冲将过来,用身体护住废墟,刹那之间,竟然与豪箭猪对持起来,似乎有分庭抗礼的趋势。

    豪箭猪只是被吓一跳,反应过来后,一掘蹄子,嗜血的獠牙对着猎人冲锋。蹄起蹄落,居然有马蹄奔腾的架势。

    看到豪箭猪狰狞的冲锋,热血上头的猎人一下子冷静下来,后被发凉,双腿发抖。尖叫一声,扔掉手中的武器,转身就逃。

    就在他们转身刹那,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叶寒风暗恼猎人临阵脱逃,无序的乱串差点让他撞到人,碰瓷也不能这么乱来,他一拨马头,飞身跳了下来,一记飞扑,把一个吓傻而忘记躲避的猎人扑倒,避开豪箭猪致命一撞。

    队员们纷纷抽出武器。对自身马术的不自信,纷纷从马背上跳下,分两组,抱团进入战场,乌克斯那一队直接和两头豪箭猪杠上,库克带着另一队,急速扑过来,掩护刚刚爬起来的叶寒风,以免被豪箭猪趁机袭击。

    “老大,果然是野猪,只是这个头————”

    砰————

    话音未落,旁边传来一声巨响,只见盾战士布兰迪举着盾牌顶着一头豪箭猪,像是掰手腕一般较上力气。豪箭猪可是牛一般大,冲撞的力气连墙壁都能拱穿,这布兰迪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真是匪夷所思。

    乌克斯非常默契的出现在布兰迪左侧,手中长剑斜刺里沿着豪猪脖子刺入颈动脉,豪箭猪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被布兰迪掀起来,破开的颈动脉喷出一道滚烫的血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