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二章 乌龙之夜

    夜幕浓稠,密林中响起一串急促的马蹄声,很快消失于风和林之间,周围显得更加静谧。

    叶寒风的队伍足足跑出两公里,眼看马上抵达格兰之森营地,领头的他一勒马缰,让整个马队缓缓停下里。

    库克惊魂未定,驱马上前:“老大,怎么停下了?这不眼看着就要抵达营地了吗?进去就安全了。”

    在这里能够看到格兰之森营地冲天的火光,为迷途之人指明方向,提供庇护。

    正是要到了,叶寒风才急急忙忙停下,扭头看向另一匹马。与其他人不同,马脖子上横放着一个人,是哪个唯一幸存下来的贼人。他决定好好的问一问,到底是谁要对付他们,或者是他们运气差到了极致,第一次出门就遇到路匪打劫。

    “乌克斯,你们三兄弟负责警戒,”叶寒风跳下老马,把那个路匪从马上拽下来,旁边立刻有人点燃一根火把,他装出一脸凶悍表情:“别他娘的给老子装死,老子现在就把你大卸八块?”

    路匪背后中了一箭,叶寒风一眼就看出不是要害,不过,他把路匪从马上拽下来,路匪重重的摔在地上,居然一声不吭,感情友情出演死尸,想蒙混过关。如果是对反其他人兴许能蒙混过关,想骗他,还嫩了一点。

    果然,一听到叶寒风把剑的声音,地上的死人一溜烟爬起来,倒头就拜:“勇士饶命啊,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开罪各位勇士,是我的不对,求勇士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吧。”

    库克接过火把,凑近一看,脸色变了变,压低附耳声:“老大,不好,如果我没猜错,这是饿狼佣兵团的徽章。他是饿狼佣兵团的人?”

    周围十分寂静,尽管库克已经可以压低声音,不过,似乎每一个人都听到了,包括地上苦苦哀求的路匪。路匪楞了一下,仿佛意识到自己的身份。龇牙咧嘴,自己站了起来,抬头往前,用一双白眼扫视一圈,发出威胁。

    “哼哼,我是饿狼佣兵团的人,你们谁敢动我?”路匪如战神附体一般,嚣张的伸手指着叶寒风的鼻子:“你小子,刚才是哪只手拽的小爷,识相自断一臂,饶你一条狗名,看什么看,小爷把你们的眼睛抠出来喂狗。”

    叶寒风心里冷笑,一个阶下之囚也敢如此狂妄,这个世界怎么了?周围去响起异类的低沉议论,甚至能听出害怕的情绪,而周围,只有他的队员。

    “完了完了,我们杀了饿狼佣兵团的人,不可能活着回去了,我刚泡到的小女朋友,要扑到别人的怀抱了————”

    “是哪个臭名昭著,恶贯满盈的饿狼佣兵团?得罪他们的绝对没有好下场,为什么是他们?造孽啊————”

    “老大,我们快收拾细软,改投他城,肯塞尔城肯定待不下去了,要是慢了连走的机会都没有,晋级任务我们不做了,快逃吧————”

    叶寒风有点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他的队友嘴里冒出来,难道队友都给眼前这个路匪收买了?

    路匪听到队员低声议论,头抬得更高,都开始用眼角打量叶寒风,十足的藐视。

    能动手就别BB。

    叶寒风动了,上前一记重踢落在路匪柔软的腹部,只听一声触不及防的惨叫,路匪倒飞三米狠狠的撞在路边一棵树上,弹在地上,又滚回来一两米。

    “这————?”

    队员惊呆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叶寒风尚未收回的腿,再看看在地上捂着肚子哀鸣的路匪,终于把刚才错过的一幕链接起来。

    团长把饿狼佣兵团的人给打了?

    “哎呦,疼死我了,”路匪痛得站不起,躺在地上叫嚣着:“你他妈的敢打小爷,没看到小爷是饿狼佣兵团的人?小爷分分钟带人灭了你们狂龙佣兵团。”

    库克手持火把,欲言又止,几度想要阻止叶寒风。

    所有按照正常程序加入佣兵公会成为一名佣兵的人,都会有一本菜鸟佣兵手册,其中就详细介绍肯塞尔城的势力分布以及潜规则。册子只有十二页。却单单抽出半夜介绍饿狼佣兵团,这是一个挂着C级佣兵团头衔,拥有B级佣兵团实力的势力。他们之所以没有晋级,是因为佣兵公会对他们展开追杀。击杀任何饿狼佣兵团成员都能得到丰厚奖励。这个任务不需要接取,只要带着饿狼佣兵团的徽章就可以领取奖励。

    让实力庞大佣兵公会都束手无策,饿狼佣兵团的能力可想而知,而作为对于佣兵公会的报复,饿狼佣兵团肆意劫掠村庄,追杀遇到的任何一个佣兵以及佣兵团,对于敢击杀饿狼佣兵团成员的佣兵团或者佣兵,饿狼佣兵团会展开无限期的猎杀,直到把目标彻底击杀。

    让所有人不解的是,佣兵的行踪飘渺不定,恐怕连队友也无法得知。身处城外的饿狼佣兵团却能够知道,总是不经意的偶遇,或者伏击,把目标干掉。双方的交锋显然是势力庞大的佣兵公会失败,佣兵以及佣兵团遇到饿狼佣兵团非但不敢击杀领取任务,即便占尽优势,反而会躲着走。

    佣兵界渐渐有了一条潜规则,饿狼佣兵团的人杀不得。

    沙沙沙——————

    叶寒风一寸寸缓慢的抽出腰间重型短剑,剑身与剑鞘摩擦发出的声音犹如死神临近的步伐。路匪叫嚣的声音戛然而止而至,这时候才发现自己遇到一个疯子,这时要杀自己啊!吓得他忘记身上的疼痛,一骨碌爬起来,自动跪在地上。

    “勇士,勇士别杀我,我只是开玩笑,只要勇士放了我,我绝对不会报复,想神灵发誓,绝对不会————”

    火光之下,重型短剑的剑刃耀耀生辉,白色锋芒缓缓的搭在路匪的脖子上。

    “我不听废话。”叶寒风目露凶光,寒声问:“是谁让你们追杀我们的?说!”

    “勇士饶命呀!小人不知啊!是费罗副团长带队,只有他才知道,小人以性命发誓,真不知道————”

    没有得到答案,叶寒风的脸微微变色,果然,不是他们点背,第一次出城第一次任务就撞见路匪,而是特意追杀。眼前这个人虽然说不知谁指使,却坐定了有人指使。至于幕后之人,他不知道。之前黄昏之手的人追杀过他,第二家族的二少爷是他的阶下囚,仇恨大了去了。第一家族?德科诺兰学院门口招揽一批他们内定的人才,虎口夺食,也算是开罪了。至于佣兵公会,总管肥猪男洛克,那是得罪的死死的。身为佣兵,连佣兵公会总部的大门都进不去。

    想起这些,连他也在怀疑:“我本事怎么那么大,把肯塞尔城所有大势力都得罪了一遍,怎么还不死呢?”

    刷————咔嚓————

    白练斩过,一条胳膊凌空飞起。路匪直到断臂重重的落在地上,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手臂,捂着喷血的肩膀,一边哀嚎一边满地打滚。

    叶寒风冷峻的甩了甩剑上的血迹,冷冷的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给你们主子带句话,不怕死的就来。滚————”

    队员们已经惊呆了,被他雷厉风行,以及霸道的隔空喊话惊得目瞪口呆,脑袋缺氧一般,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眼前发生的一切。

    路匪捡起地上的断臂,连滚带爬,一路哀嚎着逃离,他知道,叶寒风绝对会杀了他,绝对会,若是跑慢了,他一旦反悔,只有死路一条。

    “老大,你——要挑战——恶狼佣兵团?”

    库克断断续续的把话说完,仿佛耗费大量力气,大口大口喘气,不知是被吓得,还是真的体力不支。

    其他队员齐刷刷的把目光凝聚在他身上,对于老大刚才霸气的举动,无不赞同,他们早就想把那个路匪弄死,一个阶下囚,敢指着他们尊敬的团长大骂,简直是在他们头上拉屎,是在侮辱他们以及整个狂龙佣兵团。只是,惊惧于饿狼佣兵团的凶名,犹豫不决。

    叶寒风做的,正是他们内心深处最想做的。现在这口恶气出了,大家都爽了。不过,这件事的严重后果,仿佛一座山一样压在他们的背上,有点喘不过气。他们希望团长能搬开压力大山,毕竟,是他动的手,是他放的狠话,自然,他应该有对策。

    “饿狼佣兵团?很有名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叶寒风满脸疑惑,若不是有人说路匪胸前的徽章是饿狼佣兵团,他还不知道对方是饿狼佣兵团。不过,他知道,D级佣兵团的徽章底色是黑铁色。C级佣兵团的徽章底色是白银色。饿狼佣兵团的徽章底色正好是白银色。

    一个区区C级佣兵团,暗杀他们在前,阶下囚还敢如此放肆。公公可以忍,婆婆都不能刃。先打了再说,适时的撂下一句狠话。

    “哎呀,我忘了。”库克懊恼和痛苦的重重一拍自己脑袋:“老大是直接成为佣兵,连佣兵任务都没做,他没有得到菜鸟佣兵手册!”

    “什么?”

    “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

    队员们连连惊呼,简直不敢相信有这种乌龙,叶寒风越级成为佣兵,本来是成功的楷模,值得翁送,眼下还成了祸事了?

    “快快,上马,追杀刚才那个人,决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挑战饿狼佣兵团,我的老大哎,你是要我的命————”

    “别啰嗦了,追————”

    所有队员呼啦啦全部跳上马背,点燃火把,狠抽座下老马,狂奔而出。

    “这————,什么情况?不就是一个C级佣兵团,做完晋级任务我们也是C级佣兵团,别怂,怕什么?哎————”

    叶寒风对着跳动的马屁股喊了几声,最后连马屁股都没有了,只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不过,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不怎么好的事情。

    队员的异样举动,立刻引得放哨的乌克斯三兄弟狂奔回来,还以为发生战斗,一个个紧握武器。

    “老大,人呢?其他人呢?”乌克斯警惕的环顾四周。

    “跑了,”叶寒风意识到事情严重性:“那个,你们有没有菜鸟佣兵手册?”

    “当然有,不是成为佣兵的时候人手一份吗?老大你的丢了吗?给你。”乌克斯从怀里掏出一本巴掌大的小本子,一共十二页,很薄。

    本子外面是佣兵公会的标志,以及菜鸟佣兵手册几个字,成本忽略不计,免费送,相当于给新加入的佣兵送温暖。

    叶寒风接过本子,问道:“有饿狼佣兵团的介绍?”

    “倒数第三页。”乌克斯不解,好心的帮他翻到饿狼佣兵团那一页:“老大你怎么突然关心这个,放心,我们穷的叮当响,饿狼佣兵团不会看上我们的。”

    “哦,”叶寒风淡淡说了一句:“刚才袭击我们的就是饿狼佣兵团的人,刚才我还放走了一个。”

    啪唧————

    乌克斯心脏猛缩,手一抖,递给叶寒风的本子掉在地上,目露惊恐:“老大,人往那个方向跑了?”

    “你怎么把本子丢地上了?”叶寒风弯腰捡起,伸手指了指身后:“那边————”

    “快快,上马,追————”

    “驾驾驾————”

    乌克斯三兄弟急得火烧屁股,架马狂奔,仿佛座下不是一匹老马,而是一匹千里马,纵马狂奔。

    这回,叶寒风彻底成孤家寡人了。他怀着惊悚的态度翻开菜鸟佣兵手册。翻看到饿狼佣兵团那一页。越看,喘息越重,最后只觉得一阵眩晕。本子啪唧一声再次掉在地上。

    “我草,我草,我都干了什么?不行,必须把人追回来。”

    踢踏踢踏————

    他刚要上马,就听到马蹄声来,紧接着便是一大片火光。追杀的队员或垂头丧气,或一脸死灰的回来。

    叶寒风心头一紧,已经明白,无力回天。

    “咳咳,”他是顶梁柱,其他人可以倒,他不能倒,一脸镇定的咳嗽一声:“完成晋级任务,和B级火龙佣兵团联盟,继续上路。”

    B级火龙佣兵团隶属佣兵公会,抱住火龙佣兵团的大腿,等同于抱住佣兵公会的大腿,也只要这样,才有一线生机。

    “对对对,老大说的对,兄弟们,打起精神,这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老大,我们支持你。饿狼佣兵团没什么可怕的。”

    叶寒风点点头,毕竟都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有了目标,一个个浑身都是干劲,催动战马直接上路。

    “老大,”库克驱马靠近,低声道:“那个混蛋逃进了格兰之森营地,我们不敢追进去,营地中肯定有饿狼佣兵团的人,怎么办?”

    “绕道,连夜赶路,赶在饿狼佣兵团反应过来之前完成晋级任务。”叶寒风目光坚定,语气不容置疑:“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