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三章 佛朗之恨

    任务目标:剿灭丛林苍狼,保护格兰村。

    格兰村处于格兰之森正南方向外围区域,格兰营地处于格兰之森西南方向。格兰村处于格兰营地东偏北方向,按照地图显示,他们穿过格兰之森外围森林就可以抵达目标。格兰之森外围强大的魔兽被佣兵团清剿完毕,理论上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过,叶寒风还是有点不放心,连夜赶路,必须举着火把一面被树枝挂倒,或者被树根树藤绊倒。漆黑的夜里举着火把,无异于向魔兽发信号。之前射杀三个和俘虏一个饿狼佣兵团的人,从他们手上缴获四柄强弩,都是优秀级武器,大大提升队伍远程打击能力。

    本身有三柄怒,布兰特自身携带一柄怪弓,加上缴获的四柄强弩,除了布兰迪之外,人手一把远程武器。只不过箭法简直不认直视,即便弩上配有十字准星。

    “加强戒备,”叶寒风举手示意停止前进,环顾漆黑的四周:“全部下马,就地扎营,明日一早继续上路。”

    他并不是随意找个地方休息,这里算是格兰之森范围,魔兽出没,但并不是特别强大,足以应付,离之前的事发地点足够远,对方绝对不会想到他们在这里。最重要的是,就在不久前,马尔斯被一根树叉挂倒,直接从马上跌下来,差点被马给踩死。这个谁也不希望看到的意外告诉他,队员足够累,需要休息。在格兰之森走夜路,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一共十个人,分成三组,轮流放哨。抽签决定先后站岗顺序,队伍很快就安静下来。

    ————————

    佣兵的起点,肯塞尔城,城外马厩对面的酒馆之中。

    饿狼佣兵团团长尼古丁吃饱喝足,望着黯淡下来的天色,嘀咕着:“佛朗真是磨蹭,收拾几个菜鸟让我等那么久,力气都坏在娘们的肚皮上了吗?”

    酒馆本来十点大洋,眼下十一点左右,掌柜和小二站在一旁瑟瑟发抖,一个字都不敢吱声。尼古丁图清静一个人霸道了整个二楼,在一楼则是饿狼佣兵团的成员,数量多达三四十人,一个个正大吃大喝,看架势是要把酒馆吃空方肯罢休。

    掌柜一脸苦色,这些杀千刀的佣兵吃得越多,他就亏的越严重,他只希望赶紧送走这些瘟神,保得半条性命,至于账单,那是万万不敢提的。

    驾驾————吁吁————

    佛朗紧急勒住马缰,不想速度太快,一头扎下马,摔了个晕头转向。他的右臂被一支弩箭射了个通透,伤了筋骨,用不上一点点力气,刚才的急停没能蜡烛马缰,保持平稳,这才让这位号称屠头的狠角色甩了个大跟头。

    一楼大厅的饿狼佣兵团闻声望去,也没看清楚掉下来的是谁,哄堂大笑。酒助熊人胆,喝了点酒的佣兵纷纷嘲讽,肆意数落。

    佛朗身为饿狼佣兵团二号人物,那里受过这般羞辱,脸色通红,没喝酒倒像一个醉鬼。从地上爬起来,抽出马背上的一柄腰刀,刷刷两下,白刀子变成红刀子,他面前的两个饿狼佣兵团成员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倒地身亡。

    “屠——头——屠老大————”

    一楼大厅压雀无声,颤颤巍巍的响起几声惊恐,虽然不知道佛朗为什么杀人,但,他们更关心得是他们的二把手怎么如此狼狈,还负了伤?平常只听说佛朗砍了谁谁的脑袋,从未听说他受过伤,今日有幸一件,却感到十分恐怖。

    “滚————”

    佛朗怒啸一声,一甩腰刀,染血的刀锋飞出十米,扎进一个佣兵的胸口,巨大的力道把人顶死在墙上。其他人一听一见,顿时做鸟兽散。被钉在墙上的佣兵致死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杀。

    佛朗知道,他现在的衰败的样子,会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整个饿狼佣兵团,他敢拿性命保证,明日日落之前,所有人都会知道。饿狼佣兵团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谁都削尖脑袋往上爬,窥视他二把手位置的不在少数。眼下他只能以血腥杀戮震慑住那些家伙,否者他们一旦知道自己受伤,战力大减,必然趁机发难。

    另一个,他必须找回面子,在最短时间内斩杀伤他的人,用狂龙佣兵团的灭亡重振雄风。

    尼古丁不知何时出现在二楼,看到佛朗不堪的样子,大为震惊。他在这里是等着佛朗凯旋,为他庆功。万万没有想到,他失败了,是一颗让人可怜的伤兵。

    尼古丁一言不发,默默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是时候换一个二把手,芝麻大的事都办不好。

    佛朗噌噌噌冲上二楼,捂着滴血的手臂,静静的站在尼古丁对面。

    “这是一个笑话。”尼古丁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冷冷的哼了一声。

    “大哥,”佛朗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伏击别人,最后反被伏击,对方是如何发现他的,依旧是个谜,更难解释失败:“再给我一次机会,老子一定要亲手拧下他们的脑袋,挂在肯塞尔城城的头上。马有失蹄,人有失手,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老子不管发生了什么,”尼古丁抡起桌上的酒瓶,重重的砸在佛朗的脑袋,酒香弥漫,佛朗的脑门破裂,鲜血和酒水缓缓滴落:“看在多年的情分,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失败,你也不用回来,自杀谢罪。”

    佛朗内心一凉,没想到出生入死那么多年,今日一个小小的任务失败了,就要他的命,简直无法想象。他终于知道兄弟之情如此之轻薄。同时,他对叶寒风以及狂龙佣兵团的仇恨,已经道了顶峰,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血。如果没有失败,他就不会遭受今日之辱。

    “大哥,我不会让他们活着看到明天的日落。”

    他说完,毅然转身,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酒楼外。

    三四十名饿狼佣兵团的恶徒一个个惊惧的后退,不敢看佛朗的身影,害怕引起他的注意,枉死刀下。但,佛朗径直走向他们。

    佛朗知道自己暂时能镇住眼前这些穷凶极恶的恶徒,一个是因为他刚才连杀三人,另一个,他的背后有尼古丁的影子。不过,若是他再次失败,将会变成一枚棋子,都不用尼古丁说,眼前这些恶徒就能要了自己的命,博取上位。

    “都他妈给我集合,”佛朗怒吼着:“向格兰之森营地出发。”

    恶徒争先恐后的上路,害怕走慢了被佛朗捅刀子,有马的纷纷骑上高头大马,逃也似的上路。

    二楼,临窗位置,尼古丁看着落荒而逃一般的恶徒,心中冷冷一笑,一招手:“你也去,找个合适的时机,让他们知道老子对佛朗说过的要求?”

    尼古丁身后站着一道黑影,毕恭毕敬的拱手:“大哥,你指的是?”

    “谁能摘下佛朗的脑袋,谁就二把手。”

    话落,尼古丁转身离开,消失在酒馆之中。

    佛朗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为弃子,还是要被毁灭的弃子。他看着三四十人的队伍,信心大震,这些恶徒谁身上都有十几条人命,久经沙场,下手的狠毒,敢拼敢打,眼下数倍优势,足以把叶寒风和狂龙佣兵团团灭十次。只要剿灭叶寒风他们,就能保住二把手的位置,有尼古丁撑腰,他便有时间养伤恢复。

    恶徒们撒腿狂奔,速度极快,但在佛朗眼里,还是太慢,他驱赶战马上前,一连砍翻队伍中吊车尾的两个恶徒,整支队伍顿时像打鸡血一样,一个个发了狂一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一下子超过骑马的恶徒。

    好景不长,人的体力有限,速度很快掉下来,一个群人喘着粗气,要死要活。

    “骑马的,跟老子走。”

    佛朗一声令下,带着十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恶徒飞奔而出。

    很快,他就来到战场,那个让他陷入羞辱的战场。地上有三具冰凉的尸体,至于叶寒风等人,自然是人去楼空。

    “走,去格兰之森营地。”

    佛朗一声令下,再次呼啸奔驰。不过并非一帆风顺,有几个人恶徒被路边生长出来的树枝挂到,直接打下马背,其中最严重的一个断了几个肋骨。属于因工负伤,该送下去养伤。不过,佛朗驱马走过来,手起刀落,直接砍死。

    伤员,只会拖后腿,耽误时间任务失败,他也会死。所以,谁敢要他的命,他先杀了谁。

    佛朗寄希望于格兰之森营地。

    格兰之森营地有饿狼佣兵团的眼线,像十个人的团队进入营地,绝对躲不了。打听清楚方位,带着人一拥而上,乱刀砍死,彻底结束生死危机,保住二把手的位置。想到这,佛朗亢奋的忘记手臂上箭伤的疼痛,不断的催促战马。

    战马即将雷倒之前,如愿抵达营地。

    他刚一出现,饿狼佣兵团的眼线急忙的冲出来找他。

    “佛朗二哥,”眼线牵着他的马头,急道:“有一个伤员,说是跟你出任务的,马上就到。”

    佛朗哪里关心什么伤员不伤员,抬手一马鞭打在眼线身上,怒喝:“我问你,有没有看到一支十人的队伍进来营地?他们在哪里落脚?”

    眼线被一鞭子抽的劈开肉绽,疼得直咧嘴,敢怒不敢言,强压怒火,恭敬的道:“佛朗二哥,你是不是要找狂龙佣兵团?他们没有进来,不过,那个伤员就是从他们手上逃出来,或许他知道狂龙佣兵团的行踪。

    啪————

    佛朗又是狠狠的一鞭子,怒道:“你还磨蹭什么,快带老子去。”

    “二哥,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断臂的路匪本来还半死不活,被叶寒风砍了一条手臂,居然忍者疼痛跑进营地,不得不说是小强一样的性命。看到佛朗进来,一下子挑起来,眼泪鼻涕直流:“狂龙佣兵团的人太不是东西,明明知道我是饿狼佣兵团的人,不但看了我的一条手臂,还放言————”

    “果然是他们。”佛朗心里一喜,马上就要知道对方的位置:“他们说了什么,现在躲在哪里?”

    断臂路匪对于叶寒风满心仇恨,断臂之痛还在身上,添油加醋:“他们完全不把饿狼佣兵团放在眼里,说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不管来多少,保管有来无回,甚至还让我给大哥带话,说不怕死就来。他不单单没把饿狼佣兵团当一回事,连大哥都不放在眼里,简直无法无天。二哥,一定要杀了他们。”

    佛朗几乎进入暴走状态,尼古丁本来就对他的失败十分不满,若是再听到这些话,不死都难。

    刷————噗————啊————

    断臂路匪睁大双眼,死都不敢相信会死在自己人手里,一柄腰刀捅穿他的肚子,前进后出。

    “你知道的太多,只有死人才会永远的闭嘴。”

    “二哥——你——好狠——”

    断臂路匪不甘心的倒下,他万万没想到,没有死在敌人的手上,枉死在自己人的手上,死不甘心,双目死也不肯合上。

    暴怒使人白痴,佛朗盯着往外淌血的尸体,突然想起一件事:似乎,好像还未询问狂龙佣兵团的藏身处。

    他本以为能杀人灭口,不让他刺激口中的消息外泄。却万万猜不到,断臂路匪为了给叶寒风吸引仇恨,见人就说,几乎整个格兰之森营地饿狼佣兵团眼线都已经知晓,甚至用飞鸽传书,送抵达尼古丁本人手中。

    佛朗果断击杀断臂路匪,阻止消息传播,实则是帮了叶寒风,不过,眼下只不过是无用功,尼古丁看到信息后,对狂龙佣兵团的仇恨值直线上升。

    佛朗杀完人,不得不寻找格兰之森饿狼佣兵团的眼线,询问叶寒风落脚之处。无一例外,所有人都不知道叶寒风以及狂龙佣兵团的行踪。线索彻底断掉。佛朗为此连砍两人,不过无济于事。

    东方开始明朗。朝阳初升,万道光芒刺破黑暗,光明降临。

    绝望的佛朗迎来了一丝希望。

    一只信鸽带着一封和叶寒风手中一摸一样的任务地图,以及任务简介。这是尼古丁给他最后的希望和机会,若是再无法完成任务,只有死路一条。

    佛朗带着所有能调动的人,匆忙上路,其行进路线,与叶寒风的路线不谋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