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一章 暗夜杀鸡

    两个小时后,众人齐聚佣兵团驻地,在其他团员的目送下,离开小屋。

    队员的兵器按照个人特长制造。

    布兰迪是身材健壮是一名刀盾兵,都是优秀级别的武器,他自己对于防御之道十分自信,扬言上次和叶寒风战斗,若是用上兵器,绝对是胜者。言下之意,对于之前的战斗,心有不甘,如果不是叶寒风忙得不可开交,早就发出挑战。而眼下正好有任务,他暗自决定露一手,让叶寒风好好瞧一瞧他的能力。

    队伍中唯一一名职业级远程攻击单位自然非布兰特莫属,他身上的弓属于特质,显然不是德科诺兰年度试炼胜者的奖励,一直用黑布包裹起来,显得十分稀罕。他属于高冷类型,兴许只有时刻保持冷静才不会影响他的准头,到目前为止对叶寒风都没有什么好脸色,除了他们三兄弟,极少开口和其他人沟通。

    乌克斯一脸憨厚,带着大山里的纯朴,在队伍很受欢迎,毕竟他是整个队伍中年度试炼排名最高的,敬畏强者是一种很自然的规律,至少,没有人敢轻易开罪他,加上他很好说话,人缘自然好起来。让叶寒风想不到的是,乌克斯除了配备一柄长剑,身后还背着一个用黑布套起来的长条兵器,目测之下向铁棍,不过在没有真正见到之前,谁也不敢下定论。就算是叶寒风过问,他也不说,只是说到了时候,自然亮相。

    叶寒风之所以没有继续追问乌克斯,因为队伍中有一个更加古怪的马尔斯。

    马尔斯一身紧身布衣,脚上一双普通布鞋。这些看起来都很正常,毕竟整个队伍除了叶寒风,其他人没有一个能够装备铠甲护具,让人奇怪的事,马尔斯两手空空,不像是去和魔兽搏杀,看起来更像是野游之人,背着手,闲庭阔步。

    叶寒风忍了几次,最后还是没有忍住,问:“马尔斯,我这里还多出一柄弩,给你防身。你不是年度试炼第十八吗?德科诺兰学院应该有奖励你定制武器的资格。怎么不见你带在身边?”

    马尔斯依旧一副乐呵呵的笑脸,殷勤的接过递过来的弩。

    弩一共只有三把。全是优质级品质,攻击力强劲,一箭射出,能够击穿一堵十厘米的厚墙,配以优质级弩箭,击杀初级魔兽那是手到擒来,如果射到致命要害,射杀中级魔兽也不在话下。不过,除了叶寒风精通弩箭之道,其他人恐怕很难射中目标,叶寒风的期望只是让它们干扰目标,或者抱着瞎猫撞上死耗子买彩票的心态。

    他的盾牌被洛璃儿打爆,只剩腰间那柄六十厘米的重型短剑,所以自己装备了一副弩。第二幅弩给了库克,他的武器比较单一,只有一柄精锐级的钢枪,最终要还是是他信得过的人,交给他才不怕被人背后射黑弩。第三把,现在在马尔斯手里。

    马尔斯双手接过弩,有点爱不释手,弩宽三十厘米,长四十五厘米,利用简单的机括原理,可以提前装填五支弩箭,仿佛知道他们是初学者,弩上还特地配有瞄准的十字准星。

    “老大,我有兵器,你看!”

    马尔斯把弩挂在背后,神秘兮兮的从衣服里摸出一柄匕首,匕首很小,属于袖珍一类,所以他能够藏在袖子里,难怪没有那兵器。

    “你是?刺客?”

    叶寒风有点惊讶,年度试炼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战斗,明刀明枪的打,对于刺客这种背后下黑手的职业,十分吃亏。先不说实力,兵器长短占尽优势。在高手如云的德科诺兰学院,很难想象凭着这枚袖珍匕首,如何以劣势战胜一个个强劲对手,挤入前五十,并且位列第十八。

    “老大说是,那就是吧。不过,现在我可以冒充弩手。嘿嘿————”

    听着一串贼笑,望着转身离去的马尔斯,叶寒风心头一紧,难道这家伙还隐瞒着什么?希望不是什么坏消息吧。

    丹尼尔年度试炼十五名,他显得比较正常,是一名背负骑士剑的俊小伙,至于他加入狂龙佣兵团的愿意,按照他自己说的说法。当初叶寒风当众宣布七天之内创立德科诺兰学院第一个佣兵团,他十分不屑,并且对自己发誓,若是连这种大话都能实现,他就加入。

    当时抱着的只是嘲讽之意的一句话。只是,让谁都没有想到,丹尼尔真的言出必行,甚至都没有人知道他有过这句玩笑。

    所以,叶寒风认为他是一个很有信誉,言出必行的俊小伙,而按他的话,他是一个立志成为伟大骑士的男人。

    呵呵,只是眼前这个即将伟大的骑士,连一匹最劣质的战马都没有。

    跟在队伍后面的两位佣兵团成员,他们的武器很简单,一个是剑盾兵,另一个是枪盾兵,不过,目前主要职业是辎重兵,负责背负物资和生活用具。

    格兰之森在肯塞尔城西北方,属于原始森林,树高林密,魔兽横行,被视为平民禁地,去多少死多少。

    叶寒风领着队伍走出北门。尽管城内剿灭黄昏之手的战争正在继续,但随着佣兵公会受挫停止进攻,佣兵们仿佛忘记了战争,纷纷开始承接任务,前往格兰之森。所以,当他们走出北门,此起比伏的吆喝声,主要是接到任务的佣兵队伍招募人手,或者是临时组建的队伍突然有人来不了,站在门口招募。在这地方也有大量闲散佣兵等待招募,只要价格谈拢,就会结伴出行。

    此时正是下午时分,属于高峰时期。除了招募队员的佣兵团,还有一些临时摊位。城里面买卖需要交税,性格随行的佣兵们就在城门外摆摊,大多数是从魔兽身上扒拉下来的东西,比如火焰虎的牙齿,暗影狸猫的皮毛,等等一下材料。不过,也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叶寒风领着队伍直接无视他们,径直走到一个马厩旁。

    有商机自然就有追逐利益的商人。马厩是商人开的,不过,他们即便是开在成为,也必须给交税,听说价格不菲,而且并不是谁都能在这里开马厩。眼下只有三家正常营业,甚至他们都不避讳,直接把背后势力的旗帜挂了出来。分别是第一家族,第二家族和佣兵公会。

    叶寒风走进佣兵公会开的马厩,出示狂龙佣兵团徽章,登记之后,领了十匹老战马。至于为什么是老战马,租金便宜,能省则省。

    马厩对面的酒馆。

    饿狼佣兵团团长尼古丁早已经等得不耐烦,叶寒风还在领取战马,从马厩里出来一个人,笔直的走进酒馆。

    “那个就是狂龙佣兵团团长叶寒风,其他九个是他的团员。”

    尼古丁点了点头,丢出一枚银币,头也不回:“滚。”

    看着叶寒风的队伍,尼古丁大为失望,对着做在对面的人说:“肥猪头洛克亲自找老子,还以为是什么棘手的货色,靠,简直是侮辱老子。连铠甲护具都配不起,这是哪门子佣兵团?老二,你走一趟,把他们的脑袋给我送回来。”

    饿狼佣兵团一把手是尼古丁,二把手就是对面之人,名叫佛朗,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砍人脑袋,佣兵界给他取了一个屠头外号,是一个谁都不想惹的人。

    “大哥,”佛朗越看叶寒风的队伍,越不看好:“随便派几个人都可以弄死他们。”

    “老二,你还是走一趟,洛克虽然不怎么样,毕竟是给我们卖情报的主,就当给他一个面子,走个过场。”

    佛朗觉得很有道理,当即起身:“大哥,稍息片刻,我去去就回。”

    尼古丁也不在意,挥了挥手,仿佛已经看到任务完成,心情大好,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佛朗走下酒馆,伸手一朝,酒馆中立刻站起来二三十人,一个个不是披甲就是铁甲护身,装备堪称豪华。

    “都起来干什么?”佛朗不乐意了:“去那么多人,岂不是让人笑话?你们五个,跟我走。”

    佛朗带着五个手下,出门骑上高头大马,追杀叶寒风等人。

    老马识途,关键时刻能救人。但,老马终归是老马,体力不行,脚力不行。

    狂奔三里,胯下老马已经喘息不止。叶寒风不得不放缓马速,心里连连摇头,本打算日落之前感到格兰之森营地,眼下只能走夜路。抵达格兰之森营地休息一夜,明日一早进入格兰之森。

    肯塞尔城离格兰之森很近,对于繁荣的商贸造成极大的威胁,所以,才有了格兰之森营地,其作用是挡住格兰之森,以免魔兽流窜,袭击商旅。很自然的,佣兵们就把格兰之森营地当作进入格兰之森的桥头堡和庇护所。

    队员们显得十分激动,德科诺兰学院校规是变态级的,想要离开德科诺兰学院都是一件难事,更何况离开肯塞尔城。十个人有八个第一次走出肯塞尔城,不兴奋才怪。

    叶寒风也是第一次出城门,不过,他相信佣兵界流传的一句话:一出城门深似海,刀头舔血生茫然。

    日落之前,一切都很平静。日落之后,周围渐渐陷入黑暗之中,虫鸣鸟叫,显得格外清晰。

    “注意安全,警惕野兽袭击。”

    叶寒风担忧的说了一句,队伍也不再是拉成一条线前进,而是聚拢在一起。高举火把,照亮一方净土。

    行了又一个小时,队员们开始进食。

    “库克,马尔斯,”叶寒风点名道:“你们和我一起放哨,等会儿乌克斯你们三个来换我们,给马喂一点水。要是在我们手里累死,要陪一大笔资金。”

    特种兵的习惯,叶寒风才不会做靶子一样的明哨,他一转身钻入黑暗中。

    临时休息的地方选择在道路旁的一小片空地,周围是茂密的树木,今夜乌云遮月,更显得暗淡无光。举得火把的空地就显得格外刺目。

    “混账,怎么还不来?”

    佛朗气急败坏的抱怨,他们的马都是好马,撒腿狂奔,能跑一个时辰,很快据跑到叶寒风他们面前,在一出惊现之处埋伏起来。他们人数虽然少,但每一个人都配备强弩,伏击之下,先用拌马绳绊倒叶寒风他们的马,一轮攒射,至少能射翻四五个,接着一拥而上,把从马背上掉下来,摔的七荤八素的人砍了。

    任务简单极了。

    只是佛朗等到日落,还不见叶寒风的身影,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回城去了。于是派了两个人走回头路,看看叶寒风他们为什么如此磨蹭。

    不得不说,是老马的磨蹭救了叶寒风一回。不过,很快佛朗就知道他们停止修正,开始进食。而且,距离他们不过五百米。骑马也就走两步的路。

    “这群王八蛋,”佛朗怒道:“做任务还是出来散步?一个下午走了那么一点路,还停了下来,不等了,兄弟们,抄家伙,杀过去。”

    叶寒风估摸时间差不多该换防了,正要从躲藏出出来,就在这时,传来一声树枝折断的声音。

    “不对,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在哪里,是谁?”

    他心头一惊,顿时缩回草丛中,缓缓的举起身旁的弩,轻轻的上弦。

    果然,他的听觉没有欺骗他,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脚下踩在他特意布置个枯枝,咯吱作响。

    “小心脚下,马上就要靠近,准备强弩————”

    一道黑影小声责备,他缓缓的撑开手中的强弩,躬着腰继续前进。

    叶寒风格外冷静,仿佛回到前世特种兵执行任务,脑子快速思考:“只有两个人就敢打劫我们?跟找死没有区别。不对,他们肯定还有同伙。他们手中有弩,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队友有危险。”

    叶寒风心急如焚,他恨不得立刻暗杀眼前两个人,但,他不知道黑暗中还有多少这样的人,如果打草惊蛇,他们放冷箭,队员肯定会出现伤亡。

    咕咕————咕咕————

    虫鸣鸟叫的夜林响起鹧鸪的声音再正常不过,加上叶寒风模仿的唯妙维俏,就连他不远处的那两个人都没有发现一丝异样。

    叶寒风记得,库克一直跟在他身边,他曾经告诉他这种暗号,而且,在出城的时候他还特意提醒过,希望他能明白的他用意。

    莫尔斯摸了摸肚子,对于暗夜中的杀机浑然不觉:“老大呢?该换防了吧?我都饿死了。”

    库克同样摸了摸肚子,仿佛能听到肚子‘咕咕’叫。他想看来自己真饿了,居然都出现幻听了:“老大神出鬼没,他出来的时候就是我们换防的时候,他不出来,只能等着。”

    “老大该不会拉肚子了吧?”莫尔斯想起拉稀的场面,食欲减半,也不觉得饿了,侧耳倾听:“你说怪不怪,鹧鸪的声音怎么那么有节奏,我都以为是不是人变成了鹧鸪。”

    “什么鹧鸪?”库克疑惑的侧耳倾听。

    咕咕————咕咕————

    下一秒,库克脸色大变,血脉喷张,甚至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他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莫尔斯,跟着我,慢慢退回篝火旁。”

    “发什么什么了?”莫尔斯看他脸色不对,下意识就要抬起手中弩。

    库克脸色巨变,急忙摁住对方的弩,被叶寒风的鹧鸪声音一提醒,他感觉如芒在背,感觉黑暗中有人用弩对准他,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只见他佯装抱怨,喊道:“狗娘养的,吃饱喝足不来换哨,回去找他们算账。”

    其他人或许追问库克为什么行为如此诡异,身为刺客类职业的莫尔斯看出了什么,没有追问,反而配合道:“对,这群狗娘养的,走————”

    库克和莫尔斯举着火把快步回到队伍,直到这里,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才消失。

    库克着急的小声道:“有危险,我们被盯上了,都不要慌,分两批,进入对面的树林。人走,马匹和行李都不要动。我们反伏击。”

    队员虽然初次遭遇野战,但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很快就冷静下来,只不过一个个眼中闪动着渴望一战的光芒,紧紧的拽着兵器,忍不住悄悄的四处偷看。

    “第一队,走,随意一点。”

    第一队四个人悄然行动,顺利的进入漆黑的暗林中。

    库克压低声音:“第二队,跑————”

    五个人,如百米赛跑一般,一溜烟跑进暗林。

    老奸巨猾,杀人无数的佛朗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库克五人已经溜进暗林,影踪全无。阴沟里翻船,说的就是他。

    “兔崽子,敢耍爷爷。兄弟们杀过去!”

    佛朗尽管不知道怎么被发现,在他的认知里,或许就是某个成员不小心暴露了,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先追上去把人宰了再说。在他的惯性思维里,对方肯定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停下,准备伏击。你们几个上树。用弓弩把他们引过来。”库克紧急安排,同时把弩瞄准他们的篝火。他和马尔斯有弩,布兰特终于卸下他背上的弓,只是太黑暗,看不清到底是什么摸样。其他六个人纷纷上树,随时准备跳砍。

    “他们跑不了多远,马匹和行李都在这,追————”

    佛朗怒啸连连,拔腿就要追。

    叶寒风默默的潜伏在佛朗走过的路,确定周围没有敌人,心里感慨:“现在的土匪胆子那么大?六个人就敢打劫十个人?还是觉得他们是软柿子,随便捏?”

    他动作行云流水,短起弩,十字准星锁定一道身影。

    括括————

    嗖嗖嗖————

    夜空杀鸡,暗箭难防,对面暗林响起两个机括声,三支箭呼啸而出。

    啊啊————

    两声惨叫,当即就有两个贼人捂着伤口倒下。

    “他们在林子里,射击————”

    佛朗怒啸,顿时射出四支弩箭,只不过全都是盲射,朝着发出声音的大概方向。

    库克他们现在处于暗处,追杀的佛朗反倒站在篝火旁,成了明处。位置互换,伤亡结果立刻发生天地的变化。

    括————啊————

    叶寒风一箭射出,落在一个贼人后背,当场射趴在地。他急忙躲在一棵树后装填弩箭。

    这种弩装填需要五秒左右,黑夜中装填,延长至七八秒。不过,对方已经倒下三个,再来一轮射击,基本就大功告成。

    常年玩鹰,反被鹰啄了眼,佛朗又是委屈害怕,更是震惊暴怒。他老练的经验告诉他,自己已经输了,立刻展现出他狠辣的一面,挥刀砍死躺在地上的三个伤员,万般不甘:“撤!”

    括括————

    对面暗林装填好后立刻射击,充分展现新手属性,全部射空。

    就在对方彻底消失咋暗林时,一道冷箭呼啸而至。

    “啊————”

    跑最后的那个贼子惨叫一声,扑倒在地。

    叶寒风终于装填完毕,举弩锁定,顿时发现一个黑影挥刀下劈。

    括————啊————

    一声惨叫,不过,黑影没有倒下,反而转身急速消失在密林中。

    叶寒风暗道可惜射中手臂,看来久不摸弩,有点生疏了。

    六个贼子,躺下四个,一个带伤逃跑,只剩一个安然无恙,算是损失惨重。

    “收拾一下,马上离开这里,库克,看看有没有活口,一并带上。”

    “是,老大。”

    众人也知道眼下情况危急,按耐住胜利的欢呼,加紧收拾。

    不一会儿,众人已经骑马上路,谁也没有举火把,避免暴露目标,发了狠的催促座下老马,一路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