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六章 二女争人

    叶寒风浑身一阵,只觉得头皮发麻:“告诉她我不在————”

    “呜呜,人家好伤心,”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幽怨的看着他,楚楚可怜:“人家只要你负责,叶哥哥————”

    蒂勒思身穿纯白雪狐皮衣,显得高贵,随风而动的雪白羽毛仿佛在拨撩人心,忍不住就会被她所吸引,雪狐皮衣冬暖夏凉,十分的神奇,自然,非大富大贵之人无法购买。短袖的皮衣极其简练,无袖之下,露出两只雪白的香肩。雪白皮衣像是材料不足,大片腹部裸露,基本上半身的衣物仅仅只能遮掩呼之欲出的双峰。身下是一条超短裙,白浅如雪的大长腿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通报的团员匆忙间回头一看,整个人丢了魂一样直勾勾的盯着蒂勒思,哈喇子流了一地。

    叶寒风扫了一眼,不得不承认蒂勒思艳丽动人,浑身上下散发狐媚之力,看到她若没有一点反应,恐怕就不是一个正常男人。他急忙背过身:“蒂勒思同学,我出手解救你于危难,不求报答,只求你不要再给我招惹麻烦,你难道不知道你的爱慕者疯起来,连疯魔狗都只能甘拜下风?”

    德科诺兰学院的风云人物,除了天才就是土豪,背景一个比一个牛。曾经有一个追求者为博得她一笑,带着上演一出人兽斗,很悲剧的被兽给game over.宝贝儿子突传噩耗,家长带着人来学校闹事,连蒂勒思的面都没看到,第二天那个家族就灰溜溜的离开,然乎消失在肯塞尔城,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丝消息。

    孤家寡人的叶寒风,身单力薄,禁不起她的胡闹,只想快点把这尊大佛送走。

    蒂勒思微微一笑,迈着莲步靠近,近到几乎要贴在一起。

    “叶哥哥,人家生死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这辈子人家认定你了。”

    蒂勒思狐媚之眼闪烁泪光,回忆当初她准备咬舌自尽,逃避凌辱,是谁破门而入,带着希望之光拯救她于死亡边缘,那一道身影,不正是眼前之人?不过,当知道他和洛璃儿关系不浅,她也只能用旁门左道想要束缚他,甚至编织出被叶寒风凌辱,让他负责的蠢事,使得洛璃儿认为他的混蛋。不过,冰雪聪明的洛璃儿很快发现这个谎言,由之前的厌恶,反而主动接近叶寒风,白白帮了叶寒风一把,眼下,她只能用大众的舆论继续捆绑,她绝不允许任何人把他夺走。

    叶寒风感觉后面有东西,一回头,瞎了一大跳,他没想到蒂勒思居然贴过来,猛地后退几步,后背贴着墙壁,如看到洪荒猛兽一般看着她:“蒂勒思同学,请你保持距离,我——别——!”

    蒂勒思浑然不听,莲步连动,一步一步靠近,身体再次贴在一起,精致的脸蛋楚楚动人,波浪形的紫色秀发随风而动,眼波流转,直勾勾的盯着他。

    叶寒风感觉浑身发热,脸蛋滚烫,身体往后缩,但身后只有一堵厚厚的墙,无处可退。

    “叶哥哥,你不要不理人家,人家好热————”

    不远处通报的团员两眼发直,刺激的浑身毛孔都在颤抖,目不转睛的盯着,丝毫不知道规避,哈喇子已经流尽,两道红色鼻血正缓缓的爬出鼻孔,脑海中浮想联翩,心道:“果然不愧是团长,牛逼,校花追上门倒贴,刺激————”

    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另一个通报的团员出现在门口:“团长,有人求见————,校——校花?”

    第二个通报的团员只来得及说一半,后半句走丢一样,没了。震惊的看着房间内暧昧的一幕,认出是校花之后,整个人丢了魂一样,傻傻的盯着,眼中散出诡异的光芒,哈喇子和鼻血双管齐下,畅流无阻力。

    第二个通报的团圆完全忘记自己的本职。

    “洛璃儿导师,你再等一等————”

    门来传来一声阻拦,紧接着响起急促的步伐。

    “洛璃儿?”

    叶寒风心头一阵,洛璃儿来了?她要是看到现在的样子,恐怕会烧了整栋房子,连带他这个人。急忙伸手一推,保持距离。

    “洛璃儿?”

    蒂勒思心中一喜,微微一侧身,躲过叶寒风推开的双手,顺势投怀送抱,撞进他怀里,白浅的玉手顺势一搂,紧贴不放。

    “蒂勒思————”

    叶寒风发出一声惊恐的呵斥,洛璃儿看到,非活剥他不可,不过,蒂勒思狡猾如狐,内心稍微一挣扎,仰起头,重重的堵住他的嘴。如果刚才像是演戏,一吻之下,假的都变成真的。

    砰————

    房间的大门是实心木头,雕镂精美的花纹,此时,这扇门被一层厚重的坚冰覆盖,散发刺骨冰寒,一道道裂缝出现在冰门,轰然爆裂,碎成一地。

    蓝宝石的修复怒发飞舞,洛璃儿左手虚拖蓝光大盛的魔法书,右手是耀眼的蓝宝石魔法杖,冰封爆裂的门,出自她的手。

    洛璃儿听说叶寒风出事,放下家族会议,火急火燎的赶来救援,眼前的一幕,她恨不得弄死叶寒风,爱之深,恨之切。整个人冷若冰霜,散发让人胆寒的冰冷。她冷冷的扫过两个贴在一起的人,冰冷的道:“狗男女!去死————”

    魔法书发出一道蓝光,是一道魔法阵,蓝宝石魔法杖轻轻一点,变成一道夺人性命的爆裂冰弹,随杖一挥,冲向他们。

    叶寒风猛地推开蒂勒思,内心十分复杂,想要解释,突然看到蒂勒思身后一抹白光来袭,危机感大盛,身形一扑,把浑然不知危险将领的蒂勒思拦在怀里,跌向一旁。

    “洛璃儿,你听我解释————”

    他人还在地上翻滚,便迫不及待的解释。当他再次抬起头,洛璃儿已经消失在门口,不知所踪。

    “洛璃儿————洛璃儿————”

    他急忙爬起来,跑到门口向下张望,一个跳跃,从三楼跳了下去。

    “团长。怎么了?”

    “团长跳窗了,快去看看发生什么了!”

    其他团员四处晃荡熟悉环境,一下子围了过来,不过他们的团长连一声招呼都不打,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屋里冲。冲到门口,忽然停止,一步步的往后退。

    “洛璃儿,你听我解释!”

    洛璃儿面如寒霜,秀发无风自动,宛如一个魔头,蓝宝石魔法阵指着叶寒飞的鼻子,尖端闪烁着一道微笑的魔法阵,代表着一道蓄势待发的致命魔法。

    旁边的团员暗呼不好,蓝宝石魔法杖上分明就是一记中级魔法:爆裂冰球,如此近距离,避无可避,一旦中招,直接冰爆,死无全尸。他们急忙抽出武器准备解救,但,当持杖之人走出房间,一个个都傻眼了,发出一声声惊呼。

    洛璃儿满腔怒火和委屈,几乎控制不住要杀死眼前这个人渣:“叶寒风,我亲眼所见,你还有什么话可以说?我要杀了你————”

    “团长,快躲啊————”

    “团长,快跑,会死的————”

    团员发出阵阵惊呼,赶紧发出提示。

    叶寒风一听,非但没有跑,停下脚步,反而呵斥他们立刻收起武器。

    “不要伤害叶哥哥,”蒂勒思轻飘飘的从三楼跳下,和叶寒风狼狈降落相比,不知强了多少倍,一脸无辜可怜道:“姐姐要是怪,就怪我吧,求求你不要伤害叶哥哥————”

    一句求情,像是往翻滚的油锅洒进去一瓢水,当即炸锅。

    洛璃儿忍无可忍,怒目圆睁:“叶寒风,去死————”

    蓝宝石魔法杖猛地一挥,一道白光呼啸而出。

    叶寒风避无可避,闪电般卸下背上的小圆盾,默念发动雷刃,盾牌上跳动起白色电光。

    砰————

    冰渣子飞溅,温度爆降,叶寒风保持持盾抵御的姿态,以冰雕的形势呈现于艳阳之中,十分的醒目和耀眼。

    “团长————”

    “团长死了————”

    团员发出一声哀鸣,一个个都不敢相信,甚至在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幕真实性。

    “洛璃儿——”蒂勒思呵斥一声,紫发舞动,如同一只炸毛的狐狸,怒目圆睁:“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他要是死了,我绝不会放过你。”

    哐当————

    洛璃儿发出爆裂冰弹,便已经后悔,看着眼前被冻成冰雕的人,愤怒如潮水般退去,丢下蓝宝石魔法杖,扑过去,哀求:“不要,不要,叶寒风,你不能死,我不要你死————”

    她扑在叶寒风身上,哭的像一个泪人。

    “我不要你死,我不怪你,只要你活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走开,狠心恶毒的女人,不许你碰叶哥哥————”

    蒂勒思冲过来一推,把洛璃儿推开,只是没想到她抱得太紧,带着叶寒风齐齐倒地。

    被冰封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还有一丝解救的机会,但,若是撞爆,碎了一地,拚斗拚不回来,死的跟渣子一样彻底。

    砰————

    叶寒风重重的摔在地上,一道道裂缝不可避免的出现在身上,不断蔓延,如蜘蛛网一般扩散。

    “不要————不要————”

    两个女人跪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裂缝蔓延,最后——————

    砰————

    冰霜爆裂,冰渣子飞溅,跟随叶寒风有些时日的圆盾碎成三瓣,掉落在地。

    圆盾完美的接住爆裂冰球,雷刃的闪电之力抵消大部分寒冰之力侵袭。虽然是一记中级魔法,却是由大魔法师的洛璃儿发出,威力倍增。剩余的小部分寒冰之力从盾牌边缘向后扩散,一下子就把人冻住,看起来像是冰雕,只不过是表面被冰封。若是封久了,也会死。

    阴差阳错,倒底一摔,反而让他捡回一条命。

    叶寒风睁开眼睛,第一眼扫向洛璃儿双手,闪电般出手夺过对方的魔法书,远远的扔掉:“你是我见过最不冷静的水系魔法师。洛璃儿!”

    “啊,你怎么没死?”

    洛璃儿惊叫一声,浑然不知手中的魔法书被夺,扑过去,痛哭:“我不要你死,呜呜————”

    “叶哥哥,你没事太好了————”

    蒂勒思惊呼一声,同样扑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把他压在胸下。

    “尊——尊重伤员————我喘不过气————”

    蒂勒思和洛璃儿胸腔饱满,四团白花花的东西堵过来,完全没有空气的位置,差点窒息。

    旁边的团员一边指指点点,嗡嗡的议论起来,羡慕不已。

    叶寒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心疼的看着碎成三瓣的圆盾,这可是一面精锐级的盾牌,直接报废,若是砸在身上,就是他报废了。

    “洛璃儿,若不是它,恐怕我就成它这副摸样。”他说了半句,洛璃儿委屈的低着头,眼泪水噼啪的往下落:“我不是怪你,好了,不要哭了————”

    他感觉一阵头大,随即严令所有团员务必保密,刚才的事情不得外泄,带着洛璃儿回到办公室,至于蒂勒思,赶都赶不走,如影随形。

    两女一男共处一室。

    叶寒风后怕的看着碎了一地的大门,自己差一点就步其后路。

    “蒂勒思同学,我想,我们之间的误会到此为止。”

    蒂勒思看了看叶寒风,再看向洛璃儿,心中明白,叶寒风喜欢洛璃儿,洛璃儿同样对叶寒风有好感。难道要放弃吗?

    “叶哥哥,恰恰相反,我认为我们之间刚刚开始,你初建佣兵团,肯定需要资金和装备,我们可以合作。”

    蒂勒思明白,洛璃儿虽然贵为第一家族的继承者,但在此之前从未接触家族事务,第一家族名义上被墨尔斯族长把持。她不同,她掌握着家族经济命脉,虽然比不上第一家族的势力,但,弄一批资金和装备,跟玩一样。

    资金和装备一句话说到叶寒风心坎里,狂龙佣兵团想要扩建以及晋升C级佣兵团,花钱如流水,现在的他可以说是两袖清风,楼下还有二十几口人的吃喝拉撒瞪着他,他正为钱烦恼的一塌糊涂,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

    “合作?我们佣兵团初见,你想怎么合作?”

    洛璃儿看他们话说到一处,内心十分不爽,恶狠狠的蹬了蒂勒思一眼:“资金问题,我会替他解决,不需要你插手。你少打着合作的名义靠近他。”

    “哼,洛璃儿大小姐,就凭你导师发的那点钱?况且,现在你已经被停职,连薪水都没有。你拿什么解决?佣兵团的发展,东拽数万金币,你不会是想偷去家族资产?”

    蒂勒思针锋相对,虽然实力不如洛璃儿,但,社会经验和情报能力远超过她,一句话就把她怼得没话说。

    叶寒风突然发现,若是把这两个女人放在同一个房间,绝对不可能谈成事情,所幸断了其他事情的年头:“合作之事以后再论,现在先解决你我之间的事情。蒂勒思同学,我希望你能尊重我。不要再散播流言以及做出不好的举动。”

    洛璃儿想起进门看到的那一幕,热血上头,下意识的摸向腰间,要拔出武器。叶寒风早就料到一般,蓝宝石魔法杖被他坐在屁股下面,至于魔法书也被藏起来。一看洛璃儿的举动,他暗自佩服自己有先见之明。

    蒂勒思黯然叹息,万般柔情,烟波流转,两滴清泪滑过脸颊,悄然滴落。她拿自己的名誉捆绑一个人,换来的是排斥,她蒂勒思身后不知道有多少英年才俊追求,其中不乏有权有势者,更不乏年少有为者,她何必如此下作,为了一个男人抛弃名誉,热脸贴冷屁股。

    “你——你——你怎么了?”

    叶寒风看着流淌的泪水,心里失落落的,心慌的伸过去一块手帕:“我——我没有其他意思,你要是觉得不合理,不答应就是,不要哭了————”

    扑哧————

    幻想破灭的蒂勒思忽然破涕为笑,原来叶寒风的弱点在这,看你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洛璃儿看得心里冒后,突然站起来,挡在叶寒风面前:“看什么看,你出去,我们有事情谈。”

    叶寒风心中一惊,若是让这两个女人共处一室,房子都能给你拆了,搞不好还会死人。他刚要拒绝,蒂勒思说话了。

    “叶哥哥,我同意她的说法,我们是该好好聊一聊了。”

    叶寒风犹豫不决,直接被两个少女一左一右架起来丢出窗户,从三楼往外就扔。

    窗户紧闭,楼上很快陷入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团长,团长,你怎么又跳窗了?”

    临近的团员纷纷聚拢过来,七嘴八舌的追问刚才发生的惊险一幕。

    “都别说了,准备好木桶,准备救火,我估计她们最后能把房子点起来。”叶寒风担忧的道。

    一个小时后,三楼一如既往的平静,狂龙佣兵团成员怀抱水桶,仰望天空,足足保持了一个小时。

    “团长,该不会同归于尽了吧?”有人嘀咕一句。

    叶寒风立刻担忧起来,派了一个人上去默默情况。

    不一会,三楼窗户忽然打开,探出一个人头:“团长,人影都没有一个,桌面上有两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