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三章 招兵买马

    “呵呵————”

    穆尔多干笑了咧咧嘴,没人回应,开始低头玩手指,宛如吃瓜群众,冷眼旁观。瓜分黄昏之手之初。第二家族和第一家族两家独大,占据超过一半的利益,佣兵公会凭借浑厚的底蕴后劲十足,同样占据不少的利益,唯独穆尔多的贵族联合战区,被排挤的左右不是人,只能在他们吃剩之后,勉强获得一点利益,再此之前,他们甚至被其他三家自动屏蔽。

    不过,佣兵公会给他托底了,他心里盘算着怎么从佣兵公会口中抢点吃的。

    第一家族指挥官墨尔斯和第二家族指挥官左传暗暗交流眼神,心里难免有点虚。

    黄昏之手从他们正面战场抽调人员,他们是知道的,同时也是知道是要对付佣兵公会,他们起初抱着让佣兵公会吃点亏,延缓他们进攻步伐,为自己夺取更多利益争取时间。没想到昨天一战,佣兵公会大溃败,把之前吃进去的地盘全部吐了出来,还折了大量人手。

    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是地头蛇,但,佣兵公会可是全国联网,惹毛了他们从其他城市抽调力量过来,地头蛇都给你削成无头蛇。因此,佣兵公会力量大减,成为托底哪一个,他们却不敢怠慢和轻视。

    把责任推到对面,明泽保身。

    砰————

    墨尔斯拍案而起,怒指对面左传:“黄昏之手的人从你们对面溜走,难道没看到?数百上千的人员调动,你们都瞎了?让佣兵公会的兄弟蒙受如此大的损失,你们要承担全部责任。”

    砰————

    第二家族和第一家族争夺肯塞尔城的主导权可没少干过,左传针锋相对的拍案而起,急红眼:“说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从第一家族的战区流窜过去的黄昏之手不见得比我少,你们离黄昏之手的战区最近,怎么不见通知一声?还是你们的战士吓得腿软,走不动路,无法通知?哼哼————”

    佣兵公会战区指挥官布兰克脸色越来越冷,若是这两家任何一家告诫一声,通知他黄昏之手的动向,有所防备的他绝不会吃这么大的亏,差点把自己的折进去。

    砰————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台面上的茶杯一顿蹦迪,倒了两个,茶水四溅。布兰克拍案而起:“昨天一战,佣兵公会伤亡超过一千五百人,吃下去的地盘一点不剩全部吐出来。我现在要德科诺兰学院的归属,谁有异议?”

    “不行————”

    “不可能————”

    德科诺兰学院以及其下属的斯巴达克斯决斗场可是会下金蛋的公鸡,第二家族和第一家族想都没想,张口拒绝。他们终于明白布兰克召集这次会议目的就是要插一脚。现在不只是一脚,是要独占德科诺兰学院。

    布兰克步步紧逼:“你们犯下的错误,必须付出代价,德科诺兰学院,我们佣兵公会要定了。”

    这是德科诺兰学院的悲哀,刚刚从黄昏之手挣脱出来,马上就面临被切蛋糕的命运,更可悲的是,甘道夫院长和督察佐罗斯去帝都学院开会了,猴年马月才能回来。

    穆尔多这个旁观者突然发言:“诸位,谁都知道德科诺兰学院的重要性,我们贵族联合战区也想分一点点,不知可否?”

    之前是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争夺德科诺兰学院,眼下两家变四家,一下子热闹起来。

    “我看不合适吧。”第一家族墨尔斯悄悄给第二家族使了一个眼神。

    德科诺兰学院只有一个,突然增加两家,自然不乐意。第二家族墨尔斯微微点头:“我也觉得不合适,德科诺兰学院本来就和你们没有关系,你们这是强取豪夺。我不同意。”

    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悄然联合,把其他两家排除在外。

    布兰克和穆尔多对望一言,步步紧逼,死活都要插上一脚。

    四大指挥官各自有自己的算盘,谁都不让谁,话不过三句,如同泼妇骂街,一下子就吵起来,争得面红耳赤。

    ——————

    “咦?”叶寒风指着校门口几个招募点:“难道有人比我们更早的完成建立佣兵团任务,招揽学员了?”

    德科诺兰学院经历黄昏之手的侵犯,原本五千多的学员,伤亡过半,只剩不到两千人。塞恩教学楼死的最多,几乎团灭,不过,剩下来的全都是精英。随着德科诺兰学院停教和修正,这些精英就是德科诺兰学院最大最后的成果,并且短期内无法培养学员。

    四大指挥官拼了命想把德科诺兰学院纳入自己会下,就是抱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想法,把这批仅存的人才揽入自己家族,几乎可以说是一口气吃胖,在肯塞尔城一家独大。

    起初门口只有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的招揽点,后来其他两位指挥官意识到这一点,有所行动,变成四家招揽点,直接堵住德科诺兰学院的门口。开出来的条件一个比一个高,给学员画的饼比房子还大,甚至还有人使用美人计的。

    德科诺兰学院仅剩的两千多学员,一半是各个家族的子弟,随着教学暂停,自动脱离学院回归家族效力。剩下一千多人,高级班的高阶战士和高阶魔法师随着停学,纷纷结队进入格兰之森试炼,寻求突破高阶战士的契机,成为万人瞩目的大战师或大魔法师。这部分人不到一百人,却是学员中最强战斗力,不少中级战士和中级魔法师也追随他们进入格兰之森修炼。

    偌大的德科诺兰学院,目前剩余的不过数百学院,但,就是这拨人,让四大家族争红眼。

    这拨人属于德科诺兰学院招收的贫困学员,凭着汗水和天赋争取到留在德科诺兰学院进修的机会,本身天赋奇佳,为了不被淘汰而刻苦修炼。同级别,一个人能干趴三个贵族子弟,每年一次淘汰考核,能留下的都是最强者。

    叶寒风焦急的踱步,感觉招兵买马的计划还没开始据夭折了一半,想死的心都有。

    库克望着四大势力摊位前零星的学员,内心在滴血:“老大,我们来晚了,草了,被捷足先登,该死,怎么会有人比我们先一步完成建团任务,把人才全部招走,我们怎么办?”

    “他妈的,”去打听消息的冷面明格斯少有的动怒,骂骂咧咧的回来:“他们不是我们学院的,是第一家族,第二家族,佣兵公会和贵族联合的人,他们已经摆了五天摊子,把人全都拉走了,叶子,我们招兵买马的计划要打水漂了。”

    叶寒风两眼一翻,差点没晕死过去,坐在学院门口的阶梯上,愤怒的盯着那四个摊位:“玩命建立狂龙佣兵团,到头来被人捷足先登,这是什么世道。”

    “同学,来看看,待遇超级好,美女陪聊陪打陪玩。只要你加入,统统都是你的————”第二家族的推销人员拿着几张美女半裸宣传画,竭力游说。

    库克和冷面明格斯为了拉近和学员的关系,穿的是校服,第二家族的推销员游说的是库克。他们也知道,明格斯穿得的塞恩教学楼的校服,属于打杂的,库克穿得是狮心教学楼的校服,属于重点招揽的对象。

    库克正气不打一处,自然没有好脸色:“别拿这些上不了台的忽悠我,跟着我老大,什么美女没有?校花蒂勒思天天跟着我老大屁股转。去去去————”

    库克的声音不算小,他一嗓子叫出去,对面的推销员骂了一句,转身走了。不过,他的话让德科诺兰所剩不多的学员愤怒了。

    “小子,你老大是谁?敢玷污我的女神?”

    三五个身材高大的学员团团把他围住,一个个摩拳擦掌,面带不善。

    库克不屑一顾,瞄了一眼叶寒风没有出言阻止,那就是默许了。在矮人据点,他能够同时挑战八头中级亡灵,自然不怵这三五个人。

    “怎么?我说蒂勒思缠着我们老大,不爽了?”他轻佻的一笑,挑衅的伸出手指:“不服就来。”

    “兄弟们,干——”

    “敢侮辱我女神,找死————”

    当即就有三个学员抡起拳头发起攻击。

    “哎呦————疼————”

    “点子扎手,缓一缓————”

    不出二十秒,三个学员全部趴在地上,擦着鼻血,捂着胸口,连连叫苦。

    “几个初级战士也敢炸毛,找打,还不快滚!”库克拍了拍手,心情舒畅不少。

    “你们几个,有本事别走,等着————给我等着————”

    三个败军之将撂下一句狠话,撒腿就跑,像是被狗撵一样。

    “叶子,”冷面明格斯羡慕库克的武力,却也担心:“他们去叫人了,我们要不要避一避?”

    “叫人?”库克摇了摇头:“不过是一句场面话,不用担心。老大,我们还招不招人了?”

    叶寒风痛苦的挠头,苦思冥想。

    学员打架斗殴,很正常,吃了败仗的三个学员也不确定能不能成功。他们来到狮心教学楼宿舍区,扯开嗓子嚎叫:“同学们,校园门口有三个流氓玷污我们的女神蒂勒思————”

    三位学员一嗓子下去,原本还有一点声音的宿舍区变成一片死寂,甚至能听到虫鸣鸟叫的声音。

    “会不会都回家了?没人了?”有个学员胆怯的道。

    “不可能,我起床的时候还看到几个虾米在溜达。我室友可是蒂勒思死忠粉,他听到肯定炸毛。”另一个学员道。

    “要不,再吼一嗓子?要是没人我们就回去洗洗睡吧。”最后一个学员面色惨淡的建议,心里不报什么希望。

    三个学员对望一眼,悲怆的嚎叫:“同学们,校园门口有三个流氓玷污我们的女神蒂勒思————”

    砰砰砰————

    破碎的窗户跳出一道道身影,倒飞的门后冲出一个个愤怒的宅男。

    “谁敢碰我女神,不想活了?”

    “在那里,校园门口?抄家伙,干死他————”

    “兄弟们,冲啊————”

    宿舍区像是被捅的马蜂窝,飞出一只只愤怒的小马蜂,呼啦啦冲向校园门口。

    钱和色,对于学员们来说,色字当头。

    不少学员怀揣迎娶白富美的伟大理想,特别是得知校花蒂勒思没有回归家族,继续留守校园,这些怀揣崇高理想的宅男们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离女神更近一步。眼下一听有人敢玷污女神,千载难逢的英雄救美的良机,能不能迎娶白富美就看今朝。一个个铆足了劲向校门口冲锋。

    咚咚咚——————

    沉重嘈杂的脚步声惊醒宁静的校园,一群人横穿校园,恶狼一般扑向校园门口。

    库克闻声望去,下巴都要惊掉:“老大,该不会是那三个死宅男召唤的救援大军吧?妈呀————”

    叶寒风很淡定的快速起身,面不改色:“不想被打死,快走,千万别慌别跑,淡定,我们是路人甲————”

    库克和冷面明格斯淡定的转身,头上已经出现细密的冷汗,刚走了三五步,恶狼一般的大军呼啦啦的把他们围住,里三层外三层。

    “女神在那?”

    “就是他们玷污女神?”

    “废了他们————”

    叶寒风感觉自己再不说话,要被打死的节奏:“同学们误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误会————”

    “误会?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们宁错杀十个,也不放过一人。”

    群情激奋,少说也有数十个人,摩拳擦掌的,怒目圆睁。

    “咦!他是叶寒风?”

    人群中忽然有人叫了一声,不过,脑袋发热的同学可不管,一拳罩着叶寒风面门袭来。

    叶寒风微微一侧身,伸手捏住对方的手腕,往后一带,轻轻一脚踢在对方小腿,把人摔倒在身后。

    “库克,保护明格斯————”他最担心明格斯脆弱的小身板,主动夸前,拦住众多拳脚。

    其实,在有人喊出他是叶寒风时,至少一半人停住手脚,开始认真审视,当确定之后,这部分人自动往外退。

    叶寒风挺身而去,一下子挨了三次拳,拳头多的看不清对面有几个人。他突然蹲下,一记扫堂腿,把正面的敌人撩翻在地,往左侧就地一滚,身体贴着一个一脸惊愕的学员,迅速的一个背摔,把人当武器扔进人群中。

    前后一片哀嚎和混乱,叶寒风仿佛已经热身完毕,身形突进,对面拦路一拳,他借力用力,把人带翻丢尽身后追击的人,拳风狠辣,身为特种兵他了解人体构造,一拳下去就是软肋,疼得对手弯腰弓背,抱着肚子蹲在地上。

    “别————别——打了————”

    认出叶寒风身份的学员张口劝架,不过,话还没说完,十几个围攻叶寒风的学员已经全部倒下,即便有几个挣扎着爬起来,也不敢轻易靠近。

    叶寒风拳脚很快,但双拳难敌四手,也不知道中了多少拳,浑身酸痛,脸上不知道被谁打了拳,一片青紫。他身上的疼痛绝对不会比躺在地上的任何一个学员轻,却没有像他们痛苦哀嚎,硬朗的挺直腰杆,环顾四周,随时应战。

    “他是叶寒风,别打了!”

    劝架的学员纷纷进场,拦住爬起来准备反击的学员。

    “叶寒风?怎么可能?他只是初级战士,我一个中级战士被撩翻?开什么玩笑?”有被大的学员大声反驳。

    “快看,他胸前,那是什么?”有人指着他的胸口发出惊呼。

    “好漂亮好霸气的徽章————”有人忍不住赞了一句。狂龙佣兵团的徽章确实能让人过目不忘。

    “他?徽章?佣兵团徽章?吸————”

    学员们一脸惊讶,就连被打得学员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甚至忘记身上的疼痛。

    叶寒风七天前当众承诺,七天之内建立佣兵团,在学院门口招揽成员。

    七天之后的今天,叶寒风带着佣兵团徽章出现了。

    “叶寒风,你真的建立佣兵团了?”

    “叶寒风,你是来招人的?”

    叶寒风听得一头雾水,刚才这些死宅男还一副玩命的架势,怎么现在的眼神中是期盼的目光,好像是特意等着他出来。

    “咳咳,”他假装镇定:“那个,有谁能解释一下发生什么事了?那两个是我兄弟,你们放他们过来。”

    库克和冷面明格斯背贴着背,来到叶寒风身后,也是一脸茫然。

    “我来说吧,”一个长相英俊,脸上红肿的学员排众而出:“七天前,你说创建佣兵团。我和室友打赌,你失败的话他就认我当老大,跟我一起进入格兰之森试炼。如果你成功,我就跟他一起加入你们佣兵团。该死,你怎么可能成功。我明明都算计好的。”

    “哈哈,老子也是,本打算用这件事坑一下队友,妈的,把自己埋坑里了。”有人笑着抱怨一句。至少,他们明白,眼前这个团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弱。

    “草了,叶团长你晚来一天会死?我们都说好今天晚上出城,进入格兰之森,我这边还外加给死党洗一年的臭袜子。我想起他的臭袜子就已经吐白沫了————”

    叶寒风微微一愣,眼前这数十人,清一色狮心教学楼校服。

    “哈哈,愿赌服输,欢迎各位加入狂龙佣兵团。不过,本团初建,是能接纳五十名成员。只能择优录取。”

    “我报名,我报名————”

    “你丫的刚才打了叶团长一拳,没资格了,我报名————”

    “叶团长,等等我,我去把死党拉过来————给我留一个名额————”

    群情激奋,人挤人,不断往前压,差点把叶寒风他们夹死。

    “干什么?干什么?”

    四大势力招揽点的人一下子脸色都黑了,叶寒风算那根葱花,敢冲他们嘴里抢食,一下子就招五十个,还择优录取,让不让四大势力活了?当下从四大家族招揽点涌出来数十个真刀真枪全服武装的战士,把他们团团围住。

    “一个小小的佣兵团也敢造次,不想活了?拿下!”第二家族负责人一挥手,埃鲁因家族的黑甲战士野蛮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