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章 任务风波

    战场的废墟随处可见,燃烧殆尽的房子冒着袅袅青烟,逃难的居民潮一大早就往外涌动。昨夜交锋,并非结束,像是刚刚拉开的战争序幕,佣兵公会和黄昏之手的战斗一下子进入白热化。乃至于其他三个战区的指挥官搞纷纷罢手,隔岸观火。使得黄昏之手抽调大批有生力量加入佣兵公会的战区,酿成谁都没有预料到的黄昏之手反击战。

    佣兵公会败了。

    之前吃进去的地盘一下子全部吐出来,给黄昏之手夺了去。佣兵公会两支极其重要B级佣兵团一亡一残,整体实力下降整整一个台阶。

    “咳咳,”指挥官布兰克用湿毛巾擦拭脸上的灰烬:“这次指挥室前移,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我负全责。命令佣兵全面撤退,暂时不要和黄昏之手发生冲突。”

    布兰克轻轻的放下手中的情报,上面写着这次惨败的经过和损失。他这个指挥官极有可能走到尽头,至于之后的行动,只能等下一任指挥官上位才能抉择。甚至,佣兵公会副会长的职位也难以保全。

    贝斯十分愧疚,但他心里依旧惦记着灵蛇之毒的解药。雷司团长的生命随着时间流逝而日渐消逝,但,他张了张嘴,满嘴都是苦涩。轻敌冒进,已经连累布兰克指挥官丢官失职,荣誉扫地,这个罪责,像一座山压在他心头。

    “布兰克指挥官,”叶寒风瞄了一眼那封迷信,可惜什么都没看到:“黄昏之手这次行动完全是有预谋的行动,他们精确的攻击我方各个据点,在关键街区布下伏击阻断沟通,或许,雷司团长的中毒也是阴谋的一部分。”

    叶寒风知道自己身份低微,不怎么好插嘴佣兵公会高层决策。可是他却嗅到阴谋的味道,很显然,黄昏之手拿到了布兰克指挥官的布防图,点对点的突袭和伏击,瞬间击垮佣兵公会整条防线,形成无法避免的大溃败。

    布防图是一个势力最最重要的军事机密,想要得到布防图,只有一种可能,佣兵公会高层之中出现叛徒,把布防图交给对方,而且还是最新版布防图,而能接触到他的屈指可数。

    点到为止。

    他说完后直接站在旁边,仿佛那些话是另一个人说,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并非妄自菲薄,从对方精准快速的伏击可以看出对方目标十分明确。从他前往寻找火龙佣兵团佣兵街区上毒弩手的分布可以看出,每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全部安插有黄昏之手的毒弩手封锁道路,断绝佣兵公会的信息往来。

    “休要信口胡言。”布兰克指挥官怒斥一声,拂袖而去。

    贝斯上前责备叶寒风:“你不要胡说,能够接触到布防图的人,全都是指挥官的心腹之人。指挥官要不是看在你救了他,肯定一掌打死你。以后说话注意点,我去给你说几句好话。”

    叶寒风垭口语言,看着离去的身影,摇了摇头。从脚下往前进入佣兵公会控制的区域,与身后战火硝烟不同,眼前还处于一片宁静,远离杀戮和死亡。当然,若是黄昏之手攻入佣兵公会的地盘,那就另当别论。

    佣兵公会总部门口广场显得人满为患,更多的伤兵被送到这里,尽管佣兵公会请求调度一大批牧医救治伤员,但,刚刚的那一场打仗打下来,牧医团队忙得不可开交,四处是向牧医的求救,往往是一批还没有弄完,另一批已经来到,伤兵群溢出广场,向街道上蔓延。

    叶寒风前往佣兵公会总部,几乎是踮着脚前进,以免踩到别人的脚或者手。

    “嘿,听说没有,北边的兽人最近特别不安分,洗劫了三个村庄,鸡犬不留全部杀死。”

    “听说了,整个防线到处都在说受到兽人攻击,边防军被吓得连门都不敢出。窝囊。”

    “肯塞尔城内乱,兽人就在边界搞事情,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谁?黄昏之手和兽人?我看像,早就听说黄昏之手向兽人出口大量的武器和粮食,甚至是被俘虏的战俘。那些战俘回去后拿起武器就是兽人战士,我早就怀疑黄昏之手和兽人有一腿。”

    叶寒风路过门口,听到一群佣兵热烈的交流,听了一会儿,被这个消息吓得头皮发麻。佣兵公会新败,黄昏之手士气高涨,随着佣兵公会的退出,其他三方势力短期内毁掉黄昏之手显然成了镜中花,水中月。陷入僵持将不可避免。若是兽人趁机南下攻击埃塞里德防线,身为大脑的肯塞尔城完全自顾不暇,无力抗衡。更让他担心的是黄昏之手打算打开第三层封印,把那群被封印三百多年的亡灵放出来祸害肯塞尔城。可想而知,整条防线的核心城市肯塞尔将成为一座死亡之城。

    “不行,我必须做点什么。”

    叶寒风走到柜台前:“我要交付寻找解药的任务。”

    “什么?大声一点。”女接待员大声道。

    大厅里满满的都是伤员,哀嚎声和呼喊声交织在一起,对于女接待员的声音自然是习以为常,各忙各的。只是觉得有点好奇,一个形单影只的佣兵,在这个时候自保都难,能完成什么人物?

    叶寒风润了润嗓子,大声回应:“提交寻找解药的任务。就是那个限时二十四小时的临时任务。”

    刷——————

    整个大厅所有人齐刷刷的向他行注目礼,有人怀疑而露出疑惑目光,有人震惊的合不拢嘴,有人以为是骗子一脸鄙夷,形态各异,偏偏就是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能够完成任务。大厅出奇的安静,就连伤员都忍住痛呼,微微拱起身子张望,都能听到彼此粗重的喘息声。

    临时任务。在诺兰克指挥官兵败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已经被大家改名外死亡任务。

    诺兰克指挥官是佣兵公会总部的二把手,调动佣兵公会的力量亲自动手夺取灵蛇之毒的解药,丢了抢过的所有地盘,损兵折将,这个死亡任务实至名归,之前承接过这个人物的佣兵纷纷申请退出。这个奖励丰厚的任务成为人人畏惧的任务,只等它时间一到,自动失败消失。

    “你——你说——什么?”女接待员带着颤音再次反问。和之前听不清不同,她这次听清楚了却不敢相信,再次确认。

    数十上百双眼睛死盯着,叶寒风感觉心里发毛,同时暗怪这个女接待员耳朵不好,还做什么前台,声音提高三分:“狂龙佣兵团团长叶寒风提交二十四小时寻找解药临时任务。”

    “啊————”女接待员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转身扭着屁股撒腿就跑:“副会长————解药————解药————”

    “他就是叶寒风,狂龙佣兵团团长?”

    “看他这样子,好像真的有解药,那可是连副会长都搞不到。牛逼了!”

    “我草,我看一定就是炒作,待会就怂了,妈的,这些人最可恨,为了提高声望,什么下三滥手段都用得出来,副会长都出来了,高达了吧?看你怎么死!”

    “对对对,一个人形单影只,怎么可能搞到解药,他要是能拿出来,我把这只臭袜子吃了!”

    “兄弟,我挺你,另一只臭袜子留给我,若是拿不出来,我就把这只臭袜子塞到他肚子里。”

    ————————

    叶寒风感觉差点就被口水淹没,周围的佣兵十个有八个在骂他,剩余的两个也是一脸不屑。有几个快要咽气的重伤员一听,奇迹般做起来,举着满是绷带的手指着他破口大骂。佣兵骂起街比流氓还下流,比胚子还不要脸。他差点就要拔剑砍死这帮该死不死,该干活不干活,骂街的男人。

    “静一静,副会长来了!”

    一连说了三四遍安静,喧嚣的如同打铁场的大厅终于安静下来。一个个怒视叶寒风,露出看好戏的神情。

    “真是你?”诺兰克副会长已经梳洗一番,尽管听女接待员说是他,但看到之后还是一惊:“你真的有解药?”

    叶寒风严肃的点了点头:“有!”

    “真有?”布兰克副会长不信。

    他再次肯定的点头:“真有,在我身上。”

    “走。”布兰卡副会长害怕他突然消失一般,一把抓住他的手,疾步快走。

    B级火龙佣兵团团长雷司就在大厅之中的一个房间里,几步路,他们穿过火龙佣兵的保护圈,直接进入里间。真金不怕火炼,真的解药自然不怕用。

    “解药给我,先救人,奖励一分都不会少。”布兰克按耐住心中的狂喜,伸出颤抖的手。

    救人如救火。

    叶寒风点了点头,雷司团长救过他,当即把手伸进裤腰带,摸索了半天,掏出解药,送到布兰克手中:“这就是解药。”

    布兰克心中有许多疑惑,这份解药从哪里得来,怎么得来,是否是真的,但,他放弃发问,点了点头,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尽管有点不现实,但我相信你。”

    解药教到旁边牧医手中,很快就送进雷司团长的嘴里。

    “解药是否有效,需要等一个小时才能辨别。”牧医道。

    布兰克和叶寒风都不说话,微微点头,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等待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房门之外,当佣兵们听到雷司团长真的服下那真假未知的解药,一个个不由得屏住呼吸,放低说话的声音,减轻走路的脚步声,尽管他们心中仍然不相信,却有种不可言喻的期盼,默默的等待时间出现的那一刻。

    不过,狂龙佣兵团,叶寒风这几个名字一直被佣兵们念叨,好奇心驱使下,开始打听和八卦狂龙佣兵团和叶寒风。

    副团长贝斯正在安置伤员,这一战,火龙佣兵团损失惨重,不过,当他听到寻到解药,立刻狂奔回来,甚至来不及敲门,破门而入。

    “解药,找到解药了?”贝斯声音颤抖着。

    “已经服下,”布兰克副会长点了点头:“能否有效,等待结果。”

    叶寒风心里在打鼓,他完全想不到雷司的人脉关系如此之大,居然能惊动布兰克副会长为他守床等待,在佣兵群中,他的威望似乎极高。若是解药无效,布兰克副会长或许不会说什么,但,外面那些佣兵,肯定会嘲讽和打压。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他如此冒险,唐突的拿出解药,为的就是争取得到火龙佣兵团的信任,用它们的力量去阻止黄昏之手冲击第三层封印。事到如今,这步他想走也得走,不想走也要走,此时此刻只能心里默默祈祷,同时发誓,如果这是一枚假药,回去就把给他药的左明思大卸八块,管他是不是第二家族的二少爷,先弄死再说以后。

    时间一点一点毕竟,牧医第一个坐不住,上前查看雷司团长的面色,也不见他宣布,只是来回跺步。

    叶寒风心头嘎嘣一声脆响,从牧医起身那一刻,时间拖得越久,希望就越渺茫。布兰克已经有点失望,屁股动了动,差点就要起身离开。

    “该不是假药吧!”贝斯深深的看了叶寒风一眼。

    “咳咳————咳咳————”

    躺在床榻上的人突然剧烈咳嗽,整个人弹起来趴在床边大口大口的呕血。

    血液腥臭无比,漆黑如墨,一点都不像人血,更像是毒蛇的毒液。

    “得救了,得救了————”牧医激动的喊道,上前协助雷司团长。

    叶寒风提起来的心终于落回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恭喜雷团长重获新生,希望雷团长早日康复,在下还有事情,先走一步。”

    “叶团长能人之所不能,佩服佩服。”布兰克副会长起身连连夸赞:“叶团长请,任务奖励可不能忘记拿。”

    叶寒风心头一亮,身体激动的微微颤抖,显得有点亢奋。任务奖励很简单,第一,奖励超凡级武器一件,第二,得到布兰克副会长一个承诺。第一个让他激动,第二奖励才是他亢奋的原因。

    兄弟胖子索尔失踪超过三十六小时,随着肯塞尔城战事进入白热化,靠他一个人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布兰克会长,”叶寒风拦住他:“我确实有急事相求,现在就想用掉第二个奖励。”

    “现在?”布兰克疑惑:“你确定你想好了?”

    “是的,”叶寒风点头确定:“我有一个兄弟叫做索尔,他家住在城东区,属于第二家族管辖,他已经消失三十六小时,我希望会长能出手帮我找到他。”

    “找人?”布兰克有点不敢相信:“你拿我的承诺找人?”

    贝斯副团长也觉得大材小用,帮腔道:“叶团长,你不再想一想吗?你知道布兰克副会长的实力吗?他一句话就能让你的D级佣兵团晋升为C级佣兵团,你不再考虑一下?”

    叶寒风知道他的好意,确实,布兰克副会长的权利很大,能办到很多连他都吃惊的大事,可,对于他来说,兄弟只有一个,必须用最快的时间找到。

    布兰克副会长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立刻调用佣兵公会的力量,替你找到一个叫索尔的胖子。”

    得到布兰克副会长的承诺,他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他跟着布兰克副会长一直深入佣兵公会总部内部。

    “超凡级武器极其稀少,只有大战师以上的强者才能发挥其全部威力,你现在是?”布兰克问。

    他们来到一间布满魔法阵的房间前,布兰克告诉他这些都是防盗的,而这个房间内珍藏佣兵公会为数不多超凡级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