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八章 火线营救

    叶寒风刚搬开下水道井盖,一支毒箭呼啸而来,擦着头皮划过。

    轰————

    地面微微一颤,一栋街头小屋墙壁被轰出一个窟窿,暴怒的烈焰熊熊燃烧,顺速蔓延,房间平民立刻发出凄厉的求救声,侥幸逃出火场。还来不及庆幸,两只巨毒冷箭呼啸而至,一箭封杀。

    叶寒风侧耳倾听,连井盖都不敢挪回原位,扭头就走。

    围剿黄昏之手的战斗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黄昏之手困兽犹斗,丧心病狂的对所有的目标动手,包括无辜的平民,甚至是一支家禽,全部都不放过。为了阻拦盟军的进攻,甚至毫无人性的点燃装满人的房屋,滞缓盟军的步伐。不过,让盟军庆幸的是,黄昏之手已经道了穷途末路,很多武器没有抹毒,或者抹的不是致命毒药。

    “抱歉,已经无法推进。”某栋居高临下的楼房内,这一区域的联军指挥官略显抱歉,失望的看着败退的盟军战士。

    火龙佣兵团副团长贝斯不肯放弃,坚持道:“再试一次,我们火龙佣兵团核心成员正在赶过来,指挥官阁下,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只有攻破这个区域的黄昏之手,才能找到灵蛇之毒的解药,看在团长的情份上,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火龙佣兵团没有坐以待毙,从副团长到最小的佣兵,一个个置身于交火的第一线,短短不到十二个小时,火龙佣兵团减员超过三成,却还没有放弃。

    指挥官下意识摇头拒绝,火龙佣兵团把家底都拼光,恐怕也未必能找到灵蛇之毒的解药,大张旗鼓的杀过去,对方肯定带着解药跑了。但,看到贝斯副团长狂热的目光,又不知如何开口。

    嗖嗖嗖————咄咄咄————啊啊啊————

    “敌袭,是黄昏之手————啊————”

    “保护指挥部————他们从下水道出来了————啊————”

    数十上百的黄昏之手从各个下水道口狂涌而出,受过专门训练的他们一些人从楼房外壁攀爬前进,另一些人破窗而入,配合从楼道冲杀上来的黄昏之手成员。他们出现的突然,攻击如同惊涛骇浪,迅猛急速且精准,高度展现他们对于这一片地区的熟悉。

    砰———临时指挥室的大门被卫兵撞开,一大群人蜂拥而入。

    “大人,不好了,我们中圈套了。”

    本区域的盟军轻兵冒进,脱离左右两翼友军,为了方便指挥在前线搭建临时指挥室,很快就暴露给了黄昏之手的视野之中。而刚刚的一波失败攻势,引来黄昏之手强势反扑。

    “传我命令,退守楼顶,向外界发送求救信号,固手待援。”

    指挥官微微一叹,如果不是火龙佣兵团苦苦哀求,他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事已至此,再说这些也是无用,道:“贝斯副团长,一起走吧,黄昏之手那些宵小,不过是跳梁小丑,等我们的援军抵达,有他们好受的。”

    这是一栋十三层楼高的楼房,占地极广,属于官方办公大楼,曾经落入黄昏之手手中,楼里的人早已经人去楼空,转移工作快速,但,他们来到屋顶十,厮杀已经开始,黄昏之手成员从大楼四壁攀爬,一个个跃上楼顶,企图夺取这个制高点。

    涌上来的战士很快把黄昏之手成员击溃,赶下楼顶。只是楼内的防御大势已去,战士们节节败退,不断的退往楼顶。

    盟军很快在楼顶燃起四堆狼烟,直入苍穹。突然,更大的浓烟从楼房各个窗口冒出,黄昏之手久攻不下,直接点燃整栋楼房,大火焚烧,辅以毒弩封锁,把盟军困死在楼顶。

    叶寒风从下水道入口飞窜而出,就地一滚躲在一道坚固的墙壁后,警惕的环顾四周,没有发现黄昏之手的足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咦,这是什么?”

    他伸手接住在空中飘荡的灰烬,抬头立刻看到不远处冲天而起的大火,如同一个巨大火炬,抬抬眼皮就能看到。

    “天杀的,那是东城区的市政大楼,谁那么丧心病狂,火烧大楼?大楼坍塌,万一把周围的民房点燃,岂不是要火烧全城?”更让他着急的是,楼顶上人影重重,有很多人被困在楼顶,而当他们放下绳子逃亡时,对面的楼宇立刻就会射出一道道冷箭。

    纵火杀人。

    叶寒风止住送药的步伐,抽出腰间重型短剑,手提圆盾,一头扎进射毒箭最勤快的一栋大楼。

    这栋大楼正对着市政大楼的北面,只有五层楼高,足以封锁任何逃离的人员,至少有十二三个黄昏之手成员躲在这里射毒箭。黄昏之手已经把这一片区域的盟军战士杀戮一空,很放心的把毒弩手放在楼房,任由他们自由发挥。

    叶寒风扫了一眼,楼高六层,一半的毒弩布置在楼顶,另一半在散布在五楼和六楼。他默不作声的贴着墙壁缓缓的向上挪移。前世不败之王特种兵的职业习惯让他变得十分严谨,冰冷的目光扫视楼层结构,他甚至能从这一层的房间结构预判出上一层的楼房结构,并且通过楼上射击点细微的声音判断出毒弩手站立的位置。

    “这些该死的贵族,烧死他们————”

    “一箭一个,我看谁敢下来,再过半个小时,统统烧死————”

    两个毒弩手闲聊着,对面市政大楼上的盟军似乎已经放弃挣扎,垂下来的绳子被烈火点燃,熊熊燃烧。

    叶寒风听出来是两个人,面对市政大楼,正津津乐道。他放弃从楼内上去的打算,从三楼的一个窗户爬出来,无声无息的攀爬上四楼左侧的一个房间,轻轻落地,对方没有一点察觉,依旧不断的对着熊熊燃烧的大楼大骂嘲笑。

    他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探头瞄了一眼,两个毒弩手背对门口,相谈甚欢。

    叶寒风默不作声,一步一步的靠近,他完全站定在两个毒弩手身后足足三秒,对方都没有发现。

    “嘿————”

    叶寒风低声怒喝一声,手中重型短剑从左至右划过,化作一道寒光,正好划破惊慌回头的两个毒弩手的脖子。

    血管和气管同时破裂,毒弩手连痛苦的嚎叫都无法发出,捂着破开的咽喉,一步步倒退,靠着墙壁撑了两秒,坐在地上再也没有一丝动静。

    “两个!”叶寒风微微点头,这两个是初级战士的实力,大大降低他任务难度,更有利的解救对面的人。他犹如幽灵一般,消失在房间之内,不一会儿,隔壁房间发出一声闷哼。

    五楼和六楼一共有七毒弩手,分散在各个房间,给他各个击破的机会,但,靠近楼顶,他却纠结起来。

    楼顶一共有六个毒弩手,其中两个一东一西,中间站着两个,中间靠后站着一个队长之类的人,旁边还有个跟班,站位十分的分散,动了其中一个,其他人肯定会发现并反击,他不惧对方的实力,只是对于那些毒弩十分的忌惮,一旦其中某一个毒弩抹了灵蛇之毒,碰出一个伤口都是致命的。

    “棘手!太棘手了。”

    他观望了一眼,立刻退回楼道,以免对方发现。

    “牵一发而动全身,附近还有大量黄昏之手的人员虎视眈眈,一旦被拖住,恐怕插翅难飞。不行,太冒险了————”

    他站在六楼的某个窗户,同样观望对面熊熊燃烧的市政大楼。黄昏之手时从第八层开始放火,此时已经蔓延到第十层,或许就是几分钟的事情,就会烧伤十一层的楼顶,把所有人烧成灰烬。

    “不能等了,”他告诫自己:“必须马上把这栋楼的毒弩手全部搞定,不能等了————”

    叶寒风瞄了一眼旁边一具毒弩手的尸体,目光触及对方身上的毒弩,顿时计上心头。立刻转身从其他房间搜出四柄毒弩,依次上好弩箭,摆在最顺手的位置。

    市政大楼上,烈火熊熊,烟熏冲天。

    火龙佣兵团副团长贝斯焦急的来回走动,时不时朝北面探望,嘀咕道:“他们怎么还没到?”

    贝斯早就命令火龙佣兵团核心成员前来报到,准备积聚力量再次进攻。阴差阳错,现在他们成了他最后的希望,只是,他不知道几乎在同时,黄昏之手在整条防线上施行突袭,火龙佣兵团看到他们的求救信号,但,路上遇到一波又一波黄昏之手成员,双方不得不激烈交锋。

    一时半会儿,恐怕连鬼影都不会出现一个。

    “咦?”焦急北盼的贝斯忽然指着狙击他们的大楼道:“指挥官阁下,你快看,那里有个人?好眼熟。”

    “我看看,”指挥官推开卫兵,靠着栏杆眺望:“穿戴的不是黄昏之手的服装,也不是盟军战士的服装,或许是某个侥幸从黄昏之手屠杀中幸存的平民,没什么用。”

    指挥官有点失望,随着温度约来越高,他脸上的冷静已经消退,有点暴躁,甚至扬言要和黄昏之手拼个你死我活。

    贝斯点了点头,恐怕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拯救他们,或许,只能等死了吧。

    “大人快看,他在杀人————”卫兵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引得一片质疑。

    平民什么时候敢对黄昏之手动手了?真是稀奇。

    不过,他们还是争先恐后的扑到栏杆旁,瞪大眼睛观望。

    叶寒风浑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被数十双眼睛锁定,他沉着的双脚岔开,钩住窗户两边,身体自然的向窗外后仰,身体与窗户成九十度直角,像是平躺在草地上一样面朝青天。他不慌不忙举起手中的弩箭,瞄准东边楼顶,然后摸出一块石头,狠狠的投掷向东边楼顶一脚。

    引蛇出洞!

    站在东边楼顶的毒弩手听到声响,想都没有想,直接伸头擦看,他估计以为楼下的毒弩手跟他打招呼。

    嗖————噗————

    毒弩呼啸,一箭封喉————

    叶寒风没有一点犹豫,扔掉手中的毒弩,顺手一捞,左右手各持一弩,果断的指向正上方的两个位置,果然,几乎是在他完成锁定的一刹那,从上面探出两个脑袋。

    嗖嗖————

    啊啊啊————

    两声惨叫,两个毒弩手捂着中箭的面门,越发的凄厉。

    叶寒风眼角瞥见西面楼顶弹出来的一具毒弩,果断放弃继续射击,身体顺势下坠,拽着房檐,直接掉进楼下的窗户,他脑中飞速运转,能够想象出楼顶上幸存毒弩手的反应,身体却没有一丝犹豫,破门而出,沿着通道直奔西面,破门,从窗户翻出去,攀爬上西侧楼顶。

    “队长,是一个人,他妈的,楼下的人都死了吗?居然让人混进来。”西侧楼顶的毒弩手再次上弩,刚才差点就射杀对方,毒弩箭几乎是擦着对方的影子飞过,对方的反应速度太快,不过在他看来,只是一个巧合而已,一个人不可能有那么快的反应。

    如果他知道,叶寒风能在枪林弹雨中纵横披靡,就不会认为是巧合了。

    队长一边上前查看,一边怒斥:“你去让下面的人围剿他,一个人也敢放肆?找死!”

    毒弩手队长旁边的小跟班顿时提着手中的毒弩一路小跑,一边下楼一边大声吆喝,显然是召集楼中的毒弩手,准备围捕叶寒风。

    西侧毒弩手毒弩锁定叶寒风跌进去的四楼窗户,肯定道:“他就在那里,我看着他掉进去的。”

    “哦?是吗?”

    叶寒风的声音如鬼魅一般在毒弩手耳边响起,他绕了一个大圈,从四楼西面爬了上来,毒弩手正好背对着他,刚好听到他信誓旦旦的话。

    毒弩手惊恐的回过头,迎接他的只是一抹寒光,接着便是天旋地转,脑袋呼啸着腾空而起。

    “啊————队长,死——死光了————”

    跑下楼召集伙伴的跟班毒弩手发出一声哀鸣,火急火燎的冲出楼道。

    叶寒风伸手夺过无头毒弩手手中的毒弩,对准楼道出口,轻轻一扣扳机。

    嗖——噗————啊————

    刚冲出楼道口的跟班毒弩手发出一声惨叫,震惊的看着胸前毒箭,抬头看着突然出现在楼顶的叶寒风,惊讶的道:“你————你——你————”跟班毒弩手被吓得不由自主后退一步,被绊倒,直接摔进楼道,发出一阵巨响。

    叶寒风松了一口气,眼下,只剩一个光杆队长了。

    “干净,利索,凌厉,精准。你比我还像刺客。”毒弩队长不惊不荒,甚至上下扫视,对他发出一声评判。

    叶寒风心头一紧,刚刚的一丝自得不翼而飞。

    毒弩队长一身干净利落的紧身皮夹,一看就是高级货,而让他吃惊的是对方手上的武器不是毒弩,而是一柄暗淡无光的匕首。

    “你是?刺客?白银刺客?”

    “杀你的者,银七。受死吧!”

    刺客是黄昏之手最核心的战斗力,待遇和地位十分高,同时,他们的筛选极其严格,淘汰率极高。能成为白银刺客,说明他们拥有暗杀高阶战士的能力,并且,还成功了。而银七,虽然只是中级战士实力,却成功暗杀两名高阶战士,即便是在黄昏之手中,也是小有名气。

    银七的速度极快,穿戴的更是一色的黑色,仿佛一道黑影扑面而来,分不清对方攻击动作,甚至连匕首在哪里都看不清。

    “该死,踢到硬板了。”

    叶寒风本能的想要后跳拉开距离,但他后面是空的,一退就掉。和刺客对战,胜负就在一瞬间,他丝毫不敢懈怠。

    “雷刃!”

    噼啪————。

    重型短剑跳动白色电光,噼啪作响,像是一柄通电的铁剑,噼啪作响。

    圆盾后撤护住左侧,他抬手一记十字斩,凌厉急速的攻击在空气中留下两道交叉在一起的电光十字,银七发出一声惊呼,身形爆腿。

    被逼后撤的银七身形彻底暴露在空气中,叶寒风目光冰冷,双脚怒蹬,身形爆射而出,粘着银七疯狂进攻。

    铛————

    避无可避,银七持匕格挡,一道白色电弧瞬间穿过漆黑如墨的匕首,没入身体,如遭电击,身形一僵,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中。

    “死!”

    叶寒风高举闪电之重型短剑,当头力劈而下。

    “不要————”

    银七只来得急发出半句哀鸣,就被一剑砍翻在地。浑身冒着被电击的青烟。

    “呼呼————”

    叶寒风大口大口的喘息,憋着一口气一连串的动作,消耗的力量比之前猎杀那些毒弩手还要严重,即便把银七砍翻在地,他还是一阵阵后怕。刺客最擅长的就是隐匿刺杀,银七完全是得意忘形,执意与他正面对抗。若不是他有杀手锏雷刃,恐怕躺下的就是他。容不得他不后怕。

    “快,愣着干什么?快放绳子,不想死的赶紧下去。”指挥官大声吆喝,召回卫兵的魂,不过,就连他也被叶寒风如狂狮的攻势所惊愕连连。

    十几条绳子接连放下,盟军战士如下饺子一般滑下,这次再也没有受到毒弩的狙杀,一个个先后落地。

    叶寒风捡起地上的匕首,搜了一下尸体,找到几瓶药剂,应该是解药之类。他抬头看到盟军战士先后落地,不过,对方很快就被地面上的黄昏之手成员团团围住,陷入苦战,并且黄昏之手成员从周围的楼房不断涌出,包围圈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