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七章 兑换解药

    地下通道一如既往的幽暗,却如深海洋流,暗流涌动。

    叶寒风停住脚步,侧耳倾听,小声的道:“听,武器碰撞和喊啥嘶鸣,有人在打架!”

    面瘫脸明格斯同样听到,脸色并不怎么好看,担心道:“叶子,应该就在前面,平常下水道人影罕见,白天黑夜都是一片漆黑,不利于打斗厮杀,谁那么脑残?该不会是第二家族的人?”

    叶寒风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遮住胸前的照明石,只余一道微光勘探前方,低声道:“走,看看去。小心点,不要暴露。”

    地下通道一层,连建制内的巡逻队都懒得过来,久而久之,通道两旁的路灯也被遗弃无用,酿成今日地下通道日夜黑暗,绝大多数的居民早已经忘记他们脚下有这个巨大的空间,自然,能进来,并且发生械斗,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

    越来越靠近,厮杀声和武器碰撞声越发激烈,伴随临死前的哀鸣,整个通道瞬间布满血腥和死亡的味道。

    平民级别的面瘫脸明格斯拽了拽叶寒风。

    叶寒风示意他原地等待,自己一个人摸索过去。

    战斗地点是在一个三叉下水道交汇处,估计是两拨人巧遇,见面就干,地上躺着七八具尸体,还有七八个人拼死搏杀。其中一方是黑甲战士,胸前佩戴第二家族埃鲁因家族的徽章,他们身披铁甲,防护力极强,偏偏躺在地上的黑甲战士居多,他们都没有死绝,纷纷躺在地上身体痉挛,口吐白沫,很明显,身上没有致命伤,而是身中剧毒。

    “好歹毒的人,居然在兵器上抹毒!”

    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对于使用毒药至始至终保持鄙夷的姿态,而在兵器上擦拭毒药,是所有战士都不屑于使用,当然这也是所有人痛恨刺客和牧毒这两个职业的根本原因。惧怕毒药,所以贵族们和各方势力严格管控致命毒药流入市场,不过,有几个特殊组织却能够通过自身贸易渠道搞到想要的毒药。

    黄昏之手,不但有毒,而且还有招牌式毒药————灵蛇之毒。

    战斗的另一方正是身穿黑色紧身衣,手持黑色匕首的黄昏之手成员,对面是大刀阔斧的第二家族的黑甲战士,按理说,黄昏之手兵器上十分吃亏,本该围攻击杀。战场上却是黑甲战士死死抱团,惊恐的看着合围过来打黄昏之手成员,十分忌惮于黑色匕首。

    “要怪,就怪你们知道得太多。用弩!”

    黄昏之手带头之人大喝一声,黄昏之手成员也不见其他动作,双臂猛地挺直,由袖子里飞出两支小弩箭,精准的刺入各自的目标。

    攻击突然又迅速,即便手持盾牌的黑甲战士,都来不及举盾格挡,只觉得面门一疼,继而整个脑袋发麻,彻底失去知觉。箭虽小,即便射中要害,一时半会儿绝要不了任命,恐怖的是弩箭上侵占的眼睛王蛇之毒,见血封喉,一刻钟之内没有解药,必死无疑。

    “咦?不对,”黄昏之手领头人发出一声恼羞成怒的吼叫:“一个巡逻队十二个人,怎么只有十一具尸体?还有一个跑了,快追。”

    黄昏之手领头之人撒腿就追,不过,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不用吩咐,自动留下两个人一具一具翻看尸体,并且狠狠的补上一刀。

    叶寒风再次确定脚步声走远,再也没有一丝犹豫。

    他踮着脚脚尖,猫着腰,如同黑暗中的夜猫,无声无息的靠近其中一名黄昏之手成员。突然伸手捂住对方脖子,重型短剑刺啦一下抹喉而过。

    吱吱————

    滚烫的鲜血从血管喷涌而出,撕裂空气发出微弱的声音。

    黄昏之手的成员全部受过专业训练,警惕性十足。听到耳边声响,另一个人立马前滚,叶寒风的重型短剑擦着对方的头皮划过。待他准备再次追击,那道身影连滚带爬的逃离岔口,滚入一条通道之中。

    “该死,此地不宜久留。”

    叶寒风甩干剑上的鲜血,懊恼的收剑,转身离开。

    “等——等等————”

    地上的尸体突然发出虚弱的声音。吓得叶寒风心神一紧,还以为死人复活,尸变不成。

    “兄弟,你还没死透?”

    叶寒风扶住左脚边的一具尸体,对方的胸脯剧烈伸张,整张脸黑得像锅底,中毒的窗口开始溃烂发脓,透着一股恶心的腥臭味。这不是灵蛇之毒,但绝对是一种要命的毒药。

    “咳咳——”躺尸的人差点给他呛死,勉强道:“阻——阻止黄昏之手的阴谋,去————告诉大家————”

    叶寒风估摸着这家伙要咽气了,声音越说越小,按照剧本,几乎是卡在最关键的时刻咽气。他只是哦了一声,懒得去问阴谋是什么,按照剧本,问了也是白问。索性就让他死个干净,匆忙放下对方,扭头就走。至于救人?若是刚才没跑掉一个,他还有时间,现在或许连逃命的时间都不够。

    “等————等我说完,”地上的尸体伸手拽住他的后脚跟,刚刚合上的眼皮挣扎的撑开,现实出他强大的生命力,用尽全身力气叫道:“他们要破坏————封印,放出————第三层的————亡灵————,千万————”

    尸体头一歪,双目圆瞪,眼瞳渐渐散去,预示这具尸体的灵魂正在离开。

    叶寒风重新蹲下来,伸手合拢对方双目:“虽然我和第二家族不怎么友好,但你是一条汉子,我一定会完成你的意愿,兄弟,安息吧,早死早脱离蛇毒之苦。”

    叶寒风摘下对方胸前埃鲁因家族徽章,犹豫了一下,拿下对方肩上佣兵臂章,对方不单单是第二家族的战士,同时还是一名佣兵。一封信忽然从对方的黑甲缝隙中滑了出来。他捡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几乎就在这时,通道里传来大量的脚步声以及愤怒的叫骂。

    黄昏之手成员回来了!

    叶寒风急忙回到地道之内,寻到等待的面瘫脸明格斯,打了一个噤声手势,带着他踮着脚一路小跑,消失于漆黑的通道之中。

    “叶子,呼呼————”明格斯喘息着停下脚步,往后张望一眼:“没东西在追我们,跑什么?”

    叶寒风停下脚步,侧耳倾听,确定身后没有追击者的步伐,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下水道的路口四通八达,一旦甩掉,恐怕很难找到。

    “明格斯,按照老一辈人的说法,下水道第三层是什么时候就有的?”

    “第三层?以前老一辈人都认为是一个不着边际的传说,但现在能确定是真实存在。按照老一辈人的说法,肯塞尔城建立的时候,率先建立第三层。按照肯塞尔城的历史,应该是三百多年前了。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哦,”叶寒风感觉事情大条了,三百多年都不死,第三层都是一些老不死的怪物,若是放出来————

    “没什么,黄昏之手似乎打算攻击封印,揭开第三层的通道。黄昏之手现在已经被逼上绝路,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什么?叶子,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明格斯拽住他,十分的震惊,他见识过亡灵的力量,一旦涌出地面,平民跑都跑不掉,只有死路一条。肯塞尔城也会成为一座死灵之城,生机全无。

    叶寒风同样震惊和担忧,不过,他更明白人言轻微,狂龙佣兵团初建,只有他一个光棍团长,连一个小弟都没有,而且他只是一个青铜小佣兵,想这种灭城灾难,酒馆里醉酒的佣兵每天都会上演一遍。说出去早就没有人相信。至于寻求第二家族的信任,纯属扯淡,你一边扣押族长的儿子,一边要对方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估计比登天还难,兴许只要他出现在对方的地盘,直接就被捆了。

    心怀天大的秘密,却无能为力。

    “到了,我们先把解药弄到手。”

    眼前就是通往矮人据点的通道,叶寒风说了一句,率先钻入坑中。

    爬出洞口后,面前是二号亡灵骷髅带着一大票亡灵镇守出入口。魅影幽灵通过祭坛重新召唤了一批低级亡灵骷髅,骨骼比之前粗壮,配备的武器相当齐全,甚至能够看到几个身穿黑色铁甲的亡灵骷髅,是从死去的第二家族黑甲战士拔下来的,十分的不合身,不过,却大大提高亡灵骷髅的防御力。

    “如果矮人在就好了,让他们帮忙改造一下,战斗力暴涨。”

    叶寒风嘀咕一句,和二号亡灵骷髅打了一声招呼,径直前往祭坛方向。心里却惦记着矮人,他进来矮人据点的初衷就是寻找矮人下落,让它们指引寻找灵魂晶核,并且为成立的佣兵团成员定制武器铠甲。直到现在,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仿佛凭空消失一般。

    “主人,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

    魅影幽灵通过祭坛感知到他的归来,急忙走出矮人据点的门口迎接,道:“主人放心,一切按照你吩咐的进行,二号亡灵骷髅已经修复,驻守出入口,一号亡灵骷髅带队巡视。一切良好。”

    叶寒风点了点头,径直走向酒窖:“我需要左明思身上的一样东西。你干得不错。”

    “主人是要胳膊还是要腿?属下帮你卸下来。”

    叶寒风诧异的看了一眼半透明的魅影幽灵,怎么突然别的那么积极了?

    “我要他身上灵蛇之毒的解药,到了。”

    地窖口,库克正在和七八头亡灵骷髅对练,双方统一使用木棍,不过,那些意识简单的亡灵骷髅完全不懂手下留情,一个劲的往死里抽,打得库克直跳脚,爬上一间房顶愣是不敢下来。

    库克一脸尴尬的看着归来的叶寒风,他本意是练练手,不过,对面那些亡灵骷髅可不会听他的,练手变成找抽。

    “老大,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库克尴尬的跳下来。

    叶寒风一数亡灵骷髅个数,忍不住笑骂道:“一挑八,你彪啊,难怪要爬房顶。”

    “老大,你别说了,这些榆木脑袋,切磋都不懂,往死里打。幸好它们手上拿的是木头。”库克一拽他,低声道:“不过,它们比之前厉害很多,之前的刀盾骷髅我能挑七八个,但,这些亡灵骷髅明显比之前的强壮和灵活,你说的对付他们的那一套不管用了。”

    “哦?”

    叶寒风微微一惊,这才仔细打量亡灵骷髅。

    它们的骨骼由之前两根手指粗,变成三根手指粗,抗击打能力提升,骨骼像是吃了激素一般,之前平均身高是一米六七左右,现在统一飙升到一米八左右,手中的兵器更长更粗,眼眶中黑色灵魂之火也更加粗大,光架势,比他还高。

    “主人,它们通过祭坛强化,属性大幅度提高,目前一共强化了一百头,实力介于亡灵和中级亡灵之间,再次强化就能成为中级亡灵,灵魂之火会彻底转变为银色。”魅影幽灵解释道。

    叶寒风心里暗呼捡到宝,祭坛能够召唤高阶亡灵,现在还能强化现有的亡灵,简直是爆兵神器。不过,唯一可惜的是,亡灵是人类的死敌,一旦看到,便会群起而攻之,所以,即便这里的亡灵再强大,终归上不了台面,帮不到什么忙。

    “我期待着你的成功。”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走进酒窖中。

    “叶寒风,你放了我,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迎面而来除了沉闷的空气,就是左明思的哀求。库克在酒窖里一点灯光都不给,漆黑一片,神经再坚强的人,呆上四五个小时也会自我崩溃。左明思没有哭出来已经算是坚强了。

    叶寒风直入主题:“左明思,我问你,你们家族的核心子弟是不是都有一份灵蛇之毒的解药?”

    “没——没有——”

    左明思刚才还扑过来求饶,一听,慌张的后腿,带翻一个酒罐子,摔倒在地。

    “主人,他在撒谎————”魅影幽灵提醒道。

    “左明思,把解药交出来,我给你留下一颗照明石。”叶寒风露出一丝友善的笑容:“或者,我们动手搜,你什么都得不到。”

    叶寒风胸前的照明石散发出柔和的白光,驱散黑暗,驱逐恐惧,让左明思感到一丝温暖和希望,脸色纠结起来。

    左明思一咬牙,揭开衣服,从贴身的衣服夹缝里夹出一瓶微小的药剂。

    “我就这么一份————”

    “拿来吧,”库克上前一把拿过来,免得左明思痛苦犹豫,挣扎不跌,卸下他胸前的照明石,抛过去道:“普通照明石,八十银币一枚,收好了。”

    左明思捧着手中的照明石,他刚才撕破的衣服都值七八个金币,对方就用八十银币一枚的照明石换走保命的解药?顿时欲哭无泪。

    “这小子真贼。”叶寒风不由得嘀咕一句:“他之前被黄昏之手囚禁四五天,居然能够骗过黄昏之手那群刺客,真是神了。我进来的时候还以为他会说解药被搜走,没想到还留一手。”

    他喜出望外的拿着解药,心道:雷团长有救了!

    左明思一听,两眼泪汪汪,他能骗过狡猾歹毒的黄昏之手刺客,却栽在了这里。真是不甘心。

    “库克,人家这么豪爽,我们也不能小气,给他弄点好吃的犒劳犒劳,我急着救人,先走一步。”

    叶寒风退出酒窖,熟知救人如救火,马不停蹄的往回赶,不过,这次把面瘫脸明格斯留在矮人据点,外面实在太过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