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五章

    叶寒风带着魅影幽灵和一号亡灵骷髅,把左罗堵在警戒塔下。

    “就你一个人?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叶寒风盯着左罗,旁边是魅影幽灵确定的回答,对方就只有左罗一人。看架势,不像来硬的。

    “阁下,”左罗拱手:“在下是带着诚意而来,除了我,并无他人。族长说只要你放了二少爷,不管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叶寒风心中一惊,第二家族那么庞大的势力,居然向他一个孤家寡人服软。听起来像个阴谋,仔细一想,又想不出有什么危害。

    “左明思在这里吃得好,住的好。想要多住几日,你先回去告诉他爹,我们会保证他的安全,等我想好要什么,会亲自把左明思送回去,请吧。”

    他也不等左罗反应,转身离去,左明思是护身符,岂能轻易送出?只有让他呆在这里,才能安心发展。

    左**喊两声,见他没有一丝回应,只能叹息离去。

    叶寒风回到酒窖,把事情给其他人说了一遍,谁也知道第二家族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讨论了一会,不了了之。

    “矮人据点易守难攻,守住唯一的出入口,谁都别想进来。”

    两个高阶亡灵守不住一个半米宽的洞口,他还不信了。

    “叶子,”明格斯道:“那我们去交任务,创建佣兵团?”

    叶寒风心算了一下,任务开始已经五天,他曾经说过要在七天之后再校门口招收成员,时间上还来不及。不过,这件事却不能托,谁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提前建团,到校门口把优质学员招走,那时后悔都来不及。

    “库克辛苦你看守左明思,我们去去就回。”

    库克看守左明思,魅影幽灵坐镇祭坛主持大局,一号亡灵骷髅看守出入口,二号亡灵骷髅也修复完毕,带队巡逻矮人据点。至此,叶寒风放心的离开矮人据点,带着明格斯回到地面上。

    佣兵公会总部。

    佣兵公会也掺和地盘争夺战中,隶属于佣兵公会的几支佣兵团率先控制佣兵公会总部附近的三道街区,最激烈的战斗是在昨天晚上,黄昏之手趁着夜色发起方框反击,几支佣兵团付出惨重的伤亡,终于把这一片的黄昏之手据点连根拔起,一举扫除。

    佣兵公会总部成了伤员安置点,楼上楼下一片哀嚎,不少牧医来回奔跑,时不时就有一具重伤不治的尸体被抬出去。

    “哎呦————那些歹毒的小人,背后下黑手,还用毒————”

    “他怎么也被抬出去了?我记得只是划伤手臂,昨晚还和我并肩战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灵蛇之毒!”

    牧医愤慨的说了一句,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继而便是佣兵们愤怒的大骂。

    划伤手臂的匕首涂抹剧毒,平常毒药牧医还有办法,但黄昏之手特有的灵蛇之毒,连大战师都扛不住,一旦沾染上,必死无疑。这里的伤员,超过一半身中灵蛇之毒,看着尸体盖上白布被抬出去,仿佛能看到不久之后,自己也会被如此抬出去。因此,他们的声音中除了愤怒,还夹杂对死亡的恐惧。

    在佣兵公会总部西南方向,一群身穿红色战甲的佣兵一个个面带哀戚,情绪悲痛,焦急的往里面的房间张望。

    一个年长的牧医推门而出,摇了摇头:“灵蛇之毒。”

    房间里躺着的是他们火龙佣兵团的团长,以公正豪爽被佣兵们拥戴,并誓死追随,团长身先士卒,昨晚冲在最前面,冲锋陷阵,不幸的被一枚小小的毒箭划伤,当听到牧医吐出的四个字,不少人如遭雷击,木纳的盯着那个房间,嘀咕着什么。

    全城贵族与黄昏之手激烈交锋,佣兵公会突然出手,成为压倒黄昏之手最后一根稻草,大规模的攻击黄昏之手的地盘,昨晚引发黄昏之手强烈的反攻,隶属于佣兵公会的几支佣兵团付出严重的伤亡,把黄昏之手的据点和这一片区域内的巢穴连根拔起。受伤对于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歹毒的黄昏之手在武器上涂抹毒药,甚至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灵蛇之毒。只有黄昏之手拥有解药,一旦中毒,只能等死。

    “你们准备一下,雷团长还有二十四小时。”牧医转身离去。

    佣兵们一片黯然,呆愣愣的站在原地,透着一丝绝望。

    ——————

    叶寒风行走在马路上,感觉走出地方,地上血迹斑斑,路边的房屋略显破败,地上遗留着不知是谁丢弃的兵器,仿佛走进一个尚未打扫的战场。街道上行人稀疏,只有一队队全副武装的佣兵来回巡逻。他们浑身紧绷,一脸戒备,仿佛在防备什么,害怕什么。

    “叶子,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面瘫脸明格斯害怕的说了一句。

    佣兵工会总部就坐落在主道旁,旁边景物虽然大变样,却很明确的表明,方向没错,目的地也没有错。眼前就是佣兵工会总部,在佣兵工会总部前有一片小广场,平常是佣兵们承接任务后在这里寻找和等待队友的聚集地,此时却是临时停放地,而停放则是一具具尸体。

    白布飘飘,八横八纵,数十具尸体整齐摆放,宛如地狱。

    ”叶子,那些,该不会是尸体?”明格斯胆寒的问了一句,他之前见过的死人,加起来都没有这里的一半多。

    嗖————

    一支冷箭从他们头顶掠过,射向佣兵工会总部执勤的佣兵,其中一人一声痛呼,捂着喷血的脖子缓缓倒下。

    “左边那栋房子,是黄昏之手那些小人,杀啊————”

    巡逻的佣兵呼啸而来,蜂拥涌入房子,传来一阵武器碰撞声,以及凄厉的惨叫。不一会儿,只听到佣兵们骂骂咧咧的叫骂。

    叶寒风眉头紧皱,死去的佣兵离他不过十米,面对面,正好看到对方死亡全过程,直到有佣兵过来检查,确定死亡,把尸体从他面前搬走,他才回过神。

    “你不要离我太远。”他向明格斯叮嘱一句。走进佣兵工会总部。

    佣兵公会总部,空气弥漫着刺鼻的药剂味道以及血腥气味,耳边充斥佣兵们的哀嚎声,时不时还伴随有牧医宣布死亡的审判声。整个大厅像是一所临时搭建的战地医院。伤员和牧医几乎掩盖了佣兵公会总部的功能。

    “兄弟,发生了什么事?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叶寒风拽住一个路过的佣兵就问。

    佣兵先是挣扎一番,没跑掉,慌忙的说:“你不会看吗?昨晚上黄昏之手发起最凶猛的反扑,伤亡惨重,听说雄狮佣兵团数十个人被引进一个地道,全军覆没,一个都没留下。黄昏之手这些该死的小人,又是用毒,又是背后下黑手,暗中放冷箭,迟早我们会把他们全部揪出来,全部杀死。该死的小人————”

    佣兵骂骂咧咧,一路小跑,溜走了。

    叶寒风嘀咕一句:“黄昏之手和佣兵公会打起来了?前几天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他觉得很突然,却也必然。

    三足鼎立的肯塞尔城,黄昏之手被群起围攻,垮掉之后空出来的地盘,谁都想分上一块蛋糕。佣兵公会之前是没机会,现在机会来了,自然不会眼看着蛋糕被吃光,很突然的就像黄昏之手出手,把佣兵工会总部周围的三条街区全部躲过来,成为压倒黄昏之手最后的稻草,昨晚上引来黄昏之手报复性的强烈反击。

    叶寒风再次拽住几个佣兵,仔仔细细问了一个遍,对于目前危险的局势,有了一个透彻的了解。不过,他的心却越发担忧。

    “叶子,胖子,他不会死了吧?”明格斯和他想到同一个人。

    胖子索尔,明格斯嘱托他安置好自己的老爸,立刻寻找洛璃儿的帮助,救援他们。不过,他们不但化解了危机,还把左明思当作俘虏控制起来,这段时间左罗那个家伙都来了两趟,他再墨迹,也该带着洛璃儿出现,此时倒好,洛璃儿没来,他也不见了。当下的局势如此危险,他一个平民一旦遭遇点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交完任务,我们马上去找胖子。”叶寒风恨不得现在就转身去找,只能疾步走到柜台前,万幸还有一个柜台正在运作,里面坐着一个脸色惨白的女接待员。

    “提交任务,麻烦处理一下。”他把契约递了过去。

    女接待员看了一眼契约,丢下一句等待的话,转身离去。洛克主管特意吩咐,只要看到这份契约,立刻告诉他,他要亲自处理。

    主管洛克从战斗一开始,就躲在佣兵公会总部,甚至害怕到躲在里面的房子里,一直没有露面。此时听到女接待员的禀告,一扫懦弱之态,趾高气扬,高仰头颅,拿眼角扫了一眼叶寒风,扫了一眼契约,不屑的道:“怎么?想放弃任务?晚了,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想干嘛就干嘛?”

    洛克尖锐如鸭子般沙哑的声音一响起,引得大厅里的佣兵纷纷侧目。看到他的嘴脸,纷纷露出鄙夷的眼神,发出不屑之声。

    洛克身为佣兵公会主管,利用手中的权利,大肆克扣佣兵拿命完成任务的奖励,甚至还巧立名目,从佣兵的钱袋子拿钱,拿不出的甚至百般羞辱。这种人,那一个佣兵都不会喜欢,甚至恨不得他早日倒霉,卷铺盖滚蛋。

    叶寒风被这顿劈头盖脸的嘲讽说得一时没有反应,等他弄明白,心里也怒了,不过,迫于对方的身份,只得强压怒火,道:“我是来提交任务,不是解除任务。”

    “哦?”洛克拎着契约,极其不屑的丢在柜台上,嫌弃的拍了拍手,道:“就你还能完成任务?从哪里买的假货,想糊弄谁?我决定收回你青铜佣兵的身份,你不配。”

    叶寒风连灵魂晶核都没拿出来,对方张口断定是假货,简直不可礼遇。他看着眼前这个肥头猪耳,满身费油的家伙,恨不得一拳挥过去,打他个满面桃花。

    周围的佣兵一个个愤愤不平,却十分忌惮他主管身份,不敢出头。

    “肥猪头又要坑害人了,妈的,如果雷团长还在,他敢这明目张胆?”

    “可惜了雷团长,那么豪爽仗义的一个人————”

    佣兵们低声议论,为雷团长惋惜,同时痛恨肥猪头。

    叶寒风压制怒火,示弱道:“洛克主管,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走还不成吗?”说着,他慢慢的要去拿回来契约,不过和他预料中一样,肥猪头快速的把契约拿走,十分得意。

    “哼,众目睽睽,你还想抵赖?还想在我面前耍赖?来人,把他的徽章摘下来。”

    叶寒风微微一顿,低着头,眼中寒光连闪,像是被逼上绝路的人,声音一下子冰冷起来:“洛克主管,你凭什么说我的灵魂晶核是假的?你连看都没见过?”

    “哼,就你?不用看。摘了他的徽章。”

    “洛克主管,若我拿出来的灵魂晶核,是真的,当该如何?”叶寒风像是逼急的疯子,歇私底的叫道。

    “哈哈,心虚了?就你?”洛克主管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都在嘲笑和讥讽,得意忘形的道:“你若能拿出真的灵魂晶核,主管之位让给你坐。”

    周围的佣兵们一下子安静下来,甚至伤员都不自觉地压低声音。

    “完了,有一个被坑,这肥猪男得理不饶人,简直就是一头猪————”

    “妈的,别让我在野外看到这头猪,不打死他我名字倒过来写————”

    “兄弟,慎言,他可是佣兵公会总部的主管,捏着我们的钱袋子,得罪不起——”

    佣兵工会总部主管,如同一座山,再次把佣兵们的怒火压制,敢怒而不敢言,为叶寒风悲惨的遭遇惋惜不已。

    “我不需要主管之位,但,”叶寒风目光如炬,寒光连闪,冷笑道:“我赌你的辞掉主管之位,敢不敢答应?”

    “你————”

    洛克主管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叶寒风态度转变如此之大,甚至让他一度害怕,不过,立刻就恼羞成怒,叫嚣道:“一个青铜佣兵,一个毫无背景的孤儿,你这个废物,凭什么完成连高阶战士都无法完成的任务?你想吓唬谁?拿出灵魂晶核,我立刻辞去主管之位。拿不出?卸下徽章,滚出去。”

    叶寒风冷冷一笑,已经不需要多说什么,缓缓的从怀中拿出灵魂晶核,银白色的光芒绽放在手心,一如既往的深邃迷人。

    不要看只有鹌鹑蛋大,但为了这么一颗小东西,让多少人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不得其面。

    “假的!”

    洛克主管怒啸一声,伸手就要夺取,当叶寒风拿出来的一刹那,他就认出来,八成是真的。张口断言,只是心虚的表现。

    “慢着,”旁人一声喝止,道:“是真是假,你我说了都不算,请鉴定师吧。”

    “是火龙佣兵团副团长贝斯。”

    “嗯,也只有他敢仗义出言,毕竟是雷团长最得力的手下。”

    伴随佣兵的惊呼,一群佣兵簇拥着一个人身穿红色铠甲的壮汉,胸口佩戴火龙佣兵团的徽章。

    叶寒风看到他胸口的徽章,眼前一亮,他记得佩戴这个徽章的一个人,两次帮助他解围,不过,他扫了一眼整个大厅,都没有看到那个人。

    “你们火龙佣兵团还敢出头?雷司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算什么东西。”

    洛克主管再次抢夺,不过,叶寒风后退半步,收回灵魂晶核,义正言辞道:“我信不过你,需要鉴定师现场鉴定。”

    “鉴定师下班了,我说它是假的就是假的。你的任务失败。”

    叶寒风静立不语,等他说完,也不争辩,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鉴定师下班?恐怕连那些失血严重,脑袋发昏的伤员也不会相信。

    吱呀————

    不远处厚实的房门陡然打开,走出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鉴定师。

    “老夫只管鉴定。”

    佣兵工会总部的任务流程是前台接待,发布和接受完成任务的请求,再送到鉴定房让鉴定师评定任务的完成度以及该发放多少奖励,再拨由库房提取奖励,最后才会判定任务完成并发放奖励。一般情况下,鉴定师很忙,且不会轻易露面。

    叶寒风伸手把灵魂晶核送过去。

    老鉴定师很有威望,周围的佣兵没有一丝质疑,反而显得庆幸,若是别的年轻鉴定师,可能忌惮洛克,但眼前这个老鉴定师,只要他说假的,洛克也只能认。

    老鉴定师把灵魂晶核捧在手心,嘴里念念有词,过了良久,点了点头:“是真的,一头骷髅骑士的灵魂晶核。很新鲜。”

    老鉴定师把灵魂晶核放在柜台上,缓缓地转身离去。

    吱呀————

    厚实的房门缓缓关上,佣兵们顿时发出胜利的欢呼,一个个热切的盯着洛克主管。

    洛克仿佛忘记刚才的赌约,厚着脸皮,对旁人呵斥道:“愣着干什么?给他拿奖励,让他快点滚蛋。”

    佣兵们顿时嘘声一片,十分鄙夷这种说话不说话,落荒而逃的肥猪。

    “任务鉴定完成,创建佣兵团任务完成。狂龙佣兵团建立成功,恭喜你。”二楼不知何时出现一道身影,大声宣布。

    “会长?”

    “是副会长!”

    佣兵们惊呼着抬头仰望,神龙不见首的副会长出现了,而且,刚才他说什么了?狂龙佣兵团?刚才的任务是建团任务?

    叶寒风微微点头,面露喜色,跟着工作人员去设计佣兵团徽章。

    副会长只是路过说了一句,径直的走向火龙佣兵团,声音低沉的道:“雷团长怎么样?”

    副团长贝斯悲痛的道:“箭上有灵蛇之毒,只有二十四小时,昏迷不醒。副会长,你一定要救救团长。”

    副会长脸色一变再变,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难,我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