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章 郎情妾意

    翌日,阳光明媚,寂静无声。

    叶寒风疑惑的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怎么库克叫个早餐,那么久还没回来,难不成还能迷路不成?抱着嘲笑的心态,他缓缓的走下楼梯,抬眼便看到柜台前的库克拿眼神挤兑他,旁边还毕恭毕敬的站着胖子和面瘫脸,而看到他的眼神,一副完蛋的表情。

    “我说你们叫个早餐,怎么还演上了,你们不去演戏,真是————”

    叶寒风走下楼梯,看了一眼大厅,吓得差点把舌头吐回肚子。

    大厅两侧,一侧站着一排红甲士兵,另一侧站着一排黑甲战士,遥相对持,似乎在抢夺什么,在士兵和战士之间,有两个他相当熟悉的人。

    红甲士兵是第一家族肯布塞家族,黑甲战士属于第二家族埃鲁因家族。

    叶寒风内心有种不详的预感,要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当佯装路人甲,一边点头,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自顾自的往门口走去。自然,被守在门口的红黑甲士兵轰了回来。

    “老大,”库克一脸倒霉相,道:“你得罪了谁?第一家族还是第二家族,疑惑着你两个一起得罪?”

    胖子和面瘫脸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的名头,足以吓住他们,此时纷纷躲在旁边,充当背景,甚至都不敢多看叶寒风一眼。如果不是对方不让任何人进出,这两个货早就撇下叶寒风,化身热心吃瓜群众。

    “少爷,人在里头。”门口说了一句,大门打开,走进来一人。

    叶寒风看清那人的面孔,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好死不死,被左明思给堵住了,他对于斯巴达克斯角斗场上的战斗历历在目,恐怕那场战斗已经成为左明思毕生耻辱,落在对方手里,只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暗地给库克使了个眼色,做好强行突围的打算。

    左明思脸色看不出好坏,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很高兴见到你,叶寒风同学。”

    叶寒风疑惑的点点头,道:“左明思同学,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们还有任务在身,先行离开了。”

    库克顿时会意,径直往外走,左明思非但没有拦住,甚至微微后退半步,让开道路,不慌不忙的道:“叶寒风同学,请自便。”

    就在即将走出门口,第一家族的红甲士兵伸出兵器,把人轰了回来。第二家族的黑甲战士一个个不怀好意的偷乐,左明思看到他吃瘪,心情大好,笑道:“很显然,叶寒风同学,你现在还无法离开这里,不如,我们聊一聊。”

    叶寒风看了一眼红甲士兵胸口上的家族徽章,断定不是左明思找人假扮的,知道一时半会儿,这些士兵不会让他离开这里,看看能不能从左明思嘴里套出自己得罪谁。

    “听说,你接受了特殊的建团任务,是真的吗?”左明思见叶寒风坐定,直奔主题。

    “哦?”叶寒风挪了挪屁股,心道,第二家族的情报能力有那么强?佯装淡定道:“这种小事,不劳烦左明思同学操心,不知道左同学在黄昏之手中过的是否安好舒适?”

    叶寒风绝对不会告诉左明思任何任务有关的信息,以第二家族的能力,想要破坏任务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最不济找几个流氓天天骚扰他们,永远都别想完成任务。至于询问黄昏之手,完全刺激他当俘虏的那段时间,恐怕没少吃苦头,他喜欢左明思暴怒,乱而方寸,这才狠狠的朝他的痛处刺激。只是,左明思丝毫不为所怒,仿佛说的是另一个人,淡淡的点了点头。

    “黄昏之手毕竟估计第二家族的力量,好吃好喝款待,除了不能自由行动,一切都好。我听说,特殊建团任务是寻找一种灵魂晶核,在地下第三层。”左明思呵呵一笑,一副等你求我的嘴脸,奸笑道:“不巧,第三层入口的封印,由埃鲁因家族镇守,任何人想要出入,必须征得本族族长手令。”

    左明思的算盘打得滴答响,他很欣赏也很讨厌叶寒风,但,他要把叶寒风揽入家族,然后死死的压制,让他永无出头之日,今日前来,就是为了抛出一丝伪善,招揽叶寒风进入第二家族,然后通过家族的种种制约,彻底压制。

    这一招非常高明,既能让人以为他大度不计前嫌,还能赢得重视人才的声誉,同时也能暗中报仇,是他被黄昏之手囚禁时苦思的诡计。

    叶寒风摇了摇头,他需要第三层入口,甚至想要进去看一看,但,这并不是必要的,他还有矮人据点,他相信能在那里爆出灵魂晶核。

    “左明思同学,你的笑容让我生出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错觉,或许,下次你可以笑得含蓄一点。”

    左明思一听,算盘要落空的节奏,补充道:“我听说你当众做出承诺,七天之后创建佣兵团,在德科诺兰学院门口招收成员,你不会忘记了吧?”

    叶寒风自然清楚,并且把时间过得紧巴巴的,现在离七天之约还有四天,他必须再次进入矮人据点,爆出灵魂晶核,不过,他也多了一条心眼,如果矮人据点无功而返,还得求左明思,因此,现在也不敢太得罪左明思。点头赞同他的说法,顺着道:“多谢左同学关心,看在我们同学之情上,需要的时候,还请左同学帮一把,只是目前,我们还不需要。”

    左明思听到前面一半,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当听到后一半,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委婉的拒绝了?真是不敢相信。他还想说我爹是族长,我能搞到族长令,抛出橄榄枝。

    “左明思,收起你的小伎俩。”门口传来一声娇喝,一道倩影款款走来,不温不火的道:“任何人擅自进入第三层,立刻成为肯塞尔城的公敌。”

    左明思尴尬无比,他另一个打算就是弄一块假令牌,让守卫把叶寒风放进去,若是侥幸出来,立刻宣布他使用假令牌,若他死在里面,他自然就赚足名声。可惜,叶寒风不鸟他,此时又有人出来横插一杠,自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急忙站起来,拱手道:“洛璃儿大小姐,你不是扬言弄死这个男人?怎么心疼了?”

    进来的人正是洛璃儿,第一家族肯布塞家族的大小姐。一身蓝色连衣长裙,长发自然垂过肩头,头戴蓝宝石发簪,配以一副蓝宝手耳坠,出落的如同水中仙子,这身打扮说是寻仇,恐怕没几个人相信,若说是情人会面,倒是有那么几分味道。

    左明思一直爱慕洛璃儿,当即就看得眼神迷离,说完一句话,带满醋意,一挥手,带着他的黑甲战士愤然离去,离开之际,还狠狠的瞪了叶寒风一眼。

    “咕噜————”

    秀色可餐,叶寒风咽了咽口水,艰难的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请诸位规避一下。”

    洛璃儿的声音不再像之前那般淡然,泛起一丝涟漪。等到所有人离开,她款款莲步,走到叶寒风面前,眼睛一直盯着他。

    “璃儿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没有你带回来的解药,我恐怕早已经命丧灵蛇之毒之下。”

    洛璃儿尽量控制声音中的颤音,让自己平静的面对一切,但,不一会儿的功夫,她的眼神软了,声音也软了。

    “咳咳,”叶寒风咳嗽着打破暧昧的氛围,站起身道:“洛璃儿导师,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还有任务在身,先行离开了。”

    他真的害怕会被洛璃儿如秋水般的眼波击败,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再等等,等自己成为大战师,才有资格向她示爱,才有资格挑战第一家族肯布塞家族森严的族规。外界一直传说左明思和洛璃儿即将联姻,一场政治联姻。

    或许,今天只要他点点头,就会发生点什么,但,他的内心十分保守,对于眼前这个为自己盛装打扮的女孩,不想伤害一分一毫。

    洛璃儿神色黯然,看着他果断的起身,心里伤心之余,又给自己打气,他还在为自己被扫地出门生气,全都怪蒂勒思那个妖女,从中中伤,否者她怎么可能误解。

    “寒风,你还在生气吗?”

    轻飘飘一句话,如同万千绳索拴住叶寒风的身体,使得他浑身僵硬,再也走不出半步。

    他紧咬牙关,强迫自己不能回头,摇了摇头道:“给我点时间。”

    他猛然转身,做出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他冲了过去,揽住洛璃儿的腰,一如当初的突然和霸道,狂吻而下。

    良久,唇分,人离,空气中的暧昧经久不散,只余下叶寒风离去前匆匆的道别。

    “等我————”

    ————————

    某个炼金杂货铺,库克等人依旧瞠目结舌,木纳的跟着叶寒风走进店铺。

    “老大,你吻了?”库克再次发出疑问。

    他们三个当时就在门口偷窥,一度以为老大会被洛璃儿暴打一顿,然后狠狠的丢出来。他们时刻准备接住飞出来的老大,落荒而逃。

    “老大,第一家族的千金,被你的手了?”胖子惊讶的嘴能够塞进一个拳头。

    “我眼瞎了,不然怎么可能看到那些不现实的画面。”面瘫脸强作镇定,但脸上抖动的肌肉证明他内心有多吃惊。

    叶寒风直接无视,在来得路上,他至少回答十遍,事实证明一点用都没有。他也懒得再理会。

    “掌柜的,你这里有没有照明石?”他朝着无人店铺吼了一嗓子。

    柜台下面忽然站起一道身影,不瞒的道:“你家死人了,叫什么叫,不就是几颗照明石。等着————”

    老头刚才蹲下去整理货物,一脸的暴脾气,头一次看到指着顾客鼻子叫骂的,叶寒风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老头属于那种须发皆白那种,不过极其邋遢,胡须和头发打结,混为一体,不知道染了什么不明液体,把头发搞得五颜六色,脸上的邹纹横陈,属于那种半只脚跨入棺材里的半死老头。

    叶寒风有点惊讶,弱不经风的老头,怎么还敢开店,不怕打劫吗?

    老头把三种普通的照明石摆在柜台上,说了一句不二价,毫无介绍,让他自己挑,俯身再次整理东西。

    照明石用来战斗的,岂能马虎,叶寒风当即说道:“有没有好一点的?强度更大,照明范围更强。”他想说最好来几颗闪光弹,亮瞎亡灵的眼睛。

    “照明石挑三炼四,有,有,有,等着————”

    老头不瞒的嘟囔一句,从柜台下面掏了半天,拽出一个手掌大的实心木盒,上面还有魔法纹路,光看盒子应该有不少年头。

    “全城仅此一颗,一千金币,不二价。”

    叶寒风一听,眼睛发直,台面上最贵的照明石顶天也是一金币,便宜的十枚银币都能搞到。一千金币,他把身上的东西全部卖了,也凑不齐。

    老头也是一个人精,看了他的反应,二话不说,收了回去,嘟囔道:“没钱还装大尾巴狼,穷酸鬼。”

    库克和胖子他们一听,纷纷怒了,没见过这么做生意的,纷纷上前劝叶寒风换一家,暗自诅咒这家店关门倒闭。

    叶寒风他们随即离开这家诡异的炼金杂货铺,从旁边不远处的一家找到适合的照明石,只因囊中羞涩,买不起更多的,便转身返回下水道。

    “老者,刚才的照明石,我要了。”

    就在叶寒风离开之手,一个蒙面女子低调的买走那棵独一无二的照明石。

    叶寒风四人结伴而行,低声交流道。

    “叶子,我和胖子在外面把风,就不进去了。”面瘫脸说道,他心里很想帮忙,但实力有限,为了不拖后腿,主动提出。

    “胖子呢?”叶寒风转了一圈,立刻发现少了一个人。

    “他去解手了,等一下就回来了。”库克道,他点了点头,赞同道:“你们两个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正好了解一下周围发生的大事,不过一定要小心黄昏之手,他们的残余力量潜伏在城市各个角落,晚上最好不要出门。”

    库克的担忧很有道理,刚才他们就听说晚上黄昏之手成员和各大家族打得不可开交,每天都能从臭水沟里拖出一大车的身体,有黄昏之手的,也有个大家族的,但最多的还是无辜的平民。

    “好吧,你和胖子就留在外面,继续加强训练,早日突破修炼壁垒,成为一名战士。”叶寒风也担心矮人据点发生变化,自身难保,无力顾及他们。

    胖子一脸惊喜的回来,把手背在身后,兴奋的道:“叶子,你猜猜我遇到谁了?”

    去洗手间能遇到谁?众人一脸狐疑,纷纷摇头。

    “看,这个是什么?”

    胖子献宝一样把那个魔法盒子捧在手心。

    “一千金币————”

    “顶级照明石?”

    叶寒风朝胖子身后看去,可惜什么都没看到,狐疑的道:“你当小偷了?偷出来的?”

    “什么话,是一个女人给我的。让我转交给你,不用说了你们也知道是谁。”

    “洛璃儿!”其他人异口同声的说。

    “她?”叶寒风心头一暖,接过魔法盒子,眼神温柔起来。

    “对了,她说上次斯巴达克斯决斗场,你和左明思决斗,她在赌场压你重注,赢了好几万金币,她分了你一万,存在这张金卡里。”

    胖子恋恋不舍的从怀里摸出来一张金光闪闪的卡片,金卡属于肯塞尔城官方发布,能够兑换成真金白银,对于大额交易十分方便,但一般只流转于大贵族之间,洛璃儿注册的这张卡用的是第一家族的身份,即便有心人想要查找,也找不到他们,能够更加安全的使用里面的资金。

    “那场决斗?”赌场内早就流传出来,一个神秘人成为最大赢家,绝大部分都成了输家,赌场小赚一笔,却全面接受了赌徒输钱的怒气,好几个场子被砸。没想到,居然是洛璃儿在背后釜底抽薪,成为最大的赢家。

    “金卡你们拿着,我们到矮人据点又没地方花钱,你们搞情报难免要破费,刚好用到这笔钱。”

    叶寒风再次嘱咐,两人便悄然进入下水道,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进入矮人据点。